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

  这两天天气转凉,乔星南很少来到小亭歇息,一向喜欢在小亭处理政务的艾斯里特也放弃了这里,转而将他的日常工作挪到了书房。

  桌子上只有几本文书,羽毛笔也被随意地丢在桌面上。

  艾斯里特靠着椅子,原本还听着属下汇报,无意中扫过桌面的鱼缸后,视线就一直没再挪动,透明的琉璃鱼缸中两颗金绿色的宝石荧光闪烁,碧绿的玉鱼在鱼缸中跃动。

  “主人。”

  龙藤汇报的声音微顿,他看向面前盯着鱼发呆的艾斯里特,有些疑惑。

  这两条鱼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继续说。”

  龙藤收敛视线,将自己手中的文书,递给了艾斯里特,声音严肃:“这段时间龙藤族和莲族一直在派人观察着异族那边的动静。”

  “到现在为止,异族那边都没有什么动作,金鳞王那边也沉寂了下来。”

  艾斯里特随意地点点头:“冬天到了,金鳞王那边的小动作应该不少,多派些人看着对方,小心些。”

  龙藤嗯了一声,他想起了什么,黑沉的眼眸泛起波澜,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温和:“主人,您要的东西莲瑶取回来了。”

  这话一出,艾斯里特倒是比刚才精神了一些,他隐隐有些雀跃:“在哪儿?”

  “在安雅主人那里。”龙藤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等那东西在安雅主人的遗迹中供奉一天,经受足够的气息洗礼后,莲瑶就会带着它来见您。”

  这是金鳞一族的规矩,不可更改。

  艾斯里特沉默片刻,随后嗯了一声,紧接着他就看见龙藤欲言又止的表情。

  “有什么问题?”

  艾斯里特抬手轻轻碰了碰鱼缸,水波荡漾,玉鱼一跃,溅起点点水花。

  他漫不经心地将手背上的水花拂去,下一秒听见面前的龙藤犹豫地问道:“主人,您是有想赠送那物的人了吗?”

  算一算时间,二十三岁的主人早已经成年,这件事确实得提上日程。

  安雅主人二十三的时候都已经与上一任亚利兰斯的帝王定情了,如果主人真的有了赠送那物的对象,就意味着他们族群内部也要尽快编制族脉花环,以示敬意与祝福。

  想到这里,龙藤内心多了几分期待与雀跃。

  “嗯。”

  这件事情艾斯里特其实也没准备瞒着龙藤,不过也没准备给他们细说,毕竟现在乔还不喜欢自己。

  眼见龙藤突然喜形于色,仿佛很惊喜似的,艾斯里特不知该说什么,他挥了挥手:“去催一催,今天晚上我就要看到那个东西。”

  龙藤闻言,表情变得比艾斯里特还要严肃,他点点头,这件事情关系到主人的求偶,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乔星南来到艾斯里特的门前时,正好看见龙藤手中拿着一个文书要出门。

  “乔阁下。”

  龙藤看见乔星南,微微俯身行礼。

  在黑发帝王颔首从他身前离开时,龙藤的余光注意到,跟在乔阁下身边随侍的侍从依然不是他们同族的零。

  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乔阁下的左右,据说他时常跟随骑士队一起外出狩猎魔兽。

  龙藤有心想问问零的近况,邀请他来木族的晒月,那位强大的木族说不定愿意指导指导他们族的幼苗们。

  毕竟魔兽异动,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想起零对龙藤族的排斥,龙藤抿了抿唇,还是没能出声询问,这件事让莲扶她们去邀请比较合适。

  如今当务之急还是将主人的东西赶紧取来更为重要。

  乔星南没有过多的关注龙藤,他只是瞥了眼对方匆匆离开的背影,随后便在骑士们的通传下,走进了书房内。

  看到喜欢的人来找自己,艾斯里特原本因为提到母亲而沉下来的情绪被扫荡一空,绿眸透出了几分愉悦。

  “乔,你来了。”

  乔星南嘴角微勾,点头回应。

  风凌没有跟主人一起进入书房,而是与骑士们一起站在门口,这时的书房里只有一真一假两位帝王。

  如今乔星南和艾斯里特已经很熟了,他给自己添了一杯茶,看向坐在书桌边的艾斯里特。

  “玉鱼你放在这里养了?”

  乔星南目光落在书桌上的鱼缸,里面熟悉的玉鱼让乔星南微微一顿。

  他看出来里面的鱼是曾经自己在乌蒂亚秋庆上给小曜他们捞的,当时艾斯里特还要了一条,而另一条则是替“莫安”要的。

  艾斯里特没有多想,嘴角带笑:“嗯,最近我一直在书房呆着,也就把它们带来了。”

  乔星南看着艾斯里特脸上的笑容,恶趣味上来了,他指了指鱼缸中其中一条玉鱼,状似无意地道:“另一条我不是送给了莫安吗?”

  听到乔这么说,艾斯里特身体微不可察的僵硬了一下,到底是脸皮厚,他很快就恢复正常,笑着看向乔星南:“莫安还小,最近因为长身体一直沉睡,我作为兄长先帮他照顾着。”

  直到这个时候,艾斯里特依旧在捂着自己岌岌可危的马甲。

  胆战心惊的程度几乎和乔星南担心自己掉马被砍的心情有的一拼。

  看着艾斯里特的眼睛,他心中失笑,面上却受教一般地点头:“怪不得这两天我一直没有看见莫安。”

  艾斯里特观察到乔似乎是相信了自己的说辞,微微松了口气。

  桌上的公文不多。

  想来艾斯里特应该是不太忙,乔星南睫毛微垂,没有继续胡扯,直接步入了正题。

  “艾斯里特,几天前我听你提起过其他四国要来到亚利兰斯主城,共同商讨即将到来的魔兽异动。”

  艾斯里特闻言,之前他就想要跟乔说这件事情,他清楚这些帝国之中,会有乔不喜欢接触的人。

  “大约这一周就会陆陆续续赶来。”

  乔星南有些讶异,这么快?

  艾斯里特仿佛知道乔星南心里的疑问,缓缓解释:“现在已经冬天了,每当冬春交替之际,都会是魔兽肆虐的时期。”

  “如今已经不早,必须早做打算。”

  “戈利兰与马迪帕已经回了消息,会尽快赶来。”

  “比亚拉和欧德里菲因为国内的事务会稍晚一些,但左右也不过七天。”

  乔星南嗯了一声,表情平淡地仿佛只是随口一问。

  不过,艾斯里特也敏锐地发现,当听到欧德里菲同样要来时,乔的表情微不可查的冷凝了几分。

  当初乔与欧德里菲帝国之间的龃龉,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艾斯里特理解乔星南对于欧德里菲的不待见,有的时候他还在想,乔会不会有什么后招对付欧德里菲?

  艾斯里特非常乐意助自己的心上人一臂之力,不过直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有看出,乔究竟到底想如何对付欺辱过自己亲王的欧德里菲帝国。

  似乎是感受到了艾斯里特的视线,原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黑发帝王回望了过去,金眸在光下如同琉璃一般,带着几分纯粹的意味,漂亮得让人心颤。

  “乔,若是你不想见欧德里菲,我会将他们安排到离你远些的地方。”

  艾斯里特试探道。

  “不必了。”

  乔星南知道艾斯里特这么说的原因,心中微暖,可还是出声拒绝了。

  自己对欧德里菲另有安排。

  妹妹死在了那片陌生的国土。

  每每想到那里,这具身体依旧会产生痛意,而他的帝王人设,也不允许乔星南就这么简单的放下对欧德里菲的排斥与恨意。

  只不过因为帝国和所谓的数以万计的子民都是虚假的,乔星南担心翻车,这才迟迟没有与欧德里菲翻脸。

  然而,这不代表乔星南忘记了这件事。

  不论是害死自己妹妹的人,还是拐走辰北和月曦的人贩子,乔星南迟早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他微微抿唇,眼里的晦涩消散。

  至于另外四个国家,自己同样也需要仔细斟酌一番。

  艾斯里特听出乔对欧德里菲有另外的打算,他没再多提,只是道:“若是之后需要帮助,乔直接和我说便好。”

  如果让其他人看到他们高高在上的帝王这么善解人意,怕不是要被吓一跳,谁能想到平日里什么都不上心的王居然也会露出这样一面。

  而乔星南在这样的目光下,也有些不自在地偏过头,他咳嗽了一声,故作自然地道:“那就先提前谢过艾斯里特了。”

  内心深处,乔星南还有些感慨,艾斯里特除了追人的时候,像极了小学生的恋爱手段,其他时候看起来还是蛮沉稳的。

  不知道心上人在腹诽什么的艾斯里特弯了弯眼睛,随后站起身,“乔,今天我时间充裕,我们要不要在帝宫中走一走?”

  “花房中新开了不少花,很漂亮。”

  艾斯里特补充道。

  那是他特意让人从其他地方带回来的,一直让木族的人精心侍弄。

  乔星南想了想,点点头:“好。”

  反正时间还早,他也很闲,去逛逛也没什么。

  艾斯里特眼睛更亮了。

  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在心里组织了不下上百句话,就等着前往花房后用来赞美乔,哄乔开心。

  这是贵族之中常用的手段。

  狄恩之前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贵族求爱的方式,虽然艾斯里特对其中的很多地方嗤之以鼻,可里面也是有个别可取之处的。

  艾斯里特放在身侧的食指,微不可查地点了点,看上去十分欢快。

  乔星南无意中看到这一幕,全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移开了视线。

  艾斯里特这家伙有的时候还真是非常好懂。

  等进了花房之后,乔星南更是对刚才的结论深有体会。

  温室花房内,霍德华半跪在一边,守着一条一米多点的黄金蟒,生怕他碰到地上的碎瓦片。

  而他的外甥和弟弟,脸上也有些慌乱,安吉莉亚和乌拉也在他们身后安抚两人。

  艾斯里特直到进入花房前还带着笑意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声音带着冷意:“这是怎么回事?”

  乔星南顾不得生气的艾斯里特,他看向乔曜和辰北,确定两人没有受伤后,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小曜看见温柔的舅舅,他一把抱住乔星南的腿,金色的大眼睛浮上一层水雾:“莫金不是故意的,是我想看花。”

  辰北也拽住了乔星南的衣角,墨色的眼睛带着几分执拗:“哥。”

  乔星南安抚地拍了拍两人。

  在他们结巴和哽咽的声音中,他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乔曜,辰北还有莫金,三个人关系非常好,莫金知道自己的小伙伴们都喜欢花花,在知道今天小伙伴不用上礼仪课后,它激动地拍着尾巴,带着两人来到花房。

  然后一不小心打碎了花房中的大半花盆。

  “莫金,是因为我,喜欢那个花,想要帮我拿,然后一不小心碎掉了。”乔曜急得都快哭了。

  他看到金发叔叔很生气,乔曜很怕莫金会挨打。

  安吉莉亚和乌拉脸上也有些忐忑,刚才两人只是出去帮几个孩子拿水桶,谁能想一会儿的功夫会发生这件事情。

  乔星南拍了拍乔曜,随后抬眼看向艾斯里特。

  而了解情况的艾斯里特缓缓撩起眼皮,看了眼故作乖巧的莫金,随后将视线落在霍德华身上。

  “霍德华。”

  听到王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着,霍德华低着头直接认错。

  事实上,这只是个谁都没有想到的意外。

  霍德华作为骑士长,负责的是帝宫中的安全以及辅佐陛下处理政务,偶尔还暂代一下金殿下的老师。

  没有想到本来要上课的金殿下,临时跑路,等赶到的时候,花房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件事情说大不大,但艾斯里特却很生气,他原本计划和乔在这里玩,和他增进感情的任务,彻底失败了!

  艾斯里特绿色的眼睛扫了眼霍德华,“自己去领罚。”

  霍德华身体微微紧绷,他沉声应是。

  随后他看向那条黄金蟒。

  艾斯里特扯了扯嘴角:“你最近课很少?”

  莫金身体僵硬,它尾巴有些不悦地拍了拍,自从回了宫,艾斯里特知道小曜在上课之后,便直接给它也加了课。

  不是龙藤就是莲扶,莲瑶,要么就是霍德华,四人轮流上课,它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金鳞,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它?!

  艾斯里特从脑子没问题了之后,就不再是从前那个温柔的艾斯里特了!

  莫金有些委屈地准备朝另一边的黑发男人寻求帮助。

  敏锐的它能准确地感知到,艾斯里特对于那个黑发男人的心软。

  然而没等它动作,下一秒,莫金就收获到艾斯里特冰冷的眼神,里面满是威胁。

  莫金瞬间乖巧地不动了。

  乔星南不知道这两兄弟的眉眼官司,他走到艾斯里特的身边,还没有开口,就听见艾斯里特略带歉意的声音,“乔,很抱歉,让你看到这样糟糕的场面。”

  一边说着,艾斯里特带着凉意的视线就落在莫金身上。

  “孩子们玩闹而已,艾斯里特也不必多在意,只要没有受伤就好。”乔星南宽慰了艾斯里特两句。

  艾斯里特仍旧微皱眉头,而在这样的目光下,莫金害怕地瑟瑟发抖,生怕自己被扔去哪个犄角旮旯里受苦。

  一旁的乔曜和辰北也在关切地看着。

  乔星南微微一顿,他的手落在艾斯里特的肩膀上,提醒对方:“让人把这里收拾了,我们便可以继续看花了不是吗?”

  兄弟,别再皱着眉头了,你弟都快吓死了。

  艾斯里特浑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了乔星南温凉的手上,他的心脏瞬间紧绷地提了起来:“好。”

  等乔的手离开肩膀后,艾斯里特放松的同时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他转头看向一边如释重负的莫金,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冷笑一声,暂且让你轻松一会儿。

  因为多了几个电灯泡,艾斯里特一开始准备好的台词也没有用上,到最后只能和乔星南在已经被整理干净的花房中散步。

  虽然只有几秒钟,可艾斯里特却觉得肩上被乔触碰过的地方那股残留的温热感久久不散。

  两人并排走时,艾斯里特总会不自觉地观察乔放在身侧的手指,明明那手也只是漂亮一些而已,为什么只是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自己的反应就这么大?

  “艾斯里特?”乔星南感觉到艾斯里特越来越挤自己,有些无奈了,刚想说什么,他就感觉到手上传来一个热度。

  下一秒又消失了。

  乔星南低头看着与自己手背相抵的艾斯里特的手。

  “乔,怎么了?”

  艾斯里特疑惑地回视着乔星南。

  乔星南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之前他就注意到了艾斯里特的视线,还以为对方是想做什么。

  没有想到,只是碰个手背?

  嗯,这个似曾相识的操作真的很艾斯里特。

  心里这么想着,乔星南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手背上温热的触感让他不自觉地有些在意。

  一直到乔星南离开花房,与艾斯里特分离的时候,手背上那温热的触感依然明显。

  “舅舅?”

  一边拽着一个舅舅的手,乔曜看起来非常开心,他注意到了乔星南有些出神,疑惑地叫着对方。

  乔星南把繁杂的思绪压在心底,看向乔曜摇了摇头,随后注意到乔曜微微泛红的眼睛。

  乔曜一直都是非常懂事爱笑的孩子,很少会有难过的时候。

  “小曜,刚刚是因为担心莫金,眼眶都红了吗?”

  乔星南微微低头,面对着孩子的时候,他的声音不自觉温柔了许多。

  乔曜拽着乔星南的手,有些不好意思,作为一个男孩子,他知道自己不能随便哭,不然舅舅会担心。

  不过或许是因为舅舅们,还有安吉莉亚,乌拉,斯特等人的陪伴,乔曜已经学会表露自己的情绪了。

  辰北感觉到手中的力度,也没有在意,嘴里含着大哥给的糖果,一步一步地跟着走。

  乔星南蹲下看向乔曜,认真地道:“这样很好,小曜。”

  “你和辰北只有把喜欢和讨厌都表露出来,舅舅才能知道你想做什么,才会更好地照顾乔曜和辰北不是吗?”

  “我不希望,你们两个受到什么委屈。”

  等到欧德里菲帝国的人来到这里,乔星南也不希望自己疼惜了这么久的两个孩子因为那个让人作呕的几个人,而受什么伤害。

  两人能表露出自己的喜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乔曜和辰北一时间,没有理解乔星南的意思。

  乔星南拍了拍两人的脑袋,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这句话依旧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舅舅/大哥,不希望他们受委屈。

  两人不约而同地把这句话记在了心上。

  等将乔曜和辰北送回房间后,乔星南也带着风凌回了自己的宫殿。

  一周之内,那些帝国就要陆陆续续地来到这里,作为某些帝王和合作对象,于情于理自己都需要去打个招呼。

  到时候如何对待那几位帝王,又是需要仔细甄别的。

  至少欧德里菲和比亚拉两国,他需要冷淡一些。

  前者是与他有仇,后者则跟自己的友国亚利兰斯有龃龉。

  而戈利兰和马迪帕两个国家,对于乔星南来讲,则可以相对亲近一下,不过戈利兰的帝王萨斯也是个心眼多的,若是跟他相处还得谨慎一些。

  暂时将这些事情记在本子上,乔星南示意风凌帮忙守门,自己则打开了系统界面,在他们六人小群里发了条消息。

  他这边的比赛已经结束。

  也不知道其他宿主那边如何,在周会开始前,他的几个宿主好友帮了自己很多,乔星南心里都记着。

  界面上的群聊对话一条接着一条,乔星南还没来得及看,随后也不知是谁懒得打字,直接发起了群聊视频。

  陆陆续续地,其他几个人也都接通了视频。

  乔星南刚准备对着他们打招呼,一个刺耳的哭嚎就传了过来。

  “乔哥!”

  是之前一直喊他大佬的特斯诺。

  乔星南顿了一下,关切地看向对方:“怎么了?”

  特斯诺哭哭啼啼的,一旁的荷诺斯嘲讽了两声,替他解释:“他上了高级战场,结果碰到个劲敌,原本想要求助你和眉颜,没想到那天你们两个同时在打战,邀战自动拒绝了,他就邀了他的一个朋友。”

  “结果输了。”特斯诺面容沉重极了,满是悲痛,“一人只有一次邀战的机会。”

  “我熬了这么些天,依旧没有成功。”

  马迪奥和迪特听见特斯诺的悲惨遭遇,有些同情,他们两个倒是运气不错,邀请了荷诺斯助阵。

  三个人最终已经打通了两轮高级战场比赛,不过看样子,再往后应该也难了,不过他们现在能走到这一步,也已经很满足了。

  “乔哥,眉颜大佬你们两个怎么样了?”斯特诺想起了什么问道。

  眉颜把自己肩膀上的白色小熊抱在怀里摸着,她眉眼弯弯:“之前我在乔哥的帮助下,已经打通了苏烈那关,现在我的回合都结束了。”

  眉颜和苏烈居然对上了?

  听眉颜这意思,似乎是乔星南助战帮了他很多?

  这让几人有些惊讶,不过想想又觉得很合理。

  “乔哥,你现在应该也打通了周会回合吧?”眉颜如今在叫乔星南也叫乔哥了,杏眼里满是灵动。

  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乔星南能把苏烈从第一名拉下来,给那个鼻子朝天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乔星南点点头,只是道:“当初在你与苏烈的比赛之中,我收获了很多经验,也顺利通过了其他三关。”

  眉颜一听,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其他四人只是听着就很羡慕。

  四轮比赛下来,应该有四个奖励,乔大佬又助战了一次,单单是一次周会,就得到了星域卡池五个奖励。

  不过在场的几个宿主也不是歪心思的人,除了羡慕也每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

  “升星月上乔哥你一定能取得好成绩。”特斯诺一边羡慕一边痛恨,要是这次能邀请到大佬,他当初那局不就稳了吗,现在却还在几个边缘线苦苦挣扎。

  乔星南听见特斯诺提升星月的事情,有些好奇。

  “升星月究竟是什么个章程?”

  系统那边关于升星月总是有些语焉不详的。

  眉颜摇头:“每年都不一样,不过是跟卡池相关罢了,通常越强的卡池等级越高。”

  “去年的时候,升星月的评比是我与兽神卡池主意识合作完成的。”眉颜只能说到这里。

  其他卡池主人的回答也都是大同小异。

  乔星南点头,他知道系统的限制,能了解这些已经不错了。

  几人聊了几句升星月的事情之后,就转移了话题,毕竟是好友,乔星南和眉颜也不能看着特斯诺几人不管。

  “我们来帮你们分析分析卡牌的属性。”眉颜和乔星南对视了一眼,做出了这个决定。

  “把你们擅长用的卡牌技能说一说。”

  “这只是我们的理解,真正上战场时,还需要凭借你对于卡牌技能的理解,和卡牌们的默契。”乔星南补充道。

  特斯诺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能得到大佬们的指导,纷纷有些激动。

  事实上,让他们更激动的是,这个辅导并不是一天就结束的。

  之后接连几天,特斯诺他们都在接受眉颜和乔星南的指导。

  当然,乔星南也从中收获了不少东西。

  当系统屏幕熄灭之后,乔星南看向身边的卡牌,除了风凌之外,斯特和铎乐几人也待在了帝宫之中,没有出去。

  “主人,比亚拉今天来了。”

  铎乐脸上笑眯眯的。

  这是四国之中,第一个来到亚利兰斯的帝国。

  其他帝国也快来了。

  乔星南神色一沉。

  终于要来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来啦!!!感谢在-2623:13:-2722:50: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阿伟嘤嘤嘤、醉后五六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23木头人、泪雨成霜2个;南山有烛、佐佑、鹤贺、哼唧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莲笙100瓶;小羊81瓶;我是哲哲80瓶;瓶;瓶;犹廸迩60瓶;以何为名50瓶;貔貅现世、墨墨墨仔40瓶;阿巴阿巴30瓶;安寄北29瓶;lin包子25瓶;年轻就要22瓶;煜21瓶;君姝、鹿野院平藏的修勾、无聊雨)、cotard、一叶弥笙、墨染、泪融残粉、留书落款、sherry、影、小天公寓、肥肥人、咸鱼一只、笙乔、、居击20瓶;soft他爹19瓶;美彤、18015瓶;小酒12瓶;芝麻汤圆、晴天微风、依山观天澜、暮槿说、末离、米迦君的小呆毛、笙歌鼓舞、wozki、任公子、霸道后视镜、素织、_、迟迟羽毛、来催更了、菜菜啊、云错罢了、玉米面面、k、无羡、挚爱星辰、瑶光、霖霖霖啊、黍离、雪慧慧慧慧慧、jo啾的奇妙冒险、ty、梵星、冥灵呀、320350、雪落花香、白云咩呀咩、大土豆子10瓶;星星、回舟晚来及9瓶;亿岁6瓶;、鹤渡、想当铲屎官的两脚兽、、叮叮叮、、周期、牧崽子儿、森林下了雨、半烟成半烟雨、惜朱颜、霜降、月下独酌、云淡风轻、咿咿呀呀5瓶;南约北履4瓶;萌萌萌萌萌萌哒、楚昱、奈凉、目心、良堂szd、卢卡斯在线寻师3瓶;梦雨观澜、、临江仙楂、樱奈°、叶非、快乐的小蘑菇2瓶;森dou罗姆、木木、白塔之上、詹旭阳、依茗、景兮、嗯、火炎焱燚、逢惊不闻道、菡、榴莲萝莉、包子脸的猫、无月之殇、孤暗、稚樱、四大皆空、rky、他喜欢上那个男孩、梨、十步杀一人、玖如月疏桐、bunny、嘻嘻妖怪、落雨无声、豆豆沙馅(:3、魚子想吃肉、天然卷卷、笺卿g、莲、凤羽君、暮春早夏的月亮、黑桃是个lsp、素言、古偌偌偌、猫猫祟祟&、山间桃、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