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 无辜的嫂嫂 十四 折扇上的字……_炮灰的人生2(快穿)
笔趣阁 > 炮灰的人生2(快穿) > 755 无辜的嫂嫂 十四 折扇上的字……
字体:      护眼 关灯

755 无辜的嫂嫂 十四 折扇上的字……

  折扇上的字迹风骨天成,笔者在字上是下了大功夫的,如果是跟别人求的,价钱应该不便宜。若这是古扇,价钱会更贵。

  当然了,陈桂花不识字,是不知道这些的。楚云梨瞄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不当吃不当喝的,买这玩意儿除了好看之外有什么用?”

  张明秋笑容一收:“你倒是不客气。”

  楚云梨叹口气:“公子,能不能不要为难我了?我一个乡下妇人,没见过世面,去不了城里,更不知道你的身份,绝对不可能泄露你的秘密的。”所以,你不用多此一举灭我的口。

  事实上,张明秋如果大度一点,不找洪家人报仇,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话,也不会有人知道他这几年里发生的事。

  张明秋脸色渐渐严肃起来:“你这话是何意?”

  楚云梨装无辜:“没什么意思啊,就是实话实说。”

  张明秋冷哼一声,丢下一包药粉:“这是解药,不过已经太迟了,能不能救命,全看天意。”

  其实楚云梨不太相信他,不过这是客栈门口,算不上人来人往,却也有零星几个人路过。肯定有人看见张明秋拿了药粉出来,如果楚云梨没有拿回去给洪家人,会惹他们怀疑。他们肯定不敢对付张明秋,到时候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怨气迁怒到她身上是一定的。

  她不怕洪家人的怒气,但这玩意儿真是解药,如果没送,兴许陈桂花会被众人指责。

  反正张明秋不可能留洪家人性命,暂时不死,以后也会死的。她没必要从中做梗。

  楚云梨找了马车赶回村里,也是想赶紧处理好了后去陈家一趟。

  洪家冷冷清清,根本就不像在办丧事。洪母楚云梨回来,顿时眼睛一亮。

  “这玩意儿是他给的,说是解药。”

  闻言,洪母大喜,伸手就去抓。

  楚云梨一把将纸包收起。

  洪母瞪她:“赶紧给我。”

  “万一不是解药呢?”楚云梨强调:“他可是想害死你们的。”

  洪母有些迟疑,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洪家父子三人都看了过来。

  洪华奇出声:“那就先让一个人吃。”他看向那边的两个儿子:“娘,他们等不起了,先喂给他们吧!”

  那俩已经昏迷不醒,只有微微的气息。

  洪母舍不得孙子,可也没有其他的好法子。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

  找了周大福过来,将药粉和水灌了下去。

  由于灌得太急,兄弟俩都呛咳起来,这一咳嗽,倒多了几分精神,二人都睁开了眼睛。

  刚才可是摇都摇不醒的,且二人的呼吸都重了些,这药果然有用!

  洪华奇担忧儿子,见状忙抓了一把药粉往嘴里塞,又递给边上的父亲。

  洪父同样抓了一把,也没忘了递给女儿。

  洪华兰拿到手里,看着剩下的那点皱眉:“这也不够两个人吃啊!”

  楚云梨循声望去,果然,药粉只剩下纸上薄薄的一层,解一个人的毒都够呛。

  其实张明秋送的药粉勉强够分,只是他们抓来抓去太抛废了。还有,兄弟俩也吃多了点。

  洪母抬眼去看地上,似乎想要把地上的也捡起来。奈何根本就没多少粉,她目光重新落到女儿手上。

  洪华兰抿了抿唇:“娘,如果我们各自吃一半,兴许没什么用。到时我们俩还是会死,不如……给一个人吃!”

  这话挺有道理,但问题是给谁吃?

  楚云梨扯了扯专心盯着儿子的洪华奇的袖子:“你瞧瞧那边。”

  洪华奇扭头,看到这般情形,道:“当然是给娘!”

  洪华兰最近特别不爱听洪华奇的话,吼道:“我还这么年轻,三十岁都不到,才不要死!”

  “那你们就一人一半。”洪父出声:“回头让桂花再跑一趟。”

  楚云梨还没出声,洪华兰已经道:“万一他不给了呢?”

  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一家人都沉默了下来。

  洪母也不甘心就此赴死,兄妹俩闹得跟斗鸡眼似的,天天都在吵,等两人好转,说不定还会出手。这样的情形下,她哪里敢死?

  “华兰,给我。”

  洪华兰不干:“娘,为人母,愿意为孩子付出所有。畜牲尚且知道护崽,你确定要跟我抢?”

  言下之意,如果洪母吃了这最后一点药,那就连畜牲都不如。

  洪母听出来了女儿的话中之意,顿时气笑了:“一人一半,生死有命!”

  洪华兰手一抬,避开母亲拿药的手:“我要是病怏怏的,谁养?”

  “我养!”洪母没好气!

  洪华兰振振有词:“哥哥肯定会养你,却不会照顾我……”

  话音未落,手中药包已经被夺走。出手的人是洪父:“一人一半,稍后我放点血给你们喝,应该能痊愈!”

  洪华兰:“……”

  血喝了能有用吗?

  她不愿意,却没人听她的。很快剩下的一丁点药粉递了过来,她心头有气,都不想去接。

  洪父不耐烦:“不要?我全让你娘吃了。”

  洪华兰忙不迭一把抢过。

  哪怕喝了药,一家子也没有立刻好转。那兄弟二人在短暂的清醒过后又昏睡了过去,但脸上的死气渐渐褪去,而洪家父子已经能起身走几步,看着不像是即将要办丧事的模样了。

  这病有得治,哪怕是痢疾,村里人也没那么害怕。众人虽然没来,但却一直暗地里注意着这边院子里的动静,看到父子两人起身了,接二连三的就有人过来帮忙。

  院子里人一多,楚云梨在其中很不显眼,她悄悄出了门,往陈家而去。

  按照当下的习惯,洪家出事,陈家应该也要来帮忙。奈何之前两家不合,吵得不可开交,谁也看不上谁,陈母干脆就没过来。

  后来听说洪家人得了痢疾,她还跟着骂了几句活该之类的话。

  楚云梨到的时候,三花夫妻俩正在和陈母对峙,桃花也在。

  “我带她们走,也不是白带的。就当将她们卖给我了不行吗?”三花气得胸口起伏,木根怕她气出个好歹,一直揽着她低声安慰。

  陈母翻了个白眼:“你过得好是你的事,我也没让你帮我养孩子。真让你把姐妹几个带走了,外人眼里我成什么人了?”

  她继续道:“你把银子给我,家里日子好过了,回头我好好将她们养大也一样,我可以给你保证,不拿她们的婚事换银子,这总行了吧?”

  楚云梨算是又一次见识了陈母的不要脸,这是钱也要,人也要啊!

  三花被气得咳嗽。

  木根安抚不住,干脆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柴刀:“你就说卖不卖吧?”

  陈母:“……”

  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听到门口有动静,抬眼看到是大女儿回来,立刻道:“桂花,你快来。这山里来的粗鲁人要杀我。”

  简直是张口就来。

  木根也气着了:“你讲点道理好不好?畜牲都不会像你这样对自己的孩子,你倒是疼疼自己的女儿啊!”

  “我怎么不疼了?”陈母满脸愤怒:“我这几个丫头哪个没有好好长大?她们嫁了人后是过得累,但也没有饿肚子呀。”

  楚云梨气笑了。

  陈桂花没有饿肚子,是因为她没日没夜的干活。现在干慢一点都会被公公婆婆骂,哪天干不动了,也只有被扫地出门的份。而陈桃花……全靠她自己养活母子三人,还要捎带那个长年只知道在外头喝酒的男人。

  三花纯粹是运气好才捡着了木根。可谁能保证接下来的几姐妹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你生了孩子,只是不让她们饿肚子,那还不如不生。”楚云梨缓缓走进:“让芦花跟三妹走。”

  “凭什么?”陈母冷笑:“三花想养孩子,完全可以自己生嘛。”

  三花气得够呛,她扭头看向木根时,已经眼泪汪汪:“这种娘……我真的宁愿没有来到这世上……老天不公,为何要让我托生在这种人的肚子里?”

  木根忙上前将人扶住:“别太伤心,你还有孩子呢。小心以后生出个哭包来。”

  夫妻俩经常这般玩笑,换作往日,三花都会忍不住笑,此刻却完全没了心情。

  桃花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道:“娘,你就当将芦花她们嫁出去了不行么?三妹出去还没多久,就拿了这么多银子回来,让芦花她们寻一样的人家,日后拿银子回来孝敬你不好么?”

  陈父蹲在屋檐下,一直没出声,此刻接话道:“山民靠林子吃饭,有些年纪轻轻就被大猫给吃了,好日子……哼,那只是暂时的。”

  三花被这话给气着了。

  对着自己的女婿,他怎么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我没有你这种爹!”三花满脸愤怒,激动地道:“我就不该回来,看见你们,我就恶心得想吐。”

  她一激动,加上刚刚有孕,真的吐了出来。

  桃花想要上前,却没有木根快。她飞快往厨房去,很快端了一碗水出来。

  好不容易三花才止住吐,木根将人扶到门外,然后将院子门关上,拔出柴刀一步步逼近陈父:“我改主意了,今天我不跟你们买人。我是来抢人的,为我那几个堂弟抢童养媳的。你就说给不给吧!”

  他手中的刀磨得锃亮,常年打猎的他肌肉结实,力气大,又特别灵巧,上前一把揪住了陈父的衣领,将刀搁在他脖颈上:“既然不肯卖女儿,那就送给我。如果不送,我就只好照顾没了双亲的妻妹了。”

  真正见过血的人,身上自带一股血煞之气,此刻他眼神凶狠,仿佛手中的是一只牲畜,随手就可斩杀。

  陈父吓得哆嗦起来。

  “给……给你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