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小先生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119章 小先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9章 小先生

  中午时分,领了家庭作业的三个兰打道回府,剩下要继续上课的男学生们则留在了学堂里用饭。

  王若弗身边的刘妈妈领着三个提着食盒的女使从外面进来,一转眼,各色精致果子、冷热菜肴便摆满了整桌。

  每上一道菜,刘妈妈就在旁边报上菜名,什么“雪蛤蒸鱼唇”、“桂花烘鳝湖”、“红烧青鱼划”……,无不色泽鲜亮,香气扑鼻。

  因为这次招待的客人里不仅有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庄钧,还有出身公侯之家、自小锦衣玉食的齐衡,为了维护盛家的体面,王若弗准备饭菜时用上了十二分的心思。

  她还专门派人去汴京的酒楼,重金找酒楼的当家大厨讨教了一番,学到了炒菜的秘诀。

  结果这精心准备的饭菜一端到学堂上来,果然镇住了满场,就连盛长柏都没见家里烧过这样的好菜。

  众人十分自觉地贯彻了读书人“食不言寝不语”的六字箴言,全都闷头吃饭,运快如飞。期间,还难免有一些有辱斯文的争抢发生。

  “这是我的!”

  “我的!”

  “长枫,你撒开,不然小心我让你哥揍你!”

  “揍就揍,且待我吃完这片肉再说……”

  看着学生们没出息的样子,庄钧庄老先生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时,不晓得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然把快子伸到了先生的面前。

  庄钧脸一黑,怒而抬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衣钵传人正举着快子,尴尬地与自己对视。

  “老师,我年纪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滚!”

  ……

  用过午饭,庄钧继续讲课。

  早课时庄钧讲课天马空,旁征博引,妙趣横生,而到了午课,讲课的内容就要枯燥多了。

  午课只讲科举制艺之道,第一堂课,庄钧就从最基本的四书经义开始,进行剖析讲解。

  作为国公独子,齐衡七岁便已开蒙,自幼天资过人,自视甚高,他自诩也算熟读四书五经,但今日第一次听庄钧的经义课,竟觉得有五成不懂,剩下五成也只是一知半解。

  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齐衡越听越觉得像在听天书,不由心中忐忑,下意识地扭头去看自己的同学们。

  卫辰端了个圆墩坐在庄钧讲课的大桉旁,压根没有在听课,而是拿了本书自顾自地在看。

  盛长柏在第一排正襟危坐,时而点头微笑,时而闭目冥思,似是在与自己过往所学相互对照。

  盛长枫目不转睛地听着课,显然也是跟上了庄钧的讲课思路,偶尔才会疑惑地皱起眉头,提起笔在本子上写写划划。

  齐衡顿时懵了。

  合着就我一个人没听懂?

  卫辰和盛长柏也就罢了,齐衡对他们过去的事迹也有些了解,知道这二人都是难得的才子,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生员。

  尤其卫辰,诗文双绝,才情横溢,还被庄钧收为了亲传弟子,在千里之外的汴京都是小有名声。

  对于他们在课堂上的表现,齐衡虽然惊讶,但还算能够理解。

  可是,就连坊间传闻不学无术的盛家庶三子盛长枫表现得都比自己强,这就让齐衡有些接受不能了。

  想我齐衡,堂堂齐国公家的天之骄子,到了盛家学堂上,居然成了吊车尾的差生?

  震惊、沮丧、彷徨,种种难言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萦绕在齐衡心头,令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一个时辰后,庄钧讲课结束,接下来就是学生们提问的时间。

  盛长柏第一个起身,上前问了两个问题,认真倾听庄钧的回答后,满意而归。

  盛长枫也翻开了写得密密麻麻的小本,上面记的都是他听课过程中的不解之处。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问题太过小儿科,盛长枫没好意思去找庄钧提问,而是找到了坐在讲台边的卫辰。

  卫辰一番讲解之后,盛长枫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捧着小本喜滋滋地坐回座位,将心得体会写在了问题旁边的空白处。

  眼看同学们一个个都上去提问了,齐衡在下面却是坐立难安,表情很是尴尬。

  他方才一整堂课都在胡思乱想,根本没有跟上课堂进度,想提问也无从问起啊!

  讲台上的庄钧注意到了齐衡的异样,开口道:“元若,你可有问题要问?”

  “学生……,学生大半都没听懂。”齐衡满脸憋得通红,终于还是把实话说了出来。

  庄钧微微一怔,旋即哑然失笑:“这倒是为师的不是了,忘了你尚未赴过童子试,基础比他们差了不少。”

  这下好了,差生的名头是坐实了。感受到身边盛长枫诧异的目光,齐衡羞得只想赶紧找条地缝钻进去。

  庄钧抬了抬下巴,示意一旁的卫辰:“兴云,以后每堂课后,你单独给元若辅导,务必要帮他补上落下的课程。”

  卫辰闻言心中一苦,盛长枫加上三个兰还不够,又给我塞一个齐衡?老师,您这甩手掌柜当得也太轻松了吧?

  不过,饶是卫辰满腹牢骚,终归是师命不可违,卫辰也只能俯首听命。

  “是,老师。”

  午课结束,庄钧给学生们布置下课业,便去了寿安堂与盛老太太叙话,留下卫辰坐镇,看着学生们自习,替他们(主要是齐衡)答疑解惑。

  用过晚饭后,三个兰也回到了学堂,跟着两位哥哥一起上晚自习,顺便完成庄钧布置的家庭作业。

  三个兰领到的作业各有不同,墨兰是背一段三百字的《女戒》,如兰是三道算学题,明兰则是写五十个“永”字。

  大约半个时辰后,如兰戳了戳身边的齐衡:“元若哥哥……,我这道题不会?”

  齐衡抬起头,见到对方懵懂娇俏的容颜,有些失措道:“额,五妹妹,你有什么问题?”

  “今有堤下广二丈,上广八尺,高四丈,袤一十二丈七尺,问积几何?”

  齐衡拿了一张纸作稿纸,沙沙沙闷头算了许久,最后沮丧地摇了摇头头:“我算不出来,不然你还是去问小先生吧,他好像什么都懂。”

  想到午课后卫辰给自己单独补课时那游刃有余的轻松神态,齐衡不由暗暗叹了口气,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不服不行啊!

  如兰侧过头看向卫辰,犹豫了片刻,喊了声:“小先生。”

  “何事?”

  如兰对上卫辰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脸微微一红,当即道:“小先生,这道题我不会,请你替我看一看。”

  “不用看了。”卫辰头也不抬地回答道:“积七千一百一十二尺。”

  如兰吃了一惊道:“小先生,我还没说题目呢!”

  卫辰澹澹道:“方才你与元若说话时,我都听到了,已经算过了。”

  “算过了?”如兰将信将疑:“可是你既没用纸笔,也没用算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