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5章 第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第五章

  把剧本的内容告诉零号后,乔星南又坐回原位,打开了系统不久前发给自己的卡牌介绍。

  混沌卡池的卡牌极多。

  其种族与这片大陆重合,却远比大陆丰富的多,有些族群甚至还是大陆早已销声匿迹的存在。

  屏幕上是一张很大的框架图,上面划分着混沌卡牌的全部族群。

  混沌卡池五大族——人族、狱族、灵族、翼族、海族。

  每一个种族分成许多个支脉,这些支脉的性格都不同,但是从根本上来讲他们总有些相似的地方。

  【人族——智慧而心思繁多】

  【狱族——武力强大但桀骜不驯】

  【灵族——神秘莫测却心怀天下】

  【翼族——忠诚纯洁也追求自由】

  【海族——热情勇敢而无畏】

  除了五个大族之外,还有一些小种族例如木族,雪族等等,乔星南一边看一边做笔记,等看到傀儡族的时候,他手中的笔顿了一下。

  乔星南抬头看了眼还在纠结明天要交朋友的零号,轻轻笑了一下,随后低下头继续记笔记。

  傀儡属于木族的一个支脉。

  从零的性格其实就能看出来,木族这一种族普遍性格都比较温厚。

  不知不觉图片已经划到了最底层。

  【——混沌卡牌生活在混沌卡池之中,十分渴望能为宿主贡献自己的一切,尊敬的宿主,请加把劲,带走单纯而善良的他们吧!】

  乔星南看着这段来自系统的告诫,轻轻叹了口气。

  第一次抽卡后,系统以自己抽到n级卡的名义来给他补偿。

  也就是说,不管是系统暗箱操作还是怎么的,正常情况下,宿主第一次抽卡都会抽中高等级的卡牌,自己为何会在这个潜规则下抽中n级卡,倒是有待商榷。

  不过,乔星南其实不太在意这个,他打小儿运气就不好,玩抽卡的游戏基本没有好牌。

  说实话他还挺庆幸自己抽到傀儡零号的。

  毕竟现在自己情况紧急,要是抽到像狱族那样比较高傲的族群,可能连第一幕都没办法好好完成。

  这么想着乔星南将笔记合上,掏出自己的剧本,继续往后润色。

  亚利兰斯的帝王很快就会来到庄园避暑,自己根本来不及等第三个演员。

  所以乔星南必须润色这二十九天内的剧本,雕琢剧本中不合适的地方,绝不能让人发现剧本的漏洞。

  在剧本中,他的国家强大无匹,占据着一整片大陆作为领土,有着富饶的土地和各种资源,他的子民是帝王的利剑,忠诚而善良,他们国家安定,没有所谓的人族和异族的偏见,没有战乱流离,是理想的伊旬园和桃花源。

  作为这个强大国家的帝王,乔星南必须要为他离开国土找到合理的理由。

  他要寻找他的弟弟妹妹——两位贵为帝国珍宝的亲王。

  受制于帝王的人设和性格。

  透露这些关键信息的人,就是零号。

  乔星南越写越上头,等剧本写的差不多时,时间已经不早了,月亮高高挂起,他走到窗前,打开一条缝,风顺着缝隙钻了进来,带来了一丝凉意。

  乔星南的余光从缝隙中瞥到站在门前的两个骑士,眼里没有意外。

  这些骑士们会从早到晚的守在自己的门前,从现在开始就算跟零号对剧本也必须极为小心,否则很容易暴露。

  这么想着,乔星南合住窗户,转身走了几步,便发觉零号仿佛一尊沉默的雕像,正蹲坐在房间的角落内。

  零号虽然是傀儡,这么缩着肯定也不舒服。

  为了不让人察觉到零号的不对,乔星南让零号推拒了管家的提议,以保护自己的名义同住一间房。

  房间只有一张床,且为了不引起怀疑,这张床是“帝王”专属的,同在一间房确实有些委屈傀儡。

  乔星南有些愧疚,他从木柜中找了个垫子帮零号细心地铺在地上,一边道:“这样舒服些。”

  这个大陆经济水平不怎么样,就算是别庄的被褥质地也不如现代的棉花软和,不过到底比地板好些。

  正说着,乔星南转身就看见零号蹲在自己旁边,不知蹲了多久。

  他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乔星南,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上去有些渗人,乔星南也是这时才发现,原来零号有时候会忘记眨眼睛。

  “怎么这么看着我?”乔星南疑惑。

  零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盯着主人看,就算是他,也知道这样子会惹得主人厌烦的。

  他的机能可能退化了。

  否则自己为什么无法控制他的行动?

  零号想着,黑眸看向地上的垫子。

  上一任主人不会给他准备垫子。

  傀儡不需要睡觉,他们可以通过吸收阳光和月光的方式补充能量,同时,傀儡的身体也根本感觉不到地板的软硬。

  乔星南的举动让零号本身就不聪明的脑子更加混沌,他试探地慢慢坐到铺好的垫子上。

  月光刚刚好可以透过窗户,照到蓝色的垫子上,轻柔地拂过零号,补充能量的感觉让他十分愉悦。

  忽然,自己的脑袋被轻轻拍了一下。

  “晚安了。”

  皎洁的月光下,男人的金眸都盛着温柔,如同月下的湖面荡漾起的浅浅波纹,格外吸引人。

  晚安?

  零号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迟钝如他,到最后屋子里的灯熄灭了,都没有开口。

  新主人很奇怪。

  零号缓缓地将身子蜷缩成一团,背后是柔和的月光,他一动不动地静静看着躺在床上的那团黑影,直到月亮移了位置,第一缕太阳光从窗户照进来,零号才想起来要眨眼睛。

  天亮了。

  零号坐起来,他知道自己需要开始执行主人交给自己的任务。

  庄园湖边的空地上,伊利尔面对着东边的第一缕阳光,一下下劈着手中的剑,他觉得自己在庄园懈怠的太久了,这样如何能追随长兄的脚步跟随在帝王的身侧。

  伊利尔目光坚定,每一次劈斩都几乎落在了一个地方,他的剑似乎带着一股风,斩开空气的声音颇为锋利。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鞋子踩到树叶的嘎吱声。

  伊利尔的动作却没有停顿,直到把最后一个动作做完,撩了一下剑收了动作,才转过身看向身后。

  等看清了来人,伊利尔有些怔愣。

  男人披着白袍兜帽,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脸,衬得他更加的神秘。

  是昨天的白袍人。

  伊利尔对对方的感官不差,甚至还颇有好感,男人很强大,但可惜的是,这样强大的人,跟随的却不是什么好人。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人误入歧途,也是个招摇撞骗的恶人。

  之前管家和下属都讲过关于那个自称帝王的男人的事情。

  听他的下属骑士形容,那天男人敲门的时候,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酸臭味,交谈间前言不搭后语。

  伊利尔根本不相信,那样的男人是值得强者追随的帝王,他把剑收进了剑鞘,抬脚朝着白袍人走去。

  “阁下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零没什么事情,他只是想按照主人的任务,跟别庄的人交朋友而已。

  与此同时,乔星南坐在房间的凳子上,借着零的眼睛,他能够清楚地看见伊利尔的严肃正经的脸庞。

  这位伊利尔,就是乔星南想要零结识交好的第一个人选。

  伊利尔是庄园的骑士长,和庄园的管家平起平坐,对庄园和暴君的事情都了如指掌,若是零能跟他打好关系,只需要只言片语,他就能更加完善自己的剧本,及时依照暴君的性格更改情节。

  不过这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要做的是获得伊利尔的信任。

  乔星南思量着,就听见伊利尔再次开口了。

  “阁下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可以在长亭边休息一会,这个时间风景正好。”

  听到这话,乔星南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是在耍什么把戏,他还没辅助零演戏呢,怎么就感觉这个家伙对零这么友好?

  不过,这个机会他必然要抓住。

  白袍人看了伊利尔一眼,没有应声,直接朝着湖边的长亭走去。

  伊利尔见状心里一喜,他想要和这位多相处一会,探探他的虚实,如果这个男人的武力真的很强,伊利尔想起自己的长兄,暗暗握了下拳。

  白色的长亭外是清澈的湖水,在阳光下犹如点点碎钻,波光粼粼,左右两侧是浓郁茂盛的森林。

  白袍人站在亭子里,望着湖水,并没有主动找伊利尔说话,他的衣摆随着风轻轻飘动,兜帽微扬,露出冷硬的下巴,看起来就是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阁下,您是否练剑?”伊利尔看着白袍人兜帽下的小半张脸,缓声问道,他直来直往惯了,这位阁下看起来也不是那种拐弯抹角的人,直接说可能更好些。

  白袍人没有回答,连动都没有动。

  伊利尔站在他身侧,看着对方这个反应,捏了捏手指,换了个话题,“阁下的身法很厉害,不知道我可以再次见识一番吗?”

  当然不可以。

  乔星南坐在椅子上,在心底让零暂时不要回复这句话。

  先不提零本身就是个脆皮,只有速度快这一个优点,任何事物看多了以后就没有新鲜感。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频繁地表现某个优势和过度营销差不多,都容易引起怀疑,在这种情况下,乔星南更倾向于用其他的方式,来塑造他们的人设。

  伊利尔看着依旧没有理会他的白袍人,皱了皱眉头。

  伊利尔的家族崇尚强者,强者本来就会有特权。

  白袍人很强,所以就算对方跟骗子是一伙,伊利尔对待他的态度也极好。

  即便白袍人不理会自己说的话,伊利尔也没有生气,他觉得可能是白袍人喜静,而自己对他来说太过聒噪了。

  就在伊利尔独自沉默反思的时候,白袍人开口说话了。

  “练剑。不。”

  第一个练剑,是回答他是否练剑,第二个不字,是回答自己能否看一下他的身法。

  虽然对方态度很冷淡,但是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太遗憾了。”伊利尔没有太失落,他很理解,一个真正的强者很少会卖弄自己的本领,他们都有自己的骄傲。

  白袍人沉默着没说话。

  就在伊利尔发觉时间已经不早,他需要去处理庄园事物的时候,一阵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

  “湖里没有天茗吗?”

  天茗?伊利尔并没有听过这个东西。

  作为亚利兰斯贵族中的一员,很少有他没有听过的。

  “天茗是什么?”伊利尔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似乎是没有想到对方会问这么无知的问题,白袍人沉默了一下,“王喝的,茶。”

  怪不得这位一直要盯着湖里,好像一直在寻找什么的样子。

  伊利尔顿了顿,“那为什么会在湖里长着?”

  他从来没有听过茶会长在湖里。

  “没有,海族吗?”白袍人指了指湖水。

  海族?海族那种性格怎么可能会安心待在这片小湖里。

  “没有海族,这片湖里也没有阁下说的天茗。”

  伊利尔刚要跟零解释一下这些,就听见对方继续道。

  “这里,这么穷吗?”白袍人的声音里隐约能听出一丝困惑,“我们国家,有。”

  说到这里,伊利尔总感觉白袍人的胸膛微微挺起,一副很骄傲的样子。

  可能是错觉吧,强者怎么会做这么幼稚的举动呢。

  还没等伊利尔想清楚,白袍人在知道湖里没有天茗后,直接就转身离开了,似乎他来这个湖边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找到天茗。

  伊利尔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白袍人来到庄园后,伊利尔就派骑士们守着这两个外人,可如今看守的骑士不在零的旁边,为了庄园安全,伊利尔只能暂时跟在他的身后,当然,也不排除伊利尔内心还想再观察白袍人的想法。

  白袍人走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紧紧跟着男人,却还是慢了一步,眼看着白袍人的背影消失在一个拐角。

  伊利尔咬牙,抄着小道跑到了走廊,等到再次看到白袍人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没有跟丢!

  若是乔星南知道他的想法,大概会告诉他,傻孩子,如果不是为了引他过来,自己怎么可能不让零号开百倍速呢?

  今天零号和伊利尔相处已经够长了,若是再多待,伊利尔很可能会发现零号的不对,正巧时机难得,乔星南便将粗布衣服脱下,套上华丽的白袍,准备亲身上阵,塑造自己的人设。

  于是,等伊利尔左拐右拐,终于发现零号的身影时,视线里突然多出一个人。

  他黑色的长发及腰束在身前,耳侧的绿宝石晶莹透亮,搭在肩头的白色金纹丝衣从左肩开始缠绕,遮住了半边的白袍,叠加的衣服能露出锁骨,神秘的图案纹在长袍上,看上去尊贵极了,原本精致的面容,在华美长袍的衬托下,更是俊美无铸。

  在他的旁边,白袍人披着白色兜帽遮住脸,如同影子一般忠诚地跟着对方。

  “庄园的…骑士长?”黑发男人轻皱眉头,似乎是在思考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到底是谁。

  是那个骗子!他的破布衣服呢?!

  伊利尔脑海中顿时冒出这几个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