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章(捉虫)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捉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捉虫)

  “阁下请随我去王的书房,王很快就到。”霍德华走到乔星南身前,沉声解释。

  乔星南心里一动,面上却淡淡地嗯了一声,看不出来什么情绪,缓步跟在霍德华的后面。

  庄园的书房离暴君屋子不远。

  很快,霍德华就将四人带到了书房,随后,他向乔星南告了一声罪,他现在需要离开去帮王,当然,这只是借口。

  “好。”

  黑发男人微微点头,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姿态从容,三位神秘的下属忠诚地簇拥在他的身边。

  霍德华意味深长地审视了一番,没有多做停留,转身朝着王卧室的方向走去。

  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他们的王应该是要试探对方是否对亚利兰斯有企图。

  王性情慵懒,很少在书房处理政事,可这一点只有王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

  现在书房内只有骗子一行人,倘若他们真心怀不轨,肯定会触碰一些东西,王向来心细,但凡自己的东西被外人触碰,都能立刻发现。

  不过,换句话来讲,若是他们所图甚大,也不会因为这一星半点的机会就暴露自己。

  霍德华的嘴唇紧抿,将自己内心繁杂的猜测丢到一边,他只需要听从王的指挥,不必再多思。

  “如何?”艾斯里特眼眸微垂,白皙的手从黄金蟒金色的鳞片划过,“乔他有说什么吗?”

  霍德华低头回应:“并无。”

  艾斯里特嗯了一声,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机密,似乎根本不着急现在去见乔。

  霍德华站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出声打扰,等着自家王接下来的命令。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艾斯里特看两份文件的时间,啪——的一声,纸张重重地扔在桌子上。

  安静的房间内,窸窸窣窣的蛇游走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嘶嘶的吐信声,气氛忽然压抑起来。

  半晌之后,艾斯里特站起身,声音中带着凉意,“走吧,一会儿回来我们还有那群蠢货的事情要解决。”

  霍德华顿了下,硬朗的眉头一皱,皇室宗族又冒什么幺蛾子了?

  眼看艾斯里特走远了,霍德华压下心里的想法,紧跟在他的身后,朝着书房那边走去。

  说实在的,他现在都有些心疼王了。

  一整年了,王好不容易可以出来游玩,糟心事却一件接着一件,书房里坐着的那人到现在还底细不明,主城那边拖后腿的猪队友又一个比一个蠢,内忧外患,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但霍德华并不知道,艾斯里特虽然厌恶主城里的腌臜事,可对试探书房里的那位算得上是乐在其中,毕竟,对方拥有一双十分漂亮的眼睛。

  刚走进书房,看到那双平静无波的金眸,艾斯里特心中因为那些蠢货腾起的怒火也渐渐平息,他轻笑一声:“乔,我来迟了。”

  霍德华跟在艾斯里特身后,视线扫过面前的几个人,似乎从自己离开之后,他们四个人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动作。

  神秘的白袍人沉默而忠诚地站在黑发男人的身侧,鹤发童颜的优雅长者,温和地注视着乔星南,而那位刚来到庄园的男人也站在他的旁边,隐隐有保护的意味。

  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黑发男人,似乎早已习惯这样众星捧月的架势,他长发垂在身侧,纤长的睫毛下金眸微凉,精致的脸上,薄唇轻抿回答他们王的话:“无事。”

  艾斯里特清楚,书房里的一切,对方都没有碰过,他轻轻推了推胳膊上缠过来的黄金蟒蛇头,碧绿的眼睛闪过一丝兴味,接着靠坐在主位上问道:“乔,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感谢您之前的帮助,斯特已经做出了魔法卷轴。”

  乔星南金眸看向暴君,虽然口中说着感谢,但因为“魔法卷轴”的材料是合法交易的,他来找暴君并不是想要感谢,只是单纯的为了合乎礼节。

  艾斯里特看出了这一点,他注视着乔星南的眼睛,态度很亲近:“我们关系这么好,乔不用特地过来道谢的。”

  说着他又夸赞起了斯特,“您的管家可真是厉害,这才几日就炼制出了魔法卷轴。”

  哪里哪里。

  如果不是因为形势所迫,自己也不会让“斯特”炼制得这么快。

  乔星白皙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停顿片刻,敷衍了几句,随后仿佛随口一提似的,介绍道:“这是我们国家的圣骑士,瑞尔特。”

  瑞尔特听到自己被点名了,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忍住了想要喝酒的欲望,上前两步朝艾斯里特打了个招呼。

  圣骑士?

  听到乔星南这么说,艾斯里特的视线终于舍得离开乔星南那双眼睛了。

  圣骑士一般是整个帝国实力最强大的骑士长,他们的职权凌驾于骑士长之上,在国家危难之际甚至可以不用经过帝王的同意,直接动用兵权。

  没想到面前这个穿着广袖白袍的男人是传闻中“混沌帝国”的圣骑士。

  艾斯里特的鼻子微动,隐约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气,是从面前的瑞尔特身上传来的。

  真是有趣。

  艾斯里特眼里的笑意深了一些,圣骑士在值守时还不忘喝酒吗?

  他瞥了一眼瑞尔特,随后收回视线,虽然这个圣骑士很值得寻味,不过,现在他更在意的是面前的乔。

  艾斯里特一直是个多疑的人,对乔星南的帝王身份,他是丝毫不信的,现在慢慢地来剥开面前人掩藏的秘密,对艾斯里特来讲,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乔星南自然清楚暴君一直在看着他。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万马奔腾,冷静,乔星南自我催眠,来这里除了表明卷轴的事情之外,还要刷暴君的好感度,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冷场。

  于是,在暴君再一次说了几句废话之后,乔星南跟着应和了几句,字数较之前都要多。

  在场众人都不是傻子。

  这位骗子向来话少,像现在这样多话的情况极少,或许是因为圣骑士的到来,所以心情不错,又或许是有另外的企图。

  不论哪一种都让人觉得有趣。

  艾斯里特眼睛一亮,大有一直聊下去的意思,胳膊上的黄金蟒看着莫名兴奋的主人,甩甩尾巴,吐了下蛇信搭在对方的肩膀上,眯着蛇瞳打盹。

  一旁的霍德华看出王的意图,朝着艾斯里特微微行礼,迅速地转身离开了房间,免得打扰王的兴致。

  “乔,也让他们出去休息一阵吧。”艾斯里特意有所指地道:“我们好畅快地聊一会。”

  乔星南很想拒绝。

  不过,他知道,暴君支开三人很可能是要试探自己,为了获得暴君的好感,自己肯定不能拒绝,他嘴唇微动,视线从三个人身上划过,眼神暗含深意:“退下吧。”

  按照剧情人设走,拜托了各位,我们绝对要活下去!

  斯特叔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放心吧,我的主人,我保证每一分每一秒,都会看不起旁边这个废物。

  乔星南接收到信号,心里微松,斯特叔很靠谱,应该能控制住场面,加上自己还能借零的身体从旁打辅助,只要瑞尔特不是太离谱,在霍德华他们面前就绝对不会露馅。

  问题不大!

  三个人对着乔星南行了一礼,退出了房间,整个书房,此时只剩下了乔星南和艾斯里特。

  “乔,在庄园住的还习惯吗?”

  聊这么接地气的事情吗?乔星南心里很是警惕。

  “嗯,虽然和我国家的庄园有些地方不同,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艾斯里特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哦?乔的庄园和这里有什么不同呢?”

  试探开始了,乔星南能说出上面的话,自然也早就有了准备。

  吹牛,他是专业的。

  “我的庄园?”

  艾斯里特嗯了一声,视线一直在对方的脸上徘徊,原本态度疏离的男人在提到自己领土的庄园时,金色的眸子温和了许多,嘴角也勾出了几分柔和的弧度,如同冰雪初融一般,仿佛对那里有很深的感情。

  “与这里不同,我的庄园有很多的异族,池水里有着侍弄天茗的人鱼,夜晚能在观星台上会听到灵族的吟唱,值守的翼族与魔族每日都会在上空巡游。”

  黑发男人说了几句便停了下来,他抿了抿唇,犹豫地道:“就算有些不同,也没有大碍,这里的庄园住着也别有趣味。”

  他的金眸带着体贴和关怀,似乎在担心自己的自尊心受损。

  虽然话里的内容一听就让人觉得虚假,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异族同时归顺于一个国家,而且还相处的那么和谐,要知道各种异族住在一起不打架就算好了。

  可不得不说,这双眼睛着实让人有些心动,心动到让艾斯里特觉得,或许真的有那样一个住满了异族的庄园。

  艾斯里特眼神片刻不离地在乔星南的眸子上停留,如果是这个角度将对方的眼睛抠出来应该不会有损它的美丽。

  乔星南停下话头后,看见艾斯里特半点反应都没有,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忽然一阵寒意升起,这个暴君不会在想怎么取自己的脑袋吧?

  “艾斯里特。”不悦的声音带着一丝凉意,“你在看什么?”

  艾斯里特碧绿的眸子带着笑意,他很自然地抬头,丁点儿都不心虚:“我在看乔呀。”

  乔星南沉默了,他觉得面前的暴君似乎脑子有点病,自己有什么好看的?

  当然,这话乔星南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他只是很冷淡地嗯了一声,不论暴君信不信自己刚才的话,想要戳破他的谎言也不可能。

  艾斯里特笑眯眯地道:“乔的国家有很多异族,在我们这片大陆上很少见,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拜访乔的领土。”

  “嗯。”

  乔星南倒是不怕,就算艾斯里特未来真的要去,自己肯定在那之前就跑路了。

  艾斯里特看着乔平静的表情,笑了一声,转而道:“这个庄园其实很无聊,亚利兰斯的主城会比这里更有意思一些。”

  说着,他介绍起了亚利兰斯。

  暴君的一举一动其实乔星南都会在内心琢磨再三,按他的分析暴君绝对不会突然兴起跟他介绍亚利兰斯,背后很可能有其他的目的。

  不过,这确实是他想了解的。

  如果去了亚利兰斯主城,自己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到时候剧情设计就是一个问题。

  所以明明直觉是个坑,乔星南还是不得不跳进去,他刻意露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听艾斯里特意味不明地说着亚利兰斯的一切。

  门外的众人不知道各自的王在心知肚明地飙戏,或者说,他们的戏跟里面也差不了多少,氛围更是火花四溅。

  当然特指的是斯特和瑞尔特。

  此时的瑞尔特正歪着身子靠着门外的柱子,时不时饮一口酒。

  霍德华和伊利尔正在商量最近庄园的骑士应该怎么安排,王当初从国都来到乌蒂亚带了八百骑士,都是精兵强将,最近值守庄园也不能疲懒,所以时不时会派出去一波去打魔兽亦或是小镇附近的盗贼。

  注意到柱子边喝酒的那位,伊利尔忍不住怀疑刚刚兄长跟他说的话,这真的是比白袍人还厉害的圣骑士吗?

  怎么连值守的时候都还喝酒?

  伊利尔下意识地看向了正站在瑞尔特身旁的斯特,白袍人此时站在两人的中间,似乎刻意隔开了他们。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位斯特在上次去后山时,还曾经出言讽刺他哥,说他哥在值守的时候跟白袍人约战,不是个合格的骑士。

  在他们帝国,值守的时候饮酒,别说圣骑士了,就算骑士也要受到重罚。

  这个圣骑士在值守的时候饮酒,斯特为什么话都不说?不对,应该说,他们这一群骗子为什么不挑一个适合圣骑士身份的人过来?让这样一个酒鬼扮作圣骑士真的不怕暴露吗?

  伊利尔正在沉思之际突然注意到斯特有了动作。

  只见他面色黑沉,蔚蓝色的眼里是压抑至极的隐忍,他看向瑞尔特,压低声音道:“瑞尔特阁下,您不觉得在值守时喝酒有些不合适吗?”

  太影响站在你身边的我的形象。

  一股臭味。

  斯特攥紧了拐杖,内心愈发嫌弃。

  瑞尔特丝毫不惧,他又喝了一口,眼神满是欠揍的得意:“有什么不合适的?王都允许了,你在这里计较什么。”

  计较的太多果然容易老,啧。

  王都允许了?

  伊利尔听到这句话,心里一动,还没得出什么结论,就看到斯特眼里不加掩饰的厌恶,以及憋红的脸。

  似乎碍于某种原因而没有办法讽刺似的。

  伊利尔继续暗自观察,就在斯特攥着拐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站在他们中间的白袍人,忽然按住了斯特的肩膀,沙哑的声音很低,阻止道:“不要,再说。”

  斯特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吐出一口气,恢复成了原本优雅模样,微微点头:“我懂。”

  随后瞥了眼瑞尔特,眼不见心不烦地转过身,移开视线。

  “他们在忌惮瑞尔特。”

  霍德华看出来自家弟弟的内心的不解,他低声解释。

  就算是武力高强的圣骑士在帝王身边也会俯首称臣,酗酒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现在来看,对方这个圣骑士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地喝酒是有原因的,至于什么原因,还需要进一步探查。

  霍德华眼神一闪,一会儿他会将这件事情禀告给王,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突破点。

  瑞尔特自觉已经演的很认真了,他夸了自己两句,并决定奖励自己多喝两口。

  结果刚喝到第二口,半天倒不出来,瑞尔特眼神一厉,他将酒壶瓶口朝下对着自己的嘴,一滴酒珠落下。

  瓶子空了。

  【警告!警告!r卡酒鬼瑞尔特酒壶内,剩余酒水2,请尽快用金币换取酒水。】

  【危!危!r卡酒鬼瑞尔特酒壶内,剩余酒水0,请尽快用金币换取酒水。】

  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在耳边响起。

  这是系统第一次主动提示他需要为卡牌做些什么事情。

  等听清系统在说什么,乔星南的瞳孔微微收缩,如果他没记错,系统曾经说过,如果瑞尔特的酒壶空了,那么接下来空的就是自己的钱包。

  之前,乔星南问过系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系统只说让他自行探索。

  而当他询问瑞尔特时,瑞尔特一听到自己的酒壶空了,就开始叫嚷着自己的酒不会空,跟失智了似的。

  乔星南瞬间有些棘手。

  谁也不知道瑞尔特在没有酒后会做出什么事情。

  如果瑞尔特可以直接动用自己存在系统空间内的金币,补充酒水最好,但按照系统刚才的提示,这显然不可能。

  乔星南现在担心的是,瑞尔特会为了喝酒,直接进来问自己要钱,或是做出其他不可预料的事情,到时候肯定会崩人设!

  早知道如此,他就该逼着失智的瑞尔特说出他的酒壶还剩下多少酒,及时补充酒水,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发生意外!

  短短几秒钟,乔星南的背后已经渗出了冷汗,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想办法回房间,离开这里。

  几步之外,暴君还在摸着蛇头跟自己讲述亚利兰斯的风俗,乔星南脸上没有任何波动,他的指尖微动,试图通过精神力连接看清瑞尔特的举动。

  艾斯里特没有发觉乔星南在想什么,他笑眯眯地蛊惑道:“主城里的人都很友善,等去主城后我为你引荐,你应该很快就能和他们打成一片。”

  “好的。”

  乔星南随意地点头,表面上专心听着艾斯里特的话,实际上心神全部落在了门外。

  借着零的视线,乔星南能看见瑞尔特在做什么。

  男人靠在柱子上,银白色长发垂在身侧,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嘴唇微抿,手指慢慢地敲着自己的酒壶。

  咦,怎么感觉他比之前沉稳了许多?

  乔星南忍不住看向斯特叔,试图探清楚他这样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斯特背对着瑞尔特,从头到尾完美的践行了眼不见为净的准则。

  行吧,靠人不如靠自己。

  乔星南心知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一旁的霍德华和伊利尔似乎是在处理什么事情,没有跟他们三个靠的太近。

  乔星南心下微松,下意识想要控制零将不可控的瑞尔特带走,可还没付诸行动,乔星南就停下了动作。

  瑞尔特暂时没有异动。

  谁也不知道,零带他走,会不会导致瑞尔特失控。

  现在自己最该做的就是尽快出去,亲自将瑞尔特带走,作为主人,他要比零的话更有用一些。

  决定过后,乔星南看向艾斯里特,虽然没认真听暴君讲话,但他也大致听懂了对方的意思。

  简单来说,暴君打算去亚利兰斯的主城后,给他介绍一群友善的人。

  暴君口中的友善,乔星南是不可能相信的,他直接将友善替换成了麻烦,如果自己要去亚利兰斯,到时候可能会直接对上这些麻烦的人。

  而暴君很可能是想利用自己,解决这些麻烦的人。

  当然也仅仅只是乔星南的猜测,他不想把对方看的很坏,可是一个阴晴不定的暴君,就算表现的再温和,也是一个帝王,帝王心里在想什么,乔星南只能往最坏的方面猜测。

  “嗯,我很期待可以见到他们。”

  乔星南似乎很期待,看着面前的金发男人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艾斯里特也回应了一个看似真诚的笑。

  眯了很长时间的黄金蟒此时迷迷瞪瞪地睁开了蛇瞳,碧绿的眸子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的黑发男人,蛇头歪了歪,准备游下去玩。

  艾斯里特微微侧眼一看,直接把它扔在了一旁的书桌上。

  乔星南心里一直惦念着外面,见暴君和黄金蟒的互动,停顿几秒钟后,趁着暴君心情不错,赶紧起身提出离开。

  艾斯里特这次也没有留乔星南,客套了一句之后就放对方离开,接着他望向乔星南离开的背影,忽然轻笑了一声。

  在莫金茫然又不满的视线里,艾斯里特戳了戳它的蛇头,“不知道到时候乔会怎么对主城那群蠢货呢,真是期待。”

  乔星南打开门出去的时候,外面依旧是刚刚那个状态。

  瑞尔特整个人周身的氛围好像沉下来了,看上去居然有些撑得起圣骑士的身份。

  乔星南瞬间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很和平,瑞尔特没有出意外。

  看到乔星南出来,霍德华带着伊利尔走过来,朝着乔星南微微点头后,便进了书房。

  周围的银甲骑士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忠职守,兢兢业业,视线没有直接看向乔星南这边,但乔星南却依旧能感觉到他们时刻注意着这边。

  乔星南垂下眼眸,脚步淡定而从容,他不着痕迹地给自己的卡牌们递了一个眼神,带着他们离开了这里。

  原本乔星南还担心瑞尔特不配合,可瑞尔特很快跟了上来,他瞬间放松了一些

  乔星南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帝王的房间离乔星南的屋子还有一段距离,期间会经过郁郁葱葱的林间小道。

  乔星南心里时刻记挂着身后缺了酒的酒鬼,这个地方一般不会有值守的骑士,但是来来往往的侍从女仆却很多,乔星南只能忍住想要给瑞尔特补充酒水的想法。

  他一边加快脚步,一边试图吸引瑞尔特的注意力,以免他做出什么崩人设的举动。

  “瑞尔特,之前给我们引路的就是霍德华,你觉得你可以打败他吗?”乔星南表情不变,看上去仅仅是在跟身边的骑士闲聊,偶尔经过的女仆侍从也因为不敢靠近,听不清他们的对话。

  瑞尔特因为乔星南跟他说话,往前走了两步凑到乔星南的身边,语气沉沉,但每一句话说出来都比之前喝酒的时候可信度大大提升,“打不过。”

  乔星南一听心里暗叹,随后又给自己打气,没问题,瑞尔特只是一级,往后只会越来越强。

  斯特闻言鄙视了一眼瑞尔特,他感慨似的轻笑:“废物。”

  斯特叔你别火上添油了,你们中间隔着零还挡不住互相嘲讽的欲望吗?

  乔星南看着眼神骤然阴沉下来的瑞尔特,顿觉艰难,脚下回屋的步子加快,赶忙又打岔道:“瑞尔特,倘若霍德华抢了你的酒,你能打过他吗?”

  乔星南记得瑞尔特有个抢酒者必死的技能。

  只见身边的瑞尔特,灰色的眸子更加阴沉冰冷。

  “我能干死他。”

  乔星南脚步一顿,随后更加轻快。

  这个技能居然能打过霍德华?!太棒了,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就不用再怕时刻惦念着打架的霍德华了!

  乔星南看向瑞尔特的眼里满是喜悦。

  不过,因为瑞尔特的状态跟之前相差太大,乔星南想要尽快回去的心情更加急切,并没有再说什么。

  一旁的瑞尔特见主人不再找自己聊天,灰色的眸子一闪,脚步放慢,站在了零的旁边。

  很快乔星南和三个卡牌离自己的屋子越来越近。

  门外面站着两个值守的骑士,是以前一直监视他们的约尔和赫里克。

  乔星南微微抬头,脚步从容,矜持而又高傲,一举一动都带着独属于帝王的威严。

  刚踏进门,乔星南手指轻动,立刻控制着零关门,他要赶紧帮他们未来的武力扛把子了!

  却没有想到,门口未来的武力值扛把子,瑞尔特在这个时候抵住了门,他轻声道:“主人,我的剑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我去找找,很快回来。”

  然后迅速地转身关上门,而就在门关的一刹那,乔星南看见了他背上那一柄雪白的剑。

  乔星南:???什么鬼?

  你的剑不就是在你身后吗?

  斯特蔚蓝色的眼睛一眯:“这个废物不怀好意,找借口绝对是在掩藏不好的行动。”

  【叮,卡牌酒鬼瑞尔特,酒壶酒水补充中……】

  系统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乔星南的思绪,他忽然灵光一闪,猛的看向零,“零,看看钱还在不在?”

  当初乔星南在零的身上放了一百金币,以备不时之需。

  零在乔星南的控制下寻找自己放在腰间夹层的钱袋子。

  随后他僵硬的脸上满是茫然无措,隐约带着慌乱,“没,没了。”

  靠,乔星南懵了。

  这一刻,他算是明白了酒壶没酒之后,酒鬼会做出什么事情。

  “原来废物还是个盗贼。”斯特的语气带着了然以及一丝厌恶:“真是恶心。”

  正在被斯特痛骂的瑞尔特,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第一百枚。

  他欢快的把最后一枚金币投进酒壶,随后晃晃酒壶,哗啦啦的声音听起来美妙极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满的酒壶了,混沌卡池只会给需要金币的卡牌每天一个金币,那点儿金币只够他喝几口的,一点都不痛快。

  等他来了现实世界,前几任主人抠搜的很,不给他金币就算了,还把他辛辛苦苦攒的金币全给拿走了,一气之下,瑞尔特就掌握了偷主人金币的技巧。

  瑞尔特心里默默给新主人道歉,随后开怀地喝了口酒,没办法,这个主人也不知道会不会给瑞尔特酒钱,还是瑞尔特自己来比较保险。

  瑞尔特愉快地决定先在这里喝点儿酒,欣赏一下美景,再回去接受制裁。

  就在这时,瑞尔特隐约听到森林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声音的方向来看不是主人他们找上门,既然如此,瑞尔特也就不在意了。

  他浅尝一口酒,灰色的眸子里满是欣喜。

  下一秒,一个猛烈的冲击就撞上了瑞尔特的胳膊。

  ——碰咔

  白月酒壶被甩飞出去,落在了地上,淙淙的流水从酒壶口不断流出。

  瑞尔特连忙将酒壶拿起来,很可惜,晚了一步,酒已经洒出去不少。

  在这一瞬间,瑞尔特深灰色的眸子里布满了冷意,面容倏地阴沉下来,脊背的肌肉瞬间紧绷,他的酒被碰洒了?

  那个撞瑞尔特的人没有跟瑞尔特说任何道歉的话,似乎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他,踉跄了几下后,男人呸了瑞尔特一口,咒骂了几句后,继续跑开了。

  这让瑞尔特想起了上次三十年前在混沌卡池不知名的聚会上,那个该死的赤金撞倒了自己的酒杯,一句道歉的话都不说。

  如果道歉的话,自己就不会狂化地追杀他三十年了,总有一些不长眼睛没有素质的人活在这个世界。

  下一秒,银白色的剑猛的出鞘——

  “那群蠢货的手是不是很长?”

  书房内,艾斯里特笑的温和,却让整个屋子带着一种莫名的凉意,“需要去砍了对不对?”

  管家和伊利尔沉默着不说话,霍德华放下手中的文件,表情严肃地点头。

  “他们该死。”霍德华语气冷沉。

  之前王从乌蒂亚来到庄园的路上,遭遇了埋伏,等解决了埋伏之后便没有按照计划在附近的小镇上多停留,连夜刚来了庄园。

  他们发誓效忠陛下的骑士队里,有人背叛了,是前教皇的势力。

  而现在他们发现,原来皇室宗族里,也有人不安分地掺和了一脚,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无论是背叛者,还是放在庄园里的探子,一个都不要放过。”艾斯里特轻声道,带着近似于无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胳膊上的黄金蟒也威胁似地冲桌子上的文件吐了吐信子,露出了獠牙。

  ——砰砰

  敲门声响起,一名银甲骑士进来半蹲在地上汇报:“背叛者与探子都被捉拿了,其中一名探子不知从哪里听到风声,逃跑了,初步估计是跑向了后山,现已经派人去捉拿,”

  伊利尔听见这话,下意识地想起来后山离乔星南那群骗子近的很。

  其他人显然也想起了这件事情。

  艾斯里特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为了不让我亲爱的友人受到惊吓,我准备去看看他。”

  霍德华闭上了嘴,他觉得,帝王不是要去安抚对方,而是想要去看看对方和那群蠢货有没有牵扯。

  如果两伙人相互之间有牵扯,霍德华觉得可能有人的脑袋要搬家了,毕竟他们的帝王是真心厌恶与皇室宗族牵扯到一起的人。

  蠢货的伙伴绝对是蠢货。

  艾斯里特已经看不惯皇室宗族很久了。

  皇室宗族因为一些隐秘,他现在还不能动,但是这并不代表,与他们合作的伙伴以及他们的爪牙,不能被一节节拔掉。

  想到这里艾斯里特垂下了眼眸,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神色,百无聊赖的想,希望乔不要跟一些蠢货牵扯,要不然,那双漂亮眼睛立马会成为自己的珍藏品。

  嗯?这么一想,还是件好事。

  而另一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再次受到威胁的乔星南,看着面前惊慌无措的零,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主人,零,丢了,钱。”零黑沉沉的眸子里茫然的让人心疼。

  斯特则站在旁边提零发声,顺便可劲儿地踩瑞尔特:“主人,这不关零的事,都怪那个可恶粗鲁行为举止都非常失礼的瑞尔特,我们可怜的零也只是受害者。”

  乔星南也知道斯特叔说的话有失偏颇,不过这确实是瑞尔特做的不对。

  “零,别担心。”乔星南看着慌乱的零,耐心安慰道:“本来那些钱就是要给瑞尔特的。”

  “最关键的是瑞尔特偷钱这个行为是他做的不对,零你不需要为他的错误买单,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瑞尔特带回来,然后好好教训他一顿。”

  斯特在一边点头:“是该好好教训他。”

  乔星南看着斯特叔,都有些无奈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笑眯眯地对两人说:“走吧,我们去找瑞尔特。”

  当然,不会有帝王亲自去寻找不知道跑到那里的圣骑士。

  他们只是在王看风景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了正在寻找剑的圣骑士。

  三个人态度自然地走了出去,然后沿着小道走了一段时间,就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

  像极了用剑战斗的声音。

  谁在这里练剑?

  乔星南眉头一皱,刚准备绕道走,系统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叮,卡牌酒鬼瑞尔特携带技能[抢酒者必死]已激活,狂化中…】

  技能激活?不会吧?

  乔星南心里一个咯噔,视线落在了传来刀剑碰擦声的地方,他突然生出不好的预感,喉结上下动了动,示意零和斯特跟在自己后面,缓步走向那里。

  下一秒,乔星南就怔住了。

  不远处,瑞尔特手中的雪刃剑宛如夜间的霜雪一般明亮,脚步轻点身形飘逸,剑划过如同一颗飒飒的流星,只留下一线光痕,而他的对手,是一个陌生的银甲骑士。

  靠!真的是瑞尔特!

  乔星南内心崩溃。

  正在这时,斯特低声说了句什么。

  顺着斯特的视线,乔星南看到了站在自己对面的霍德华,而在霍德华身边,立着一个身材修长挺拔的金发男人。

  靠!乔星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打人家的骑士还被人家发现,要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