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五十八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这次的突袭顺利得不可思议。

  饶是乔星南是这场战斗的幕后策划,都没有预料到比赛会结束得这么快。

  乔星南松开了攥紧的拳头。

  显然如今的结果证明,自己的设计并没有问题。

  他低头看向瑞尔特几人,此时的瑞尔特也有些愣怔,似乎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乔星南见状,轻笑一声。

  虽然速度有些出乎意料,可其实乔星南并不意外以瑞尔特为核心的小队会获胜。

  瑞尔特的综合实力并不突出,但技能赖皮至极,甚至可以说有些烦人。

  【把酒言欢】可以强制控制对手将自己视作友方,丧失战斗意图。

  这个技能的前置条件是,必须和对方喝酒,但是一旦叠加上瑞尔特的另一个技能【醉言醉语】,前置条件就形同虚设。

  醉酒技能后,我说你抢我的酒了,那你一定抢了,我既然说请你喝酒了,那你一定喝了,在【醉言醉语】的技能下,可以直接发动【抢酒者必死】和【把酒言欢】。

  睁眼说瞎话,控制技能和输出技能两手抓,堪称酒鬼界的扛把子。

  只要有足够强大的驱动保证瑞尔特的技能能够无误的运转,就算是再强大的对手,他们也不一定会输,毕竟在这场比赛中,所有卡牌的等级都是一样的。

  乔星南想着,从头到尾回顾了一遍刚才的战斗场景,更加熟悉每个卡牌的技能后,他带着艾薇纱飘了下去。

  “做得好,瑞尔特!”

  乔星南拍了拍瑞尔特的胳膊。

  瑞尔特闻言,兴高采烈地喝了口酒,心里高兴得不行,表面上还压平自己的嘴角,让他看上去更加稳重地道:“能帮上主人就好。”

  “小丽娜的傀儡也很厉害哦!”

  一旁的小丽娜也蹦蹦跳跳地过来了,她眨巴着大眼睛看向乔星南,一副求夸奖的样子。

  乔星南拍了拍她的脑袋,轻笑了一声:“对,小丽娜和喜喜都很厉害。”

  听到乔星南认出了自己的傀儡,小丽娜眼睛都亮了许多,她原地蹦了两下,马尾辫一晃一晃的,看上去非常可爱,“喜喜超厉害的!”

  喜喜,小丽娜的五个傀儡之一,拥有震慑技能,可震慑指定的单体目标十五分钟,期间目标无法移动。

  另外的四个傀儡分别为怒哀乐惧,除了哀哀负责保护之外,怒乐惧战斗力都极强。

  想到刚才小丽娜在战斗中的表现,乔星南再次确定自己的选择很正确。

  要知道,瑞尔特的技能有冷却时间,小丽娜的五个傀儡实力堪比ssr,不仅可以弥补这段时间武力值减弱的缺陷,喜喜拥有的震慑技能,还能与瑞尔特一起发动控制效果,迅速毁掉木牌。

  唯一的缺点就是,鬼魂在放完大招之后,就会进入维修时间,重新变回傀儡。

  不过,鬼魂存在感低,且人类的攻击对它无效,仅仅这几点,就足以和瑞尔特互补配合。

  刚才的战斗中,喜喜甚至没有使用大招,只靠着微薄的存在感和瑞尔特的掩护,直接抢下对面卡池主人身上的木牌毁掉。

  乔星南的视线看向了小丽娜腰间,五个表情分别是喜怒哀乐惧的傀儡,微微勾了勾嘴角。

  只要不遇到能精神攻击鬼魂或者直接伤害小丽娜,这些傀儡就无法消失。

  当然,若是要伤害小丽娜,就会触发小丽娜ssr级时拥有的【一家三口】召唤技能,让盖亚和乌拉同时出现对敌方使出一击最强的攻击。

  真是一个温情的技能。

  乔星南看向了旁边的紫袍少女,他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瓦依,你寻找的对手很好。”

  让人意想不到的弱。

  本来乔星南还以为对面卡池主人会迅速想办法反击,但没想到,对方好像吓傻了,不知道那边手忙脚乱些什么,连跑或者替换卡牌都没做到。

  可能和自己一样是个新手?

  这么想着,乔星南觉得自己运气真不错。

  听见新主人的话,瓦依黑色的眸子浮现出一丝亲近。

  “是虫虫们很厉害。”

  瓦依认真道。

  乔星南点头赞同:“虫子们确实都很厉害。”

  能迅速找到系统指定物品的位置,还能甄别敌方强弱的虫虫们简直酷到爆表!

  话音刚落,周围又飞过来三只虫子,乔星南趁着瓦依和梭天分享信息的时候,走到燃烧的巨石前。

  在他们突袭之前,那群卡牌正围着这群巨石,显然里面有什么东西。

  乔星南等火熄灭后,将自己的木牌放在巨石上,下一秒5枚点数入账。

  还挺多,乔星南想了想,抚摸了一下自己的木牌,之前那位卡池主人点数出乎意料地达到了150点,再加上把对方清出场后卡池赠送的点数,自己身上的点数直接就变成了309点。

  暴富!

  要想通过第一轮自然是点数越多越好,乔星南看向梭天:“先去收集兑换点数的东西。”

  瓦依的虫子除了探知消息外,还可以缩短队友一半的冷却时间,不过现在情况还好,暂时可以不用。

  “好嘞主人,我们走。”

  梭天说着,发动技能瞬间带着大家离开了这里。

  不过,此时的乔星南并不知道,在他们离开一分钟之后,有四个穿着盔甲的人来到了这里,他们动作整齐划一,气质却如同兵器一般冷硬。

  “迟了啊。”

  飘在他们头上的一个高大男人握紧了双拳,眉头紧皱,抬手一挥一个模糊的画面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似乎是在慌乱之下传送过来的画面。

  隐约可以看见画面上男人金色的眼睛。

  “我们追。”男人收起了图片紧接着下面其中一个盔甲人指了指前面的方向,下一秒士兵们脚下似乎萦绕这一圈一圈的风,飞速朝着那边前进着。

  幽深的深林洞穴里,传来了微弱的荧光。

  “又一点数到手。”

  丝毫不知道危险在逐渐逼近的乔星南对着大家挥了挥木牌,笑道:“去下一个地方。”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这一行人配合的越来越默契,不论是寻找东西,还是将比自己弱小的竞争对手清出场,都越来越熟练。

  “那边!”

  瓦依跟虫子交流之后,确定前方的对手实力比他们弱一些,压低声音指了指对面。

  此时,远处有四个头上长着鹿角,耳朵是鹿耳的人,他们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灵动之气,仿佛大自然孕育的精灵。

  这是瑞角卡池的宿主荷诺斯的卡牌,他浮在几张卡牌的上方,时不时指挥着卡牌们将东西从地下挖出来。

  “挖了这个,加上之前干掉的参赛者,我们就稳了。”荷诺斯见草参被挖出来了,松了口气,他低头想要将木牌对准东西,刚准备点上去,忽然就听见远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来一起喝酒吗?”

  声音落下,下一秒一个提着银白色雪刃的男人就迅速冲了过来。

  “戒备!”

  荷诺斯瞬间意识到敌袭,他飘在空中,注意到自己的卡牌动也不动,居然对那人升不起来躲避的心思,察觉到什么迅速喊道:“青鹿!”

  “青鹿得令。”

  其中一个穿着青衣的清秀女人,微微张口,发出了一阵悠悠的鹿鸣声。

  【青鹿悠鸣:消除敌方强加给自己的负面效果】

  这是解除控制了?

  瑞尔特暗啧一声,脚下动作一转,按照计划准备撤离,但对面三个擅长攻击的卡牌在恢复意识后,速度极快,眨眼间,瑞尔特就被逼的无法跟队友汇合。

  乔星南见状,心下微沉。

  之前的战斗中,他们同样遇到过有着驱散控制效果的队伍,不过那样的队伍,他们一般见到了就会直接跑路。

  现在显然不可能。

  “小丽娜!”

  乔星南当机立断,“执行c计划!”

  c计划,当他们遇到强者,无法跑路时,将会使用的计划。

  另一边,处在魂体状态下的荷诺斯看出那个控制的卡牌想要逃跑,乐了一下。

  显然,在使出技能后,这个卡牌就已经进入了技能冷却时间。

  真是没脑子。

  在比赛里面选择那些用一次就要进入冷却时间的卡牌,简直就是在送死。

  “黑鹿。”

  荷诺斯看向自己攻击力最强大且无冷却限制的卡牌,“速战速决!”

  “是!”黑鹿闻言,祭出偃月刀,刚准备砍掉瑞尔特的脖子,下一秒,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鬼魂,随着鬼魂诡异的笑声,他居然再也无法动作!

  【喜喜傀儡已发动单体震慑,技能正在冷却,进入维修时间。】

  控制类型的鬼魂迅速消失。

  这个鬼魂显然在放大招后会冻结的类型。

  一旁的青鹿见状,刚想解除黑鹿控制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短发洒脱的男人。

  “先跟我去个地方吧!”

  话音刚落,青鹿就瞬间被带离了战场。

  等青鹿回神的时候,自己居然已经被带离了战场,而那个带她来到这个鬼地方的男人就像是怕自己打他一样,连面都没有露!

  与此同时,亲眼看到自己卡牌被带走的荷诺斯:!!!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传送系的卡牌没有传送队友,反而把敌方的卡牌给传送走的!

  虽然魂体的主人会跟随卡牌离开,但是荷诺斯的三个卡牌都在这里,根本不可能去往青鹿的身边!就算再多带走一张,他可能也会跟着离开这里!可恶!他们绝对是故意的!

  艹!

  怎么能这么欠?!他们到底把自己的青鹿带到哪里去了?!

  蓝鹿和暗夜神鹿同样看到了那一幕,两个卡牌没有犹豫,立刻想要动手干掉瑞尔特,可对面的小队就像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似的,在他们冲上去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两个鬼魂。

  【怒怒傀儡已发动火攻,技能正在冷却,进入维修时间。】

  【惧惧傀儡已发动凝结冰冻,技能正在冷却,进入维修时间。】

  这两个鬼魂的技能都很强大,然而蓝鹿和暗夜神鹿也不弱,只是被纠缠了一会儿就迅速挣脱。

  正想要对着瑞尔特挥刀之际,他们震惊地发现,之前这个使剑的男人全身居然被黑色的虫子包裹!

  密密麻麻的十分渗人。

  【叮,卡牌瓦依·养蛊人技能[虫蛊·解冻]已结束】

  【叮,卡牌瑞尔特技能[把酒言欢]冷却时间减半。】

  养蛊人瓦依,身体皆可化为蛊虫,只要有一只虫子生存,瓦依就不会死。

  她所培育的蛊虫生在左胳膊中的功能为探查消息,右胳膊中的蛊虫则为减弱疼痛的治疗与增益

  增益时,友方技能冷却时间减半。

  唯一的缺点就是,蛊虫在发挥作用之后便会消失。

  而消失的蛊虫相当于阵亡,并不会回到瓦依的身上,只能等她身体内的蛊虫再次分裂生长,瓦依的身体才会恢复原状。

  在这场比赛中,瓦依的血条要比其他卡牌都要低,因为她体内的蛊虫在不断地“阵亡”。

  但总体来说,瓦依是一个非常有用的辅助卡牌。

  原本,小丽娜的鬼魂就拖延了很长时间,加上瓦依的解冻增益技能,一秒钟后,乔星南就听到了系统冷漠的提示音。

  【叮,卡牌瑞尔特技能[把酒言欢]解冻时间已结束。】

  听到这句话,乔星南嘴角微勾。

  另一边,荷诺斯看着自己的两张卡牌摆脱鬼魂的控制后,下意识一喜,他显然猜到,只要干掉瑞尔特,自己就能胜利一大半。

  虽然对方身上被虫子包着,可虫子而已,怎么可能敌得过他强大的卡牌?

  而这时,之前被震慑无法动弹的黑鹿也终于解除了控制,荷诺斯更觉大势已定,赶忙将备选的白鹿替换了青鹿。

  青鹿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这么长时间都没过来,显然是暂时不能回来,既然这样,还是替换最好。

  事实上,如果不是顾忌对方有控制系的卡牌,他早就替换了青鹿。

  看到白鹿出场后,荷诺斯心下一稳,他们这边四个卡牌都在场,也都有了准备,怎么都不可能输,如果不是之前太突然,青鹿也不会被强制带走。

  他刚想笑出声,下一秒原本包裹着男人的虫子突然消失,与此同时,荷诺斯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句话:

  “来一起喝酒吗?”

  荷诺斯:……

  我家驱散效果的卡牌都没了,你告诉我怎么玩?!怎么玩!靠!

  最终结果已成定局。

  在荷诺斯一行人消失之后,乔星南没顾得上看自己的点数,视线关切地从每一个卡牌身上扫过,观察着每一个卡牌的血条。

  瓦依因为要派虫子此时的血条只剩下60了,瑞尔特和小丽娜的血条都差不多,他们两个都没怎么受伤,在80左右,而乔星南的视线落在梭天上。

  多次短途穿越会让梭天感觉到疲惫,加上也参加了一次战斗,梭天的血条消耗也不少,可相比于其他的卡牌来说,还比较高,血条在85。

  这已经比乔星南想的好多了。

  他微微松了一口气,为自己完美契合瑞尔特的c计划点了个赞,半点没觉得,他将驱散卡牌带走的计划非常…欠。

  乔星南关心了奋力战斗的卡牌几句,随后看了眼自己的点数道:“现在距离这次比赛结束还剩下16个小时,我们如今已经五百点了,接下来大家的步伐可以放慢一些,安全为上。”

  小丽娜把自己的傀儡收好,找了块石头盘腿坐着修理自己的傀儡,闻言举手欢快道:“小丽娜会努力的!”

  小丽娜是很厉害的人形师,维修时间最多不超过十分钟。

  乔星南抿了抿嘴角,轻笑了一声,还有十六个小时,他们需要再攒够五百点,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绝对处于前二十五名。

  但现在时间还早,毕竟跑了这么长时间也累了,乔星南还是倾向于让卡牌们慢慢来,稍微休息一会儿。

  不过,乔星南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卡牌却不想休息,或许也是因为连续干掉了几名卡池主人,他们自信心大增,尤其是瑞尔特,甚至还克服对虫子的恐惧,主动凑近瓦依,想让她快些寻找下一个目标。

  瓦依也很想帮新主人赚点数。

  她让自己的虫子们不断地寻找新的能够兑换点数的物品,同时搜寻其他自己这一行人能打得过的卡牌。

  虫子们收集消息真的很厉害。

  至少,他们真的打败了之前那些较弱的竞争对手们,乔星南已经在心里夸了瓦依好多次了。

  选择瓦依真是他最正确的决定。

  相信以前瓦依的宿主们,应该也非常喜欢瓦依!

  乔星南看着“不小心”栽倒在瑞尔特身边,落下一堆虫子的瓦依,笑容温暖。

  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而此时,正在比赛的卡池主人并不知道,那些被提前清出场的卡池主人都集中在了一个会议厅中。

  只有当比赛结束,他们才能离开。

  作为比赛的败者,卡池宿主们纷纷找到自己相熟的宿主,私底下交流吐槽他们在比赛中遇到的事情,此时几位宿主正在说的就是一个很奇葩的卡池。

  “你都不敢相信,我的青鹿当时是怎么失败的,那个奇葩居然用空间把我的青鹿移走了!”

  几个卡池的主人聚在一起说着自己的悲惨遭遇。

  “我研究了一下,咱们说的就是同一个卡池!他们那些卡牌配合起来都是相当的无耻!”

  渐渐的这些谈论的消息散播在了这些战败的卡池主人中,激起了一片谈论的声音。

  “什么卡池的主人啊,这么不要脸?”

  当这个问题出现在这些人中,许多人都表示不清楚。

  当然就算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真的很聪明,正常人会想到用传送系的卡牌将对手挪走吗?

  还特意只挪了一个,就怕挪的卡牌多了,敌方卡池的主人也跟着消失了。

  “似乎是叫什么混元卡池?”

  “什么混元,我打听过了,是混沌卡池!”

  混沌卡池?

  这个名字出来,大部分人是不知道的,只是默默记在了心底,而也有极个别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

  总之,这次的星域卡池第一轮的比赛,混沌卡池的名声隐隐地传开了。

  而此时的混沌卡池宿主,还不知道自己因为一个小小的计划突然扬名,此时他正听着瓦依的建议。

  “主人,那边不可以!”

  瓦依看向东北方向。

  微风吹过她空荡荡的左胳膊和右手,黑色的眸子里满是警惕,“那边的人很强。”

  瑞尔特因为之前的事情,特地离瓦依远了一些。

  梭天看了眼瑞尔特发出了一声疑惑:“瑞尔特,你做什么呢?”

  瑞尔特喝了口酒,颇为不耐:“别管我。”

  梭天撇了撇嘴,一脚踹向了瑞尔特的屁股。

  瑞尔特一个趄趔,差点将自己口中的酒喷出来,“梭天,tm老子揍死你。”

  梭天哦了一声,又对瑞尔特扔去了一个白眼。

  而乔星南根本没注意到梭天和瑞尔特的举动,他飘在小丽娜和瓦依的身边,跟她们分析着接下来向哪里走。

  等决定好后,乔星南看向了梭天:“去南边。”

  “好!那我们换一个。”梭天把自己的衣服不太规整的衣服扒拉了一下,拉到合适的位置,满意地笑了,随后大手一挥:“走。”

  南边有个相对较弱的卡牌队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乔星南带队的混沌卡池不断地寻找新的目标。

  但实际上,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搏斗,五十个人的赛场,人数越来越少,剩下的卡牌也越来越强。

  所以有的时候就连瓦依的虫子,都会预估错误找上强队。

  而这个时候,他们混沌卡池的卡牌就会谨记乔星南的指示打游击战——见机行事,遇到强队赶紧跑路。

  换句话说,他们队伍的行动深刻诠释了,什么叫做老六技能。

  上场的时候,混沌卡池的这些卡牌,也不会和对方硬碰硬,会让瑞尔特先用技能让对手无法攻击,接下来就是开展各种厚脸皮的攻击,小丽娜的傀儡去毁掉木牌,而此时倘若遇到硬茬子取消瑞尔特的技能,那接下来就更好玩了。

  不论是瓦依缩短冷却时间的技能,还是小丽娜的【化魂傀儡】都可以不断地为瑞尔特提供配合。

  而此时梭天也会站在乔星南的旁边,时刻关注着战局,只要见势不对就准备扛起队友们跑路。

  “要好好保全自己。”

  每次混沌卡池的卡牌们战斗前,都会听到主人对他们说同样的话。

  渐渐地,距离比赛结束还剩下三个小时,乔星南看了眼自己的点数,一千零一点。

  应该可以保持在前二十五。

  乔星南这么想着,继续嘱咐大家打游击战,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对手,就去找可以兑换的东西,只要苟过三个小时,胜利就是属于他们的!

  “主人!”

  一只黑色的虫子在瓦依面前瞬间化为了光点,她的眼神本来很淡定却突然有些惊讶与无措:“主人,有强者朝我们这边追来。”

  “虫虫说,对方已经跟了我们好久。”

  乔星南皱了皱眉,连忙让梭天转移阵地。

  下一秒,梭天却发现自己的技能不能动用了。

  盔甲摩擦的声音响起,远处慢慢走来了四个穿着盔甲的人,两男两女,身材修长挺拔,看上去就是擅于战斗的卡牌。

  而在他们的头上浮着一个盘腿而坐的高大男人,他神色冰冷,缓缓地看着面前的人:“混沌卡池的主人,乔星南?”

  乔星南知道面前的人是谁,之前的光幕上,有他的容貌。

  ——重兵卡池宿主庆山南

  乔星南浮在空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对方对方在看向自己卡池的卡牌时,眼里流露出一股轻视,于是,下意识地将自己在亚利兰斯时的冷淡模样摆出来。

  “嗯。”

  乔星南面上冷淡,心里却十分警惕,他飘动着身子,看向自己的卡牌轻声说了一句话。

  “你在对他们说什么?”

  庆山南的声音冰冷,他看着那边乔星南似乎跟混沌卡池的卡牌们说了几句话,但具体说了什么,因为规则,他并不知晓。

  当然是说按哪个计划进行了。

  乔星南心里无语。

  “当然,不管你说什么,都不重要,你将我的好友杀退场了,同样,我也会将你清退场。”庆山南语气认真。

  “你们混沌卡牌本身就弱,若是你不想打,自毁木牌便可以。”

  混沌卡牌本身就弱?

  乔星南平常待人很是温和,就连装作冷淡的时候也是按照自己准则做事,骂他可以,骂他在意的人绝不可能。

  他是一个很护犊子的人。

  “抱歉,不可能。”

  “是吗?”庆山南叹了口气,“那就只好将你清出场了。”

  庆山南的语气很大,他对自己的卡牌有着绝对强大的自信,尤其对手是星域卡池垫底的混沌卡池。

  他的一名好友还是曾经混沌卡池的主人。

  一群杂七杂八的卡牌,能力不大,升级贼难,脾气不小,还难伺候,教训几句话就开始急眼,除了长得好看没什么优点了,这是他好友说过的话。

  当然长得好看,对其他卡池同样拥有着美丽容貌的卡牌来说,根本不算混沌卡池独有的优点。

  “开始吧。”庆山南很有绅士风范。

  而随着话音落下,他周围的四个盔甲人身后都浮现出了两柄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周围萦绕着浓郁的杀意,让人心里不禁有些战栗,有几柄剑酝酿着深厚的危险。

  而奇怪的是,其中一个盔甲人身后浮现的剑一蓝一紫。

  于此同时,乔星南的视线落在瑞尔特身上。

  计划开始了。

  瑞尔特手里握着酒瓶,高呼着邀请对方喝酒。

  紧接着对面身后的蓝剑缓缓变成了紫色。

  【叮,卡牌酒鬼·瑞尔特技能[把酒言欢]冷却时间开始。】

  当梭天的能力被冻住的时候,乔星南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正常来讲,要冻住的卡牌绝对是最能威胁到他们的卡牌,但梭天只属于要跑路的卡。

  对方却先冻住了梭天,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强的自信。

  他的手指在空中轻点瑞尔特,只见下一秒瓦依右胳膊抬起,成千上万的虫子从她的胳膊上分散开,化成黑色的光点落在瑞尔特的身上。

  瑞尔特身体紧绷,一天要经受两回虫子解冻,他也是没谁了。

  紧接着,瑞尔特顶着狂化的模样,就直接冲了上去。

  “莽夫而已。”庆山南如此评价,他点了一下,最左侧的盔甲女人。

  “是,主人。”

  女人身后的长剑散发着点点荧光,直直地冲向了瑞尔特。

  而另一头的小丽娜也将自己的傀儡扔过去帮忙,只留下守护傀儡哀哀来保护主人和她们这群没有战斗力的卡牌。

  对面的卡牌都很强悍,不论是迅疾而飞,压制住他们能力的长剑,还是横扫千军的气势都表明,现在乔星南身边的几张卡牌根本无法打败对方。

  就算有小丽娜的四只傀儡帮忙,瑞尔特对付起他们来也都很吃力,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而辅助瑞尔特上场的化魂傀儡们,居然也能被那些剑给伤到!

  这些剑沾染了精神力!

  鬼魂们坚持不了多久!

  乔星南眉头紧皱,他注意到瑞尔特的血条在不断的减少,现在已经到了20,同时小丽娜的血条也在不断地下降。

  黑色的虫子不断地从瓦依的右胳膊上飞去,减少瑞尔特和小丽娜身上的疼痛,同时也吊着他们的命。

  “认输吗?”

  庆山南看着对面的乔星南,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

  他看的很清楚,自己这边的几个人只掉了一点血条,但对面的他们已经近乎残血。

  四个傀儡冲向了这些盔甲人,但转瞬却被长剑攻击,最后凭着破碎的代价,也只让他们掉到了半血。

  庆山南眼里的冷意更深了,真是不自量力!

  傀儡都消失了,那接下来就能更专注的对付混沌卡池的拥有者们。

  他会把他们一个个全部都杀掉。

  盔甲人中只有一个人去对付了瑞尔特,一个用来压制他们技能,剩下的两人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乔星南站在小丽娜的后面,看着向他们袭来的剑光,保护他们的哀哀立马冲了上去,挡住了这一击。

  【哀哀傀儡已发动单体保护,技能正在冷却,进入维修时间。】

  【叮,卡牌小丽娜·人形师[一家三口]技能发动】

  随着系统的话音落下,乔星南看到了一个陌生少年与乌拉的虚影。

  下一秒,少年朝那个袭击的盔甲人扔了一个傀儡,傀儡瞬间变成高大的烈火神邸。

  乌拉也扔出去一个傀儡,只不过没什么特效,只是一个高大的人形傀儡。

  两个傀儡朝那两个盔甲人飞去,重重一击之后,神邸和人形傀儡消失,盖亚和乌拉的虚影也随之消失了。

  “就这样吗?”庆山南脸上没什么惊讶的情绪,对面的那个用剑的男人,小女孩,还有那个少女都残血了,而他还有最强的人没有放出来。

  “战皇,替换。”

  庆山南的话音刚落,一个危险的气息落在乔星南他们的面前。

  庆山南知道当他的战皇出场的时候,对方脸上就应该露出绝望的表情,他们没有丝毫胜算。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只见对面黑发男人的嘴角带着笑意,莫名有些…嘲讽。

  下一秒他就看见之前那个被压制住穿越的男人消失了,出现了一个看起来非常严肃的老婆婆。

  “艾薇纱,拜托了。”

  乔星南看向对面血条只有25左右的盔甲人。

  而自己这面的卡牌们,则是只用瓦依的蛊虫吊着命,才勉强达到1的血条苟活着,两方对比非常惨烈,乔星南朝对面那个高大的男人微微一笑。

  【叮,艾薇纱·平衡者技能[不平衡伤势反弹]技能开启】

  艾薇纱的伤势反弹,就意味着,自己这边每一个卡牌缺少的血条,都会原封不动化作攻击全部传给对面的卡牌,而自己这面将会重置技能与血条。

  庆山南见状,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正想命令卡牌们转移,还没出声就看到对方的卡牌全部变成了满血,而自己这面的卡牌血条瞬间降到底,除了战皇还剩下30的血条,其他卡牌全部退场。

  怎么会有这样的卡牌?!

  “战皇,上!”庆山南咬牙喊道。

  只有战皇也没有关系,战皇很强,甚至与sp还有一战之力!

  然而与他同时出声的,还有一个喝着酒的男人。

  “要一起喝酒吗?”沙哑的声音响起,战皇拔刀的动作一顿。

  【叮,酒鬼瑞尔特技能[把酒言欢]技能已开启】

  【叮,酒鬼瑞尔特技能[醉言醉语][抢酒者必死]技能已激活】

  而接下来的发展就异常地顺利,战皇消失在了众人面前,对面仅仅剩下了庆山南一个人,也只能自认倒霉将自己的木牌掰碎了。

  消失前庆山南深深地看了眼乔星南,他语气有些深意:“你很好。”

  乔星南根本没在意对方的话,看到对方退场之后,他松了口气,转头看向自己的卡牌们。

  此时瓦依本来因为使用技能而空空荡荡的袖子,也恢复了原状。

  “大家都太棒了。”乔星南脸带笑意地看向众人,当然也没有忘记化为魂体的梭天。

  “主人也超棒的!”小丽娜眼睛亮亮地赞扬乔星南。

  用自己这方残血换对方残血,且顺利重置瑞尔特技能让他可以继续攻击的计划,都是乔星南想出来的。

  乔星南笑了一声,刚想说什么,二十四小时的比赛在这一刻到达了尾声。

  【叮,第一轮比赛结束,当前宿主拥有的点数为5000点】

  5000点?!

  乔星南愣了一下,可仔细一想倒也合理,自己在干掉庆山南之前就已经拥有一千点了,庆山南本身拥有的点数就多,星域卡池还会给给胜者翻倍的奖励,并不奇怪。

  【叮,恭喜2658号宿主进入第二轮比赛,现在开始清理战场,宿主可回到自己的世界,您的负责系统讲向您宣读第二轮比赛的规则。】

  身上浮现出点点的白光,他们要回去了。

  这也太突然了。

  乔星南看向自己身边的几张卡牌。

  “主人,快点抽到我们哦!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助主人的!”小丽娜蹦蹦跳跳的,满脸期待。

  而她身边的紫袍少女也是,眼里闪烁着一丝光芒。

  梭天也是大大咧咧的性子,他挥了挥手道:“主人,下次见啊!”

  而最让瑞尔特害怕的艾薇纱此时脸色微缓,朝着乔星南行了一个优雅的女士拜别礼。

  乔星南想说的话卡在嗓子里,他嗯了一声,声音里带着笑意:“好,之后见啊。”

  白光乍现,眼神一晃,再次睁开眼睛时,乔星南和瑞尔特就看见,之前站着送他们离开的斯特。

  “斯特叔,久等了。”乔星南轻笑了一声。

  看着乔星南的表情与他身边瑞尔特嘚瑟的样子,斯特就猜到结果了。

  他眼里的笑意更加真实:“眨眼的功夫而已。”

  随后斯特又露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主人,结果怎么样了?”

  乔星南眼含笑意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听到了一声嘭——的巨大声音。

  乔星南闭上了嘴,他皱起了眉头,和瑞尔特以及斯特对视一眼,三人走出了房门。

  只见自己的隔壁,也就是艾斯里特那个巨大的屋子,塌了。

  怎么会塌了呢?!

  金鳞混血成年的动静这么大的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