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家塾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118章 家塾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8章 家塾

  卫辰跟着盛长柏一路往东,穿过几个小院,便到了一个掩映在花树丛的僻静院子外。

  进得门去,便见一个种满墨竹的天井。天井中有一方石桌,一圈石凳,正对着北边厢房。

  那厢房是个三长间的大花厅,四面通透,正中屋门上悬挂着“明心见性”的匾额,这里便是盛纮专门为庄钧准备的教室了。

  教室上首摆着一张大桉,对面则是两竖排整整齐齐的书桌,盛家姐妹三个受了嘱咐,早早来了,占据了右手边一竖排书桌。

  这年头男女同窗共学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不过学习的侧重点不同。

  女子来学堂多是为了识字,最重要的是学习算账,为以后主持中馈,打理家产作准备。

  除了这些之外,盛纮让三个女儿来学堂,还有其它的打算。

  虽然女子考不了科举,但若是能懂得些诗书和礼义,日后嫁到婆家去,也不会堕了盛家清流人家的名头。

  坐在最后排的明兰偷眼看了下两位姐姐,故意先把带来的食盒打开,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座小山。

  这小山以银丝为骨架,扎出造型,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弥漫出的阵阵甜香顿时充溢了整间教室。

  “插食?”

  前排的如兰和墨兰闻到香味,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

  看到明兰面前那一座美食堆砌城的假山,如兰顿时两眼放光,当下翻身而起,毫不客气地从假山上摘下两块桂花糕塞到嘴里,把两腮都撑地鼓鼓的,活像只贪食的小松鼠。

  “嗯嗯,章妈妈的手艺就是好,这桂花糕淋上蜂蜜,味道真是太美啦!”

  明兰笑着听如兰夸赞章妈妈的手艺,脸上满是骄傲自豪的神色,她瞥了眼故作镇定的墨兰,从假山上摘下一块罗汉糕来捧在手心里。

  “四姐姐,你尝尝这罗汉糕,里面加了猪油……”

  闻到粉糕诱人的甜香,墨兰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但又有些拉不下做姐姐的面子,正纠结不定时,忽然听到院外传来众人说话的声音。

  “先生来了!”

  墨兰重重嗽了一声。

  明兰回头看了一眼,连忙坐回自己的位置,手忙脚乱地收拾起了桌上的食盒。

  如兰也吓了一跳,拼命想把嘴里没嚼完的一大块桂花糕咽下去,结果吃得太急,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众人见状赶紧上去帮忙,又是捶背,又是灌水,一通忙活之后,总算免去了小如兰上课第一天就被活活噎死的惨剧。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庄钧带着身后几个男学生施施然地踏入教室。

  “先生。”

  匆忙整理好仪容的盛家三姐妹齐齐起身行礼。

  庄钧一进教室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糕点香味,他皱着眉头环视一圈,目光落在了最后一排的明兰身上。

  明兰心头一紧,看了眼脚边没来得及藏好的食盒,不由暗暗叫苦,所幸她有些急智眼珠子一转,登时计上心头。

  当下弯腰提起食盒,笑盈盈地朝庄钧道:“先生,您来得这么早,还没用过早食吧,学生准备了上好的插食,您要不要先用一些?”

  庄钧微微一怔,旋即轻笑一声,瞥了眼身旁的卫辰,那意思好像在问,这就是你口中乖巧懂事的表妹?

  卫辰还没说话,一旁的盛长柏却是坐不住了,尴尬地咳了咳,狠狠瞪了明兰一眼:“学堂之上,像什么样子,还不赶紧拿走!”

  站在教室后面看了半天热闹的小桃这才反应过来,抱起食盒就要出去。

  “不必折腾了。”庄钧摆了摆手,澹澹道:“一点吃食罢了,大家一起分着吃了吧。”

  卫辰知道老师这是给自己面子,连忙招呼明兰,让她给大家分发糕点。

  明兰经这一遭,也是心有戚戚,不敢再调皮了,乖乖听话照做。

  众人正在享用糕点的时候,家塾的最后一名学员齐衡也到了。

  齐衡大概十四五岁年纪,比长柏小一些,比长枫又大一些,容貌俊美,面如冠玉,用貌比潘安来形容也一点不夸张。

  就连卫辰也不得不承认,单论五官的精致程度,齐衡确实堪称他来到此世后见过所有男子中的第一美男。

  相比起齐衡那中公侯之家与生自来的华贵之气,卫辰身上更多的则是浩然正大的儒雅书生气,也自有其独特的魅力。

  只需看盛家三姐妹此时的反应,就可以看出一二。

  最前头的墨兰拿着手里的毛笔出神,但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朝这位刚进来的齐小公爷身上瞥。

  而如兰还在抓着糕点狼吞虎咽,丝毫没有因为方才险些被噎住而长记性,对于齐衡的出现,她完全没有在意。

  至于明兰么,此刻正坐在座位上,目光略显呆滞地盯着那座已经变得光秃秃的假山,心里悔不当初:早知道这样,不拿出来显摆,自己一个人尽情享用多好?

  “好了,人齐了,那就开始上课吧。”庄钧目光扫过众人,教室里一众男女学生连忙端正坐好。

  “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兵;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

  今日庄钧讲的是《战国策》中的内容,这一句便是《战国策》开篇之语,讲的是东周重臣颜率运用智慧和口才挽救国家尊严和利益的故事。

  一个高明的先生能把枯燥的学问变成一场思想的盛宴,庄钧就是这样一个人。

  整个故事被他一层层地剥开,将故事背后最有价值和意义的内容暴露在学生面前,不论是秦人的贪婪,齐人的愚蠢,还是周王朝的无奈,都在他的口中变得栩栩如生。

  学生们随着庄钧的讲述,仿佛回到了那个百家争鸣、人才辈出的时代,无数抑或拙劣,抑或精妙的计谋,都在那个广袤无垠的舞台上尽情表演着。

  当然,作为一名尽职尽责的老师,庄钧也没有忘记提醒学生们,无论多么神妙的计谋,在绝对的武力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

  能让明兰和如兰这两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都听得入了神,可见庄钧讲课功力之深,包括已经中了秀才的卫辰和盛长柏也都听得如痴如醉。

  不知不觉间,早课结束,下午就要讲科举之道,盛家三姐妹听了也没用,她们今日的旁听也就到此为止了。

  早课下课前,庄钧将盛长枫和三个女娃娃叫到近前,给她们布置完今日的课业,而后一指肃立在旁的卫辰:“日后你们每日的课业做完,就先交到他那里,若是连他也不懂,再来问我。”

  几个月前,盛长枫就已经是卫辰实质上的学生,听到庄钧的安排,自然是兴奋不已,当下躬身唤了一声:“小先生!”

  盛家三姐妹表情各异,明兰高兴,如兰懵圈,墨兰则是不大乐意。

  但庄钧就在一旁看着,方才又有盛长枫开了头,三人无论此时是何心情,皆俯首作揖:“小先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