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卡牌:酒鬼瑞尔特

  种族:人族

  职业:剑师

  等级:r(一级)

  装备:雪刃,装不满的酒壶

  天赋:千杯不醉

  携带技能:抢酒者必死

  备注:请不要让他的酒壶空了哦,要不然空的就是你的钱袋子啦~】

  抢酒者必死。

  乔星南大致看了一眼,视线落在携带技能上,下一秒技能的详情页就跳了出来。

  【抢酒者必死:只要你碰了我酒壶里的酒,下一秒,你就是我的敌人。

  注:本技能不分敌我。】

  看着这个技能,乔星南金色的眸子里盈满了笑意,虽然他并不知道瑞尔特到底多强,但很明确的一点就是,瑞尔特的攻击力绝对不弱。

  他的余光望向瑞尔特,太阳穴猛的一跳,这才记起卡牌被自己召唤出来后,一直醉醺醺地躺在地上。

  放魔兽箱子的房间空荡荡的。

  连桌椅木凳都没有,乔星南赶忙叫零把瑞尔特扶靠着墙坐起来。

  这么大动静,这位瑞尔特还睡得很香,可想而知他喝了多少。

  乔星南想着,下意识地观察起这位未来的打手,男人醉的不省人事,剑都不见了,可手却一直按在腰间月牙状的酒壶,生怕别人跟他抢似的。

  这一幕很符合系统对他的评价。

  不过,虽然是酒鬼,可瑞尔特的身上没有酒臭味,估计因为酒的品质很高,只有一股清淡的酒香,按照多年编剧经验来看,这种拥有某种癖好的角色,一般都贼强。

  怀揣着这个希望,乔星南微微松了口气,他暂时让瑞尔特靠着墙醒酒,自己则提前分析一下瑞尔特的卡牌属性,这样也好等瑞尔特酒醒后,商量后续的剧本。

  门外监视的骑士,极有可能已经去给暴君汇报房间出现红光的情况,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

  这么想着,乔星南生出一丝紧迫感,他从系统空间中拿出纸和笔,正打算按照瑞尔特的性格编撰小传,余光就注意到了脸色发黑的斯特。

  乔星南攥着笔尖的手指微顿,犹豫地问斯特:“叔,怎么了?难道你认识这位瑞尔特?”

  要不怎么像看见仇人一般?

  一旁的零闻言也看向了斯特。

  从诞生起,零除了被前主人召唤的那几天,其他时间一直待在族地,因为太脆皮,卡牌世界鲜少能有他认识的。

  斯特则不同。

  作为以优雅为行动准则的人族绅士,斯特一直和做派高雅的卡牌长者交好,教训一些不知礼节的卡牌,每天活跃在混沌卡池。

  面前这位瑞尔特很明显,并不是他交好的卡牌。

  听到乔星南的问话,斯特脸上勉强挂着笑容:“我亲爱的主人,面前这个垃圾,哦,不对,我是说即将与我合作的这个蠢货,他真是让我难以忍受,和他共同呼吸这片空气,使我感到窒息。”

  看的出来斯特叔很不喜欢瑞尔特了,对方不会是个刺头吧?

  乔星南心里一个咯噔

  也许是看出来乔星南内心的紧张,斯特的黑檀木手杖在地上轻轻磕了磕,望向那边打呼噜的瑞尔特,他面色冷凝道:

  “睡在那边的废物,时刻离不开能麻痹神经让人丧失理智的酒水也就算了,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做事肆意妄为,无礼而粗鲁,我和他唯一的交集是在老友们聚会时,醉酒的这位跟着一位智者过来。”

  “然后,他一个人毁了我们整个聚会。”

  说到这里,斯特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最关键的是,那个聚会是斯特主办的。

  毁了整个聚会?

  乔星南抿了抿唇,看向斯特的时候有些同情,但更多的却是疑惑,瑞尔特好好的为什么会毁了聚会?

  不用乔星南提问,斯特自己就憋不住了,他面露不悦地道:

  “只是有位长者不小心碰倒了他的酒壶罢了,他便追着那位长者从聚会到对方的族地,想要杀死对方。”

  斯特说到这里,手指攥紧了手杖,冷声总结:“之后怎么样暂且不必说,但是面前这个酒鬼,就是个没有尊卑,粗鲁之极,睚眦必报,除了喝酒之外,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

  虽然早在系统那里知道瑞尔特对酒有执念,但他从没想过,执念竟然这么深。

  乔星南顿了一下,刚要说些什么,就忽然听到了一个醉嗝。

  “这里是哪里?”

  带着醉意的声音有些慵懒,靠坐在墙角的瑞尔特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乔星南注意到,瑞尔特的手按住了酒壶使劲捏了捏,似乎是在确认自己的酒壶在不在,摸到后,他迷蒙的眼神一眯,瞬间放松下来,眼睛立马闭上,鼾声响起,下一秒又睡了过去。

  乔星南的视线转向了一旁的雪刃剑,对方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是这柄剑先掉出来的。

  看样子这柄剑在对方心里的地位,比酒壶要低一些。

  斯特听到瑞尔特说话的声音,以为对方酒醒了,刚想冷声嘲讽,就看到对方又咸鱼瘫倒睡着了。

  真是个让人厌恶的卡牌。

  斯特嘴角拉下来,走过去,抬起手杖重重地抡向了对方,当然,就算是打算用拐杖抡人,他的动作也极为优雅。

  尽管斯特还没有升到三级,技能使不出来,但是这黑檀木手杖却是一如既往的坚硬结实,打人超级疼,而斯特却还嫌不够,咔咔又打了几下

  低沉的闷哼声响起,接二连三的拐杖攻击,硬生生把对方打醒了,乔星南反应过来,赶紧去拉架。

  “斯特叔,你别生气,不要跟酒鬼一般见识,这跟你优雅的身份不相符。”

  打蛇打七寸,一听到乔星南这么说,斯特叔打人的动作一怔。

  说的没错,教训这么个垃圾,不仅影响自己的形象,还侮辱了陪伴自己多年的手杖,如果日后有机会激活技能,再找他算账也不迟。

  斯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蔚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歉意:“斯特失礼了,惊扰了主人。”

  惊扰倒也没有惊扰,乔星南主要怕对方把自己刚抽来的卡牌给打死了。

  “斯特叔,你要不先带零回去晒太阳吃饭,这边我收拾,一会儿等他酒醒,我带他回去找你。”

  乔星南一边陪笑,一边手指微动,控制着零站起身,迫切地想让两人分开。

  零脑海里听到了主人想让自己带走斯特,他黑沉的眸子一闪,木讷的脸上满是严肃道:“我,饿了。”

  斯特倒也想离开这里,他其实没有夸张,和瑞尔特待在同一个地方,总会让斯特想起那次满目狼藉,举行的十分失败的聚会,那是他卡生的耻辱。

  斯特微微一笑:“好的,主人。”

  等看着斯特和零离开,乔星南深深吐出一口气,他转头走到瑞尔特面前蹲下。

  瑞尔特这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他长得很英俊,带着剑眉星目的硬朗,但因为醉酒的原因,此时,他深灰色的眸子看上去有些迷蒙,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白色的长发散乱,很是性感。

  乔星南不会因为斯特的话而断定一个卡牌性情,只有和对方详细谈过之后,乔星南才知道到底该怎么对待他。

  “酒醒了吗?”

  乔星南笑着说了一句,将一旁的雪刃剑递到他手里。

  这人是谁?瑞尔特迷茫地看着眼前眼前笑眯眯的男人,反应了一下,才恍然想起来自己似乎被抽中了。

  男人应该是自己的主人。

  瑞尔特捏紧自己手里的剑,抬眼看向乔星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扶着墙站起身,随口道:“醒了,昨天喝太多了。”

  态度到还行,看起来不太像斯特叔说的那样。

  乔星南站起身,见对方确实有能力思考了,他才缓声将自己的处境解释了一遍:“所以,你现在需要假装扮成骑士长,随侍在我的身边,保护我们的安全。”

  吹牛当然是往大的吹。

  一个帝王身边怎么着也得有几个酷炫的护卫,凑个什么六大圣骑士,十二骑士长之类的,乔星南现在身边虽然只有零和瑞尔特,但并不影响他装的很牛逼。

  到时候如果出现其他情况在进行变动。

  “没问题。”

  瑞尔特回答得很爽快。

  乔星南见状心下一松,继续商量道:“瑞尔特你的属性中离不开酒,那喝酒时间可以集中在晚上吗?白天尽量不要喝酒,毕竟帝王身边就算是圣骑士也不会一身酒气。”

  “那算了,你把我扔了吧。”

  瑞尔特打了个哈欠,他拿起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口,深深喟叹了一声:“我不可能不喝酒。”

  之前的三任主人,都是因为瑞尔特成天到晚都在喝酒,就把他给卖了,瑞尔特想,要是真不让他喝,再堕化一次,他也不介意。

  “既然这样,那我们换个思路。”

  乔星南没有意外,直接道。

  按照斯特叔的描述来看,瑞尔特对酒的执念很深,刚才提建议的时候,乔星南就猜到他不会轻易放弃喝酒。

  男人喝酒的动作一顿,他没有预料到对方居然没想着将自己扔回卡池:“什么思路?”

  这里没有桌子,没地方写字,可现在回去,乔星南又怕瑞尔特跟斯特叔吵起来。

  凑活下吧。

  他坐在地上,在本子上画着:“你爱喝酒,浑身酒气,一看就不是个合格的骑士,作为一个高傲的帝王我为什么会把你放在身边?”

  正常来讲,帝王身边根本不会出现这样嗜酒如命的骑士。

  “要么就是你的地位高实力强,要么就是我有逼不得已的原因,必须忍受你对我的无礼。”

  瑞尔特深灰色的眸子看着乔星南,有些稀奇,这还是第一次不用自己去适应对方,而是对方在思考之后让他保持自己原本的爱好的。

  这倒是跟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本来自己就喜欢喝酒,凭什么为了主人的喜好改变。

  瑞尔特这么想着又喝了一口酒。

  “接下来如果你没有问题,那我们就这么来,但是这个角色你可能会受点委屈。”

  乔星南大致构思了瑞尔特的角色。

  “在我的设定中,混沌帝国有六大圣骑士,这六位是帝国最高级别的骑士,你是其中之一。”

  “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位帝王必须要忍受你酗酒的习惯,还需要有一个逼不得已的原因。”

  乔星南仔细琢磨了一下。

  “这是所有人必须忍让你的原因。”

  乔星南抬眼看向瑞尔特,“你的一切都是皇室讳莫如深的事情,是皇室最不能说的秘密,沉重而复杂。”

  “所以你借酒消愁,以此来忘却一些事情。”

  乔星南眼睛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都在发着亮光:“我以及我身边的人看不惯你喝酒醉醺醺的样子,却还是不得不忍受。”

  瑞尔特听的叹为观止,这新主人比自己还能扯。

  “可以。”

  乔星南点了点头,后续还需要一系列的事情来烘托瑞尔特的身份,等回去之后他还得仔细钻研瑞尔特的身份,争取滴水不漏。

  而且斯特叔那边和瑞尔特共事也是一项难题。

  先回去再说。

  乔星南轻轻叹了口气,刚准备带瑞尔特出去,脚步一顿,他侧头打量了一下穿着广袖白袍的瑞尔特,瑞尔特的这件衣服还可以,果然高等级的卡牌衣服都不错。

  都比初始皮的零好看。

  带出去不怕露怯。

  瑞尔特跟着他一动,忽然闷哼了一声。

  乔星南皱了皱眉,关心道:“怎么了?”

  “不知为什么胸口有些疼。”

  瑞尔特眼神疑惑。

  乔星南沉默了一下,眼神真诚地道:“可能是你喝醉酒,从混沌卡池里掉下来摔伤了。”

  在瑞尔特怀疑的眼神中,乔星南表情不变。

  斯特和零还要负责向暴君他们不着痕迹地透露瑞尔特“讳莫如深”的身世,表演的难度不低,这时候肯定不能起内讧,多一重麻烦。

  毕竟,要是让瑞尔特知道谁趁着他醉酒殴打他的话…

  想到之前斯特叔说的醉酒追杀事件,乔星南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不,瑞尔特是掉下来摔伤的,关和蔼可亲的斯特叔什么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