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冰盆中的黄金蟒动作极其利索,顺着冰盆的壁沿熟练地攀上自己的胳膊,等上去之后就跟往常一样,脑袋搭在他的肩上,尾巴圈住自己的手腕。

  好像是回家一般自然。

  对上黄金蟒碧绿的蛇瞳,乔星南在心里宽慰自己,暴君的脑子一直奇奇怪怪的,自己要是真的在意就输了。

  他的手指轻轻拂过蟒蛇金色的鳞片,随后移开视线看向霍德华。

  “阁下,我们陛下正忙着处理政务,担心您在这里无聊,心情不顺,特地让安殿下过来陪你。”

  霍德华最近已经练出来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眼神里都是满满的诚意,好像真的确有其事似的。

  如果不是知道胳膊上的这条蛇就是暴君,乔星南说不定就真信了这话。

  他露出了一副深受触动的样子,脸上闪过一丝暖意:“替我感谢艾斯里特。”

  霍德华看着面前有些感动的黑发帝王,余光又注意到他们帝王圈在人家胳膊上,尾巴尖似乎还兴奋地拍了拍对方的手背,心中有些复杂,脸上的表情绷得更紧了了。

  他点头跟乔星南告罪先行离开,离开前用的理由还是自己要去找王,协助陛下一同处理政务。

  乔星南差点绷不住要笑了,感觉到手上被轻轻拍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右手倒已经摸上了黄金蟒温凉的鳞片,安抚对方,顺势压下了自己险些暴露的情绪。

  小亭内很快恢复了安静。

  因为暴君的到来,乔星南也没办法拿出纸笔来思考剧情,干脆给自己放了个小假,偶尔分神注意一下铎乐一行人前往第一个考察国比亚拉的情况。

  比亚拉和亚利兰斯接壤,虽然路途十分遥远,但是要比欧德里菲近不少,路上的危险也相对较少。

  或许是因为这一点,艾斯里特并没有派伊利尔去,而是让伊利尔手下的亚瑟兄弟象征性地带了二十人护送铎乐等几位使者。

  相比于之前出使时遇到的海盗,这次前往比亚拉的时候格外顺利,一路上铎乐和比亚拉的官员们有说有笑,甚至还套到了不少消息。

  见铎乐那边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乔星南心下微松,他抿了口茶水后,起身往宫殿的后院走去,斯特则慈祥地跟在主人的身后。

  莫安的脑袋搭在乔星南的肩头,碧绿的蛇瞳微眯,周身透着慵懒的氛围,也只有在乔这里,自己才能享受这片刻的安静。

  它吐了吐蛇信,盯着乔星南俊美的侧脸,以前乔要么会在小亭内消磨时间,要么会带着自己钓鱼,很少会去后院。

  莫安很好奇对方要去后院做什么。

  直到在后院看到玩游戏的几人,莫安才知道黑发帝王是来看自己的亲王和外甥。

  年幼的乔曜此时正坐在石桌边兴致勃勃地看着乌拉和舅舅玩傀儡打架,一边看还一边激动地鼓掌。

  忽然听到了一声轻笑,乔曜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随后眼睛一亮。

  “大舅舅!”

  乔曜从凳子上下来,飞快地跑到乔星南身边一把抱住他的腿:“大舅舅你来啦!”

  辰北看见自己的哥哥来了,也站起身,走到乔星南身边,一双黑眸动也不动地看着他

  “嗯,我来了。”

  乔星南眼神柔和,他弯了弯腰,抬手轻轻拍了拍乔曜的脑袋,随后又看向辰北,亲近地按了按他的肩膀。

  乔曜听到这句话,开心地笑了起来,那双与乔星南相似的金色眼睛更亮了,如同金色的宝石,纯粹而剔透,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发现舅舅身上的不同之处。

  “大舅舅,你胳膊上的,是什么?”

  乔曜年纪小,加上一直住在亲王府偏僻的角落,并不清楚这个长着金色鳞片的生物是什么,他抬头看着那个东西,好奇地问道。

  “这是亚利兰斯帝王的爱宠。”

  乔星南声音一顿,缓声给乔曜解释。

  听到乔提起自己,艾斯里特懒洋洋地拍了拍尾巴尖,蛇瞳对上一直盯着自己的小男孩。

  男孩有些营养不良,看上有些瘦弱,似乎是见到新奇的东西,那双金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格外可爱。

  这双眼睛跟乔很像。

  可是,没有乔的好看,莫安想。

  乔的眼睛不像男孩那么圆,却更有威慑力,冷冷看人的时候,总会让人心里发寒,但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却会让人觉得像是冰雪消融般温暖柔和,反差极大。

  乔曜的眼神充满了稚气。

  而乔不论何时,那双眼睛都是睿智且聪慧的,金眸里透着的光芒更是让人心痒难耐。

  莫安随意一想,脑子里就能立刻跳出无数个乔的优点,它无趣地移开视线,转头继续看向乔星南的侧脸。

  原来自己不是什么金眸都能接受。

  没有人的眼睛能比得上乔。

  莫安想着,吐了吐蛇信,微微侧过蛇头,正好看到了黑发帝王望向弟弟和外甥的眼神。

  那双向来冷淡的金色眸子染上了一层温和的暖意,让人看着心脏下意识地一颤,忍不住想要据为己有。

  金鳞族骨子里对美好的偏执和独占欲,不断地涌现,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叫嚣着什么。

  莫安紧紧地盯着乔星南,慢慢地缠紧了他的胳膊,下一秒却又放松了身体,脑袋蹭了蹭对方的肩膀,得到了一个安抚的摸摸,心中一切繁杂的思绪刹那间都平静了下来。

  也就是这一瞬间,它做出了一个决定。

  乔星南并不知道缠在自己身上的这条小蛇马上要干什么了,他陪着自己的弟弟和外甥玩了一会,直到中午快要吃饭的时候,才看向乌拉。

  “乌拉。”

  “陛下。”

  乌拉声音粗哑,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明明长着一副桀骜的粗犷模样,此时在乔星南面前却很乖。

  他记得风凌哥哥之前说过的,缠在主人身上的这条蛇是亚利兰斯的帝王,所以,乌拉不能乱说话。

  乔星南点了点头,站起身温声叮嘱:“先带辰北和乔曜去前庭,是时候吃饭了。”

  “哥,一起走。”辰北忽然开口。

  自从辰北和乔曜来了皇宫后,乔星南担心两人害怕,这几天都会跟他们一起吃饭。

  “等一下哥哥就会过去。”他眼含笑意地拍了拍辰北的肩膀:“你带着小曜先去。”

  辰北闻言点了点头,反复催促他尽快过去后,就带着乔曜离开了。

  乔星南则跟斯特叔一起去了正厅。

  按照之前的惯例,霍德华会在这个时候来到正厅迎接暴君回宫。

  果然一进门,乔星南就在正厅里看到了霍德华站得笔直的身影,将暴君送走后,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辛苦主人了。”斯特叔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长长的眼镜链微微晃了一下。

  乔星南摇了摇头,只是哄哄暴君的话,倒是没有什么,但对方太黏自己了,总归有些不方便。

  而在这之后的一周,艾斯里特几乎天天都变成原型来找乔星南。

  连他的弟弟和外甥都逐渐地习惯了自己的哥哥/舅舅最近胳膊上老挂着一条蛇。

  乔星南能感觉到对方缠着自己不是为了监视他,但具体是为了什么,他也不知道,有时候乔星南甚至觉得自己对于艾斯里特,是不是相当于猫薄荷对猫。

  不过,这根本不可能。

  乔星南只能把一切都归于艾斯里特的脑子有问题,反正他已经习惯了。

  不得不说,蛇的鳞片确实很好摸。

  习惯之后,乔星南还挺喜欢的,就跟养了一只漂亮宠物似的,很能解压。

  时间就在暴君的粘人日常中走了过去,直到有一天突然出现了细微的不同。

  暴君每天早上都会变成蛇形来找他,中午准时离开,用过饭后又会化成蛇形回到他的身边,直到晚上六七点左右再离开。

  但是让乔星南没有想到的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暴君居然用了人形来见自己。

  艾斯里特脸上带笑,十分真诚地看着他:“乔,我们要不要去散散心?”

  散心?

  乔星南眉头微蹙。

  他不太想挪窝,毕竟自己每天还要连线零和铎乐他们,不愿意乱跑。

  而且,艾斯里特每天这么闲的吗?不用处理公务,还有时间去散心?这么想着,乔星南准备开口拒绝,而艾斯里特却像是率先猜到了一样,提前说道:

  “乔,我很遗憾你和你的亲王们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回自己的帝国,只能留在我亚利兰斯的帝宫中。”

  说着,他叹了一口气。

  “你的亲王和外甥年纪都还小,才从亲王府出来,就一直住在无趣的帝宫,我也因为政务繁忙,无法好好招待你的至亲,实在有些愧疚,这次我终于腾出了时间可以来招待他们,所以乔,不要拒绝好吗?”

  艾斯里特站在乔曜和弟弟的角度上说这个话,确实让他无法反驳。

  不过,暴君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事?

  乔星南总觉得有些奇怪,他抿了抿唇看向艾斯里特:“如果是去散心的话是可以去哪里?”

  “是曾经乔你待过的地方,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乌蒂亚庄园。”

  艾斯里特轻笑了一声:“你意下如何呢,乔?”

  乌蒂亚庄园?暴君的避暑山庄?

  那岂不是离原身和弟弟妹妹们以前居住的地方很近?

  乔星南闻言,矜持地点头:“乌蒂亚庄园的风景不错。”

  “就这么说好了?”

  乔星南听出了对方话语里的兴奋,心里的警惕更甚了。

  不过,一来对方用自己的弟弟外甥做借口,让他不好拒绝,二来自己也需要回乌蒂亚一趟,再加上跟暴君相处的这段日子,他最终还是暂时压下了警惕。

  乔星南微微握了握拳,看向艾斯里特问道:“艾斯里特,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出发?”

  “等我安排好帝国的事情,差不多需要一周的时间,这次我们可以在乌蒂亚庄园多待一段时间。”

  乔星南微微点头。

  一个星期之后出发,时间足够了。

  晚上,乔星南让斯特叔和打魔兽归来的瑞尔特先回去休息,自己一个人坐在桌边,将笔和纸都拿出来,在上面勾画着。

  不论早晚,乔星南都需要回一趟乌蒂亚。

  准确的说,是去离乌蒂亚边城只有一段距离的三不管地带,那里是原身和弟弟妹妹曾经的家。

  原身不止一次的在那边出现。

  虽然因为这个三不管地带处于帝国与帝国之间的接壤处,难民众多,人员杂乱,第一天出现,第二天就去世的情况比比皆是,而且自从大战之后,那个地方几乎都没什么人了。

  但原身曾经毕竟经常在那边徘徊。

  所以乔星南准备将混沌帝国的大陆“魔法阵”设在那边,这样才能解释原身为什么会频繁出现那里。

  只有获得爱心屋,自己的魔法阵才能够实现。

  乔星南一边想着一边写,慢慢思考之后的剧情,不论之后的星域联赛是否能够成功得到“爱心屋”,他都需要将每一种情况后续的计划想出来。

  倘若没有得到爱心屋,他该如何利用诅咒拖延时间,又该如何利用通商卡牌游走于各国之间,找到破局的可能?

  而如果自己真的得到爱心屋,在将使者们带去爱心屋之前,该怎么让那些陌生的卡牌来帮自己演戏?又该怎么在使者们面前表现自己帝国的强大和稳定?

  乔星南将自己的想法一点一点地写在纸上,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他告诉自己,不要着急。

  每一步都需要自己去仔细雕琢。

  而等这一段剧情的节点暂时结束告一段落后,乔星南就开始继续思索暴君的用意。

  为什么暴君需要自己去乌蒂亚呢?

  乔星南揉了揉眉头,随后想到了什么,手指轻点,借助零的视角看向此时正坐在桌边围成一圈开会的卡牌们。

  他们现在正在总结这两天在比亚拉经历的事情。

  “看样子我们最多还能在比亚拉待上五天,接着就要带着比亚拉的使者离开前往另一个帝国戈利兰。”

  铎乐睁开了眯眯眼,显得格外严肃。

  “需要拖延时间。”

  风凌眉头微皱,平静的蓝眸里满是认真。

  安吉莉亚在一旁给大家都倒了杯茶水,随后长长的耳朵动了动,温柔的蓝眸浮现出一丝忧虑。

  火一则在桌子上有些焦躁地晃荡。

  “等到了戈利兰,我们可以顺势利用马迪帕。”铎乐坐在椅子上,告诉大家自己的想法。

  马迪帕的使者,曾经在宴会上为了讨好戈利兰的帝王,对乔星南说过不敬的言论。

  等听完铎乐的想法,乔星南手指一动,他的嘴角上扬,让零出声夸了夸铎乐。

  铎乐的想法很简单,戈利兰与马迪帕两国离的很近,经过调查他们的特产物资相互流通,且各有差别,而等到时候倘若去了戈利兰他们拖不下去了,就可以用马迪帕的特产绝对会在他们帝国盛行为由,前往马迪帕。

  因为他们国家对主人不敬,所以铎乐利用起他们来,丝毫不手软。

  “但是,很危险。”

  零嗓音沙哑,磕磕绊绊地道。

  “主人!”火一嘭地一下变大了,它激动地绕着主人绕了两三圈,十分想念主人。

  “嗯。”

  乔星南笑着跟他们打着招呼,因为是控制着零和他们交流,所以卡牌们根本听不见乔星南嗓音中的笑意。

  可是,就算看不见乔星南,这些卡牌也都知道乔星南现在脸上一定扬着笑容,只要卡牌没有违背他的底线,乔星南从来都不会对卡牌生气。

  “万事小心,保命,为上。”

  马迪帕那边很乱,倘若要去马迪帕,一切都必须小心为上。

  “主人放心,若是见着不对劲,我们就迅速跑路了,凭着玛娜伦德还有斯沙,以及安吉莉亚的治疗,怎么着我们也会活着回去。”铎乐眯着眼睛宽慰道。

  “注意,安全,随机应变。”

  乔星南清楚卡牌们很聪明,他耐心地叮嘱了卡牌们几句,等他们都乖乖地表示知道了,这才勉强放下心。

  随后,乔星南看向了风凌。

  这次他主动控制零,不仅是为了参加卡牌们每天一次的会议,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找风凌调查艾斯里特想要带自己去乌蒂亚的原因。

  因为担心铎乐他们一行人的安全,乔星南便让能调查信息的风凌也成为了使者团的一员。

  风凌调查信息需要符合因果关系的存在,同时这个因果关系又必须要符合星域卡池的规律。

  上一次调查艾斯里特的时候,剩余的五枚黑不溜秋果的果核还在乔星南的手里。

  乔星南可以直接将“因果存在”上交给系统,从而让风凌远距离的调查信息。

  大致将事情告诉了在座的卡牌,风凌点了点头,他道:“好的,主人。”

  听到风凌这么说,乔星南直接让系统去判定他空间中保存下来的五颗果核。

  【叮,择风技能已开启。】

  乔星南心里松了口气。

  他借助零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风凌,轻灵的铃铛声响起,下一秒,房间内自西刮来一阵凉爽的风,远古的声音随着这阵风传入了耳中。

  【因果铃已响。】

  【风灵接受你的呼唤。】

  【西风白虎已就位。】

  乔星南看着风凌,只见他额上的蓝纹散发着淡淡的蓝光,丝巾遮挡着他的下半张脸,那双往日没什么情绪的蓝眸,此时却显得有些,憨厚?

  这还是乔星南第一次在酷哥风凌的身上,感觉到了憨厚二字怎么写,有那么些许的违和。

  【我听到了你的呼唤,风之子,你要探查的这个因果已确认,是问关于那位金鳞的事情吗?】

  乔星南点了点头,他让零吭哧问道:“艾斯里特,为何,想带我,去乌蒂亚。”

  【因为那位要成年了。】

  成年?

  乔星南觉得自己没记错的话,艾斯里特今年应该二十二岁了,为什么会还没成年?

  难道是金鳞族混血的缘故?

  可是暴君成年跟自己并没有太大关系吧?为什么要带着他?

  乔星南想着,直接问出了声,可面前的西风风灵却没有回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