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暴利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17章 暴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暴利

  别看宥阳盛家如今发达兴旺,盛维盛老爷人人称羡,其实他当年也是苦出身的。

  老爹承袭家业却作出宠妾灭妻的闹剧,临死前败光了家产,只留下盛维和母亲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盛维靠着略有些头脑以及肯吃苦的劲头,在宥阳打拼了二十余年,才挣下如今这份偌大的家业。

  虽然在藏龙卧虎的江宁府还排不上号,但至少在宥阳,盛家已然是数一数二的豪富之家了。

  这两天,盛老爷可以说得上是意气风发。

  几年来在盛氏义学上的不断投资终于收获了回报,得了学政大人的赐字不说,还为他博了个“儒商”的美名。

  由此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盛家的产业终于能走出宥阳县,在江宁府里占有一席之地,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那么一小块地方,但也足以让盛维振奋不已。

  盛维心知肚明,如今这大好形势,固然有自己数年苦心筹划的功劳,却也离不开卫辰这个神来之笔。

  若无卫辰在学政大人面前力挽狂澜,又哪有盛氏义学今日的风光?

  因此,当盛维听下人来报,说是卫辰上门拜访时,盛维当即亲自出门迎接,将卫辰请到堂上说话。

  宾主各自安座后,盛维看见卫辰手里还提着东西,登时板起脸不悦道:“贤侄,怎的乱用银子,到伯父家里来,还买这么多东西!”

  “初次登门,总不好空手来。”卫辰赧然一笑,打开自己带来的两个木盒,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伯父也别忙着拒绝,先看看是什么再说。”

  盛维扫了眼木盒里的东西,见是两个貌不惊人的酒坛,不禁狐疑道:“这是……”

  卫辰微微一笑,也不多说,手一拍,打开了酒坛上的封口,顿时,丝丝带着甜味的酒香弥散开来。

  一旁随侍的盛家下人闻见这酒香,便知这是何物,不由对卫辰的做派暗自鄙夷。

  神神秘秘的还以为是什么好酒呢,原来是最不值钱的果子酒!亏得还是个读书人,来见我家老爷就带这种东西,一点礼数都不懂!

  盛维见卫辰带果酒上门,却是没有丝毫不高兴,他早就知道卫辰出身贫寒,家无余财,能带礼物上门拜访就是一份心意,至于这礼物价值几何,盛维并不在乎。

  盛维当即哈哈一笑道:“既是贤侄一番心意,老夫也就却之不恭了。来人呐,取酒盏来,我要与贤侄共饮此酒!”

  不多时,下人取来两个精致的白瓷酒盏,恭敬地摆在盛维和卫辰面前,然后抱起酒坛,将酒盏分别斟满。

  随着深红色的酒倒入盏中,盛维的眼神逐渐凝重起来。

  这酒……,好像和他平日所见的果酒不太一样啊?

  不似寻常果酒那样混浊,反而清澈鲜亮,在盏中好似一块荡着波纹的琥珀,韵味悠长,美得令人心醉。

  盛维却是不知道,这两坛酒,一坛桃子酒,一坛杨梅酒,都不是普通的果酒,而是经过了甘油的勾兑。

  卫辰瞧见盛维的神色变化,微微一笑,却也没有解释。

  他端起酒盏,做了请的手势。

  盛维也不推脱,与卫辰一同端起酒盏,不过他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先将酒盏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确认没有什么异味之后,才小小抿了一口。

  酒液入喉不过片刻,盛维双目猛然一亮,见鬼似地盯着卫辰:“这酒,是果酒?”

  卫辰不答,笑着反问道:“伯父,您老觉得,此酒如何?”

  盛维又喝了一大口,细细品味了一番,这才评价道:“不苦不涩,酸甜可口。”

  只是盛维想不明白,这酒到底是怎么酿出来的,居然会不苦也不涩!

  要知道,就算是此时果酒中公认的珍品——岭南的荔枝酒,也难免会有一丝酸涩。

  而卫辰给他喝的,明明是宥阳最常见最便宜的杨梅酒,可这杨梅酒非但不苦不涩,还保留了杨梅特有的果香味。

  而且,除了杨梅的酸甜,还能品出一丝暖甜之气,让酒的口感更上了一层,说是上等好酒也不为过了。

  卫辰笑着问道:“伯父,您猜这酒,价值几何?”

  盛维闻言沉吟了起来。

  他经商多年,对各类商货的价格了如指掌,酒类自然也不例外。

  按照如今的行情,最便宜的是果酒,一般是两三文钱一斤。

  再是麦酒,十几文一斤。

  最好的当然是米酒,差些的二三十文,好的几百文到几千文不等。

  当然,那些享誉天下的名酒不在此列,它们的价格没有定数,上不封顶。

  果酒中,荔枝酒算是一个异类,由于荔枝的珍贵,酒的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一斤荔枝酒,可以卖到三百文一斤,远超普通果酒。

  可即便是荔枝酒,在盛维看来,口感也比卫辰这杨梅酒稍差一丝。

  沉吟良久之后,盛维缓缓开口道:“依老夫看,这酒少说也需三百文一斤。”

  盛维也是多方考量,方才给出这个价格,主要的参照对象就是岭南荔枝酒。

  卫辰这酒比荔枝酒口感稍好,但原料更为廉价,这么综合一下的话,两者售价应当是在伯仲之间,因此盛维报出了三百文一斤的价格。

  “三百文?!”

  听到盛维的报价,卫辰也是吓了一跳,同时在心里飞速计算了起来。

  十斤猪油,可以出八两甘油,八两甘油,可以勾兑出八十斤果酒。

  八十斤果酒,如果按照三百文一斤的售价,便是两万四千文钱,也就是二十四两银子。

  十斤猪油价格五百文钱,八十斤果酒从市集上买来也只需二百四十文钱,二者加起来也不过七百四十文。

  这售价和成本相比,直接翻了三十多倍,简直就是暴利中的暴利啊!

  盛维见卫辰楞在原地许久不说话,顿生疑惑,又问道:“贤侄啊,你还没告诉我,这酒是从何处买来的呢?”

  卫辰强行抑制住自己的兴奋之情,答道:“伯父,若是我说,这酒不是买来的,是我自己酿出来的呢?”

  “当真?”

  “千真万确。”

  “贤侄!”

  盛维瞪大了眼睛,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卫辰的手。

  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盛维又岂能看不出这果酒中蕴藏的巨大商机?

  如果卫辰真的掌握了此酒酿造之法,那他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人形聚宝盆啊!

  想到这一点,盛维再也不能继续淡定下去了,紧紧抓着卫辰的手,一脸诚挚地说道:“贤侄,此酒价值千金啊,且听老夫与你细细分说!”

  卫辰看着盛维那几乎要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禁一阵肉麻,连忙陪笑道:“伯父莫急,小子此来,正是为了与你商量此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