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八十七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86章 第八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6章 第八十七章

  乔星南来后山是为了散心。

  山路比较陡,不过因为风景不错,乔星南走走停停,心情倒还真好了不少,至于之前的寒意,他只以为是山风太凉的缘故。

  乔星南微微侧头,看向旁边。

  此时的艾斯里特正眺望着远处,碧绿的眸子里情绪莫辨,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察觉到乔的视线,艾斯里特回望了过去,到底还是第一次计划求偶,就算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对上那双金眸后,艾斯里特的耳尖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乔,后山有片花谷,还要往前面一些。”

  艾斯里特说着停顿了一下,接着道:“我们先去那边散散心,若是待会儿还有时间再去泡温泉,乔觉得可以吗?”

  乔很喜欢花。

  艾斯里特觉得,乔一定会喜欢花谷。

  当然,去花谷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花谷附近有一个洞穴,在那里能够帮助自己试探乔对他的原型的接受程度。

  想到这里,艾斯里特眼里的笑意深了一些,有些迫不及待。

  乔星南自然没什么意见。

  卡牌们如今应该已经步入正轨,他也就可以暂时放下心,反正都出来了,去哪里都没问题。

  想来花谷内应该种着许多花,到时候移植几株回去,教小曜他们养花,这样几个孩子也不用每天跑到后山来摘花了。

  各怀心思的两人一拍即合。

  后山的深处极为僻静。

  路上的杂草很多,若是以前艾斯里特会化作原型,很快就能到达洞穴。

  不过现在显然不可能化形。

  艾斯里特顾及乔的身体,便走在前面开路,让乔星南跟在他的身后。

  “艾斯里特。”

  乔星南一不小心被旁边的杂草枝勾了一下,本来没什么感觉,但随后便从划过的地方感觉到了一阵刺痛。

  他抬手碰了一下,发现出血了,小伤而已,乔星南倒是没在意,不过还是开口提醒前面的艾斯里特。

  “小心这些杂草枝划到你。”

  他清楚艾斯里特走在前面,是为了让自己方便行走。

  听到乔的话,艾斯里特意识到了什么,他停下来转过身,随即便看到乔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犹如白雪之中的一点红梅,看上去格外刺眼。

  “怎么…”了

  察觉到身前的人突然停下,乔星南的话还没说完,伤口处便一阵清凉。

  只见艾斯里特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一个药罐,正抬手轻轻地给那抹细小的伤口上药。

  乔星南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略微刺痛的伤口,逐渐的被这抹清凉所替代,正在涂药的人似乎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动作有些笨拙,却能轻易让人感觉出他的小心和谨慎。

  仿佛伤口的主人是个易碎的水晶,稍微用力一点就会出事一样。

  乔星南嗓子莫名感觉有些发痒,他咳了一声偏过头道:“这

  点伤口没什么。”

  艾斯里特的举动有些夸张,但被人在意的感觉着实不错,就算他一个大男人也会觉得开心。

  而移开视线的乔星南,也就没有看清见艾斯里特眼中浮现出来的压抑。

  乔好香。

  就连血珠都在散发着诱人的气味。

  艾斯里特能感觉到金鳞的本能在驱使着他凑近去轻嗅,去舔,用自己的气息将面前这个人那抹散发着香味的气息掩盖。

  这样他的珍宝才不会被人觊觎。

  换做之前,艾斯里特或许不会理解自己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可如今的他却是知道的,艾斯里特手指轻动,强行压下了心里对认定伴侣的占有欲。

  不能那样做,乔会生气。

  成年的金鳞能忍住这样的考验。

  艾斯里特若无其事地道:“伤口是小,但乔同样会疼,乔不像我这样皮糙肉厚。”

  一个杂草枝就能让乔的流血,艾斯里特眼神一暗,再三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成年金鳞的,不能伤害乔,乔很脆弱。

  并不知道艾斯里特在心里琢磨什么鬼东西的乔星南,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

  对方身上鳞片那么厚,这些杂草确实也伤不到他。

  “乔。”

  艾斯里特收回手,将药瓶放进自己的空间随后道:“小心一些。”

  刚刚被划伤只是一个意外,但艾斯里特在这之后,速度就慢了一些。

  他时不时地就会回头看看乔星南,担心对方会不会再次被划伤。

  注意到这件事情的乔星南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什么瓷娃娃。

  “艾斯里特。”

  “嗯?”

  “看路。”

  艾斯里特点点头,但依旧会转头帮乔星南扶着周围的杂草枝。

  直到两个人从小道走出来,并排走着,才避免了艾斯里特因为经常转头脖子扭了的结果。

  不过,蛇会扭到脖子吗?

  乔星南内心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

  “乔,这边走。”

  听到艾斯里特的声音,乔星南也彻底抛开了脑中的胡思乱想,快步跟上对方。

  乔星南耳边传来艾斯里特的声音:“这就是花谷,正值秋季,这里的花很多都已经凋谢,不过再往前些还开得茂盛,乔应该会很喜欢。”

  乔星南点点头,就听见艾斯里特说:“在一个洞穴附近。”

  洞穴附近的花?

  乔星南越听越耳熟,似乎之前小曜跟他提过。

  和乔星南的猜想得一样,艾斯里特带着他一同前往的地方确实是小曜几人经常采花的洞穴附近。

  乔星南还看见了被采摘的痕迹。

  虽然艾斯里特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要试探乔的接受程度,可同样也是想让乔开心,他微微抬头示意乔看过去,“乔,那里的花很茂盛。”

  乔星南顺着艾斯里特说的地方看

  去,金色的眼睛微亮∟,抬脚朝那边走了过去。

  乔星南和艾斯里特已经很熟了,之前两人还在花房一起栽花,现在也没有端着帝王的架子,直接准备挑上几株交给小曜和辰北他们。

  “乔,这是要移植花吗?”

  艾斯里特碧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味。

  乔星南微微点头,一边小心地整理花,一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艾斯里特。

  听到乔星南这是要送给乔曜和辰北,艾斯里特心中微顿,抿了抿唇角,随后便凑到乔星南身边:“乔,我也准备给莫金弄一株。”

  说完这句话还没有一秒钟,乔星南就听见艾斯里特的补充:“也给莫安弄一株。”

  乔星南内心有些失笑,艾斯里特真的是很努力的维持莫安的马甲了。

  “艾斯里特可真是个好哥哥。”

  乔星南金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艾斯里特表面上毫不心虚,回赞着乔星南:“乔也是一个好哥哥和好舅舅。”

  听着对方的商业互夸,两人对视一眼,不禁有些好笑。

  因为之前两人就已经习惯种花栽花了,这个时候他们的动作非常熟练。

  一边闲聊着,两人很快就将花根带着土的整枝花放入了空间。

  “乔,要休息一会吗?”

  艾斯里特指了指旁边的洞穴,“里面有石桌,我们可以坐着喝几杯茶。”

  乔星南没想到艾斯里特对这个洞穴这么熟悉,难道这里是艾斯里特以前住过的地方?

  可是他明明记得,小曜曾经说过,莫金很不喜欢这个洞穴,所以小曜和辰北他们才只会在洞穴附近的花海晃悠的。

  乔星南把内心的疑惑压在心底,随后抬脚跟

  “看路。”

  艾斯里特点点头,但依旧会转头帮乔星南扶着周围的杂草枝。

  直到两个人从小道走出来,并排走着,才避免了艾斯里特因为经常转头脖子扭了的结果。

  不过,蛇会扭到脖子吗?

  乔星南内心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

  “乔,这边走。”

  听到艾斯里特的声音,乔星南也彻底抛开了脑中的胡思乱想,快步跟上对方。

  乔星南耳边传来艾斯里特的声音:“这就是花谷,正值秋季,这里的花很多都已经凋谢,不过再往前些还开得茂盛,乔应该会很喜欢。”

  乔星南点点头,就听见艾斯里特说:“在一个洞穴附近。”

  洞穴附近的花?

  乔星南越听越耳熟,似乎之前小曜跟他提过。

  和乔星南的猜想得一样,艾斯里特带着他一同前往的地方确实是小曜几人经常采花的洞穴附近。

  乔星南还看见了被采摘的痕迹。

  虽然艾斯里特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要试探乔的接受程度,可同样也是想让乔开心,他微微抬头示意乔看过去,“乔,那里的花很茂盛。”

  乔星南顺着艾斯里特说的地方看

  然艾斯里特愿意让自己进来,就说明这里应该没有什么禁忌。

  作为一个编剧,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乔星南并不缺乏好奇心,他扫了一眼,视线落在了洞穴的壁画上。

  墙壁上驳杂的痕迹与那个壁画几乎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看甚至看不出来墙壁上还有画。

  这幅壁画倒是还挺有意思。

  艾斯里特注意到乔星南的视线,那正是他之前想要给乔看的,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引导对方,乔自己却主动看向了那里。

  “艾斯里特那是…”

  乔星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旁艾斯里特站起身,示意他跟过去。

  “这是我们种族的壁画。”

  艾斯里特碧绿的眼睛闪过一丝暗芒,说是种族的壁画,但实际上也只是三种不同形态的金鳞。

  幼年态的黄金蟒样子。

  半形态的半人半蛇。

  还有全形态的蛇。

  说是蛇,但还是有区别的。

  乔星南抬眼看去,墙壁上的画几乎已经看不出什么了,就连半形态的人的面容都看不清楚。

  只能隐约可以窥见金鳞巨大的轮廓,不论是从那庞大的身躯还是尖利的毒牙亦或是包裹着金鳞的黑雾,都可以看出金鳞本身的强大。

  乔星南目光看向了中间那个半形态的金鳞,他之前也曾见过艾斯里特的半形态。

  不过乔星南记得,对方耳朵是人耳。

  现在这幅壁画上面却不同,斑驳的墙壁上能看得出来,那位半形态的金鳞的耳朵是色彩艳丽的鳍,如同鲛人与人鱼一般,看上去要华丽许多。

  乔星南想着,视线落在了艾斯里特的身上。

  难道是因为艾斯里特是混血的原因吗?

  “怎么了乔?”

  艾斯里特注意到乔看向自己,身体有些僵硬,他内心有些紧张,想知道乔现在对于金鳞的三种形态有什么看法。

  只见面前的黑发帝王,沉思了几秒问道:“艾斯里特,壁画上你的族人似乎和你的形态有所区别?”

  艾斯里特顺着乔星南示意的地方看去,怔了一秒,他没有想到乔星南会在意这个地方,那个耳鳍只有在金鳞感觉到放松的时候才会露出来。

  艾斯里特跟乔星南挑挑拣拣说了一下,随后指向了最后一个全形态的金鳞:“乔,你觉得这个模样怎么样?”

  最后一个全形态的金鳞,同样露出了透明的耳鳍,身躯非常大,周围萦绕的黑雾浓度也是前几个不能比的。

  虽然有许多地方已经看不见了,但乔星南依旧能感觉到,这个形态的金鳞比前两者更加的强大冷酷。

  没有一个男人不向往强大。

  听到艾斯里特这么问,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开口道:“很厉害。”

  艾斯里特仔细观察着乔星南的表情,对方脸上并没有对金鳞这个形态的恐惧。

  艾斯里特内心微微松了一口气,但亲眼见到和只是在壁画中看到也

  是有区别的,这只能说明乔并不排斥罢了。

  一个处在求偶阶段的金鳞,要有充足的耐心,循序渐进。

  全形态暂时还是算了,半形态可以试试。

  这么想着,艾斯里特的目光落在乔星南身上,此时对方还在专注地看着面前的墙壁。

  乔星南左看右看莫名觉得面前的画缺了点什么,但怎么看都不知道缺了什么,他转头与艾斯里特对视:

  “艾斯里特,为什么不重新修复一下壁画?若是时间再长一些,这些存留下来的壁画或许都会看不清了。”

  可能是因为壁画太旧的原因,很多地方都已经模糊了,所以乔星南才觉得这幅画缺了些什么东西。

  为什么不重新画上金鳞?

  艾斯里特摇了摇头,没有说出来原因。

  就算刚刚用笔画出金鳞的模样,也会立马变得斑驳破旧——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止金鳞留下自己的讯息。

  传承记忆里没有说原因,仅仅是告诫后人,不要探知这些事情。

  艾斯里特没什么多余的好奇心,如果不是为了乔,他也没什么心情去看这个据说是自己祖先的金鳞画像。

  “走吧,乔。”

  艾斯里特缓缓露出一个笑容,他对之后的计划跃跃欲试。

  乔星南想了想,猜到艾斯里特要带自己前往附近的温泉池。

  他确实很久没泡过温泉了。

  也不知道这里的温泉跟他上一世的有没有差别,乔星南的注意力便从壁画上收了回来,转而兴致勃勃地跟了出去。

  藏在山林间的温泉,离洞穴并不远,乔星南跟在艾斯里特的身边并肩走着,没有走多长时间,鼻尖嗅到了一股浓浓的硫磺味。

  是混血的原因吗?

  “怎么了乔?”

  艾斯里特注意到乔看向自己,身体有些僵硬,他内心有些紧张,想知道乔现在对于金鳞的三种形态有什么看法。

  只见面前的黑发帝王,沉思了几秒问道:“艾斯里特,壁画上你的族人似乎和你的形态有所区别?”

  艾斯里特顺着乔星南示意的地方看去,怔了一秒,他没有想到乔星南会在意这个地方,那个耳鳍只有在金鳞感觉到放松的时候才会露出来。

  艾斯里特跟乔星南挑挑拣拣说了一下,随后指向了最后一个全形态的金鳞:“乔,你觉得这个模样怎么样?”

  最后一个全形态的金鳞,同样露出了透明的耳鳍,身躯非常大,周围萦绕的黑雾浓度也是前几个不能比的。

  虽然有许多地方已经看不见了,但乔星南依旧能感觉到,这个形态的金鳞比前两者更加的强大冷酷。

  没有一个男人不向往强大。

  听到艾斯里特这么问,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开口道:“很厉害。”

  艾斯里特仔细观察着乔星南的表情,对方脸上并没有对金鳞这个形态的恐惧。

  艾斯里特内心微微松了一口气,但亲眼见到和只是在壁画中看到也

  两分钟,到不行了?

  艾斯里特他的脑中全是乔星南那抹白皙的皮肤,听到乔星南的话,他嗯了一声,声音有些喑哑,根本没有办法回视对方。

  乔星南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边这个人的心思,他抬手从空间之中拿了个浮板,乔星南习惯在泡温泉的时候喝点小酒。

  不过,他的身边只有茶,索性就用茶作为替代,这么想着,乔星南刚准备将自己的茶放在上面,正要给艾斯里特倒上时,就听见旁边的艾斯里特道:

  “温泉配酒。”

  “乔要来一些吗?”

  艾斯里特为了这次温泉特意带了酒。

  没有想到艾斯里特这么懂,乔星南金色的眼睛亮亮的,看上去让人颇为心动。

  “那就多谢艾斯里特了。”

  乔星南笑了一声,顺手将茶收了回去。

  酒的辛辣在后面变成了清甜,莫名让人回味。

  乔星南和艾斯里特一边喝酒,一边随意地聊着,天南海北什么都聊,就连艾斯里特的老师狄恩还有周围几个大国讨人厌的帝王他们都说了一圈。

  艾斯里特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愉悦,“乔,你知道那个咕噜潭是什么吗?”

  咕噜潭?

  乔星南确实挺感兴趣,他仔细听着,但半晌之后,却没有听见对方的回答,转头刚想说什么,目光微顿。

  艾斯里特金色的长发因为粘上了水,贴着他宽阔的肩膀落下,而最吸引乔星南的是他那双透明的耳鳍。

  在阳光点的温泉水,看上去格外灵动。

  耳鳍?

  如果他没有记错,对方似乎只有在半形态或者全形态的放松时候才能看见。

  也就是说……

  随着乔星南内心的猜测,耳边忽然传来啪啦的声响。

  金色的蛇尾从水中跃出,欢快地用尾巴尖拍打着温泉水。

  乔星南的视线再次看向艾斯里特,怀疑他已经醉了。

  因为下一秒,他听见了艾斯里特让自己摸尾巴的声音。

  凭着艾斯里特的性格,对方肯定不会在他面前露出尾巴,还表现出一副想被人摸尾巴的模样。

  “艾斯里特你醉了。”

  乔星南玩笑一般地想着,自己看到艾斯里特喝醉酒的这个样子,也不知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心里这么想着,可乔星南实际上却没有以往那般慌乱,他清楚,只要自己帝王的身份没有翻车,其他的事情应该不会让自己失去性命。

  才七八杯酒而已,艾斯里特怎么可能醉,他只是有些兴奋。

  艾斯里特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一定要循序渐进一些。

  艾斯里特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能直接将自己的尾巴缠上去,会伤到乔。

  他希望乔能触碰自己的尾巴,艾斯里特觉得,没有人在触碰金鳞的尾巴后还能拒绝金鳞。

  金鳞刀枪不入的尾巴可以轻易摧毁数座高山,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求偶利器。

  被酒弄得有些兴奋的艾斯里特,在等待半晌之后,没有得到乔星南的回复,疑惑地望了过去,随后发觉乔正靠着温泉边的岩石,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事情。

  身旁人的耳鳍微微一动,瞬间吸引了乔星南的视线。

  乔星南回想起自己似乎还没有回答对方,刚想说些什么,一个表面平滑的触感蹭着自己的腿,下一秒,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

  乔星南抬眼,接着就对上了一双离自己很近的眼睛,对方身上带着些许的酒气,热气呼在他的脸上:“乔。”

  “你是我唯一的友人。”

  “只有与金鳞关系最好的朋友才有资格触碰金鳞的尾巴。”

  艾斯里特语气中带着认真,诱哄着将自己的蛇尾塞到对方手中,想要让面前的友人抚摸自己的蛇尾,顺利让对方体会自己的强大。

  乔星南看着像是有些醉了的艾斯里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要是在现代社会,他就应该把对方的酒后的模样给记录下来,怎么喝醉了还要让朋友摸尾巴的?这是金鳞的习惯?

  敷衍地摸了两下,乔星南随后拍了一下蛇尾,示意对方起开:“摸了,你起来吧。”

  触感不错。

  不过蛇尾太重了,压的他腿麻。

  下一秒,艾斯里特整个人就朝着乔星南压过去。!乔星南来后山是为了散心。

  山路比较陡,不过因为风景不错,乔星南走走停停,心情倒还真好了不少,至于之前的寒意,他只以为是山风太凉的缘故。

  乔星南微微侧头,看向旁边。

  此时的艾斯里特正眺望着远处,碧绿的眸子里情绪莫辨,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察觉到乔的视线,艾斯里特回望了过去,到底还是第一次计划求偶,就算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对上那双金眸后,艾斯里特的耳尖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乔,后山有片花谷,还要往前面一些。”

  艾斯里特说着停顿了一下,接着道:“我们先去那边散散心,若是待会儿还有时间再去泡温泉,乔觉得可以吗?”

  乔很喜欢花。

  艾斯里特觉得,乔一定会喜欢花谷。

  当然,去花谷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花谷附近有一个洞穴,在那里能够帮助自己试探乔对他的原型的接受程度。

  想到这里,艾斯里特眼里的笑意深了一些,有些迫不及待。

  乔星南自然没什么意见。

  卡牌们如今应该已经步入正轨,他也就可以暂时放下心,反正都出来了,去哪里都没问题。

  想来花谷内应该种着许多花,到时候移植几株回去,教小曜他们养花,这样几个孩子也不用每天跑到后山来摘花了。

  各怀心思的两人一拍即合。

  后山的深处极为僻静。

  路上的杂草很多,若是以前艾斯里特会化作原型,很快就能到达洞穴。

  不过现在显然不可能化形。

  艾斯里特顾及乔的身体,便走在前面开路,让乔星南跟在他的身后。

  “艾斯里特。”

  乔星南一不小心被旁边的杂草枝勾了一下,本来没什么感觉,但随后便从划过的地方感觉到了一阵刺痛。

  他抬手碰了一下,发现出血了,小伤而已,乔星南倒是没在意,不过还是开口提醒前面的艾斯里特。

  “小心这些杂草枝划到你。”

  他清楚艾斯里特走在前面,是为了让自己方便行走。

  听到乔的话,艾斯里特意识到了什么,他停下来转过身,随即便看到乔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犹如白雪之中的一点红梅,看上去格外刺眼。

  “怎么…”了

  察觉到身前的人突然停下,乔星南的话还没说完,伤口处便一阵清凉。

  只见艾斯里特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一个药罐,正抬手轻轻地给那抹细小的伤口上药。

  乔星南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略微刺痛的伤口,逐渐的被这抹清凉所替代,正在涂药的人似乎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动作有些笨拙,却能轻易让人感觉出他的小心和谨慎。

  仿佛伤口的主人是个易碎的水晶,稍微用力一点就会出事一样。

  乔星南嗓子莫名感觉有些发痒,他咳了一声偏过头道:“这

  点伤口没什么。”

  艾斯里特的举动有些夸张,但被人在意的感觉着实不错,就算他一个大男人也会觉得开心。

  而移开视线的乔星南,也就没有看清见艾斯里特眼中浮现出来的压抑。

  乔好香。

  就连血珠都在散发着诱人的气味。

  艾斯里特能感觉到金鳞的本能在驱使着他凑近去轻嗅,去舔,用自己的气息将面前这个人那抹散发着香味的气息掩盖。

  这样他的珍宝才不会被人觊觎。

  换做之前,艾斯里特或许不会理解自己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可如今的他却是知道的,艾斯里特手指轻动,强行压下了心里对认定伴侣的占有欲。

  不能那样做,乔会生气。

  成年的金鳞能忍住这样的考验。

  艾斯里特若无其事地道:“伤口是小,但乔同样会疼,乔不像我这样皮糙肉厚。”

  一个杂草枝就能让乔的流血,艾斯里特眼神一暗,再三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成年金鳞的,不能伤害乔,乔很脆弱。

  并不知道艾斯里特在心里琢磨什么鬼东西的乔星南,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

  对方身上鳞片那么厚,这些杂草确实也伤不到他。

  “乔。”

  艾斯里特收回手,将药瓶放进自己的空间随后道:“小心一些。”

  刚刚被划伤只是一个意外,但艾斯里特在这之后,速度就慢了一些。

  他时不时地就会回头看看乔星南,担心对方会不会再次被划伤。

  注意到这件事情的乔星南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什么瓷娃娃。

  “艾斯里特。”

  “嗯?”

  “看路。”

  艾斯里特点点头,但依旧会转头帮乔星南扶着周围的杂草枝。

  直到两个人从小道走出来,并排走着,才避免了艾斯里特因为经常转头脖子扭了的结果。

  不过,蛇会扭到脖子吗?

  乔星南内心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

  “乔,这边走。”

  听到艾斯里特的声音,乔星南也彻底抛开了脑中的胡思乱想,快步跟上对方。

  乔星南耳边传来艾斯里特的声音:“这就是花谷,正值秋季,这里的花很多都已经凋谢,不过再往前些还开得茂盛,乔应该会很喜欢。”

  乔星南点点头,就听见艾斯里特说:“在一个洞穴附近。”

  洞穴附近的花?

  乔星南越听越耳熟,似乎之前小曜跟他提过。

  和乔星南的猜想得一样,艾斯里特带着他一同前往的地方确实是小曜几人经常采花的洞穴附近。

  乔星南还看见了被采摘的痕迹。

  虽然艾斯里特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要试探乔的接受程度,可同样也是想让乔开心,他微微抬头示意乔看过去,“乔,那里的花很茂盛。”

  乔星南顺着艾斯里特说的地方看

  去,金色的眼睛微亮∟,抬脚朝那边走了过去。

  乔星南和艾斯里特已经很熟了,之前两人还在花房一起栽花,现在也没有端着帝王的架子,直接准备挑上几株交给小曜和辰北他们。

  “乔,这是要移植花吗?”

  艾斯里特碧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味。

  乔星南微微点头,一边小心地整理花,一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艾斯里特。

  听到乔星南这是要送给乔曜和辰北,艾斯里特心中微顿,抿了抿唇角,随后便凑到乔星南身边:“乔,我也准备给莫金弄一株。”

  说完这句话还没有一秒钟,乔星南就听见艾斯里特的补充:“也给莫安弄一株。”

  乔星南内心有些失笑,艾斯里特真的是很努力的维持莫安的马甲了。

  “艾斯里特可真是个好哥哥。”

  乔星南金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艾斯里特表面上毫不心虚,回赞着乔星南:“乔也是一个好哥哥和好舅舅。”

  听着对方的商业互夸,两人对视一眼,不禁有些好笑。

  因为之前两人就已经习惯种花栽花了,这个时候他们的动作非常熟练。

  一边闲聊着,两人很快就将花根带着土的整枝花放入了空间。

  “乔,要休息一会吗?”

  艾斯里特指了指旁边的洞穴,“里面有石桌,我们可以坐着喝几杯茶。”

  乔星南没想到艾斯里特对这个洞穴这么熟悉,难道这里是艾斯里特以前住过的地方?

  可是他明明记得,小曜曾经说过,莫金很不喜欢这个洞穴,所以小曜和辰北他们才只会在洞穴附近的花海晃悠的。

  乔星南把内心的疑惑压在心底,随后抬脚跟

  “看路。”

  艾斯里特点点头,但依旧会转头帮乔星南扶着周围的杂草枝。

  直到两个人从小道走出来,并排走着,才避免了艾斯里特因为经常转头脖子扭了的结果。

  不过,蛇会扭到脖子吗?

  乔星南内心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

  “乔,这边走。”

  听到艾斯里特的声音,乔星南也彻底抛开了脑中的胡思乱想,快步跟上对方。

  乔星南耳边传来艾斯里特的声音:“这就是花谷,正值秋季,这里的花很多都已经凋谢,不过再往前些还开得茂盛,乔应该会很喜欢。”

  乔星南点点头,就听见艾斯里特说:“在一个洞穴附近。”

  洞穴附近的花?

  乔星南越听越耳熟,似乎之前小曜跟他提过。

  和乔星南的猜想得一样,艾斯里特带着他一同前往的地方确实是小曜几人经常采花的洞穴附近。

  乔星南还看见了被采摘的痕迹。

  虽然艾斯里特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要试探乔的接受程度,可同样也是想让乔开心,他微微抬头示意乔看过去,“乔,那里的花很茂盛。”

  乔星南顺着艾斯里特说的地方看

  然艾斯里特愿意让自己进来,就说明这里应该没有什么禁忌。

  作为一个编剧,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乔星南并不缺乏好奇心,他扫了一眼,视线落在了洞穴的壁画上。

  墙壁上驳杂的痕迹与那个壁画几乎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看甚至看不出来墙壁上还有画。

  这幅壁画倒是还挺有意思。

  艾斯里特注意到乔星南的视线,那正是他之前想要给乔看的,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引导对方,乔自己却主动看向了那里。

  “艾斯里特那是…”

  乔星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旁艾斯里特站起身,示意他跟过去。

  “这是我们种族的壁画。”

  艾斯里特碧绿的眼睛闪过一丝暗芒,说是种族的壁画,但实际上也只是三种不同形态的金鳞。

  幼年态的黄金蟒样子。

  半形态的半人半蛇。

  还有全形态的蛇。

  说是蛇,但还是有区别的。

  乔星南抬眼看去,墙壁上的画几乎已经看不出什么了,就连半形态的人的面容都看不清楚。

  只能隐约可以窥见金鳞巨大的轮廓,不论是从那庞大的身躯还是尖利的毒牙亦或是包裹着金鳞的黑雾,都可以看出金鳞本身的强大。

  乔星南目光看向了中间那个半形态的金鳞,他之前也曾见过艾斯里特的半形态。

  不过乔星南记得,对方耳朵是人耳。

  现在这幅壁画上面却不同,斑驳的墙壁上能看得出来,那位半形态的金鳞的耳朵是色彩艳丽的鳍,如同鲛人与人鱼一般,看上去要华丽许多。

  乔星南想着,视线落在了艾斯里特的身上。

  难道是因为艾斯里特是混血的原因吗?

  “怎么了乔?”

  艾斯里特注意到乔看向自己,身体有些僵硬,他内心有些紧张,想知道乔现在对于金鳞的三种形态有什么看法。

  只见面前的黑发帝王,沉思了几秒问道:“艾斯里特,壁画上你的族人似乎和你的形态有所区别?”

  艾斯里特顺着乔星南示意的地方看去,怔了一秒,他没有想到乔星南会在意这个地方,那个耳鳍只有在金鳞感觉到放松的时候才会露出来。

  艾斯里特跟乔星南挑挑拣拣说了一下,随后指向了最后一个全形态的金鳞:“乔,你觉得这个模样怎么样?”

  最后一个全形态的金鳞,同样露出了透明的耳鳍,身躯非常大,周围萦绕的黑雾浓度也是前几个不能比的。

  虽然有许多地方已经看不见了,但乔星南依旧能感觉到,这个形态的金鳞比前两者更加的强大冷酷。

  没有一个男人不向往强大。

  听到艾斯里特这么问,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开口道:“很厉害。”

  艾斯里特仔细观察着乔星南的表情,对方脸上并没有对金鳞这个形态的恐惧。

  艾斯里特内心微微松了一口气,但亲眼见到和只是在壁画中看到也

  是有区别的,这只能说明乔并不排斥罢了。

  一个处在求偶阶段的金鳞,要有充足的耐心,循序渐进。

  全形态暂时还是算了,半形态可以试试。

  这么想着,艾斯里特的目光落在乔星南身上,此时对方还在专注地看着面前的墙壁。

  乔星南左看右看莫名觉得面前的画缺了点什么,但怎么看都不知道缺了什么,他转头与艾斯里特对视:

  “艾斯里特,为什么不重新修复一下壁画?若是时间再长一些,这些存留下来的壁画或许都会看不清了。”

  可能是因为壁画太旧的原因,很多地方都已经模糊了,所以乔星南才觉得这幅画缺了些什么东西。

  为什么不重新画上金鳞?

  艾斯里特摇了摇头,没有说出来原因。

  就算刚刚用笔画出金鳞的模样,也会立马变得斑驳破旧——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止金鳞留下自己的讯息。

  传承记忆里没有说原因,仅仅是告诫后人,不要探知这些事情。

  艾斯里特没什么多余的好奇心,如果不是为了乔,他也没什么心情去看这个据说是自己祖先的金鳞画像。

  “走吧,乔。”

  艾斯里特缓缓露出一个笑容,他对之后的计划跃跃欲试。

  乔星南想了想,猜到艾斯里特要带自己前往附近的温泉池。

  他确实很久没泡过温泉了。

  也不知道这里的温泉跟他上一世的有没有差别,乔星南的注意力便从壁画上收了回来,转而兴致勃勃地跟了出去。

  藏在山林间的温泉,离洞穴并不远,乔星南跟在艾斯里特的身边并肩走着,没有走多长时间,鼻尖嗅到了一股浓浓的硫磺味。

  是混血的原因吗?

  “怎么了乔?”

  艾斯里特注意到乔看向自己,身体有些僵硬,他内心有些紧张,想知道乔现在对于金鳞的三种形态有什么看法。

  只见面前的黑发帝王,沉思了几秒问道:“艾斯里特,壁画上你的族人似乎和你的形态有所区别?”

  艾斯里特顺着乔星南示意的地方看去,怔了一秒,他没有想到乔星南会在意这个地方,那个耳鳍只有在金鳞感觉到放松的时候才会露出来。

  艾斯里特跟乔星南挑挑拣拣说了一下,随后指向了最后一个全形态的金鳞:“乔,你觉得这个模样怎么样?”

  最后一个全形态的金鳞,同样露出了透明的耳鳍,身躯非常大,周围萦绕的黑雾浓度也是前几个不能比的。

  虽然有许多地方已经看不见了,但乔星南依旧能感觉到,这个形态的金鳞比前两者更加的强大冷酷。

  没有一个男人不向往强大。

  听到艾斯里特这么问,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开口道:“很厉害。”

  艾斯里特仔细观察着乔星南的表情,对方脸上并没有对金鳞这个形态的恐惧。

  艾斯里特内心微微松了一口气,但亲眼见到和只是在壁画中看到也

  两分钟,到不行了?

  艾斯里特他的脑中全是乔星南那抹白皙的皮肤,听到乔星南的话,他嗯了一声,声音有些喑哑,根本没有办法回视对方。

  乔星南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边这个人的心思,他抬手从空间之中拿了个浮板,乔星南习惯在泡温泉的时候喝点小酒。

  不过,他的身边只有茶,索性就用茶作为替代,这么想着,乔星南刚准备将自己的茶放在上面,正要给艾斯里特倒上时,就听见旁边的艾斯里特道:

  “温泉配酒。”

  “乔要来一些吗?”

  艾斯里特为了这次温泉特意带了酒。

  没有想到艾斯里特这么懂,乔星南金色的眼睛亮亮的,看上去让人颇为心动。

  “那就多谢艾斯里特了。”

  乔星南笑了一声,顺手将茶收了回去。

  酒的辛辣在后面变成了清甜,莫名让人回味。

  乔星南和艾斯里特一边喝酒,一边随意地聊着,天南海北什么都聊,就连艾斯里特的老师狄恩还有周围几个大国讨人厌的帝王他们都说了一圈。

  艾斯里特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愉悦,“乔,你知道那个咕噜潭是什么吗?”

  咕噜潭?

  乔星南确实挺感兴趣,他仔细听着,但半晌之后,却没有听见对方的回答,转头刚想说什么,目光微顿。

  艾斯里特金色的长发因为粘上了水,贴着他宽阔的肩膀落下,而最吸引乔星南的是他那双透明的耳鳍。

  在阳光点的温泉水,看上去格外灵动。

  耳鳍?

  如果他没有记错,对方似乎只有在半形态或者全形态的放松时候才能看见。

  也就是说……

  随着乔星南内心的猜测,耳边忽然传来啪啦的声响。

  金色的蛇尾从水中跃出,欢快地用尾巴尖拍打着温泉水。

  乔星南的视线再次看向艾斯里特,怀疑他已经醉了。

  因为下一秒,他听见了艾斯里特让自己摸尾巴的声音。

  凭着艾斯里特的性格,对方肯定不会在他面前露出尾巴,还表现出一副想被人摸尾巴的模样。

  “艾斯里特你醉了。”

  乔星南玩笑一般地想着,自己看到艾斯里特喝醉酒的这个样子,也不知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心里这么想着,可乔星南实际上却没有以往那般慌乱,他清楚,只要自己帝王的身份没有翻车,其他的事情应该不会让自己失去性命。

  才七八杯酒而已,艾斯里特怎么可能醉,他只是有些兴奋。

  艾斯里特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一定要循序渐进一些。

  艾斯里特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能直接将自己的尾巴缠上去,会伤到乔。

  他希望乔能触碰自己的尾巴,艾斯里特觉得,没有人在触碰金鳞的尾巴后还能拒绝金鳞。

  金鳞刀枪不入的尾巴可以轻易摧毁数座高山,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求偶利器。

  被酒弄得有些兴奋的艾斯里特,在等待半晌之后,没有得到乔星南的回复,疑惑地望了过去,随后发觉乔正靠着温泉边的岩石,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事情。

  身旁人的耳鳍微微一动,瞬间吸引了乔星南的视线。

  乔星南回想起自己似乎还没有回答对方,刚想说些什么,一个表面平滑的触感蹭着自己的腿,下一秒,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

  乔星南抬眼,接着就对上了一双离自己很近的眼睛,对方身上带着些许的酒气,热气呼在他的脸上:“乔。”

  “你是我唯一的友人。”

  “只有与金鳞关系最好的朋友才有资格触碰金鳞的尾巴。”

  艾斯里特语气中带着认真,诱哄着将自己的蛇尾塞到对方手中,想要让面前的友人抚摸自己的蛇尾,顺利让对方体会自己的强大。

  乔星南看着像是有些醉了的艾斯里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要是在现代社会,他就应该把对方的酒后的模样给记录下来,怎么喝醉了还要让朋友摸尾巴的?这是金鳞的习惯?

  敷衍地摸了两下,乔星南随后拍了一下蛇尾,示意对方起开:“摸了,你起来吧。”

  触感不错。

  不过蛇尾太重了,压的他腿麻。

  下一秒,艾斯里特整个人就朝着乔星南压过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