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心跳_金牌经纪人和顶流BE了
笔趣阁 > 金牌经纪人和顶流BE了 > 第2章 心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章 心跳

  谢离最近睡得不太安稳,有时候会半夜醒过来,黎明前再睡一小会儿,这种糟糕的睡眠质量,只出现在之前跟组的时候。

  那时,周烨的戏一部接着一部,白天他要和场务副导对内容,晚上要列第二天的行程表,忙得脚不沾地,恨不能一天有72小时,晚上也不敢睡太熟,稍微有点动静就会被惊醒。拍摄地条件差,没有像样的酒店,大多数时候他和周烨都会睡双人间,他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周烨,又疲倦又快活。

  以前不开窍,以为那是一荣俱荣的成就感,后来懂了,是弯成蚊香暗恋的满足。

  到了现在,变成了一种不可明说的烦恼。

  全世界都觉得他和周烨这对搭档be了,上升期和艺人解绑的经纪人,大都因利益纷争,粉丝爱正主,也不管事实如何,反正解绑了就是经纪人吃里扒外不是人,周烨的粉丝们叫“叶子”,粉丝群叫“哥哥的专属森林”,谢离这种行为被称为“背叛森林”,有粉丝戏称他“告别了周烨这棵大树”,简直惨不忍睹。

  一年前,他把帖子翻到最后反而笑了,粉丝的评论竟然有一刻覆盖了他难过的情绪,甚至有些释怀,幸好撤离及时,否则粉丝就不是这么骂他了,经纪纠纷比感情纠葛要好,为他保留了一点颜面。

  连周烨都信了。

  他想起离开前,周烨拉住他,满眼吃惊的样子,那么大一个人跟个小孩子似的:“真的和工资有关?”然后不由分说,一把将自己的卡塞进他手里。

  谢离把卡推回去。

  周烨眉头皱紧,又将他扳正看着自己,问:“说实话!难道有人欺负你了?”

  谢离看着他,心想,是啊,欺负我的人不就在眼前么,然而这么说也不对,他一时也想不明白,就摇了摇头:“工作调整罢了,经济部缺人手,需要整合公司内部资源,沈总和我谈了很久,我觉得这条路更适合自己。”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爱说话,其实对外的商务我不擅长。”

  他记不清周烨的表情了,大抵是失望的吧,后来他们两个就很少联系了,都太忙了。

  谢离在综艺正式开始录制之前,跟公司请了一天假,约了好友苏思奇一起吃饭。苏思奇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放钢琴曲,听筒里都是治愈,听完谢离的邀约,他揶揄了一句:“是不是激动得睡不着觉?”

  谢离认为“大可不必”,他还是想踏踏实实睡个觉的,所以他才要见专业人士,苏思奇除了是他极要好的朋友,还是个心理咨询师,虽然他自称半吊子,却帮了谢离不少忙,之前周烨接戏接过爱情悬疑类的剧,谢离就拿着剧本找过苏思奇。

  分析得头头是道,比他强。

  苏思奇是谢离的大学舍友,宿舍六个人,毕业以后只有他们两个还留在本地,一个成了经纪人,一个转行去做了心理咨询,苏思奇有次和谢离开玩笑,说他们这是殊途同归——都是琢磨人的。

  “你说说你,一棵树上吊着,已经多少年了?”苏思奇喝了口啤酒。

  谢离回:“不记得了。”

  是真的不记得了,很多粉丝以为谢离和周烨是从进圈开始搭在一起的,只有少数人知道,谢离和周烨是中影校友,大一的时候他们就混在一起了,放学一起打篮球,选修课挨着抄作业,连周烨的毕业作品都是谢离写的剧本。

  苏思奇刚知道谢离喜欢周烨的时候,特别平静,甚至还诡异地说了一句:“我以为你俩早在一起了。”

  而后把自己眼见为实的证据一股脑拍在桌面上,一条一条跟谢离捋:

  “你俩,明明不是一个学院,非要绑在一起上戏文课,你那么讨厌和人说话,特意选了编剧专业,结果毕业好好的编剧不做去做经纪人,这都不是真爱,算我眼瞎。”

  “那你这点还真看错了,我上学的时候没喜欢上他呢,顶多是好感。”

  苏思奇不信,只能说他爱而不自知,硬是把谢离的心动时间轴往前提了三四年。

  更唏嘘的是,苏思奇觉得周烨对谢离也是“非一般的好”,有几次苏思奇实在不忍好友难过,劝谢离去印证一下,万一两个人是双向奔赴呢,这不是皆大欢喜吗,却被谢离言辞否决。

  “他不喜欢男人。”娱乐圈光怪陆离,男男女女浸润其中,太多的细节和场景可以说明问题了,谢离之所以选择彻底解绑,就是因为他发现这段暗恋没有尽头,他在周烨一次次厌恶的眼神里败北,前仆后继的同性追求者展现的结局,让他怂得非常彻底,从一开始蠢蠢欲动,到后来心如死灰。

  外加上疯狂的唯粉,简直是在灰烬上又踹了几脚。

  谢离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只能控制一下两人的距离,时间长了,自然就好了,煎熬总有尽头,等心头的烈火熄灭了,也就不会祸害森林了,大家相安无事。

  “这次沈非把我和周烨身边的人都拆了,重新做了匹配,我和周烨再次合作话题够足,同时还能带一带公司其他艺人的热度,尤其是刚进公司的几个新人,”谢离顿了一下,补充,“全程四期,拍一个月。”

  他说完话,苏思奇恍然大悟:“你准备告白了?”

  谢离无语。

  苏思奇磕得起劲:“我真觉得你应该试一把,人生在世贵在体验,没准你俩能携手创造十个热搜。”

  谢离不说话了,模样好似回到了大学的时候,心里想得特多,面上适可而止,不禁逗,苏思奇笑出声来:“我就随便一说,你就随便一听,反正你苦恼的事情肯定不会发生。”

  谢离抬眼。

  苏思奇接着说:“很简单,你现在的困扰是怕周烨察觉到你的心思,既然你已经决定隐藏起来,不妨换个角度,站在周烨的角度想一想,其实不过就是老同学、老搭档再次合作,你们两个也没有纠纷,他或许对你突然离开感到不解,但不会上纲上线,兄弟之间没有隔夜仇,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developingthecharacters代入一下你的人物角色,你只是他的经纪人而已。”

  这句话如今听来真是又冷酷又无奈,谢离知道他说得对,是他自己想得太多了。

  “实在不行你就表白,伸脖子一刀,给自己画上个圆满的句号。管它be还是he,不就是个结局嘛,又不能代表你人生没救了。”苏思奇正经不过一秒,再度放飞自我,开始叭叭。

  “……”被他叭叭完,谢离觉得自己怎么选择,人生都没救了。

  回到家,谢离把自己塞进了毛绒绒的毯子里,床上一盏昏黄的灯光,他摸出手机,第一次冷静下来,正视即将要面对周烨这件事。

  明天就要见到他了,也不知道他一年以后有什么变化,见面的第一句会说什么,会不会怪他?

  他想起他们上大学的时候唯一一次冷战,是他出去和自家小两岁的侄女去游乐场玩了一天,侄女购物狂,他顾着帮她拿东西,一整天没碰手机,回家路上才发现手机有十个未接来电和语音,从上午到傍晚,全是周烨给他打的。

  他赶快打字,解释了一下情况,结果周烨一晚上没回他,第二天才懒洋洋地堵在他宿舍门口。

  “还以为你私奔了没带我。”

  谢离:“……”

  “今天也是我来找你,”周烨挑眉,“你都没来找我。”

  “我看你昨晚没回我信息。”谢离无奈地说。

  “哦,那叫冷战,你昨天冷了我一天。”年轻时候的周烨,特拽。

  “那今天呢?”

  周烨摸摸鼻子,不以为意:“冷了一个晚上,我够本了呗。”

  谢离想,那他完蛋了,冷战了一年,怎么才回本?

  他打开微信最上面置顶的人名,想了很久,终于在23点58分敲下了字,微信叮的一声发送成功,只有三个字:

  “明天见。”

  他盯着屏幕,23点59分50秒,对面传来一条回复,也很简单:

  “明天见。”

  他看了好几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