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乔星南带着瑞尔特回屋的时候,注意到了外面值守的骑士只剩下了一个,另一个应该是去给暴君汇报情况去了。

  虽然早有猜测,可见到这一幕,他心里还是生出了几分急切,现在当务之急是趁着暴君等人有动作之前,先跟零和斯特叔串好台词。

  这么想着,乔星南表面依旧沉稳,可脚下的步子快了许多。

  跟在乔星南身后出门的瑞尔特,左右看了看,不知为何忽然嗤笑了一声,也不再张望,喝了口酒,态度显得有些散漫。

  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乔星南的屋前。

  屋内,斯特叔坐在桌子边,用白色的手巾擦着自己的眼镜,零则和往常一样,乖巧地蹲在自己的垫子上,抬头看着透过窗户照下来的阳光发呆。

  两个卡牌之间互不打扰,气氛极为和谐。

  下一秒开门声响起,原本脸上挂着笑的斯特叔,在看见主人身后跟着的瑞尔特,嘴角的弧度瞬间消失。

  乔星南动作一顿,反手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视线,打圆场道:“斯特叔,零,我们回来了。”

  “瑞尔特现在也酒醒了,好了,大家都开心点,来欢迎新人吧!”

  乔星南脸上的笑容十分开朗,硬生生无视了沉默冷淡,脸色阴沉的斯特叔,以及身后吊儿郎当,根本看不懂脸色,时不时还灌上一口酒的瑞尔特。

  气氛一时有些古怪。

  懵懵懂懂的零看着门前的主人,缓慢地歪头,表情木讷呆板,却像是为了应和主人似的,嘴角僵硬地扯出一丝近似于无的弧度,磕巴又机械地道:“欢迎,新人。”

  看得出来,零真的很努力在欢迎新人。

  这一刻,乔星南觉得零简直就是天使!

  瑞尔特看向了面色冷凝的斯特,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零,他挑了挑眉,捏了捏自己腰间的剑,又喝了口酒。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瑞尔特略过了斯特,只散漫地挥手跟零打了招呼,不着调地道:“小木头人不用客气,既然认识了,以后给哥哥送点酒,谁欺负你就告诉我,哥哥帮你揍他。”

  “呵。”

  空气中忽然传来一声不屑的轻笑,片刻后,声音的主人“歉疚”地对瑞尔特道:

  “真是失礼,不过请原谅我,我也是因为太心疼零了,毕竟,被一个渣滓随意称呼,真的很晦气。”

  斯特矜持地戴上眼镜,厌恶地移开视线,等对上乔星南懵逼的眼神,他缓缓笑道:“主人,辛苦了,很抱歉,斯特没能帮上主人的忙,都怪我无法忍受和废物呼吸同一片空气。”

  乔星南看着不断拱火的斯特,欲言又止,转头准备安抚一下瑞尔特。

  斯特就是嘴毒,没有什么其他不好的意思。

  然后他就发现,在斯特的毒舌下,瑞尔特嘴角的笑容不变,手覆在自己的酒瓶上。

  莫名有一种他说任他说,我自岿然不动的酒仙式洒脱。

  乔星南心里赞叹一声,瑞尔特好样的,只要不跟斯特叔计较,你就是我心里最大气,心胸最宽广的男人!

  但下一秒,乔星南就看见瑞尔特喝了一口酒,嘴角一扯,深灰色的眼眸里满是嫌弃。

  “主人啊,这老不死的你不丢进卡池,留着下酒呢?耳朵不嫌烦吗?”

  乔星南:……老、老不死?

  斯特温和的眼眸渐渐充斥着冷意,他的手攥紧黑檀木拐杖,嘴角的笑容却愈发明显,莫名有些渗人:“哦天呐,站在我面前的废物,可真是喜欢大言不惭。”

  “对待卡池的长者失礼而又粗鲁,我可怜的主人有了你真是倒了大霉。”

  “啧。”瑞尔特有些不悦,他喝了口酒,看向斯特,语气吊儿郎当的有些欠揍:“在混沌卡池待的你脑袋有问题了?我都没见过你,嘴这么臭,是我抢你酒了?真是可笑。”

  没见过斯特叔?

  乔星南瞬间觉得这两人要没完了。

  果然,下一秒斯特叔脸上彻底没了笑容,脸上带上了一抹杀意,看着瑞尔特,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没见过我?”

  瑞尔特毫不心虚地点头:“怎么,你是酒啊,我凭什么见过你?”

  “三十年前,混沌卡池中心域,翼族赤金撞到了你的酒杯,你砍坏了桌子二十张椅子三十六把,将我精心准备的天茗,扫落在地,整个聚会毁于一旦!”

  斯特优雅的声音里满是愤恨,隐约带着一丝颤抖:“那是我优雅卡生里唯一的败笔!”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乔星南同情了斯特一秒,但这样吵下去显然不行,没完没了的。

  他眉头轻皱,觉得自己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现在的混乱局面。

  无人注意的角落里,零缓缓偏头看看斯特叔,又歪头看向瑞尔特,满脸茫然,他们在吵什么?

  不理解发生什么的零沉默一秒,继续坐在垫子上,双臂环着膝盖晒太阳吃饭。

  作为正在争吵的当事人之一,瑞尔特哈了一声,语气同样不快:“原来那个该死的聚会是你办的,那你一定认识那个赤金,告诉他,只要他出了翼族族地,就需要小心点自己的命,我的雪刃可不长眼。”

  “你的耳朵要是没有用,就当祭品送给灵族,当然灵族族长一定会嫌弃地扔掉。”斯特冷笑着。

  “赤金会不会被你杀了,我不管,我在意的是我的聚会被你毁了,那是我一生的耻辱。”

  好吵。

  零缓慢地抬手,几乎用了十分钟,终于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斯特和瑞尔特却丝毫不觉得自己很吵,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占理的一方,该认错的不是自己而是对方!

  两个人越吵越凶,看着对方的眼神里都满是杀意。

  忽然碰——的一声,桌面上放着的瓷杯重重地磕在桌子上,刺耳的声音打断了两人聒噪的吵闹。

  斯特和瑞尔特懵懵地朝那边看去,只见之前一直很爱笑,态度很温和的黑发男人在这个时候,脸色冰冷,就连那双深邃的金眸此时都满是凉意。

  “闹够了吗?”乔星南微微抬起头,薄唇轻抿,声音冷淡,隐约带着不悦。

  一向温和爱笑的人生气,总是有种莫名的威慑力,让人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斯特虽然见过主人在外人面前露出这幅清冷高贵而又带着威严的样子,但是一直以来,对他和零都是笑脸相待,这是第一次对他严声厉色,都怪该死的瑞尔特。

  斯特把账狠狠地记在了对方的身上。

  酒鬼瑞尔特刚来,并不清楚乔星南的性子,见斯特这个老家伙住了嘴,他也没说话了。

  乔星南见到这招管用,脸上冰冷的样子也消失了,他笑眯眯地道:“这样才对嘛,一家人就应该和和气气的。”

  “瑞尔特觉得自己的酒撒了,气不过,与那个赤金干仗,毁了斯特叔精心举办的聚会,你们两个人各自占理,谁也讲不过谁,可以自己私下解决。”

  “唯有一点,不能伤害对方,也别让庄园其他人发现你们为什么而争吵,毕竟我们现在是站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是一伙的。”

  乔星南说完这些,也不管两人心里想什么,他走到了桌子边,让两人坐下,手指轻点在桌子上,控制零也走过来。

  拿出系统空间里的纸和笔。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每个人的剧本。”

  乔星南有条不紊地给三个人分配工作,他最近要刷暴君的好感度,这两天零他们三人绝对不能露出马脚,必须要按照他们自己的人设小传来。

  “我的主人,也就是说,我需要看不起这个废物是吗?”斯特脸上的笑容非常真诚:“这可太适合我了,我英明的主人。”

  瑞尔特闷了一口酒,他啧了一声,“你嘴巴放干净点,我剧本里的地位可比你高。”

  斯特礼貌微笑。

  乔星南懒得管这两位了,他俩只要别在外面露馅,在家里爱咋吵咋吵吧。

  还是零最让他放心。

  这么想着,乔星南又嘱咐了零几句,“零,到时候要救场就拜托你了。”

  零面容严肃地缓缓点头。

  乔星南笑了一下,低头继续琢磨剧情,刻意忽略了旁边斯特与瑞尔特的眼神厮杀。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乔星南抬起头,再次把剧本给这三位讲了一下,继续道:“瑞尔特被我用‘魔法卷轴’召唤过来了,暴君在庄园也知道这件事,但是为了合礼仪,我们需要去跟他说一声。”

  “当然,我的主人。”

  斯特站起来微微行了一礼:“我们这就出发吧。”

  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乔星南总觉得斯特叔这次很迫不及待地要去演戏。

  不过这是好事,乔星南也不再多想,站起身,他白皙的脸上冷淡而高傲,带着身后三位神秘的下属,走出了门。

  另一边艾斯里特早早得到信——乔又用魔法卷轴召唤出来了一个神秘人。

  他碧绿的眸子闪过一丝暗光,黄金蟒的蛇头朝他游去,他伸手按住,随意的把它放在脖子上。

  “那位斯特果真能练出魔法卷轴。”

  庄园的管家有些讶异。

  一旁的霍德华和伊利尔也在深思。

  就算是在亚利兰斯,能炼制魔法卷轴的也没几个,毕竟人族不比灵族在这方面天赋高,而灵族和人族早年通婚生下来的那些天赋极高的子弟,性情一个比一个高傲。

  因此,就算是他们的王,拥有的魔法卷轴总共也不超过十个。

  “难道,那个斯特是灵族的?”

  伊利尔低声猜测。

  “灵族的存在比木族还要神秘莫测,斯特看起来并不像。”管家直接就否定了。

  “你怎么看?”

  艾斯里特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思考什么,随后,他眸子微抬看向霍德华,意味不明地问。

  霍德华摇头:“他们这一群人都很奇怪,底细不明的帝王,身具木族血脉的零,还有个能炼制出魔法卷轴的斯特,接下来的那位,可能更加神秘,属下不知。”

  其实霍德华有一瞬间觉得他们是真的来自远方大陆的神秘帝国,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理智告诉他,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么凑巧的事情,这根本不符合实际。

  霍德华顿了一下道:“但他们很可能是其他帝国派来的,用以迷惑视线,掩藏背后真实目的的棋子。”

  可是要是周围帝国真有能力做到这个地步,能培养出这几个能力不凡的人,也不至于被亚利兰斯压在头上多年了。

  艾斯里特嗯了一声,他绿眸一闪,忽然问了一句:“异族那边有动静吗?”

  霍德华没想到帝王会突然问这个,他嘴唇一动,汇报道:“那边暂时没有发现异族有什么其他的举动。”

  在这片大陆上,异族和人族领地大都井水不犯河水。

  艾斯里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让霍德华下意识地想到了最坏的那种可能——这是其他四个人族帝国联合异族的阴谋。

  他们耗费诸多精力,培养这样能力卓越的人,打算来对付他们亚利兰斯。

  可现在距离上次人族大战也不过几年时间,异族和其他帝国又为何要突然将矛头对准亚利兰斯。

  且倘若上面的猜测是真相的话,敌方又为何要让那几个人表现得如此张扬,张扬得让他们瞬间就对其产生怀疑?

  霍德华越想越头疼,怎么想都不太对,他看向坐在上方的帝王。

  艾斯里特是亚利兰斯最俊美的帝王,历任的帝王没有人比得上他容貌之盛,光线透过缝隙落在他的眉眼,光点跃动,男人垂眸沉思,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眉眼让人移不开视线。

  只见他指尖微动,似乎想起了什么,碧绿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凝。

  忽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是随侍来告诉他们乔星南来拜见陛下。

  艾斯里特靠在椅子上,看向霍德华,表情淡淡:“让人把他们带到书房,我稍后就到。”

  书房?

  霍德华一怔,随后低下头:“遵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