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梦方觉晓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1章 大梦方觉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大梦方觉晓

  大周。

  天佑元年。

  江宁府治下宥阳县,坐落着一处名为溪隐村的小村落。

  此时已是夜半三更。

  凉风习习,夜色迷离,朦胧月光映照着清澈的小河,轻纱般的薄雾缭绕。

  本该是夜深人静的溪隐村,一间小院内却是人声犬吠大作,十分嘈杂。

  卫晨的意识恍恍惚惚,在无尽的黑暗里浮沉,直到身体上传来的不适感将他唤醒。

  虚脱感自骨髓中透出,浑身都发冷无力,四肢更是仿佛已经脱离了身体,这种感觉足以让人绝望。

  但卫晨却很高兴,因为在漫长的无意识状态后,他终于第一次有了“感觉”这种东西。

  不管这感觉是痛苦还是欢愉,至少证明他还活着。

  卫晨是个孤儿,凭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保了研,毕业之后留校,在学校图书馆担任一名光荣的图书管理员。

  工作稳定,工资足以养活自己,每日整理完书架,还能自由取阅馆中藏书,日子过得可以说是相当的悠闲惬意。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打乱了卫晨原本平静的生活。

  大火席卷了占地数万平米的图书馆,无数珍贵的典籍顷刻间化为灰烬,熊熊烈火下,身在馆中的卫晨也难以幸免,最终与数以百万计的藏书一起葬身火海。

  自此,他的意识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无知无觉。

  而现在,卫晨终于有了知觉,甚至还能听见外界模糊的声音,虽然仍是浑身无力,睁不开眼睛,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

  直到……

  “卫辰?那是谁!”

  意识逐渐清醒过来的卫晨心中陡然一惊,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莫名多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这份以“卫辰”为名的记忆并不长,大概只有六七年的样子,虽然琐碎,但是却十分完整,好像完全是另一个人的人生。

  卫晨吃力地想要睁开眼看看周围的情况,可薄薄的眼皮如有千钧,卫晨用尽全力也不过勉强让眼皮动了那么一两下。

  “醒了,醒了!爹爹,阿娘,辰哥哥醒了!”

  一道略显稚嫩的童音响起,语气中充满了惊喜。

  而后传来一片走路扯凳子的杂声,卫晨又听见一男一女兴奋的声音。

  “好啊好啊,能动弹就好了,这么多汤药灌下去,总算是见着起色了!”

  “唉,这娃娃真是命苦啊,爹娘走得早,如今自己又染了风邪,为了治病抓药,家里留下的那十几亩上好水田也全给搭进去了,才十岁就无依无靠,以后可怎么活呀!”

  “说这些干什么,明昭大哥对我恩重如山,如今他人不在了,我就是舍了我自己这条贱命,也一定要保住他唯一的香火!”

  卫晨听着夫妇两人的对话,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真的,穿越了?这是明清,还是唐宋?不会是魏晋南北朝吧?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回想起过去看过的一些打发时间的穿越小说,卫晨的心情越发混乱。

  如果真的越过千年的时间,回到过去的世界,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又该如何生活下去?

  纷乱的思绪不断消耗着卫晨本就不多的一点精力,很快,他就又陷入了漫无边际的沉睡之中。

  ……

  不知又昏睡了多久,卫晨再一次醒了过来,这一次,他总算是有了睁开眼皮的力气。

  张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不停摇曳着的昏黄灯光,还有一股子微微刺鼻的烟气。

  “真的是油灯。”

  看到这带着明显时代气息的事物,卫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转动双眼,巡视着自己身处的这个房间。

  房间很小,大约只有五六个平方,房间里的摆设更是简单,仅有一桌一床一凳,桌上点着黑乎乎的油灯,连如此狭小的房间也无法完全照亮。

  尽管看不清屋子的全貌,但卫晨还是能看到自己身侧用黄土夯筑而成的粗糙墙壁,墙壁表面还有因岁月沉淀下来的黑色。

  “看来,果真是穿越了。”

  看清自己所处的地方,卫晨苦笑着,终于确认了这个他不想承认的事实。

  穿越这种事,如果是在小说故事里发生,说不定会很有趣,但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只能说是祸福难料了。

  别的不说,古代这个医疗条件就十分堪忧。前身的遭遇可还摆在那呢,一次小小的伤寒就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

  卫晨虽是穿越而来,但还是肉体凡胎,他可不会天真到以为自己光环护体,连疾病也得给他三分薄面。

  “不管怎么说,一时半会儿应该是回不去了,还是先了解一下自己的处境吧……”

  卫晨长舒出一口气,努力整理好心情,开始细细搜索之前自己得到的那份记忆,想要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如今是大周朝天佑元年,一个卫晨前世从没有听说过的朝代。

  当今天子名为赵真,十三岁即位,如今在位已经三十四年。

  前年冬天,赵真突然重病,太医院众医官束手无策,满朝文武都做好了皇帝驾崩、举国哀悼的准备。

  然而待到来年春暖花开,赵真的病却神奇地好转了过来,连见多识广的太医都找不到原因,最终也只能归功于天子贤德,苍天庇佑。

  死里逃生的赵真为了感谢上天的降福和保佑,遂改年号为天佑,今年正是改年号后的第一年,是为天佑元年。

  而卫晨占据的这具十岁幼童的身躯,本名卫辰,是一个读了三年蒙学,连三字经都背不利索的苦逼学童。

  去年冬天,卫辰失足落水,差点送了小命。

  虽然有幸被路过的好心人救了上来,但卫辰年纪小身子骨弱,又在冷水里泡得太久,一回家就生了一场大病,这一病就到了今天。

  卫辰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缠绵病榻这段日子里,若无隔壁张氏夫妇悉心照料,并为他延医问诊,恐怕卫辰就是死在屋子里也无人知晓。

  其实卫辰生病之前,家里的条件并不差,这都要得益于卫辰父亲生前替他攒下的家业。

  卫辰之父名为卫明昭,自幼聪慧,二十二岁那年,过了院试,成了一名每月领取廪米的廪生。

  所谓廪生,就是从通过县试、府试、院试三重考试的秀才中挑选一部分尤为优秀者,让他们享受国家奉养,从而能够专心进学。

  卫明昭一无背景,二无人脉,能获得这样的待遇,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在一众生员中脱颖而出,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在科举一道的天资之高。

  考中秀才后,卫明昭没有丝毫懈怠,反而更加用功,勤学苦读,每日五更闻鸡鸣即起,到了夜半三更还在挑灯夜读。

  在师长和同窗眼中,卫明昭就是那一届宥阳县所有生员之中,最有希望乡试高中的人才。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抵达省城参加乡试的卫明昭,在乡试前夜,不知怎的,竟突发恶疾。

  病来如山倒。

  卫明昭高烧不止,连意识都有些模糊,但他不甘心就这样错过三年一度的乡试,坚持要拖着病体参加考试。

  在同窗好友的帮助下,卫明昭勉强进了考场,却发现自己连笔都握不住。

  逼仄的考舍之中,卫明昭举目无依,既焦心又无奈,急得口干舌燥,眼冒金星,最终急火攻心,一声无力的轻呜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倒在考舍之中。

  乡试第一场结束之后,前来收卷的小吏发现卫明昭时,卫明昭已然没有了气息。

  卫明昭去世的消息很快传到溪隐村,在家中等待丈夫高中归来的卫辰之母宋颖骤闻噩耗,当场吐血三升,不久后就因为伤心过度撒手人寰。

  原本幸福美满,欣欣向荣的小家庭,几乎就在一夜之间便破碎殆尽,只留下了懵懂无知的小卫辰,这一年,他还不满三岁。

  所幸卫明昭离世之前还给卫辰留下了十几亩上好的水田,让卫辰能有所依靠,不至于刚降世没多久追随爹娘去了阴曹地府。

  宋颖临终前,将卫辰托付给了邻居张氏夫妇,家里那十几亩地也交给了张氏夫妇耕种,大概就是卫辰抚养费的意思了。

  张明是外来户,刚来在溪隐村没少受其他村人挤兑欺侮,全靠卫明昭帮忙出头,张明才能在溪隐村站稳脚跟,再加上卫明昭本就对张明有着救命之恩,因此张明对卫家可以说是感恩戴德。

  爱屋及乌之下,张明对待卫明昭唯一的骨血卫辰宛如亲生,不仅遵照宋颖的遗言把卫辰平平安安地养大,还一直对卫辰强调,卫辰父母留下的那十几亩地他只是代为耕种,等到卫辰成年之后,他一定原样奉还。

  如此人品,也不枉卫明昭夫妇将自己的幼子托付给他了。

  只不过,之前卫晨依稀了听到张氏夫妇的对话,似乎为了给卫辰请郎中治病,他们不得已之下还是把那些地都给卖了。

  “这么说来,我现在岂不是一穷二白?”

  卫晨想到这里,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自己这穿越的待遇也太悲催了吧,没爹没娘也就算了,现在连爹娘留下的立身之本也没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