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六十四章【记得看作话呀】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记得看作话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记得看作话呀】

  伊利斯安,混沌卡池的灵族祭司。

  与斯特叔、艾特安、艾薇纱都是卡池中德高望重的长者,同时也是乔星南在联赛上共同作战的卡牌之一。

  乔星南之所以让零和铎乐去找伊利斯安,就是为了让对方在之后的宴会上帮忙维持秩序,同时,辅助黑白水月幻化的“皇室宗亲”,在那群使者面前演一出好戏。

  在他安排的剧本中,伊利斯安是帝王最信赖的内阁大臣之一。

  伊利斯安一定能做好这件事。

  回想着伊利斯安慈祥而睿智的模样,乔星南对此深信不疑。

  他手指轻点,控制着零转变方向,带着卡牌们走到自己给伊利斯安划分的住处,接着就看到了坐在小亭中的年迈长者。

  此时的伊利斯安正一边喝茶,一边跟一个用白色鲛布蒙眼的男人说话,身旁还坐着巫族的长者艾特安和艾薇纱。

  发觉有人来到他们所在的小亭,亭中的长者们朝着那边望了过去,随后就看到了被周围卡牌簇拥着的白袍人。

  新主人可以通过零来跟他们对话。

  伊利斯安早就从系统那边听说过这件事,用祭司令开会的时候,他也曾将这件事告诉给卡牌们,以此来激发卡牌们的好奇心促使他们进入“爱心屋”

  在坐的长者们无一例外全部都知道,现在他们可以通过白袍人和乔星南交流。

  “主人。”

  伊利斯安看着白袍人,就像是看到了那位几天未见的黑发青年一样,棕色的眼睛里满是慈祥,正要站起身对乔星南打招呼,下一秒就看见原本坐在自己身边的观星者老友,比他还迅速地站起身。

  观星者一族的长者莫里,年纪跟伊利斯安一样大,都是混沌卡池元老级别的人物,可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看起来就跟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样。

  他的银发被编成两股,束在脑后,穿着一身勾勒着银色暗纹的白色长袍,薄唇微抿,看上去神秘而优雅。

  他怎么在这里?

  站在零旁边的斯特叔看到莫里,嘴角的笑容收敛了一些,莫里这位长者,不是向来不喜欢跟他们一起喝茶吗?

  观星者一族是卡牌界的怪胎,整天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矜傲的态度几乎跟龙族有的一拼,不管谁来了,他们一族都会立刻选择装瞎,根本不带理会对方的,族内团结的不得了。

  而莫里对外人的态度更是他们一族的佼佼者,高傲得欠揍。

  一旁的斯特本来都已经做好准备,如果莫里对他主人不敬的话,自己到时候绝对要出口讽刺对方几句,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刻的莫里表现跟往常大相径庭,友好的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请这边坐。”

  莫里的声音带着一丝天然的凉意,每一个字都仿佛带着一种奇妙的韵律。

  这老东西到底想要做什么?

  斯特觉得有些古怪,不过观星者一族本来就是奇奇怪怪的,但向来都有分寸,不会做出蠢事,斯特在心里嘀咕了几句,也就不再多想了。

  远在乌蒂亚庄园的乔星南暗赞了一下莫里的气质,随后控制着零坐到了莫里的旁边。

  卡池长者是每个新生卡牌的噩梦。

  玛娜和伦德站在零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们夫妇平日里就喜欢在卡池里乱捣蛋,每次见到卡池长者都是绕着道走的。

  此时一下子面对这么多长者,夫妻俩都有些怂,尤其是两人还分别对上了艾特安和艾薇纱审视般的视线,原本黏呼呼勾缠在一起的尾巴瞬间变得有些僵直起来。

  乔星南不用想也知道,玛娜伦德这两个战斗分子肯定和这群长者不对付,他手指轻点,让他们两个先去休息,不用在这里等着。

  玛娜伦德两人听到这话,瞬间放松下来,尾巴轻松地摇晃着离开,乔星南见状,不禁有些失笑。

  看来自己让长者们管事,还真是没有选错。

  时间紧急,乔星南很快将注意力挪了回来,他没有浪费时间,借助零的身体,磕磕绊绊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斯特和铎乐则负责在一旁补充。

  从见到卡池长者们之后就变得格外安分的火一缩在斯沙的怀中,也悄悄补充了几句:“那些通商使者心眼可多啦!”

  直到现在,火一还记得那几个帝国中,有个叫戈利兰的强国骗另一个弱国试探自己的主人!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安吉莉亚身边的雪狼也赞同地嗷呜了一声。

  几位卡池长者心中也都有了数,在新主人的介绍下,很快就知道自己之后该如何应对。

  乔星南与几位长者们商量了很久,终于将心中的事情一件不落地全部交代完毕,这才放心地准备离开。

  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们也需要尽快回去准备,应对接下来的宴会。

  临走时,乔星南注意到了那位观星者莫里,一直在“看”向自己,乔星南知道对方的视线已经落在自己身上很久了,之前在跟卡池长者们商量的时候,莫里就一直用那双被蒙住的眼睛看向自己。

  他不经常出声,只会在自己说话的时候,冷淡地点点头。

  对着莫里年轻的外表,就算知道他是长者中的一员,乔星南那声叔也迟迟叫不出口。

  “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正巧因为零说话不流利,所以在这个时候显得没那么尴尬。

  对方蒙着眼睛,乔星南看不出面前的观星者眼里的情绪,只能看见他嘴角微微抿起,随后微微勾了勾。

  “主人,无事。”

  没有事情就好,乔星南也没再多想,控制着零点了点头,随后便带着卡牌们离开了对方。

  他并不知道在自己离开之后,那位说无事的观星者,还在“看”着他,直到背影消失在拐角,才收回了视线。

  伊利斯安注意到了这一幕,一转头就看到了已经跃跃欲试准备帮助主人的两位巫族好友,挥了挥手,让他们赶紧离开。

  “那我们就告辞了。”

  艾特安和艾薇纱严肃的脸上微松,如今事情繁忙,他们没多客套,起身直接离开了小亭。

  伊利斯安看着离开的两人,喝了口茶,随后看向他身边的这位观星者,什么也没问。

  观星者究竟观出来什么事情,如果他们可以知道,莫里肯定一早就说出来,但有些不被规则允许说出的事情,他们一族在心底里捂死了,也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

  乔星南看着卡牌们回去后,微松了一口气,接下来自己只需要等着宴会开始就好,乔星南想着,微抿了一口茶水,正要放下茶杯时,身旁打盹打了好久的艾斯里特终于醒了过来。

  对方睡醒的时候,眼里却没有半点迷蒙,他注意到了身上盖着的这件外套,碧绿的眼睛看着乔星南的眸子,随后温和地笑了一下:“乔真是个体贴的人。”

  乔星南放下杯子,摇了摇头笑了一下:“没什么。”

  此时夕阳还未完全落下,微风拂过还带着丝丝凉意。

  该回去了,一会儿晚宴还有的忙。

  乔星南这么想着,直接看向艾斯里特缓缓道:“天快黑了,艾斯里特你身体不舒服,还是早些回去休息比较好。”

  随后又看向他眼底的青黑:“不要熬夜了。”

  而且你还没正式成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熬夜小心个子长不高。

  不过,暴君现在长得倒不低,得有一米八几了,比自己要高上一些,乔星南估摸着,那不用继续长个子也行。

  艾斯里特嗯了一声,眼睛看向乔星南,视线从那双金色的眸子再划过他白皙的脖颈,懒洋洋地道:“最近睡得有些晚了,今天会早些。”

  乔星南微微点头。

  虽然不知道真假,不过暴君肯定能照顾好自己,他也不用管这么多。

  等艾斯里特离开之后,乔星南便带着卡牌们离开了小亭。

  如今时间已经不早,身边卡牌们在这个时候也帮不上忙,乔星南也就没让风凌他们继续陪着自己,直接挥手让卡牌们回去休息,自己则走进房间,切换到零的视角。

  另一头,“混沌帝国”的晚宴即将开场。

  各国的通商使团中,只有使者们与保护他们的骑士长,才有资格进入这个欢迎晚宴,其他将近百名的普通骑士只能在房间里安静的享用他们的晚餐。

  爱心屋是星域卡池为主人和卡牌设置的交流感情的地方,自然不可能让主人和卡牌饿着肚子谈感情,所以,只要在爱心屋开启期间,都可以利用能量凝聚出各种美味的食物。

  当然,表面上都是由厨房内黑白水月幻化的厨娘和厨师完成这些工作。

  各国使者们在侍女们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举办宴会的庭院。

  因为魔法阵的存在,皇家宴会厅如同白昼一般明亮,照顾到翼族中的一些贵族,庭院中甚至还放置了空中楼阁。

  波光粼粼的人造湖水环绕着庭院,美丽的人鱼坐在岸边拨弄着琴弦,嘴唇微动,比之前那位通身雪白的少女还要悦耳的声音从她们的口中传出,美好的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

  “真是抱歉,现在才来迎接。”

  铎乐此时换了一身更加庄重的衣服朝他们走过来,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将使者和骑士们拽回了现实,“还请原谅我的失礼。”

  “您没有失礼,我们怎么会介意?”使者们回神后,赶忙否认。

  铎乐笑眯眯地攀谈了几句,随后道:“请务必允许我为各位介绍负责相关事务的几位大臣。”

  “到时候通商可必须获得他们的批准。”

  一听到这句话,所有的使者脸色变得认真起来,严阵以待。

  紧接着,他们就被铎乐带到了一群看起来气质不凡的老人面前。

  “这些五位是我们的内阁大臣。”

  五位大臣分别是,灵族长者伊利斯安,观星者莫里,巫族的两位长者艾特安,艾薇纱以及木族长者乌德。

  通商使者们站在这几个人面前,看着这些长者,能感觉到在他们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威压,让人不敢造次。

  那是当然了。

  乔星南借着零的视角,看向面前几个使者严肃的脸,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他选择的都是一些非常沉稳的长者,毕竟一个帝王在外游历,要是没有信得过的大臣,自己的帝国没了都不知道。

  面前的几个大臣随便拿出去一个,都能吓破卡池们那些战斗狂的胆子。

  其他的不说,至少面上看过去都是一个个德高望重的聪慧人士,观星者莫里除外,他看上去还是个青年模样,但气质疏离沉稳,让人不敢小觑。

  “不要这么拘谨,你们是乌亚索尔大陆的使者,也是我们帝国未来的通商伙伴。”伊利斯安棕色的眼睛在他们身上扫过,随后扬起了微笑,看上去十分和善。

  “混沌帝国的物产富饶,在这之后我们的财务官会带你们去考察的,现如今我们聚在一起参加宴会只是闲聊罢了。”

  “你们只需要将这当做朋友的邀约,尽情享用美酒茶水和美味佳肴,一起聊聊各国不同的风俗趣事,不需要太过拘谨。”

  伊利斯安说的很和善,木族长老也是个温柔的性子,几个使者都是阅历丰富的官员,自然知道怎么做,顺着台阶就跟着几位大臣聊了起来,笑容满面地相互攀谈。

  然而越聊,几个使者越心惊。

  伊利斯安和那个叫乌德的大臣处事圆滑又滴水不漏。

  一直蒙着眼睛的青年,洞察力惊人,虽然不怎么搭腔,可一开口就一针见血地提出一些各国使者在通商时含糊其辞的漏洞,比如马迪帕的传送阵问题,比亚拉的通商护卫骑士战斗力薄弱问题。

  在旁边站着的一男一女两位长者,面容严肃,虽然一直在悠闲地喝茶,但也会提出一些之后通商的问题,而且这两位格外注重通商规矩,一板一眼的,很难能动摇他们的想法。

  混沌帝国的几位大臣都不好忽悠。

  这就意味着,如果真正通商后,他们想要在协议上做文章很难,在场的几个使者表面上笑着,心里却更加谨慎了一些,这些都是要报告给他们帝王的。

  乔星南借着零的视角看着他们交谈甚欢的样子,不自觉笑了一声。

  这几位长者能在卡池中成为一族的管理者,自然不会蠢笨,加上性格的缘故,使者们想要套话根本不容易。

  交给长者们,自己果然很放心。

  乔星南欣慰地想着,接着左右看了看,周围来参加宴会的贵族、臣子们,有些是卡牌幻化而成的,有些是水月化成的。

  小丽娜和瓦依都作为骑士长出席了这次的宴会,其他零零星星的还有乔星南熟悉的几个人。

  因为自己这边暂时不需要人,乔星南就让斯沙几人去找自己熟悉的好友休息一会。

  但显然,他们此时谁都不愿意离开零,毕竟现在人多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生怕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主人会受到委屈。

  “主人,零也会保护,你。”

  乔星南心中划过一丝暖意。

  爱心屋算是他们自己的地盘,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现在观察“情况”能受到什么委屈,不过也不想浪费他们的好心。

  乔星南的眼神透出几分笑意,手指轻点,控制着零对斯沙几人点了点头,随即便继续看向了宴会中心。

  按照自己的设定,他的“叔叔阿姨”也快要出场了。

  作为一个少年即位的帝王,身边的大臣和贵族都影响着帝王的位置是否稳固。

  能在游历中遇到背叛者还失去他们其中一个亲王,那么这个帝国从某种方面上来讲也并不是完全稳定的。

  乔星南要做的就是把这一个弱点暴露出来,不过这也并不算弱点。

  毕竟在明眼人里,那些人的狼子野心根本抵不过这么庞大的帝国以及这些优秀的臣子骑士,自己要做的只是将他之前的漏洞圆一圆而已。

  要来了。

  乔星南借助零的眼睛,看到了走向使者团的四个公爵。

  四位公爵两两离得很远,但因为同时朝着外国的通商使团走过来,动静也不是太小。

  至少这些通商使团明显察觉到,原本温和笑着的伊利斯安和乌德,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了变化,眼神隐隐透出了几分厌恶。

  他们能看出,大臣们的厌恶都是针对其中的一对公爵,两人打扮的珠光宝气,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而另一边是眼眶微红的两位公爵。

  “帝斯曼大公爵和小公爵安好。”

  伊利斯安率先朝着那两个眼眶微红的男女行了个礼,乌德等几个大臣紧接着也纷纷问好。

  随后几人看向那两个很不讨喜的公爵,脸上的笑意就淡了许多:“麦蒂亚大公爵和小公爵安。”

  麦蒂亚的两位公爵是一男一女,两人站在一起,看都没看那几个大臣,眼神直直地落在通商使团上,下巴微微抬高,眼神隐隐流露出了轻蔑。

  “你们想和我们混沌帝国通商?”

  虽然这是事实,可这话太直白了,甚至有些无礼,通商使团听到这话都愣了一下。

  戈利兰的使者威尔和亚利兰斯的使者温特顿阅历更丰富一些,什么离谱的事情都见到过。

  眼见着对方的公爵在询问他们,两人稳定心神之后点了点头,笑着道:“是的,我们很希望能与混沌帝国建立深厚的友谊。”

  话音刚落,只见被称作麦蒂亚的两位公爵对视一眼,小公爵用折扇遮脸轻笑,而大公爵直接就开口了,故作温和地道:“我们帝国物产富饶,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问问我们。”

  “这就不必了,我记得负责接待外国使臣的,是我们的财务官。”

  帝斯曼小公爵冷笑开口,她转头看向这些使者道:“最近我们的王不在主城中,主城戒严,如果有事情财务官会帮助你们的。”

  通商使臣们从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态度中嗅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表面上纷纷点头,内心在想什么都不得而知。

  戈利兰的威尔已经把这件事情暗自记了下来,准备等晚上回去就告诉王,照刚才的情况来看,混沌帝国内部应该也不平静,不过,想来那两个人也无法撼动帝王的统治。

  乔星南看着这一幕,心下微定。

  从他这个角度能很清晰地看到黑白水月幻化的几位公爵们的表现,总体来看还过得去,反正这些公爵的存在就是为了圆漏洞,只要让这些看似有问题的公爵出现,之后这些使者们各自在想什么都不关自己的事情了。

  完成表演任务后的公爵们很快离开了这里,伊利斯安的表情回暖,看向使者们的时候,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转移话题道:“我听铎乐说,明天他想带着你们去查看矿脉?”

  使臣们不管内心在想什么,脸上都挂着不变的笑容,听到问话他们立刻回应起来,气氛在几人的交谈中,又变回了之前的融洽。

  宴会结束后,与使臣们相熟的铎乐护送他们离开,白袍人零走在铎乐的身边,充当着保护者的角色。

  铎乐笑眯眯地重复了一遍明天的行程,紧接着道:“明天我们会先去一个通往矿脉的传送阵,在那里我们要路过主城的集市,因为时间有限,所以这次就不带各位去看了。”

  集市是最能看出来一个帝国的经济水平的,听到不能亲眼见证,各国使者们都有些遗憾。

  铎乐注意到他们略带失落的表情,眯起来的眼睛更弯了:“放心,我们还有时间,之后会带各位去集市上逛逛的。”

  能去就行。

  使者们纷纷点头,盘算着到时候一定要仔细记录混沌帝国的东西。

  目送着通商使者们回房的背影,铎乐微微睁开了眼睛:“主人,去矿脉由我来负责就好,您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潜台词是,主人不用时刻关注着这里,毕竟这是件小事,主人完全可以趁机休息。

  乔星南控制着零摇了摇头。

  凭着铎乐和斯特叔还有各位长者,只要按着剧本大方向走,表演不是太拉胯,他们一定可以成功地度过这个通商考察。

  尽管知道这一点,乔星南还是拒绝了。

  “等过了,明天。”

  明天要去矿脉,而且乔星南之前还根据sp黑白水月设计了一个ssr级的水月形象,卡牌将会在明天出场,他很期待明天对方的表现。

  所以明天,他还需要多关注这边发生的一些事情。

  听到主人的想法,铎乐重新笑了起来:“说到这里,主人我还没有问过那个水月如今在哪里,为什么这次的宴会上没有看到他?”

  他之前还看见维多那个故作成熟的小屁孩了。

  主人给他安排的这个角色,可把他厉害坏了。

  “他,在宴会。”

  零按照主人的吩咐说出这三个字。

  如果乔星南没有猜错的话,对方现应该在庭院的空中楼阁上面待着。

  “走吧,斯特叔,会带他回来。”

  斯特几人本来也想跟过来,但毕竟只是送个通商使团而已,如果不是因为还得在路上观察他们,其实铎乐和零都不用去。

  乔星南便让他们几个先去找水月了。

  现在应该在房间中等着他们。

  铎乐一听瞬间燃起好奇心。

  说实在的,在主人这些卡牌中,铎乐内心一直有一个好感度排序。

  好感度顶端的是自己和梭天,其次是一些不用花钱的,能创造利益的卡牌,最后则是花了大价钱却看不到回本的卡牌。

  sp级的黑白水月在他的眼里就属于那种不用花钱的,毕竟都升到sp了,在往上几乎根本没有办法升上去,而现在对方又在创造利益。

  真是一个好用的卡牌!

  铎乐跟在零的身后,走进了他暂时居住的屋子。

  刚一打开门,就看见了一个白色的大翅膀,下一秒一个黑色的大翅膀也映入他的眼帘。

  翼族?

  不,不对。

  翼族除了随着卡池一同沉睡的巨龙之外,不管是二翼四翼还是六翼无一例外都是白色的翅膀。

  黑色的翅膀只可能是狱族出现的。

  铎乐继续看去,只见一个长相冷冽的男人,他如同翼族一般脚不沾地,身后有一双翅膀,左黑右白,上面隐隐戳戳能够看见神秘的图案。

  他纯白色的头发下面是一双黑曜色的眼睛,耳边坠着白色的耳环,并不显女气,铎乐的视线下移,看向了他穿的并不规整的衣服,黑色的衣袍露出来精瘦有力的腰腹。

  这个健壮程度跟梭天有的一拼了。

  铎乐想着,对上了水月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

  超酷!

  乔星南的眼睛从对方的翅膀看向对方的脸,暗赞了一声。

  “王。”水月看向白袍人,声音喑哑。

  乔星南瞬间一个激灵,当初他设定水月的时候,为了防止出现什么变故,虽然大多基础设定都是依据黑白水月来的,比如说,喜欢听故事啊,翅膀御风啊,黑白雾啊什么的。

  但是除了卡牌相关的事情,其他的设定都是按照混沌帝国来的,水月知道自己可以借用零的能力来跟他们对话,但他对于自己的认知就是混沌帝国的圣骑士。

  等叮嘱对方不要在其他通商使者面前对自己使用这个称呼后,乔星南眼见对方点了点头,这才松了一口气,给卡牌们交代完事情,便让他们回去休息。

  爱心屋与外界流速一致。

  为了应对第二天的矿脉出行,乔星南也早早地就上床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就跟着大部队会面。

  这次去考察矿脉的人只有帝国的使者和几位骑士长,乔星南便让斯特叔几人留下看着其他人,自己则跟着铎乐和水月一起离开。

  各国的使者和伊利尔等骑士从水月出来之后,视线就时不时落在水月的翅膀上。

  内心不断分析着他到底是翼族还是狱族,说是翼族吧,他的翅膀是黑的,说是狱族吧,他又有白色的翅膀。

  混沌帝国的异族实在太多了,很多都是他们认知中没有的,使者们内心有些震撼,不过毕竟是来自强国的使者,他们很快就压下了情绪。

  帝宫之外有一条白色的石阶,下了长阶之后,众人就看到了一个传送阵,使者们已经习惯了数量极多的传送阵。

  他们僵着笑脸站了上去。

  虽然用传送阵的时候都会心疼,但使者们好像也已经快习惯了这里豪气的作风。

  就算在其他大陆里,也没有一个能跟混沌大陆一样这么频繁地使用传送阵。

  通过传送阵再走两步,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巨大的路标,那是专门用来示意集市位置的提示。

  从集市的门口往里面看去便能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周围的店铺不论是铁匠铺子还是裁缝铺亦或是药剂铺子都是干净整洁,偶尔还能听到商贩们叫卖的声音。

  比亚拉的使者眼睛都快贴在上面了,他刚才无意中看见了一个刚刚奔跑过去的小孩,他的手中攥着的不是石子,而是一个并没有那么剔透的宝石。

  虽然质地不纯但很明显也不便宜,怎么能让小孩拿着呢?!

  最重要的是,周围人没一个在意的。

  这么不在乎宝石吗?

  使者们恨不得立马跑进集市,看看混沌帝国到底能和他们通商哪些好东西,但一看见铎乐那张笑眯眯的脸,比亚拉的使者就瞬间冷静下来了。

  之后还有大把的时间来看,现在暂时冷静下,需要先看一下他们喜爱的矿脉。

  正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集市上忽然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下一秒一个身影从商铺的二楼掉了下来。

  可以看见落在地上的那个人是个长着黑翅膀,有尾巴的恶魔,而紧随着那个恶魔的是一个头上长角的卡牌,也是狱族的人。

  狱族本身脾气暴躁,随便发生点小摩擦就会打起来。

  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影响集市的稳定,乔星南特地安排了巡逻的骑士,不过因为事情发生的急,现在看来对方还没有赶过来。

  乔星南并没有慌乱。

  【ssr级水月:混沌帝国的圣骑士,永远守护帝国的安宁与稳定。】

  通商使臣们本来还有些慌乱,毕竟他们认出来战斗力强悍的狱族在打架,身后的骑士们纷纷将手放在剑上,时刻准备着在危险的时候保护使臣们的安全。

  就在这时,他们身旁那位长着黑白双翼的男人翅膀微微扇动,两个气团一黑一白眨眼间从天而降,咚——地一声狠狠地砸在了他们的身上,地面上瞬间出现了裂纹。

  不,这不是气团,伊利尔眼神凌冽,他注意到了,面前一黑一白的两个气体,是浓厚的雾凝聚而成。

  “闹事者,罚。”

  喑哑的声音在这样恐怖的攻击中显得更加诡异。

  看着他黑白双翼展开的背影,伊利尔将手从剑上放下来,手指隐隐有些颤抖。

  这个圣骑士很强。

  两个狱族的人在气团的压迫下,动都没有办法动,忽然,空气中裂开了一个黑洞,一个短发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他胸襟半露,耳朵上还挂着一个小铃铛。

  下一秒半空中又裂开了许多个黑洞,有男有女,他们身材修长挺拔,看向面前的场景全都是一副严肃的样子。

  这是什么种族,居然可以破空?!

  乌亚索尔大陆的使者和骑士们都惊呆了,混沌帝国是要每天都刷新一遍他们对它的印象吗?!

  乔星南勾了勾唇手指轻点,这是负责集市安全的巡逻骑士长梭天,以及他率领的骑士们。

  他们来的刚刚好。

  铎乐记住了面前闹事的两个狱族,心里默默记了他们一笔,必须要把他们两个的欠款乘2!

  “抱歉,惊扰各位了,接下来我要将这两个闹事的人带走,先行离开了。”

  梭天告了声罪,对着白袍人,水月以及那些使臣们笑着点了点头,视线在铎乐身上多停了一秒便离开了。

  这只是个小插曲。

  实际上用不着铎乐解释,这些使臣也明白,异族们实力强悍,但大多比人族脾气要暴躁,不如说混沌帝国居然能做到让异族们这么平和稳定地与人族相处,着实让他们很惊讶。

  【无边矿脉】是虚假的,但是乔星南之前兑换的可以随意移动的属性矿脉却是真的,当初乔星南比赛胜利,兑换了金泥还有矿脉以及三个指定ssr。

  金泥早已经交给系统让它去给卡池用了,但卡池用了似乎也没什么变化。

  指定的ssr他还没有使用。

  面前这个属性矿脉是三个奖励中,货真价实出现在乔星南面前的。

  巨大无比的宝石矿脉,一天的时间根本逛不完。

  看着矿脉上来来往往的矿工运走一车车的宝石,这些使者们眼睛里都泛着光。

  而且如果他们没有看错的话,在这座矿脉的附近,是无边无际的矿脉。

  铎乐笑着跟他们道:“其他的矿脉并不是宝石,暂时不能让你们看了。”

  这话一出,使臣们感觉自己亏了许多,只要是矿脉,对他们来说就是宝物,他们都可以兑换!

  在表露出这样的想法之后,只见铎乐露出了摇了摇头:“抱歉,我们还没有和你们各自的帝国通商,如果真的与你们通商的话,宝石暂时已经足够了。”

  “其他的矿脉除了供给我们帝国,也有着其他的合作国家,为了这个地方的安全,每天的采矿也是有限制的,根本无法腾出来与你们交易。”

  这下子可彻底让这些帝国使者们慌了,他们围在铎乐身边继续争取。

  终于铎乐的态度动摇了。

  “等等吧,等我们几个帝国在合作一段时间,倘若愉快的话,我会向王申请,与你们多一些其他矿脉的交易。”

  得到这个结果已经不容易了。

  乌亚索尔大陆的使者们微微叹了口气,看到如此宏伟的矿脉,他们心中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等今天回去一定要告诉陛下,两个国家务必要交好。

  温特顿此时都有些庆幸,他们帝王有先见之明,与那位陛下成为了好友。

  其他帝国的想法都差不多。

  不过,戈利兰的使者威尔却还多了一些其他想法,晚上回去的时候,他立刻联系自己的帝王时将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不论是混沌帝国的所有圣骑士,还是他们骑士的表现,以及集市上发生的事情,矿脉,一件事情都没落下。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两位公爵。

  虽然那两位公爵称不上混沌帝国的弱点,但好歹也是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另一边,乔星南深深吐出一口气,今天一天他都没有出门而是呆在屋子里面,带着使臣们逛矿脉。

  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这次矿脉之旅才算结束,乔星南心中的大石才算落了地,直到这一刻,他才有了放松的心思。

  接下来只需要交给卡牌们就好。

  看着外面的阳光,乔星南生出了几分困倦的感觉,等到起身想要暂时休息一下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每天都会来找自己的艾斯里特今天没有来。

  外甥和弟弟倒是今天像平常一样送了花。

  不会是成年又出什么问题了吧。

  乔星南心中浮现出几分担忧,琢磨了一下,他微微叹了口气,带上风凌和瑞尔特准备出门。

  于情于理,这个时候乔星南都得去看看对方。

  结果刚一出门,耳边突然一阵巨响。

  乔星南抬眼看去,就看见不远处的宫殿一栋接着一栋的坍塌,烟尘四起,脚下的地面被冲击地隐隐震动。

  地震了?!

  乔星南瞳孔紧缩,下一秒他转身看向了自己身后安然无恙的宫殿。

  脑中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