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四十一章(捉虫)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捉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捉虫)

  抽完签后,众参赛者所站的这一层塔忽然开始震动,呼吸间面前便升起一个个宽大的擂台。

  初赛是在塔的第一层内进行比斗,这一层的所有胜利者将会进入第二层,在第二层内的胜利者又会再向上爬一层。

  不断的比斗之后,最终的胜利者将会前往塔顶,接受异族领主与人族帝王的嘉奖。

  此时,擂台附近的观众席也已经冒了出来,这些席位是供给观战的异族与人族的,当然,在场的人族几乎都是陪着帝王和亲王们来观战的骑士们,普通人根本不会想靠近异族。

  很快,初赛的第一轮比赛钟声响起。

  许多异族都坐在自己感兴趣的擂台附近的席位上。

  其中,作为夺冠热门的坦内周围的异族极多。

  坦内是狱族的恶魔分支一脉,虽然额头只有一只角,但实力极强,攻击手段独特,又是狱族领主看重的新秀,在场众人都乐意看对方比斗。

  随后,异族们便看向坦内的对手。

  “咦,坦内的对手是哪个异族?”

  大部分的异族都不知道塔外发生的小插曲,也就不认识斯沙,当看到对方身上飘着三团火苗时,眼神都有些疑惑。

  异族中有这么个种族存在吗?

  “听灵书族人说是狱族支脉的鬼面,谁知道是哪里来的,想来只是个投靠人族混沌帝国的弱小种族罢了。”

  “投靠人族?”

  周围本来很好奇的异族闻言,眼里瞬间流露出了厌恶与不屑。

  在异族眼里,只有弱者才会归顺人族寻求庇护,他们是异族的背叛者,更是异族的耻辱。

  “坦内杀了他!”

  异族有人忽然喊了起来。

  “杀了他!”“快点坦内!”

  异族的应援声此起彼伏。

  就算坦内是这次比赛四位夺冠热门中排名最低的一位,那又怎么样?这样一个背叛异族的软脚虾,不把他大卸八块都对不起异族的名号!

  而台上的坦内显然也是这样想的。

  尤其是对方刚刚还用火来羞辱他。

  想到这里,坦内红色的眼睛如同浸了血一般,仇视地看着对面戴着面具的男人,额头上的一只角隐隐泛着黑光。

  “狱族坦内,记住这个名字。”

  坦内声音带着狂傲与阴狠:“这是要杀死你的人”

  三团幽蓝的鬼火安静地飘在斯沙的身侧,听到这话,一团幽蓝色的鬼火浮起来嘲讽道:

  “你不用记住我们老大的名字。”

  不用老大出手,你就会被烧死的好吗?

  坦内被火一噎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杀意更深,在他看来,火一所说的每句话都是对面的异族指示的。

  他一定要杀死这个装腔作势的异族!

  “咚——”

  悠长的钟声响起,战斗开始的瞬间,只见皮肤泛灰的恶魔飞速弓腰,额头的角不断释放着黑色的毒气。

  下一秒,毒气迅速蔓延在擂台上,灰皮恶魔灵巧地钻进在毒气中,彻底看不见身影。

  “一只角的恶魔擅长释放毒气。”

  斯特看着眼前的光幕,跟眉头微皱的乔星南悄声说了起来。

  之前研究卡牌时,乔星南就已经知道恶魔卡牌的一些习惯,现在来看,大陆上的异族手段也跟卡牌相似。

  “嗯。”

  乔星南回了斯特一声,察觉到艾斯里特的视线,他睫毛微颤,收敛了情绪,回望过去,眼神带着询问。

  “无事。”

  艾斯里特说了一句后,又继续看向光幕,似乎只是随意地一瞥似的。

  乔星南早就习惯暴君的不正常,全副心神都放在了斯沙的身上。

  坦内很强,不过,斯沙也不弱。

  乔星南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眼神专注,随时准备在斯沙应付不过来的时候,帮他氪金升级。

  另一边,看到擂台上弥漫的毒气,在场的异族观众们顿时兴奋起来。

  恶魔坦内的毒只有他自己可以解。

  虽然不知道鬼面族的攻击手段,但想来也就是役使火种,肯定敌不过坦内。

  这么想着,异族观众更加期待看到软脚虾倒下的一幕,然而,当视线落在擂台的时候,异族们愣住了。

  只见戴着鬼王面具的男人沉默地站在原地,似乎根本不准备躲开毒气。

  “他这是吓得腿软了?”

  “他不赶紧跑吗?坦内的毒气可不是说着玩的啊!那可是被狱族领主夸过的!”

  同样的疑惑也出现在坦内的脑中。

  不过成为人族附庸的异族都是弱者这个想法根深蒂固,坦内根本没有多想,藏在毒气中等着对方痛哭流涕,向自己求饶。

  毒气传播的速度非常快,眨眼快要弥漫到斯沙的身前,再也无路可逃。

  “看来要分出胜负了。”

  “真是无聊的一场…”

  异族的话还没说完,原本漂浮在男人面前的鬼火瞬间腾起,眨眼间化成了一把幽蓝色的巨大火焰扇。

  火一看着在耍威风的火二,飘在斯沙的肩侧缩成一团,乖乖待着。

  主人说了,自己需要保留实力!

  火二一个火就能对付那个讨厌鬼,不需要它出场。

  刹那间,周围弥漫出浓烈的热气。

  空气中传来一阵呼啸的风声,毒气立刻被这股热风扇开。

  擂台上的球形结界若隐若现阻挡着散开的毒气流入观众席。

  观众席上的异族都愣住了,他们从来没见过居然有能够变形的火焰!

  “快看!”一个异族忽然惊呼。

  只见台上的坦内正因为毒气被驱散手忙脚乱,想要再次凝聚毒气时,对面的火居然重新变了形状,瞬间从一个巨大的扇子化成了一人多高的巨弓。

  幽蓝色的火焰巨弓燃烧,在火光的映衬下,戴着鬼王面具的男人透着莫名的诡异。

  只见他一手握着巨弓,一手拉满弦,弦上霎时凝聚出三支幽蓝色的箭矢。

  破空声响起,犹如雷霆炸响在耳畔,三支箭如同一束蓝光,迅速地冲向坦内,明明有着结界,可异族们却仿佛能感觉到箭矢带着致命的危险,寒毛都竖了起来。

  观众都能察觉到这一点,正在擂台中心的坦内就更深有体会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在发麻,脑子不断叫嚣着躲开这些箭,身体却因为对方火焰传来的威压迟迟不能动作。

  直到幽蓝色火箭到了身前的最后一秒,他硬生生咬破舌头,逼迫自己清醒,躲开了朝着自己射来的箭矢。

  然而,他忘记了,这些火是活的。

  幽蓝色的箭一停,迅速转弯,速度比刚才还要快,直冲向趴在地上坦内。

  坦内瞳孔紧缩,下一秒只觉浑身一烫,恶魔皮厚,一般的火焰是不会伤到他们,但是幽冥鬼火不同。

  “啊!”

  嘶吼声传来,坦内疯狂地想要熄灭身上的这团火,却不知道幽冥鬼火永远不会熄灭。

  火焰依旧蚕食着他身上的每个地方,坦内这下子终于恐惧,他意识到,如果自己再不认输,这团火真的能把自己烧死!

  “我认输!”

  这三个字,声音颤抖而尖利。

  覆在他身上幽蓝色的火焰腾空而起,缩成一小团迅速地飘到了斯沙的左肩脖颈处,幽幽的蓝色鬼火看上去温和又无害。

  这场比赛,斯沙获胜。

  从比赛开始到结束还不过三分钟。

  周围看着这场比赛的异族,此时声音都有些干涩,也不知道是哪个异族忽然颤抖地开口了。

  “这么强的种族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归顺人族?”

  这两个问题,其他的异族也想知道,回想着比赛前对斯沙的嗤笑,围观的异族就像是被拍了一个巴掌似的难堪,一个好面子的异族出声道:

  “狱族坦内是夺冠热门里最弱的,毒气散去也就没什么看头了,其他的强者肯定能血虐他!”

  “对!不说别的,就说我们夺冠热门之首的炼金,一定可以秒杀他!”

  不过是个使火的而已。

  虽然一开始比较惊艳,但仔细一想,也就是火焰比较渗人而已,没什么强的。

  这话一出,异族们就像找回了面子,纷纷希望强者们赶紧出来,干掉这个嚣张的背叛者。

  而被这些人谈论的嚣张异族和他的三团火,已经走下了擂台。

  和他比试的坦内早因为烧的焦黑被抬下去找灵族治疗。

  此时的塔顶上,狱族领主脸色被气的通红,自己带来的小子在第一场比赛就被打败,简直太丢脸了!

  “鬼面一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作为强大的狱族怎么可以归顺人族?!”

  狱族领主喘着粗气,手掌拍在椅子扶手上,整个房间都是咚咚的重击声。

  周围的异族领主见状,没有一个安慰他的,灵族因为从来不参与异族大比,这时候见到狱族领主气的都快要出去炸场了,只得安抚了几句。

  旁边的翼族领主见状也跟着说了两句:“灵族领主说的没错,这只是小事,没必要放在心上,再说了异族中又不是没有分支叛变,木族血脉强悍的龙藤族不也照样叛变了吗。”

  这话一出,原本也想敷衍安慰狱族的其他族长顿时噤了声。

  “哦?要不你再详细说说?”

  一个坐在最高处的金发男人闻言,蔚蓝色的眸子儒雅地看向下面的翼族,态度看起来很温和。

  翼族领主一激灵,他的嘴也太欠了,哪壶不开提哪壶,要知道之前木族都是在这位王的管辖之下的。

  “我刚刚说什么了?”

  翼族族长装傻充愣,随后转头一动不动地看向光幕,故意夸张地道:“哎呀这不是我们那个死小子吗,我得好好看看。”

  这时候所有异族领主也都假装看起了光幕,就连刚刚气的不行的狱族领主也专注地看起来。

  生怕被掺和进去之前的事情。

  金发男人俯视周围的领主一眼,冷笑了一声,也继续看向光幕。

  此时,有些还未开始比赛的异族们正被光幕弹出来的光点指引着,跳上去开始战斗。

  而那些已经结束比赛,准备进入第二层塔的异族们,则站在擂台下方,警惕地看着之后可能成为自己对手的存在。

  斯沙这个最陌生的异族是他们首要的眼中钉。

  斯沙丝毫不在意这些人的视线,安静的站在擂台之下,等待第二轮比赛的开始。

  一直注意斯沙的乔星南见状笑了一下,他知道,现在警惕斯沙的异族对斯沙产生不了什么威胁。

  “啊!龙藤在那边的擂台!”

  火一飘着示意斯沙朝那边看去。

  乔星南这时候也看向了光幕,他与龙藤并不熟,不过毕竟认识,加上艾斯里特还在旁边,他自然跟着一起观看。

  龙藤族是御使藤蔓的一族。

  但与莲族只能控制细小的藤蔓利用花香攻击不同,龙藤族的藤蔓刀枪不入,每一支藤蔓甚至如同巨树一般粗,从地底冒出来时防不胜防。

  而且最可怕的是,龙藤族藤蔓的绒毛会吸取猎物的能量,是木族最为凶残的一支。

  此时,龙藤对战的是翼族的二翼,无数的藤蔓如同牢笼一般将对方死死困住,挣脱不开,下一秒二翼的身上便出现了斑驳的血迹,藤蔓吞噬他的能量,绿色的藤蔓上面浮现出一道道金色的花纹,若隐若现。

  这场比赛的胜负也定了。

  周围的异族并不惊讶,龙藤本来每年的排名也都在异族十几名,虽然没有进入前几,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了。

  乔星南心里啧了一下,龙藤族真的很强悍了,他偏头看向能收服这种异族的艾斯里特。

  只见他面无表情地看向光幕,随后似乎注意到自己的目光,艾斯里特转头:“怎么了,乔。”

  乔星南微微摇头:“没事,就是看到龙藤胜利了。”

  艾斯里特听到这话,轻笑道:“龙藤本该如此。”

  随后乔星南就看见艾斯里特再次拿了一个黑不溜秋果。

  “吃吗?”

  乔星南摇头:“不用。”

  艾斯里特嗯了一声,然后扔给了缠在乔星南胳膊上的黄金蟒。

  蛇头猛的叼住了这颗果子,碧绿的蛇瞳仿佛被什么惊喜砸中了一样,满是兴奋,咔吧咔吧地吃了果子。

  乔星南见状笑了一下,顺便瞥了一眼重新盯着光幕看的艾斯里特,琢磨了一下,他将蛇兄换了个胳膊。

  这下子黄金蟒离艾斯里特近了一些。

  艾斯里特感觉到了乔星南的动作,也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没有阻止。

  黄金蟒吃完果子发现自己离艾斯里特距离更近了,它激动地蛇尾晃了晃,抬起蛇头蹭了蹭乔星南的脖颈表示亲近。

  这下子更方便自己观察脑子有问题的艾斯里特了!

  而看到这幕的莲扶看着小主人脸上并没有排斥,她心里一喜,现在小主人的情况越来越好了,已经不再排斥金殿下了,只要再平安度过这两天,小主人就能彻底觉醒血脉进入成年。

  莲扶眼睫垂下,遮住了眼底欣慰的神色。

  此时,光幕上的斯沙,龙藤以及五个木族人都已经步入第二层塔。

  斯沙这次对战的是土岩族的人,土岩异族也属于少数异族,他们身高体壮,能化身岩石抵御外界攻击,同时也可以控制土石进行攻击。

  因为对方性格纯厚,火一也没嘲讽他。

  战斗开始时,火二直接上场,斯沙这次没有将它化身为弓箭,而是直接将它抛出去,刹那间火焰变成了一条条绳索,绳索交叉,直接将巨岩族围成一个球。

  “认输吧。”火一飘在斯沙的肩膀上大声威胁道:“否则就要烧你了!”

  巨岩族不认输,他不太聪明的脑子,觉得自己不会怕火。

  直到护身的盔甲都化成了水,他才粗着声音喊:“我认输。”

  那一瞬间,幽蓝的火焰散开宛如只只翩然飞起的蓝色蝴蝶,随后在斯沙的左肩凝成了原来小小的火苗。

  在这之后斯沙一直势如破竹。

  第三场,第四场,第五场每一局斯沙都只使用了火二,耗时极短,甚至在比赛才刚开始一分钟,对手就会认输。

  周围看着斯沙一路打上来的异族观众,此时都看麻了。

  所以,为什么这样的强者要归顺混沌帝国!

  混沌帝国有异族各支族团结友爱吗?!

  混沌帝国能让他们自由自在吗?!

  他们不相信一个人族帝国会给予异族这么多特权。

  而此时塔顶里的异族头领们注意到斯沙那强悍的战斗力。

  “混沌帝国到底在哪里?”

  “比那谁还强的异族怎么会愿意归顺人类?!”翼族领主这时候知道给龙藤族打码了,但显然懂得都懂。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关于鬼面一族的记录,早已灭绝的支脉难道又重新回来了?”

  这一切的疑惑混成了数不清的谜团,而所有的答案就在混沌帝国上。

  “混沌帝国的帝王也来到了这里。”海族族长忽然开口说道。

  那是个解密的关键人物。

  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念叨的混沌帝国的帝王,现在仍在专心地看着屏幕。

  斯沙今天的战斗早已经结束,但乔星南也没有闲着,他正在看的是龙藤与炼金的比斗,没错就是今年异族大比的夺冠热门之首,炼金。

  乔星南看着比赛的情况,眉头逐渐紧皱。

  整个擂台上,满是坚硬的藤蔓与层出不穷的暗器,说是层出不穷的暗器也不恰当。

  炼金更像是在擂台上永无止境地炼制武器,并且操纵它们向敌人攻击。

  巫族是和灵族同样神秘的种族。

  他们原本属于同一种族,但巫族喜欢鼓捣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做事没有顾忌,便与灵族分离开,逐渐演变成了一个新的种族。

  而炼金则是巫族支脉炼金族中最杰出的族人,他和龙藤一样,继承了支脉的名字,是炼金族的骄傲。

  如同巨树般粗壮的藤蔓在龙藤的操纵下,不断穿过飞射而来的武器,其中一部分留在龙藤身边,保护他不被锋利的武器攻击,另一部分则试图攻击炼金。

  各种武器层出不穷地腾在空中向藤蔓以及龙藤飞来,——叮咚咔嚓

  藤蔓打飞袭向龙藤的武器,对面那个穿着黑色法袍的巫族面色不变,手中的权杖酝酿出一团黑色的光。

  下一秒,黑光被投入空中,瞬间变大,宛如黑洞一般光团中瞬间穿出一把两米的巨剑!

  炼金手中的权杖一动,巨剑便将龙藤的刀剑不入的藤蔓齐齐砍断。

  龙藤神色严肃,再次召出一群藤蔓,但有眼力的人便能看出,随着时间的推移,龙藤的消耗很大。

  “龙藤兄长。”莲扶眼里闪过担忧。

  艾斯里特看向光幕,脸上没什么表情,这一场比赛已经有了结果。

  乔星南手指微动,他看得出来,这个炼金很擅长消耗战,并且拖得时间越久对他越有利。

  炼金前期会不择手段地拖时间,直到自己可以放出来大招。

  但关键,他前期的那些手段足够难缠。

  这个人一定是斯沙的劲敌!

  乔星南沉思着,一只手拂过胳膊上的黄金蟒,随后视线从缓缓关闭的光幕上移开,今天的比赛结束了。

  最后的结果,意料之中是龙藤战败。

  乔星南心里有些沉重,他看向艾斯里特,正准备开口说要回去,就听见旁边那两个国家的帝王那边传来了窸窸窣窣声音。

  乔星南皱了皱眉,一旁的艾斯里特也跟着看了过去。

  只见对面欧德里菲的帝王一边揽着一个人族美人,态度放浪地亲着她们的嘴。

  “跟我回帝宫吧,美人。”

  欧德里菲的帝王随口说着,看不出来一丝认真,仿佛只是找到了逗乐的小玩意儿。

  比亚拉的帝王维迪,见怪不怪,还在一旁笑道:“艾瑞司真是有雅兴。”

  乔星南见状眉头微皱,他非常看不惯这样的场面,不过看那两个美人喜笑颜开十分惊喜的模样,他睫毛微垂,不再多想。

  艾斯里特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他站起身看向乔星南,“走吧,乔。”

  乔星南点了点头。

  两人带着下属们准备离开的动静,引起了对面两位帝王的注意。

  他们笑眯眯的跟亚利兰斯的帝王,以及所谓的混沌帝国帝王道别。

  艾斯里特冷淡地嗯了一声。

  正巧乔星南也并不是很喜欢对面那两个帝王,也跟着态度敷衍地点头。

  真要这么比下来,这三个帝王中还是亚利兰斯的暴君更好一些。

  乔星南心里啧了一声。

  一行人刚打开门浩浩荡荡地准备离开,接着便看见对面的门也打开了。

  从里面出来了一群异族,他们或身材高大威猛或气质神秘莫测,乔星南瞬间意识到,这群就是异族的领主们。

  双方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似乎谁先说话谁就矮一头,如果是维迪当然不会在意这种事情,圆滑地先放低态度,但艾斯里特并不会这样,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乔星南皱了皱眉,他感觉到缠在他胳膊上的黄金蟒不断地收紧身体,似乎有些紧张,可能是被这些异族的气势吓到了。

  乔星南抬手安抚地摸着它的鳞片。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身边的暴君,身体也在紧绷,仿佛在忍耐些什么。

  随后,异族中传来一声轻笑:“亚利兰斯的帝王安好。”

  乔星南面容冷淡地看去,只见异族中一个长相儒雅,金发披肩的男人用一种说不上来的眼神看向暴君。

  艾斯里特嘴角微勾,对着他露出一丝厌恶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根本没有回礼的意思,就仿佛对方只是个朝着自己打招呼的侍从一般

  对面异族见到居然有人族对他们金鳞王露出这样的态度,都皱起眉有些生气。

  “人族帝王,你敢这么对我们的金鳞王!”

  “我们的王哪里做错了?”

  莲扶和贝莱对上那群异族。

  尤其是莲扶,看向金鳞王的眼神里满是恨意。

  艾斯里特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他也没看向那些异族领主,只是碧绿的眸子望向那个金发的异族,看着他面不改色的样子,艾斯里特忽然轻笑一声。

  “再会,金鳞王。”

  乔星南听的出来艾斯里特说金鳞王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含笑,却带着极深的寒意,甚至当初说起背叛者的时候都没有这样浓烈的杀意。

  暴君绝对和金鳞王有仇。

  乔星南在心里暗想。

  他有些好奇,一个刚刚上任五年撑起整个亚利兰斯的帝王怎么会和异族的领主产生矛盾?

  当然,这个并不是他该知道的,乔星南随便想了想,也就不再管了。

  等到了走廊的尽头,艾斯里特对乔星南笑了一下,似乎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乔,早些休息。”

  乔星南顿了一下,点头笑着回应:“你也早些睡。”

  随后他拍了拍手上的黄金蟒,示意它可以下去找自己的主人了。

  黄金蟒现在依旧不太敢攀到艾斯里特身上,它不舍蹭了蹭乔星南便顺着他的胳膊下去,重新盘到了霍德华的胳膊上,

  乔星南笑了一下,便带着自己的下属回了房间。

  在乔星南离开后,莲扶看着自己的小主人脸上的笑容,松了口气,看来暴虐期真的很快就会消失,其他的外因也不会再影响小主人了。

  斯沙回来的时候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其中主要以乔星南的鼓励与铎乐的赞扬为主。

  乔星南是因为今天斯沙的表现很不错,不论是对火二的控制还是时间的把握都是一流。

  而铎乐则是看到自己离赢钱的距离越来越近,便忍不住对帮自己的斯沙和颜悦色。

  火一在这样的吹捧中膨胀了一圈,激动道:“明天我们依旧是最棒的。”

  坐在凳子上安静的斯沙耳尖通红,两团离他脖颈越来越近的火种也颤颤巍巍地闪烁,似乎很是害羞。

  虽然现在一切顺利,不过在场的乔星南和卡牌们都清楚,接下来还有硬仗要打。

  “主人,根据我的观察,炼金很强。”瑞尔特喝了口酒,表情严肃。

  风凌,零以及斯特都表示了一致的赞同,不论是听风声还是凭着自己的直觉经验亦或是观察所得,他们都清楚,炼金是个劲敌,还是个极会拖延时间的劲敌。

  铎乐脸上笑眯眯的表情微凝,他不懂武,但是听懂了他们的话,那个炼金将会阻碍自己赚钱。

  “没事。”乔星南笑了笑,宽慰着大家,随后看向斯沙,声音自信:“斯沙你继续按照我们所说的计划来,之前那样就很棒,火一火二火三也是,坚持下去,我们一定可以成功。”

  这个结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但不得不说,卡牌们心里虽然依旧因为劲敌的存在而觉得沉重,但还是轻松了一些。

  “我们会努力的!”火一在空中晃荡了一圈,自信地表示。

  而等所有的属下走了之后,乔星南才露出一丝担忧。

  “035,之前看光幕时,你回答我的话,确定可行吗?”

  “宿主放心,一定可以的!”

  035内心流泪,但是那样的话,宿主真的要穷了。

  ……

  乔星南跟系统商量结束后,便收拾了一下,躺在床上努力的放空自己,给明天养足精神早早地入睡了,也因此,他并没有听见隔壁房间似乎有什么巨物在翻腾的声音。

  隔壁房间艾斯里特睁开眼睛,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房间内,碧绿的眸子如同某种凶狠的野兽,隐隐闪着嗜血的光芒。

  今天看了太多异族的厮杀,再加上那个人的气息激化了他的血脉。

  血脉在身体内沸腾,仿佛嘶吼着要冲出来,每一个部位都在叫嚷着痛苦,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敲碎,艾斯里特呼吸急促,忽然他的视线落到一堵墙上。

  这堵墙的后面,藏着他最喜爱的珍宝,晶莹透亮,那是他见过最好看的金色。

  如同蛇类爬行的声音响起。

  乌云遮住了月亮,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那双如野兽一般碧绿的眸子静静地看着面前熟睡的人。

  他为什么不睁开眼睛。

  为什么不会用那样柔和的眼神看着我?

  而床上乔星南根本不知道他床边站了个人,他翻了个身,手搭在床沿上,半梦半醒间,一阵冰凉的鳞片触感传来。

  乔星南伸手摸了一下,就如同在安抚白日的黄金蟒一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