753 无辜的嫂嫂 十二 闻言,洪母……_炮灰的人生2(快穿)
笔趣阁 > 炮灰的人生2(快穿) > 753 无辜的嫂嫂 十二 闻言,洪母……
字体:      护眼 关灯

753 无辜的嫂嫂 十二 闻言,洪母……

  闻言,洪母张了张口。

  他们现在也没比死了好多少啊!

  按理说,闹肚子是很小的毛病。遇上身体好的人,根本就不用喝药,拉两天肚子就好了。可他们家这都已经是第四天,看了几位大夫,喝了不少的药丝毫不见好转。方才大夫更是连准备后事的话都说了出来。

  听大夫那语气,他们一家子的病情都不容乐观。这是要绝户啊!

  “我要见他!”洪母不甘心。

  三人在这嘀嘀咕咕,周大福早就瞅见了,只是在跟大夫说话没腾出空来。

  “你们要不要去城里治?”

  洪父闭了闭眼:“稍等一等,我这有点事。”

  如果真的是小白从他们下毒,那找到小白跟他把事情说清楚,完了拿到解药。自然就不用去城里了。

  但如果小白不承认,那他们就还得去城里一趟。所以,洪父没把话说绝。

  周大福皱了皱眉,他已经跑了一天,最近太阳好不容易出来了,得赶紧把发了芽的麦子拿出来晒干。若是没趁着这几天将粮食晒出来,等到老天又下了雨,到时候就不是味道不好吃那么简单,也许所有的粮食都得扔掉。

  洪家夫妻自己也是庄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周大福的想法。洪母提议:“大哥,你明天早上来送我们去城里吧。”

  她都这么说了,周大福自是无异议,临走之前强调道:“大夫说你们一家子的病情挺凶险的,最好是别耽搁,即刻就往城里赶。”

  洪父接话:“明天一早走。”

  他执拗地想等见过小白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去城里,可他拉得手软脚软,根本就走不动。最好是将人请到医馆来。但小白到了镇上一直都没露面,想要见他没那么容易。

  洪家人里,唯一能动的就是楚云梨。

  “桂花,你去跟他讲道理。”洪父强调:“他当初流落到镇上,如果不是华兰出手,他没有到我们家,受的苦会更多。我们不求他记着当初收留的恩情,只求他别恨。”

  楚云梨低下头:“我不敢去。”

  “你必须去。”洪母咬牙切齿:“要是不听话,我休了你。”

  说实话,楚云梨还巴不得呢。

  当然,凭着陈桂花的性子,主动讨休书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于是,楚云梨往后退一步:“我……我回家去给你们拿被子……”

  说完,不等洪家人反应,拔腿就跑。

  但洪家已经烧没了,哪里还有被子?

  院子连着猪圈一起只剩下一片废墟,到处都焦黑一片,上辈子的陈桂花也是其中的一块焦炭,楚云梨在原先院子的地方站了许久。

  没多久,陈桃花来了。

  “姐姐,别在这傻站着,跟我回家吧!”

  楚云梨没有拒绝。

  刚到了杨家院子外,发现杨母也在。她生了三个儿子,在几人家中轮流住,最喜欢住在陈桃花家里。不为别的,因为陈桃花的聘礼比其他两个儿媳都高,还是几乎和娘家断绝关系的那种。

  在当下,但凡与娘家关系不好的出嫁女,都会被婆家欺负。

  三个儿媳中,杨母最喜欢冲着陈桃花大呼小叫。看见姐妹二人过来,她直接问:“桂花,洪家都烧完了,你可有找着银子?”

  楚云梨摇摇头。

  家里剩下的那点银子还不够一家子看病的,本来就没有那东西,上哪去找?

  “那你们一家打算怎么办?”杨母意有所指:“指望亲戚收留可不是长久之计。”

  陈桃花脸都羞红了:“娘,姐姐就是过来坐一会儿。”

  “那就好,你们家日子已经很难了,再养不起别人。”杨母整理了一下衣衫:“洪家那么富,没了房子,可他们有地,用不着别人可怜。”

  陈桃花试探着问:“娘,我要做饭了。你能帮我烧火吗?”

  “不了。”杨母摆了摆手:“你大哥大嫂今天不在,我得去照顾几个孩子。”

  她走了之后,陈桃花忙不迭奔进了屋中,刚才还在院子外,她就已经听到里面两个孩子哇哇大哭。

  进屋发现俩孩子身上都尿湿了,陈桃花却习以为常,翻出了干净的衣裳给二人换上。另一边的屋子里,隐约还能听到男人的鼾声。

  那杨大铁就跟个死人似的,孩子哭成这样都听不见。

  楚云梨看在眼里,忍不住道:“他爹一直都不管孩子吗?”

  陈桃花苦笑了下:“那是家里的老幺,向来只有别人照顾他,就不是个会为他人着想的性子。”

  楚云梨上前帮忙,低声问:“他天天这么着,有银子花?”

  “之前跟人一起赌,赢了一些。”说到这里,陈桃花有些迟疑:“好像是跟人做局骗人,最近被人识破了,赚不到银子。天天就跟他那些兄弟一起喝酒,说白了就是跑到别人家混饭吃,最近这几天回来的时间越来越多,应该是混不下去了。毕竟,谁家的粮食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天天在家里躺着,还嫌弃吃的东西不好。”

  楚云梨拍了拍她的肩:“会好起来的。”她摸出了那个抢她东西的男人给的十两银子,直接塞入了陈桃花手中:“先留着花。”

  陈桃花本来没当真,瞄了一眼后顿住了。再开口时,惊得声音都变了:“你从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有人抢我东西,被我抓个正着,他怕挨打,主动给我的。”这件事情发生在大街上,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回村里,没有隐瞒的必要。

  听了她的解释,陈桃花松了一口气,又将银子塞了回来:“我不能要,你自己留着。”

  “我还有。”楚云梨将银子摁在她手心:“多为自己考虑一下,不要给了那个混账。”

  陈桃花忙不迭点头:“我给你收着。你没钱花了就来拿。那洪家正是用银子的时候,可不能给了他们。”

  楚云梨哭笑不得:“你可以先花着,反正我没孩子,不急着用。”

  闻言,陈桃花沉默下来,半晌道:“天入秋了,早上晚上越来越冷。两个孩子穿的都是别人家的旧衣,我想给他们做件棉衣。”

  楚云梨随口道:“那赶紧做,这种事情可慢不得。万一受了凉,可不是一件衣裳的钱就能治好的。”

  她说得轻飘飘,不见丝毫为难。陈桃花心中感动无比:“姐姐,谢谢你。”说着,眼圈就红了:“咱们姐妹之间,个个都命苦,但却属你最苦。”

  身为家中老大,从落地的那天起就被嫌弃不是个男娃,结果底下一个接一个的妹妹出生,全都不得长辈喜欢。如果不是陈桂花带着,说不准会夭折几个。

  楚云梨笑了笑:“我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你看,原先我们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银子,现在不也拥有了?”

  陈桃花擦了泪,跑去厨房做饭。

  洪家已经烧光了,楚云梨不想去镇上守着臭烘烘的一家子,也不想帮他们跑腿。于是,干脆就在杨家过夜。

  晚饭熬了粥,里面放了一点过年留下来的肉。真的只有巴掌的一半那么大,但放在粥中,就显得特别香。

  两个孩子狼吞虎咽,杨大铁端起碗,似笑非笑:“那点肉你看得跟命根子似的,总算是舍得煮了。”

  陈桃花不答话。

  属于杨大铁的院子总共两间房,按理来说,孩子还小,应该全家人住一间。可因为杨大铁时常醉熏熏回来,陈桃花怕他压着孩子,干脆将空着的那间屋子给了两个孩子住,怕他们滚下来,还贴心地围了一圈。

  夜里,陈桃花铺床时,颇有些不好意思。

  “俩孩子会尿床,这屋子有点味儿。我平时忙里忙外的,也没怎么收拾。”

  全部的干草和被褥已经换过,味道已经去了大半,看得出来,桃花很在乎姐姐,这就足够了。

  月凉如水,楚云梨边上两个孩子已经睡着,她看着窗外的月光,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事。

  听到隔壁的房门打开,接着有脚步声往茅房而去,应该是有人起夜,楚云梨听到动静后,也没放在心上。

  没多久,脚步声越来越近。楚云梨霍然扭头看向门口。

  因为她发现,脚步声没有去隔壁,而是到了她的房门口。并且这脚步声重且拖沓,根本就不属于陈桃花。

  敲门声响起,楚云梨没动。

  下一瞬,房门被推开。

  值得一提的是,这间房门之前陈桃花特意改装过,就是怕两个孩子不懂事将门给栓上外面打不开,所以,此刻这门只是虚掩着的。

  月光下,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一步步走了进来。

  楚云梨翻身坐起:“有事?”

  杨大铁的声音传来:“姐姐,姐夫病了几天了,你寂寞么?”

  “你娘才寂寞!”楚云梨跳下床,抓起边上的凳子,朝着他挥了过去。

  她劈头盖脸一顿揍,杨大铁酒还没怎么醒,脑子有些迟钝,根本就来不及躲。不过几下,就已经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捂着头不停求饶。

  这么大的动静,陈桃花自然被吵醒了,看到这般情形,气不打一处来,奔进来抢过姐姐手中的凳子就朝着他的头敲。

  杨大铁已经挨了一顿揍,不想再挨打了,忙道:“是她勾引我。”

  “你娘才勾引你。”陈桃花气得要死,一边打一边哭:“你怎么就不能争点气,处处丢我的人……混账……混账……”

  她打累了,抛开手里的凳子,还是气不过,又将人给踹了一脚。

  “姐姐,有没有被吓着?”

  楚云梨摇头:“他起来我就听到声音了,也知道他到了门口。”

  “混账东西,平时在外头乱来就算了,竟然……竟然……”陈桃花越说越恼,眼泪不争气地直往下掉。

  陈桂花平日里埋头干活,知道自己的妹妹处境不太好,却没想到杨大铁除了不管妻儿之外,竟然还在外头找女人。

  “他怎么乱来了?”

  陈桃花狠狠瞪了一眼:“跟村西头的那个梅寡妇眉来眼去,我自己都亲眼撞见过一回。”

  那位梅寡妇名声在外,就连陈桂花这样平时从不跟村里妇人在一起闲聊的人都听说过。

  梅寡妇平日里不用挑水,因为她认下的大哥每天早上都会帮她挑好,也不用买肉,镇上有个屠户三天两头会来一趟。没想到杨大铁也摸了过去。

  本来呢,陈桃花不想在姐姐面前说这些事情的,冲动之下说出了口,她并不后悔,只是觉得特别丢脸,丢脸之余又很生气,再次踹了地上的人一脚:“还瞪,跟那样的女人来往,你也不怕得病。”

  杨大铁:“……”

  陈桃花上床去抱两个孩子,然后招呼楚云梨:“姐,咱们去隔壁睡。”

  楚云梨睡不着了。

  翌日一大早,她去了镇上。

  先去摊子上买了一碗葱油面吃,然后才去医馆。

  昨天楚云梨离开之后,洪家人不甘心,请了一个人去客栈报信,让小白过来见面。

  信是送到了,但那边却始终没消息。等到天亮也没看见小白的人。

  看见楚云梨回来,洪母迫不及待地问:“你昨晚住的哪儿?家里烧成什么样了?”

  “住在我妹妹家,全部都没了,猪圈都烧了。”楚云梨坐在椅子上:“我没睡好,困得很。”

  大夫死活都不肯收留洪家人,而他们也挪不动,就在屋檐下躺了一宿。大娃从昨夜起就喊不醒了。

  经过这一夜,洪父怒火冲天:“你跑一趟客栈,把小白叫过来,我倒要问问他,我们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他!”

  楚云梨颔首:“我能传信,但不一定能把人叫过来。”

  她到了客栈,刚好看见大堂里坐着的小白。

  “爹娘找你,说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张明秋眯起眼:“是你告诉他们我在这里的?”

  楚云梨一脸无辜:“我不敢不说呀。”

  “你就不怕我将给你二百银子的事情告诉他们?”张明秋似笑非笑:“那一家子吸血的蝗虫,定会给你全部收走。”

  “收不收是他们的事,留不留得住是我的事。”楚云梨面色淡淡:“信已带到,去不去随你。”

  她起身往外走。

  张明秋笑了:“咱们在一个屋檐下住了那么久,如今重逢了,好歹坐在一起吃一顿早饭再走不迟。”

  闻言,楚云梨回头:“你们这些大户人家不是最在乎男女有别么?”

  “这乡下小地方,没人会在意这些事。”张明秋漠然道:“再者说了,这里的事也不会传到我家里去。”

  楚云梨大大方方走回来坐下,不客气地抓起包子:“我已经吃过早饭了,听说这家包子不错,哪里都好,就是贵!”

  张明秋再没有了曾经是小白时的阴郁,笑了笑道:“如今的你也不至于吃不起几个包子。”

  “吃过苦的人,舍不得浪费银子,我自己也会包。”楚云梨吃完了两个,道:“我该回去了,那一家子还等着去城里治病呢。久看不见我,又要发脾气。”

  张明秋好奇:“你就不求我吗?我不去的话,他们同样会冲你发火。”

  楚云梨摆了摆手。

  她又不怕洪家人,怕的人是陈桂花。

  走到门口不久,就听到身后张明秋道:“你们留在这里,我去一趟。”

  他独自出门,行动间动作雅致,自带一股高贵矜持之气。

  楚云梨多瞅了一眼。

  医馆门口躺着的洪家人,还隔着老远就看见了回来的陈桂花。或者说,他们被陈桂花身边的那矜贵男子吸引了目光。

  洪华兰痴痴看着。

  张明秋一步步走近,居高临下看着她,半晌道:“真丑。”

  洪华兰:“……”

  她强撑起虚弱的身子,强调:“我们成过亲的。”

  张明秋冷笑了一声:“你找死!”

  语气和眼神都阴森森的,洪华兰吓得抖了抖。

  边上周大福简直不敢相信这人曾经是自己的晚辈,他上前:“小白,当初……”

  “别叫我小白,也别提当初。”张明秋冷着脸:“我过来就是想跟你们说一声,从今往后,我和洪华兰之间再无关系。”

  洪父看着面前跟变了个人似的女婿,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再甘心留在村子里,且他刚才看到女儿是满眼嫌弃,便知道再无和好可能。

  “公子,我们家或许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却也收留了你那么久,你能不能放过我们这一次?”

  张明秋一脸惊诧:“放过?我都没有对付你们,何谈放过?”他严肃道:“曾经的那些事情,我心里确实过不去,却也没想过要为难你们。这一次来镇上,是想故地重游,回到城里后彻底忘记,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他不承认!

  洪父心头有点绝望:“公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将解药给我们吧!”

  他是病糊涂了才说得这么直白。

  相较之下,洪母还有几分理智,忙接话道:“公子,我们家人病得很重,您有人脉又有银子,能不能帮我们请个大夫?”她看了一眼痴痴的女儿,继续道:“就当是全了曾经的缘分。日后我们再不找你。”

  “这里就是医馆啊。”张明秋摆摆手:“看也看过了,就这样吧。”

  说完,华丽转身,衣摆的弧度都带着一股雅意。

  洪华兰冲着他的背影喊:“你是我男人!”

  张明秋脸色沉了下来:“这姑娘年纪轻轻,怎么就发了癔症了呢?我那有些偏方,稍后着人送来,还请记得灌给她,否则,毁了我名声,后果自负!”

  洪家人噤若寒蝉。

  等人都走远了,洪母拍了一下女儿:“你疯了。”

  洪华兰默默流泪:“他为何要这般绝情?”

  楚云梨无语,道:“当初你对他又不好。”

  “他是我买来的,就该听我的话。”洪华兰大吼道:“谁知道他出身富贵嘛!”

  她嗓门大,本身医馆门口躺着这么多人,就已经是件稀奇事,她再一吼,引得路人纷纷望来。

  “闭嘴!”洪母眼疾手快,捂住了女儿的嘴。

  恰在此时,周大福赶了来。

  “昨天房子着火,好在小山是睡在屋檐下的,所以才逃了出来。”周大福昨天听外人说洪家院子着了,没听说有人伤亡,他只是可惜妹妹的房子,没想到还差点烧死了一双儿女,此刻说起来,满心后怕。

  “都这个时辰了,咱们也别磨蹭,我这就去找马车带你们去城里。”

  他抹了一把汗,拔腿就要去忙。

  洪家人兴致都不高。

  方才小白回来之后话里话外都在贬低洪华兰,明显是心中有恨。这一次全家闹肚子很可能就是他让人下的毒。

  如果真是下毒,就算到了城里,也不一定能解毒。与其奔波一趟费时费力费钱,还不如就在这里求他开恩。

  “别去!”洪父叫回了小舅子,目光落在楚云梨身上:“你再去把他找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楚云梨一脸为难:“他根本就不听我的啊。”

  洪华兰酸溜溜道:“你没中毒,他都没生气。可见对你是不同的。”

  “没什么不同。”楚云梨不客气地道:“我没中毒,是因为你没让我吃肉。不然,现在我也躺在你们中间动弹不得。”

  这是实话。

  说完,楚云梨进了医馆,让大夫给她配养身的药。

  大夫把完脉,说她身子虚弱,体内有寒气,如果不好好治,再不休养的话,与寿数有碍。

  也就是说,再这么继续干下去,她会早死!

  洪家人都沉默下来。

  以前不觉得有好吃的不分给陈桂花有什么不对,这会儿却觉得区别太大了。如果吃了肉不是中毒,而是养身子的话,陈桂花也不会这么弱。

  洪母不想被别人说自己苛待儿媳,大声强调:“你在娘家就过得不好,不关我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