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五十章(捉虫)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50章 第五十章(捉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章 第五十章(捉虫)

  这一刻,空气都仿佛凝固。

  在场的几位帝王以及周边附属小国的国王们听到斯特的话,还没来得及生出什么心思,上方忽然传来了一声轻笑。

  “确实,这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使者都能坐过来的。”

  乔星南抬眼,就看见坐在主座上的金发帝王眼底满是冰冷,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出声的使者。

  “将这位使者带出去吧,他不适合参加我们的四国聚会。”

  被按在桌子上的使者,脸色登时变得通红,他扶着桌子想要辩解,却没有想到,不论自己怎么用力都没办法起身,反而因为太过使劲,桌子不断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副愚蠢的姿态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眼中,几位坐在他附近的使者国王都觉得有些丢脸,忍不住离他远了一些。

  他们悄悄望向不远处的黑发帝王以及他身后的年迈长者,心情有些复杂。

  从头到尾,黑发的帝王都没有抬眼看过对方,似乎在他的眼里,叫嚣的使者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丝毫没有博得对方注意的价值。

  而刚才震慑众人的老人此时正微微躬身,优雅而恭敬地为自己的主人添置酒水,结束之后就站回了黑发帝王的身后,完全就是一位合格的管家。

  可是,刚才那一手分明就是魔法师的手段!一个高高在上的魔法师居然只是个侍从?大材小用!他们国家的魔法师是多得没处使了吗?

  看着不远处的黑发帝王,周围附属国家的小国王既震惊又眼红,如果换做他们,一定会把对方供起来!

  霍德华的内心同样惊讶。

  他从不知道这位管家居然还是个魔法师,在听到陛下的命令后,霍德华行礼受令,正当他准备带人处理那位使者时,就听见一道温和慈祥的声音响起。

  “我们王最厌恶失礼的人,作为惩罚,他会保持这个愚蠢的动作五分钟,阁下若想带这位离场,可以将他连着桌子一同带走。”

  霍德华听到斯特叔的话,脚步一顿,随后点头,示意下属们去抬之后桌子,原本抬桌子的几位骑士已经做好了要使劲的准备,毕竟使者就像被某种力量强行压着一样。

  可是,当他们真的抬起桌子后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对方似乎只是被黏在了桌子上。

  一场闹剧随着使者的离开彻底结束。

  此时的乔星南神色平静。

  他白皙的手指落在杯沿处微微摩擦,视线落在杯上,对周围的目光并不在意,仿佛早已习惯了受人注视。

  杯中的酒水清澈微涩,乔星南睫毛微垂,心情却没有因为使臣的离开而放松下来。

  每个使臣都背负着国家的利益,除非有利可图,否则不可能突然跳出来多事,主动挑起矛盾,更不要说,刚才那位是马迪帕的使者。

  作为大陆的第五大帝国,马迪帕连年战乱,派来的使者们按理说应当谨小慎微,不会轻易招惹底细不明的人,此次突然针对他,显然不太对劲。

  所以马迪帕的背后到底是哪个帝国在搞鬼试探他呢?

  乔星南的视线不着痕迹地从一个个或惊讶或不悦或忐忑的面容上轻轻划过,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神色。

  主座上,艾斯里特抬手示意身边的莲扶和莲瑶开始念聚会的敬词。

  随后他便靠在背椅上,望向座下的乔星南以及对方身后的斯特。

  艾斯里特倒是不知道往日在乔身边的这位,除了是炼制师之外,还是个法师。

  不过他并不觉得惊讶。

  毕竟乔的领地内似乎有很多这样奇奇怪怪的存在。

  艾斯里特碧绿的眸子微眯,望着乔星南的方向眼神暗了一些,从他的角度,能看到乔星南骨节分明的手指正附在酒杯上,透明的琉璃杯衬得对方白皙的手如玉一般美丽易碎。

  跟对方如今高冷疏离的姿态不同。

  艾斯里特记得对方抚摸自己鳞片时掌心的温热和柔软,在这之前,那双手能轻易地安抚自己体内暴虐的血脉,可在这一刻,艾斯里特反而莫名生出了几分烦躁。

  注意到艾斯里特的视线,乔星南抬目略带疑惑地看向他。

  对上那双漂亮的金色眸子,艾斯里特心里莫名的烦躁顿时消失不见,他微微勾了勾嘴角,刚想跟乔说些什么,坐在前方的欧德里菲的帝王艾瑞司就突然开口了:“乔,你身后的这位是魔法师?”

  因为欧德里菲的海域有强大的魔法师为强盗炼制了海盗船,虽然不会影响欧德里菲帝国的统治,但比起其他“安分守己”的海盗,这个藤萝海盗总是有些烦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艾瑞司对于魔法师的存在尤为关注。

  他想要找到比藤萝法术更高强的魔法师制作魔法船只,攻打海盗,震慑其他国家。

  但是这很难。

  要知道,自从出了藤萝这么个强大但为了金币毫无底线的魔法师后,乌亚索尔大陆本身就稀少的魔法师们突然宣布不再出世,要么闭门不出苦练魔法,要么就呆在深山老林里感受魔力,想要请他们出来非常不容易。

  每个帝国耗费各种资源专门供养的魔法师也就三四位而已。

  其他附属国就更不用说了,听到艾瑞司问出了自己抓心挠肺好奇的问题后,纷纷看向乔星南。

  艾斯里特凉凉地瞥了一眼艾瑞司,随后也望向了乔星南。

  “不是。”

  乔星南抿了一口红酒,缓缓地道。

  他没有想着给斯特叔增加魔法师的戏份,身份不是越多越好,合适才是最重要的。

  斯特叔的技能只能让人趴下,披着炼制师这个能制作魔法卷轴的马甲就够危险的了,要是再加一个魔法师,那着实有些过火。

  要知道在乌亚索尔大陆,能被称作魔法师的,除了必须是初级炼制师之外还要熟知各种魔法阵以及魔法攻击等等,太容易暴露。

  会魔法攻击怎么可能不是魔法师?!

  周围人闻言内心更加复杂,他们不愿相信黑发帝王身后的管家是魔法师,但当对方真的说管家不是魔法师的时候,他们自己的内心又产生了怀疑。

  乔星南也不在意周围的人有什么想法,反正他说的是实话。

  四国聚会的第一天属于小聚,众多国家会在一起聚会吃饭,以众国献礼为小聚的结尾,不会耗费太长的时间。

  在众国互相献礼的时候,乔星南时不时地走神关注在欧德里菲的铎乐一行人,见他们被引着去了使馆,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心神微松,便着重将心神放在四国聚会这边。

  献礼结束后,乔星南和艾斯里特一同离开宴会厅,在艾斯里特的邀请下,两人一起走到暴君的庭院里。

  “乔,明天几个国家将会一起去观星台祈福,要比今天忙很多。”

  艾斯里特今天见到乔星南的第一眼,就发现了对方眼神中潜藏的疲惫,因为四国聚会的关系,他一直撑到了现在。

  虽然这几分倦怠,给面前的黑发帝王添了些病弱的美感,但艾斯里特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过,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舒服,只将这件事简单归结为疲惫的状态会让对方的眼睛不漂亮。

  “嗯。”

  乔星南没有察觉对方在暗示自己今天早些休息,只以为暴君在跟自己介绍明天的活动。

  四国聚会的时间要持续一周,第一天只是让各个国家互相熟悉,吃饭献礼走个形式,等第二天才是正头。

  乔显然没懂自己的意思。

  艾斯里特抿了抿唇,刚要出声说些什么,就瞥到霍德华走进了庭院,他闭上嘴,示意乔过来一起听霍德华探查的消息。

  两人只有眼神的交流,可是联想到霍德华之前去做什么后,乔星南忽然就想到了宴会上马迪帕的使者。

  所以,暴君是帮着自己去查幕后的主使者了?

  艾斯里特看着乔星南的表情就猜到了对方已经知道霍德华要说什么了,他对着乔星南点了点头。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难查。

  霍德华半跪着将自己查到的事情慢慢地叙述出来:“马迪帕的使者之前与戈利兰的人有过接触。”

  戈利兰?

  乔星南闻言一顿,想起之前听到通商消息时,在他们面前表现的一脸惊喜的男人。

  不过,马迪帕只派了使者来这里,此时应该谨小慎微,为什么会听戈利兰的想法?

  艾斯里特勾了勾嘴角,给乔星南解释:“戈利兰和马迪帕比邻而居,如果能够得到戈利兰的支持,马迪帕帝权不稳的帝王就能暂时性地不倒台。”

  乔星南瞬间懂了,以马迪帕现在的情况,这位使者就算再谨慎也不得不被戈利兰的帝王利用。

  “目光短浅而已。”

  艾斯里特碧绿的眸子闪过一丝暗色,手指缓缓的点在桌子上,给马迪帕帝国下了一个定义。

  依靠别国的势力,巩固自己的帝位,和引狼入室差不多,艾斯里特从来都不屑于这样做。

  就算当初自己还没有激活血脉,也从未想过做教皇还有其他帝国的傀儡。

  乔星南点头,他很赞同艾斯里特的做法,随后又听着下面的霍德华继续道:“属下在探查这件事情的时候,发现比亚拉也在帮助属下探查。”

  乔星南在这个时候着实是有些无语了,一件事情牵扯了好几个国家,这些帝王的心真黑啊。

  不过这也给乔星南提了个醒,这些帝王们惯会使阴谋诡计,一环接着一环,自己的每一步必须万分小心,保证剧本不出一丝差错。

  艾斯里特并不意外,他拿起桌上的一颗黑不溜秋果,抬眼问乔星南吃不吃,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慢腾腾地自己吃着,一边交代给霍德华:

  “哦,看来比亚拉确实很闲,让他们去处理一下自己的麻烦吧。”

  本来艾斯里特是准备在祈福结束之后再将他们丢给比亚拉的,但既然比亚拉这么闲,那就先处理一下他们的麻烦吧,至于祈福前一天发生这么晦气的事情,艾斯里特并不关心。

  反正晦气的是比亚拉。

  霍德华表情严肃地点头。

  乔星南不知道艾斯里特在打什么哑谜,他看着对方吃黑不溜秋果吃的喷香的样子,想起了之前他变成蛇缠着自己吃黑不溜秋果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也许是因为艾斯里特和自己待的时间长了,乔星南在此时忽然生出一股逗弄的心思,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关心:“艾斯里特,怎么这两天也不见莫安。”

  “莫安?”艾斯里特吃果子的动作也没有停止,态度极其自然地反问:“这两天不太忙了,一直都是我在照看它,乔是想念莫安了吗?”

  艾斯里特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意味深长,“这也正常,毕竟,莫安的鳞片要比莫金的漂亮百倍,乔会想念也不奇怪。”

  乔星南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态度这么自然地捧一踩一,他点头赞同地对艾斯里特道:“是的,我也是第一次见莫安那么漂亮的蛇鳞。”

  虽然乔星南心里一直将莫安和莫金叫做黄金蟒,实际上它们两个远比真正的黄金蟒更加漂亮凌厉,对暴君的夸赞也不算是虚假的。

  艾斯里特听到这句话后点了点头,轻笑一声,莫名让乔星南联想到了黄金蟒拍尾巴的场景。

  这应该不是他的错觉。

  乔星南想,暴君应该真的很喜欢别人夸他的鳞片。

  等带着斯特叔还有风凌等人回去坐在桌边的时候,他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难道金鳞族都很在意自己的鳞片?

  但是乔星南又没觉得莫金很在意这个东西。

  暂时将诸多想法压了下去,乔星南心神转到了铎乐一行人的身上。

  因为乘着欧德里菲的帝船,原本民众只以为普通官船,没想到除了蒙尔和几个船长副手,其他上百名都是外国的臣子和骑士,其中居然还有异族,从船上下来的时候,这一行人在港口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看见那个长翅膀的异族了吗?他们干掉了藤萝船!”

  “以后出海不用那么心惊胆战了!”

  大部分海盗虽然抢劫,但不会如同藤萝海盗那样会劫命。

  船长和副手在蒙尔他们离开之后,瞬间激动地对周围的民众说着,将使者团们干掉藤萝船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迅速传开。

  而这个消息也随着民众欣喜的情绪越传越广。

  但此时铎乐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几人正坐在使馆的大厅中,伊利尔带领的骑士们也分散在周围坐着。

  负责接待他们的是欧德里菲帝王的亲弟弟特罗伯爵,他是专门负责与外国通商的外交官。

  蒙尔将自己知道的所有消息包括对方国家拥有的富饶物产以及他们恐怖的战斗力,全部告诉了特罗伯爵,并严肃地表示:“伯爵阁下,帝王亲自交代,务必要将这次通商做好。”

  特罗伯爵认真地点头,他和艾瑞司长得很像,但却比艾瑞司身姿更挺拔,看上去更正经一些。

  至于这个正经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乔星南都不在意,他借助着零的眼睛,看着特罗伯爵下楼之后,对他们更加热情,而作为财务官的铎乐也笑眯眯地回应。

  乔星南睫毛微垂。

  这次负责招待他们的官员,没有一个是欧德里菲的亲王,显然亲王们是不准备插手外交的事情。

  等所有的人回了房间,卡牌们再次在零的房间中集合。

  “主人,我们拿着搜查令抢人吧!”

  玛娜伦德摩拳擦掌,率先举手,心里期待着把主人的外甥和弟弟抢回来后,这样主人就不用再每天提心吊胆的了。

  铎乐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这对夫妻,在心里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劝主人少升级这些没脑子,只能做打手的蠢货,多升级自己这种会赚钱的卡牌。

  乔星南控制着零摇头,缓慢地给这些卡牌解释。

  他们来到欧德里菲是以通商为借口,虽然有搜查令,但不可能一来到欧德里菲就开始搜查亲王府。

  那样他们首先就会受到这里王室的排斥,而且混沌帝国寻找亲王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一直没有找到,可一来到欧德里菲就找到了,着实有些奇怪,漏洞太大。

  一切必须有个理由。

  “今天,晚上,你们俩,跟我夜探。”

  乔星南控制着零说话,因为距离遥远,此时的零说话的声音更加卡顿了。

  夜探?

  恶魔夫妇红眸忽然亮起。

  乔星南手指微动,控制着零点头,他必须先去看看外甥和弟弟,确定两人的情况再做打算,否则始终放不下心。

  之前因为北风风灵传输的记忆,乔星南隐约记得亲王府的布局,而驻扎在使馆的欧德里菲的骑士很少,只要小心一些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随着天边缓缓出现的暗色,乔星南将率先给零准备好的黑袍披上,直接让恶魔夫妇趁着夜色带着他,从窗户飞向了亲王府。

  亲王府此时灯火通明,银甲骑士也和亚利兰斯的骑士一样,驻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恶魔夫妇黑翼扇动,在亲王府的高空中徘徊,从地面上看,也只能怀疑他们是两只黑色的鸟,看的并不真切。

  “那里。”

  乔星南控制零,按照自己的记忆指向了亲王府最偏远的一角,那个位置是整个亲王府最暗的地方,几乎没有侍从会从这个地方经过。

  这对他们夜探的人来说很方便。

  但对于一个年仅两岁的孩子和精神不正常的人来讲,这样的环境显然有些糟糕。

  黑翼挥动着,玛娜和伦德撑着零落在了房檐上,乔星南动作一顿,视线落在了房子的庭院里。

  一个头发胡乱扎着的男人正蹲在院子中间,呆呆地一动不动。

  而他身边有个男孩扬着甜甜的笑,一直在跟他快乐地讲着什么事情,似乎是嫌自己说的不生动,还手舞足蹈地比划。

  “舅舅,三哥跟我说港口来了好多好多的人!”

  “有长翅膀和鸟一样的人,还有狼,舅舅你见过狼吗?三哥说比他那只宠物狼还要大!”

  说到这里,男孩靠到男人的身上撒娇:“幸好我没看到那个大狼,上次三哥的狼冲我嗷呜,吓到我了!”

  男人低头,扶住小孩,深色的黑眸看上去隐隐有些疯狂:“月曦怕吗?”

  “不怕哦。”

  小男孩金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笑弯了眼,似乎对男人忽然会对自己叫母亲的名字,适应良好。

  “不怕,月曦不怕,哥哥会保护你的。”男人忽然揽着男孩,轻轻地拍着对方的脊背把他护在怀里。

  “大哥很快就会来找我们了,到时候我们缠着让大哥给买糖吃,我的糖也给月曦好不好?”

  辰北就像原身一样,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被折磨地疯了之后,他的执念就只剩下了保护妹妹。

  在月曦去世之后,乔辰北的世界里多了一个小孩,但他经常还会认为自己和妹妹仍是被恶人绑着折磨。

  在这时,他会把小孩当做自己还年幼的妹妹,安慰对方。

  “我最勇敢啦!”小男孩拍了拍舅舅的头发。

  乔星南看着这一幕看了很久,直到小孩撒娇要舅舅带着他回去睡觉,他才缓缓地回过神。

  伦德和玛娜只能看见零一动不动的身影,但是主人是多么在意他的弟弟妹妹,还有外甥,恶魔夫妇还是知道的。

  随后只见面前的黑袍人沙哑的声音响起:“回去。”

  乔星南能感觉到从心脏传来的一阵阵巨痛,手指紧握成拳,他的指甲嵌在肉里,手心里渗出丝丝月牙形的血痕,他现在的脑子异常的清醒,也必须清醒。

  从小的时候,乔星南就知道不冷静就会出事,气血上头只是爽快一时,后续会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他当初被人窃稿面临官司的时候,也就是靠着自己的冷静才逆风翻盘的。

  自己一定要救外甥和弟弟。

  但排除各种选择后,只剩下一条路。

  那就是只有他们顺理成章地进入亲王府,碰到身处后院的弟弟和外甥,正大光明的将两人迎接回来才是最合理,也最安全的。

  可就算是这条路,也很难办。

  乔星南借助零的眼睛,看见了欧德里菲夜空中被乌云遮挡的星辰,不断地在心里分析着自己知道的情况。

  有特罗伯爵负责招待考察团,亲王们便不会主动接近他们。

  既然这样,怎么才让一位亲王主动邀请有着强悍背景的通商考察团进入家里呢?

  乔星南的脑子不断运转,最后化成了两个字,地位。

  只有当皇室继承人的地位受到欧德里菲其他亲王的威胁时,他才会警惕,才会主动接近他本不该接触的通商团。

  这同样很难,有特罗伯爵招待他们,就算其他亲王们有野心,想接触考察团,也会收敛起来。

  “主人?”

  恶魔夫妇缓缓合拢翅膀带着零落在窗边。

  屋内灯火通明,铎乐还有安吉莉亚,乌拉在房间里等着他们,雪狼趴在地板上尾巴一下一下地扫着。

  因为无聊,铎乐动员着安吉莉亚和乌拉帮他整理宝石,这是在离开时,乔星南将系统所给的宝石全部塞到了铎乐的空间口袋里。

  他知道铎乐会好好利用这些宝石的。

  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夜明珠下,这些宝石看上去晶莹剔透,一颗颗的惹人喜爱。

  这一瞬间,灵光乍现。

  乔星南挺直脊背坐起,他不顾传来阵阵刺痛的手,手指点着桌子,缓缓控制着零,将他想好的计划告诉给铎乐他们。

  远距离控制零其实极其消耗精神力,而且因为信号卡顿,零说的很慢,等他将计划全部告诉给铎乐他们的时候,乔星南太阳穴已经突突的抽疼了。

  铎乐他们看不见乔星南的表情,但也能猜到乔星南此刻不好受。

  更不用说坐在乔星南身边的这些卡牌了。

  他们看着主人手心上的红痕和他苍白的脸色,心中简直无法形容地酸涩起来。

  火一嘭地一下变大了一圈,幽蓝色的火种焦躁地在桌子中心晃着。

  瑞尔特这时候居然也不喝酒了,灰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乔星南。

  等乔星南结束了与那边的通讯,让他们去休息的时候,就对上了一群眼神担忧的卡牌。

  风凌给乔星南倒了一杯水,斯沙拿着药,而斯特叔这次也不笑了,板着脸给乔星南的手心上药。

  “主人,也许您该知道,生气的时候只有愚蠢的人才会伤害自己。”

  乔星南内心忍不住有些许地心虚,但更多的是暖意:“下次不会了。”

  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从内心澎湃翻涌的感情中冷静下来。

  “主人,你该休息了。”风凌缓声道。

  因为精神力消耗太多,乔星南点了点头,笑着让大家别担心自己,快去休息,随后他躺在了床上,强逼着自己入睡。

  明天不仅要应对祈福的事情,欧德里菲那边也是计划开始的第一天,虽然主力是铎乐,但他也必须要打起精神。

  四国聚会的祈福是在亚利兰斯的观星台上进行的,举行仪式的是一个穿着黑袍,衣袍角纹着银色花纹的老者举行的。

  他是亚利兰斯闭关已久的魔法师,也是艾斯里特的老师。

  乔星南还是第一次见真正的魔法师,他跟随艾斯里特站在一个位置上,身后站着其他帝国的帝王。

  不知道是不是乔星南的错觉,他总觉得身后比亚拉的帝王宛如做了一夜的噩梦,没有睡好似的,脸色惨白。

  而于此相反的是神采奕奕看上去格外愉悦的艾斯里特。

  但艾斯里特看见乔星南的第一眼就皱起了眉头:“乔,你需要多休息。”

  昨天已经提醒过了,怎么乔还是不好好睡觉?

  难道还要自己晚上去看着他睡觉吗?

  其实乔星南觉得自己昨天睡得还挺好,需要休息的可能是自己身后的那位维迪。

  但这是艾斯里特关心的话语,乔星南脸色柔和地笑了一下:“好。”

  很快祈福的场地逐渐肃静起来,台上的老者念一句,下面的帝王们也要跟着念一句。

  这是为了人族平安的祈福,之后连着四五天都要进行这样的祈福活动。

  祈福结束之后,艾斯里特便被台上的那位老者叫走了,乔星南跟周围的帝王敷衍的打了招呼之后,便带着身后的卡牌们回了自己的宫殿,关注着欧德里菲的状况。

  此时的铎乐已经去了蒙尔的家中,得知他的“好友”才刚刚新婚不久,铎乐心中欢喜,笑眯眯地为两个年轻人递上了一份新婚贺礼。

  “铎乐,不用如此珍贵的东西。”蒙尔感动极了,他连忙推拒面前的宝石首饰。

  铎乐笑眯眯地:“蒙尔你我是好友,你新婚我送你贺礼本身就理所应当,而且我这里也有私心,您的夫人戴着我们国家的宝石也是在宣传我们国家不是吗?”

  蒙尔推拒不过,只得点头,回去之后便叮嘱自己的夫人多替自己好友多宣传他们国家,也好让建交更加顺利。

  而这同样也吸引了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实力强大到能够干掉藤萝船的异族,数不清的珍宝,只要与背景神秘的混沌帝国交好,到时候在竞争皇位的时候该是一份多么有力的支持啊!

  可因为特罗伯爵负责招待对方,而且头顶还有个大亲王在,他们只能偃旗息鼓。

  然而,最近自己的夫人一直在耳边说着蒙尔与那群考察团交好,他的夫人首饰多么多么好看,那群考察团中也有异族的女人,首饰肯定更好看……

  她们女人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其他亲王们刚翻了个身,忽然觉得不对,考察团中有女人?那他们夫人不就能接触了吗!

  茶话会是个多么方便的事情啊!

  虽然还想观察一下,但是听说考察团待不了多长时间就该离开了,其他亲王们便赶忙让自己的夫人们去接触对方考察团中的女人。

  而渐渐的,这个消息也传到了一直关注弟弟们动向的大亲王耳中。

  等安吉莉亚和玛娜受到来自大亲王夫人茶话会发邀约时,正好是在祈福的第四天。

  乔星南控制着零与伦德充当骑士,护送安吉莉亚和玛娜去参加茶话会,雪狼也跟在安吉莉亚身边。

  “主人的外甥在后院,茶话会却在前庭,我们还得想办法去后院。”玛娜有些不高兴,她真的很想炸了这个亲王府,抢了弟弟和外甥就跑。

  安吉莉亚耳尖微动,她蔚蓝色的眸子看上去和平时一般温柔,但此时也微微握拳,有些紧张,身边的雪狼时不时甩甩尾巴,毛发碰到安吉莉亚的腿不断地安抚她。

  乔星南则控制着零目不斜视,他手指轻点,让零叮嘱道:“忍住。”

  就差一点点了,差一点点,他就能碰见弟弟和外甥了。

  一定要冷静。

  “哈哈哈,我好兴奋啊!母亲说消灭那个藤萝船的长翅膀的异族来啦!!!”

  大亲王府的孩子们呼朋引伴地跑来跑去。

  “母亲准许我们去前院看英雄们哎!”

  “注意礼仪!母亲会生气的!”

  “这个时候还要什么礼仪!母亲就生气一下下,反正我要去看那些异族!到时候我要让我的狼大去咬他们的狼!叫他们看看狼大的厉害!”

  脚步声渐渐跑远,从杂乱的草丛里突然冒出了个小孩的脑袋。

  他手忙脚乱地抱着一朵朵野花从草丛中钻了出来,白皙的脸上被草划破了一道小血痕,脑袋上都沾满了草叶子。

  长翅膀的英雄啊,他也好想看。

  但看不到也没关系,小孩安慰自己给舅舅看花花更重要!

  随后他攥着手里的小花,哒哒哒地跑向了自己和舅舅的屋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