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九十九章【作话:小剧场】_我靠抽卡凹人设
笔趣阁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作话:小剧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作话:小剧场】

  汇聚而成的白光内,三个模糊的身影影影绰绰,光芒缓缓消散,三人的面容也彻底出现在了乔星南的面前。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乔星南金眸微弯,刚想要说什么,最左侧的蒂尔达就飞快地凑了上来。

  蒂尔达的头上长着一只泛着橙红色的角,不过与狱族的恶魔角不同,他头上的这只角仿佛带着一种圣洁的能量,十分纯净。

  独角·兽人,ssr级蒂尔达。

  乔星南脑中闪过他的身份,微微侧头看向对方。

  蒂尔达有一头非常亮眼的橙红色头发,几乎与他的角同一颜色,他的上半身是标准的男模身材,高挑健壮,下半部分则是马的身体,有些像希腊神话的半人马族。

  他那双黑眼睛溜圆,眼尾微微下垂,一颗泪痣点在他的眼下,看起来像极了一只无辜的大狗狗。

  凑到新主人身边后,蒂尔达眼神亮亮的,似乎生怕乔星南不认识自己似的,直接开始自我介绍:“主人,我是独角的蒂尔达,周会是要跑酷对吗?放心吧主人,我跑的特别快!以前跟族人比赛的时候我就没有输过,现在更不可能输给其他卡池的卡牌!”

  一长串的话,说出来都不带喘气的,非常的自来熟。

  独角是兽人族比较擅长交流的支脉之一,不过因为话多,十分容易兴奋,性格堪比乔星南前世的哈士奇。

  乔星南倒是还挺喜欢面前这个活泼青年的性格,此时脸上也带着笑,“那就拜托蒂尔达了。”

  这句话一落下,蒂尔达瞬间更兴奋了,他身后的尾巴一甩,四只蹄子在地面来回踩了踩,高兴地道:“主人到时候是想安稳地在路上跑,还是来个极速跳跃呢?主人,我天赋奔跑,速度都超快的,翼族的维多和赤金他们速度都赶不上我。”

  在被选中的时候,比赛规则就自动传进了卡牌的脑中,蒂尔达记得,这次比赛他们需要带着新主人跑到重点。

  听到这两个熟悉的名字,乔星南脸上笑意更深了,六翼维多和四翼赤金那可是他的老熟人了。

  维多和赤金都是欢脱的性子。

  一个做梦都想从观星者的观星台上跳下去试飞,另一个因为莽撞被瑞尔特追杀,之后因为回归自由太过兴奋还撞了雪族给人鱼的赠礼而被围殴。

  两人都曾经在爱心屋中充当圣骑士和骑士长,帮过乔星南不小的忙。

  “那蒂尔达确实很厉害。”

  乔星南赞了一句,又问了两句维多和赤金的近况,以这个为话题准备加深一下两人的关系,毕竟之后要合作,都是伙伴,还是关系更亲厚些比较好。

  说起自己两个好友,蒂尔达就那话题就更多了。

  乔星南倒是听的挺认真,时不时还会给蒂尔达赞叹和反应,而得到回应的蒂尔达则更加的激动。

  不过,他也记得时间紧迫,所以实际上两人也没有聊太长时间,等到蒂尔达停下来的时候,乔星南便转而看向了自己选择的其他两个伙伴。

  “卡顿,沙克斯。”

  乔星南偏头看向一边站着的两人,对着他们打了声招呼,金色的眼睛满是温和。

  站在最中间的卡顿身材健硕,人高马大,身姿挺直,一只手扛着与他同高的大剑,虽然穿着盔甲,走起路来却不显得笨重,透着让人沉稳的安心感。

  乔星南的视线落在了对方银色的头盔上,无头骑士应该是没有脑袋的,可卡顿的头盔上有一层黑纱遮面,很难辨别出头盔之下到底有没有脑袋。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乔星南倒是还记得卡顿曾在《卡牌一百零八问》中问过自己的问题。

  无头骑士一族都会经历掉头期。

  那段时间,这个少年正在为自己的掉头期烦恼,甚至还对自己提过“用头换翅膀”的主意,想必他在无头骑士一族的年纪也不大。

  “主人。”

  和乔星南想的一样,卡顿确实是在不久前才丢掉脑袋的,不过,就算丢了脑袋,隔着黑纱他依旧能看见主人的模样,而他的声音也在掉头期过后,变得非常沉稳。

  尽管没有修和眼珠们那样的熟男音,但也相差不离。

  乔星南点点头,他眼神含笑:“卡顿,恭喜你成功度过了掉头期。”

  卡顿听到这话,手中扛着的大剑一个没抓稳,吭地一下落在地上,直接命中他的脚。

  看起来就很疼的样子。

  “卡顿,你没事吧?”

  乔星南没看清剑是怎么掉下来的,担忧地问了一句。

  一旁的蒂尔达也将目光落到了卡顿的身上,毕竟这一幕也是满稀奇的。

  卡顿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他一把拽起自己的大剑,疯狂摇头:“没事。”

  随后欲言又止地看向乔星南。

  “怎么了?”乔星南注意到卡顿的动作。

  “我的头,翼族不要。”

  卡顿跟乔星南解释着自己脑袋的去向,语气之间颇为失落。

  当初,他想把即将要掉的脑袋和翼族交换翅膀,主人却告诉自己对方可能不会跟自己换,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而事实也确实如此,翼族他们不收自己的头,也不想给自己翅膀。

  对于这个结果乔星南并不意外。

  从《卡牌一百零八问》的答题反馈中他就知道,翼族没有收卡顿的脑袋,不过卡顿的脑袋最后去了哪里,他也不太清楚。

  此时好奇地看向卡顿。

  “头给隔壁小骷髅当球踢了。”

  卡顿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好意思,“小骷髅说翅膀可以借我玩两天。”

  骷髅的翅膀是可拆卸装置吗?

  乔星南听到这话,编剧的好奇心大增,这设定倒还挺有意思的,果然混沌卡池的卡牌习性都很值得自己探索,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多问。

  “那可太好了。”

  乔星南为卡顿感到非常高兴。

  卡顿扛着大剑的手微微攥紧,他认真地点头,“这次翅膀不能带过来。”

  乔星南听着卡顿的话,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翅膀因为飞行装备被禁用了,所以不能带过来。

  看着卡顿失落的样子,乔星南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卡顿能来就帮了我们许多,到时候速度增益和防御还需要你来帮我们。”

  卡顿毕竟丢了脑袋不怎么聪明,而且做什么事情都是一根筋,虽然被乔星南哄得开心了,但内心还在念叨着自己的翅膀。

  他是一个梦想飞上天的无头骑士。

  相处的时间短,乔星南暂时还看不出来卡顿内心真实的想法,见他没有再多说,乔星南也就不再多问了。

  蒂尔达和卡顿两个年轻人都认识。

  卡顿度过掉头期后需要修养,蒂尔达也就有段时间没见到对方,好不容易见到了也凑过去,吧嗒吧嗒地说了一通。

  乔星南不禁有些失笑,他算着时间,转头看向半晌没有说话的沙克斯。

  男人的手腕和脚腕上带着破碎的银色长锁链,身姿挺拔,随意地站在那里,似乎什么也无法让他的内心产生波动。

  周围隐约能听见冰冷的链条相撞时清脆的声音,仔细听去却仿佛只是个错觉,什么都没有听到。

  “沙克斯。”

  乔星南扬起笑,跟那个态度冷淡的链族首领打招呼。

  黑袍男人倒是也没有不搭理乔星南,只是抬眼看了下对方,嗯了一声,冷淡地将视线移开。

  他不会对主人失礼。

  可同样没有想过亲近对方。

  乔星南很看的开,见对方也没有完全不理会自己,似乎只是和威迪斯,米雅他们一样性子冷些,便松了口气。

  他要求不多,只要能交流不会拒绝合作就好。

  这么想着,乔星南便出声问起链族沙克斯手腕上锁链的作用,尤其是二技能【银链幽回】。

  这个技能下,锁链可以不分敌我,缠绕追踪目标,可具体的细节比如锁链硬度,比如追踪距离等等他都是不清楚的。

  沙克斯站在原地,淡淡地解释了两句,说完后就闭上了嘴,一句废话也没有多讲。

  他对混沌卡池的新主人不感兴趣,可作为ssr级卡牌,他的听力天生敏锐,就算没有刻意去听,新主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还是传进了沙克斯的耳朵里。

  乔星南在知道链族的锁链可以随着链族自身的想法,伸长缩短和缠绕。

  再加上沙克斯可以控制数条锁链后,两相结合下他得到了不小的启发。

  若是在这之后他们遇到什么危险,蒂尔达无法带着他们快速逃走,沙克斯可以用锁链反向操作,让他们快速跑路。

  总归是一条备选方案。

  听到面前乔星南这么说,沙克斯抬眼看着对方,声音冷淡:“嗯。”

  只是一个嗯字,根本看不出来对方理解还是不理解,乔星南微微一顿,笑了一声:“到时候就拜托沙克斯了。”

  斯特曾经提到过,沙克斯非常聪明,对方既然给了自己肯定的回答,想来应该是真的明白了。

  若是之后遇到沙克斯可以顺势解决的情况,他再提醒一下对方也不迟。

  乔星南内心微定,此时的蒂尔达和卡顿还在聊的火热,在这之前,乔星南就已经跟两人提过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他也就没有让两人安静下来,而是转头再次看向自己身旁戴着破碎锁链,正襟危坐,浑身萦绕着冷漠气息的沙克斯。

  不得不说,链族的形象非常酷——锁链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

  “还有什么事情吗?”

  原本不想多与卡池新主人交流的沙克斯,注意到乔星南再次看向了他,皱了皱眉,薄唇不自在地微抿。

  他排斥卡池所有的主人。

  乔星南刚想说什么,下一秒就听见了耳边传来了冰冷的电子音。

  【叮,十分钟交流时间已到,即将开始清扫独立休息室】

  【请确认您的地图:[狱族的庆典]】

  乔星南闻言微顿,对着沙克斯三人说了一声比赛即将开始,卡牌的反应也很快,三人迅速围在了乔星南的身边。

  确定卡牌们都准备好了之后,乔星南抬手认定地图,与此同时,他的耳边又传来系统的提示音。

  【叮,对手卡池已确认地图,[微澜海的颂歌]】

  随着提示音落下,白色的墙壁渐渐开始消散,一瞬间变得刺眼起来。

  凉风扫过皮肤,带来一阵寒意。

  乔星南睁开眼睛,随后便看到了漫无边际的黑暗中,红色的圆月高挂,枯萎的鬼木树身染着一层黑红的颜色,看上去格外诡异。

  在这之前,乔星南就从蒂尔达那里听说过狱族地图的特点,也早就做好了狱族领地吊诡奇绝的准备,心里并没太大的意外。

  咔嚓的声音响起,手腕带着银色破碎锁链的沙克斯望向远处的鬼木,没有说话。

  “主人!”

  蒂尔达睁开眼睛后就从沙克斯身后出来,他尾巴一甩,激动地跟乔星南介绍,“这里就是狱族的地盘。”

  卡顿也站在他的身边,他跟沙克斯没说过几句,有些怕对方。

  乔星南对着他点点头,随后没有浪费时间,而是立刻打开了系统界面。

  他们要前往的是混沌卡池中心域。

  听到乔星南这么说,蒂尔达瞬间了解,直接变回了原型。

  一个巨大的橙红色角马?

  乔星南微微怔愣,他额上长着橙红色的角,除了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狗里狗气”的感觉,从外表来看,对方确实是有些像他之前骑过的角马。

  不过比普通的角马大上许多,四肢也更加矫健,身上散发的圣洁光芒,更是让乔星南有些恍惚,这真的很像童话中的独角兽。

  或许等蒂尔达升到sp了,就会长出翅膀来了?

  蒂尔达俯下身子让乔星南他们上来,蒂尔达很大只,三个人就算并排躺在上面睡觉也没问题。

  等乔星南他们坐好之后,蒂尔达如同离弦的剑眨眼间冲了出去,远远地将那棵桐木树抛在了身后。

  “这里是狱族的最南部,主人,要想从这里这里走到中心域,就算是我,最少都需要一天的时间。”

  一边奔跑,蒂尔达还不忘记跟坐在他身上的三个人说话。

  狱族领域离中心域很远,一般长者令让所有的卡牌紧急赶往混沌卡池中心域的时候,都需要全体碎空族人出动,来回接这些身在“远方”的人。

  当然,大多数卡牌心高气傲的,一般不会让自己沦落到“那个地步”,都会利用各种手段前往中心域。

  乔星南听到蒂尔达这么说,倒是也不慌,视线看向了一旁的无头骑士卡顿。

  “拜托你了,卡顿。”

  sr级卡顿,拥有着【剑防】和【赠剑】两个技能。

  剑防是用来防守的,而赠剑技能这可以用来增益。

  这一技能不限时间不会冷却,但却要求卡顿将手中的大剑交给友方,让对方时时刻刻触碰着这柄大剑,才能启动【赠剑】效果。

  这柄大剑极为笨重,如果是战斗中想让友方时时刻刻拿着完全不可能,可此时乔星南他们却没有这个苦恼。

  只见卡顿在空中猛击大剑,破空的声音响在耳边,一个白色繁杂的魔法阵纹瞬间浮现在大剑的剑身上。

  【叮,卡牌卡顿·无头骑士·狱族技能[赠剑]进行中】

  大剑放在蒂尔达的身上,刹那间蒂尔达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身边一望无际的平原闪烁一般地后退。

  他们现在前往的是离中心域最近的那条路。

  乔星南打开系统界面,上面有前往中心域的地图。

  蓝色的光点代表乔星南自己,而金色则代表目的地混沌卡池中心域。

  乔星南看了眼他们的距离,狱族本身就在混沌卡池的最南方,离中心域非常遥远。

  中间还要经过崎岖的山与湖泊。

  而且…乔星南看向界面之中满是红色的光点,脸上划过一丝沉重。

  那代表着未知的危险亦或是机遇。

  此时,界面上代表他们的蓝色光点在不断的移动,这条路再往前走会遇到红色的光点。

  准确的说,不管走哪一条路,往后都是红色的光点,现在满屏未知的红色光点,在等着他们。

  “狱族庆典上会出现什么?”乔星南看着他们与红色光点越来越近,声音凝重。

  这可涉及到蒂尔达的知识盲区了,狱族作为混沌卡池五大族之一,支脉种类繁多,每个支脉都有自己的庆祝仪式。

  就算蒂尔达再怎么自来熟,面对奇奇怪怪的众多狱族支脉,有的时候也并不能熟络起来。

  同为狱族的卡顿和沙克斯,在这个时候知道的就要比蒂尔达多上不少。

  “这条路再往后走会经过幽暗谷,那里是鬼面一族的庆典之地。”

  卡顿一边看顾着自己放在蒂尔达身上的大剑,一边跟乔星南讲着。

  鬼面一族喜欢独自行动,在混沌卡池之中不断寻找适合自己火壮大的地方,而幽暗谷算是鬼面一族的圣地。

  那里适合所有的火。

  “他们喜欢安静,若是不主动与他们说话,惊扰他们便不会有事。”

  听起来走这条路没什么问题。

  “沙克斯,蒂尔达。”

  乔星南习惯征求所有团队成员的意见。

  “没问题的主人!”蒂尔达嗷了一声,更像狗了。

  另一边,沙克斯手腕上的锁链圈成一圈放在腿上,脊背挺直,坐在离他们最远的地方。

  听到乔星南的问话,沙克斯随意地嗯了一声,让人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否听到了他们几个人在交谈什么。

  乔星南也没有在意沙克斯的冷淡,他尊重所有卡牌的性格。

  既然全票通过了,蒂尔达四只爪子一蹬,在卡顿的【赠剑】帮助下,速度不断的加快。

  橙红色的毛发在幽暗的狱族地域,犹如一道光,穿梭在平原之上,逐渐进入了鬼面庆典的范围,周围逐渐升起浅浅的雾。

  乔星南抓紧了不断飞奔的蒂尔达身上的毛,凌厉的风不断的吹打在脸上,有些刺疼,他下意识地低头护住脸。

  忽然,风小了,乔星南疑惑地抬眼,就看见自己面前坐着一个银色的盔甲骑士,挡住了不断吹向他的风。

  “卡顿,多谢了。”

  卡顿转头看向乔星南,黑纱被风吹起,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在这黑暗的氛围之中,更加恐怖了。

  乔星南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嘴角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真诚,半点嫌弃与厌恶都没有。

  卡顿有些害羞,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可怖的模样。

  一旁的沙克斯瞥了眼,余光看到乔星南带着笑容的侧脸,墨色的眼睛没有任何波动,他转过了头,不再关注对方,闭目养神。

  与此同时,他手腕与双脚的破碎锁链,忽然腾在空中,在沙克斯的周身相互交叉绕了一圈,隔绝了周围的空气。

  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乔星南心思一动,沙克斯手腕上的锁链似乎还有其他的作用。

  刚想转头问沙克斯,下一秒,乔星南便注意到,面前的光幕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有一大批红色的光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朝着四周分散,而其中也有一批朝着鬼面一族的领地飞速地前进着,速度居然比有[赠剑]增益的蒂尔达还要快上三分。

  那是什么?

  乔星南担忧对方的出现会将他们的计划打乱,不说别的,若是那些未知的红点惊扰了鬼面一族的庆典,让鬼面他们生气了,到时候全部的火焰出动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个地图是依照混沌卡池捏的,里面的卡牌们都是虚拟的,他们可不认识乔星南这位“混沌卡池的主人”。

  乔星南连忙将这件事情告诉给身边的卡牌们。

  丢了头,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的卡顿有些迷茫。

  狱族庆典可是他们的大日子,怎么会有到处乱逛的狱族支脉,什么支脉才这么闲啊,而且速度这么快。

  眼瞅着无头骑士陷入了纠结,开始用手指扣他的剑,乔星南都有些不忍了。

  他让蒂尔达暂时停下,看着面前的地图,陷入了沉思,如果可以的话,乔星南不想和那些“红点”接触。

  在不知道那个红点是什么的情况下,乔星南不想赌博似的继续前进,去碰运气。

  毕竟前面那一群红点数量多的吓人,很有可能大幅度拖慢他们的速度。

  倒是可以绕一段路,乔星南皱眉钻研着之后应该朝哪个方向走。

  忽然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多目族。”

  乔星南微微一顿,他转头看向被破碎的长锁链围了一圈的沙克斯。

  沙克斯面容平静,他抬手拽住围在自己身边的锁链,似乎刚刚乔星南听到的话,只是个错觉。

  “哦!对了!是多目!”

  卡顿反应过来了。

  多目族的庆典活动是所有的眼珠子齐齐行动,到各个狱族支脉的庆典上乱逛,游行。

  这些红点一定是他们!

  事实上,也不怪卡顿会想不起来这件事情。

  多目族庆典上,那些多目都喜欢聚集在一起,派各个目珠成群结队地去看支脉庆典,除了无头骑士的庆典。

  多目一族很讨厌不珍惜眼睛的存在,无头骑士爱掉头,连头都不要了,更别提眼睛了。

  ——无头骑士掉头之后,只用感知“看”世界。

  这是对多目一族目珠们的侮辱!

  于是,多目一族所有的成员,在互通消息之后,几千年前将无头骑士这一支脉拉入了庆典禁看黑名单。

  卡顿年纪小,平常庆典也会跟着年长的无头骑士一起踢球,只是偶尔听过一嘴。

  他与多目的所有成员都不熟悉,毕竟平常多目一族见到无头骑士就转身走来着,话都不愿意和他们说几句。

  如果不是沙克斯说,他根本想不起来这回事。

  乔星南现在也没细问这层“隐秘”,他想着之前修的那几个目珠,微微松了口气。

  “多目一族的目珠很懂礼貌,应该不会去打扰鬼面庆典。”

  乔星南这话说到一半,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想起之前修的八个目珠,就算后来变成了十六个目珠,那些目珠有一个算一个都喜欢凑到火一的身边,“礼貌”地与它进行交谈,刷存在感。

  而庆典上的那些目珠真的不会故意凑到鬼面一族面前打招呼吗?如果庆典上鬼面族人的火种也像火一那么害怕目珠,到时真的极有可能会爆发混乱。

  “主人,多目确实挺懂礼貌的。”

  与多目一族接触比较少,但对他们挺有好感的蒂尔达,说起这个也是有一长串的话要讲。

  “每一个目珠都会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我们每次都会聊的很开心,而且目珠们有的时候还能变大,很有意思。”

  “但很奇怪,最近这几百年,我很少遇到他们。”

  乔星南沉思了一下,照蒂尔达这么说,他觉得这次鬼面一族的庆典更可能出现混乱,说不定那就是他们这次跑酷的最大危机。

  “沙克斯,你对多目一族怎么看?”

  乔星南抬眼看向之前出声的沙克斯。

  乔星南对刚刚出言提醒他的沙克斯很有好感,觉得他是和威迪斯一样面冷心热的性格。

  沙克斯注意到乔星南温和的视线,移开了目光,“他们很吵。”

  乔星南内心更沉了,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想起了什么,看向沙克斯手腕上的锁链,心中一动,将想出来的办法告诉沙克斯三人。

  “可以做到吗?”

  蒂尔达侧着头看着坐在自己背上的三个人,嗷了一声,呜哩哇啦地说着自己一定可以做到。

  卡顿郑重地点头。

  乔星南的目光落在面容冷淡的沙克斯身上:“沙克斯?”

  沙克斯定定地看着乔星南的笑容,点了点头,谁也看不出他内心在想什么。

  乔星南勾起嘴角,“那就拜托各位了。”

  星域卡池模拟的地图上面所有的卡牌种族,就连种族的性格也仿了七七八八。

  此时,幽暗的山谷之中,浓雾弥漫,莫名让人有些压抑。

  幽蓝色,暗绿色,赤红色,明紫色…各种颜色的火焰在这个时候,飘荡在浓雾之中,紧跟在这些火焰身后不远的是,一个个戴着恐怖鬼王面具的人,他们手中拿着一个没有任何光的提灯,安静走在浓雾之中

  阴森的气氛之下,这群带着诡异面具的的人,仿佛是在施展什么诅咒一般,十分渗人。

  这是鬼面一族的庆典。

  是属于他们与火用心交流的时刻。

  这些鬼面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上空逐渐有一群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眼珠子朝着他们逼近。

  眼珠子们成群结队地飞在空中,嘴里还跟自己身边的那个眼珠子交流,它们的声音,有熟男音也有一些魅惑的女人音。

  如果不看这些眼珠子挤成一团的样子,让人密集恐惧症都犯了的话,光听声音倒也是一种享受。

  “那些火是在这里对不对?”

  “这可真是太好了。”

  “很好我们再往前面飞一些。”

  “要给他们庆典一个完美的落幕。”

  这句话传来传去得到了所有目珠的一致赞同。

  它们集结着,迅速飞进了浓雾之中。

  这些浓雾是用来安抚鬼面一族所有火的,拥有着某种规则。

  也略微影响着目珠们的视线。

  “就快要到了。”

  一个飞在队伍最后面的大叔音眼珠子跟自己身边的同僚聊天,言语之间净是笑意。

  然而接下来它并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回事?那两个目珠飞到别的地方去了?

  大叔音眼珠上下翻动,隐约感觉到了不太对劲,正要传讯让其他的目珠警惕的时候,下一秒,它听见了锁链的声音。

  无数锁链猛的在空中出现,银色锁链刹那间相互交叉,牢牢捆住了那个可怜的眼珠子,没有给对方留出一点缝隙。

  悄无声息地将这个目珠拖离了大队伍。

  等离那些目珠群远了后,锁链拖动的速度迅速加快,晃得让这个眼珠子都产生了一种呕吐感。

  终于停了。

  锁链微微松开,这是允许目珠说话的意思。

  可惜半松的锁链并没有完全消失,仍旧捆着它,眼珠子面前是一片漆黑,很明显,对方熟知多目族的属性。

  一个目珠除了平常可以利用空气正常的发出声音外,也可以利用某种规则将信息隔空传给其他的目珠。

  但前提是目珠没有被蒙住眼睛。

  这是风凌曾经偶然间听到的事情,有一天就当做趣事给乔星南讲了出来。

  乔星南看着刚刚被拉过来的目珠,轻轻吐出一口气。

  在那个目珠的身边,同样被捆起来的另外两个眼珠子,弱小可怜又无助地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显然是大叔音目珠的同僚,在这个时候,它们身上的锁链也微微松开。

  “你们是链族?”大叔音目珠在这个时候依旧彬彬有礼。

  其他两个目珠虽然胆小,但此时也呼应着大叔音目珠,跟那群“绑匪”商量。

  “我们没有打扰链族庆典哦。”

  “为什么要抓住我们?你们是不是想要惹怒我们多目一族?我们应该是朋友不是吗?”

  乔星南听见这些目珠这么说,让身边的三个卡牌先别说话,他蹲下身子和面前的目珠道:

  “你们并不认识我们几人。”

  虚拟的卡池之中,除了卡牌种族性格一样,其他的都是星域卡池自己仿照的幻境。

  但只有性格一样也够了。

  风凌这个“混沌卡池万事通”在乔星南身边可不是白干的,乔星南现在知道不少事情。

  譬如,这群懂礼貌的目珠非常爱八卦。

  “这怎么可能,混沌卡池有什么人是我们目珠不认识的。”目珠们急了。

  乔星南不慌不忙地忽悠起了这三个目珠。

  “带我们去混沌卡池中心域,在那里你们会看到一些比鬼面族庆典还要有趣的东西。”

  既然庆典的危险是目珠造成的,想要快速到达目的地,当然要借助目珠的力量。

  可以看到有趣的东西,是每一个目珠逃脱不了的“魔咒”。

  可能会比欺负那群火还有意思哎,三个目珠有些心动,但还有点职业操守。

  “否则,我们这边的无头骑士在庆典上还缺两三个球踢。”乔星南金眸微弯地威胁道。

  目珠们:……

  这是什么魔鬼吗?

  作者有话要说:多目族的庆典观察日记:

  1恶魔:要去打群架(粗鲁)

  2鬼面:跟着自己的火沉默游行(可去欺负,划掉,观赏)

  3食魂:大型聚餐活动

  4…

  5…

  被拉入黑名单的人:

  1无头骑士(全体!)

  2蒂尔达(不要接触,会变得不幸)

  叮叮当,明天多写一点,尽量把这个副本打通【握爪】感谢在-2022:19:-2123:14: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小怪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泪雨成霜、哩哩2个;聆得雨花绝妙谛、风季苒、、柚子、。。。、魚子想吃肉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宛若未央100瓶;瑶光80瓶;蒙月61瓶;是年糕精丫、小黑大白、莼湖、俞黎、love雅、坚果妹妹超凶50瓶;柠檬茶叶、秋意洲40瓶;余历36瓶;极光、小小怪、怡抱抱35瓶;哎呀全是坑、呦呦、聆得雨花绝妙谛、温池暮30瓶;knt29瓶;栗子球星25瓶;这就是快乐、可愿望还会有、紫鸢月、百浅川沉、来一杯麦旋风吧、刚正不阿笙某人、无我呐、干了这杯珍珠奶茶!、眠眠、只吃不胖、空白、悕玥、明渝、菲、叭卟滴、闻、御九爷、咕哒子20瓶;面白い、蒋丞选手19瓶;夏16瓶;銮舆、瓶;煮酒问此生12瓶;、弓禾台、韩韩、123木头人、不想修改昵称了、晟雨落晏、岚烟、是酥糖鸭、小心点、糖炒栗子蛋糕、酱油党、梨悦、素颜知秋、霁舟、苍耳、栗子、逆光、季夏千岱、最爱脑洞、笙歌鼓舞、o0、回舟晚来及、一只萌萌村、倩姐、、邢柏松、啦啦波啦啦、、彡彡来迟、懒人冰糖雪梨、远处小号、轶与明、墨喋喋、不要爱你的敌人、安溯、mfine、落云10瓶;陈十一、落笙、小天公寓7瓶;浓浓的鸽子汤味、风季苒、棂枢、隔壁小可爱真香鸭6瓶;是审审不是婶婶、橴血、会笑的眼睛真美、爱吃橘子的银酱、一许砚墨、夜雨、猫猫不吃小鱼干、筱筱、、三杯两盏淡酒、11762、麦芽芽酱、小羊软绵咩、月、、龙伴诗风、嘤嘤、烨雨5瓶;悦兮兮兮兮兮兮4瓶;手拉手一起走啊、周四、3瓶;我爱猫猫、御花园狂徒、明珠公主、、简单、骗子老婆看看我!!!、阿阿阿、信荣久双、糖果qs、芋圆炖南瓜、扇子2瓶;依茗、等待更新的可怜人、南风知我意、古子子子子子、子佩、末爰、落雨无声、辛十四、慕之陌微、、浅陌、青崖、陌怜、咔咔、地下有人、良堂szd、、傅从枝、上善若水、梦雨观澜、、、颜小柒、楚二今天吃到饺子了吗、橪燃、哩哩、小熊木头、梵君、沐修、西方甩卖事业批、快乐的小蘑菇、莲、嘻嘻妖怪、你抓不到我吧~啦啦啦、祁栖咩、lop—垂耳兔、梨、猫猫祟祟&、小禹、次人的小克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