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背题库?我看行!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21章 背题库?我看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章 背题库?我看行!

  晚学时,七名上舍生坐在上舍专属的小讲堂里挑灯夜战,研究着白天林延布置的三道制艺题。

  卫辰摊开一大张纸,规规矩矩地抄下题目和范文中的破题,又在题目旁默下了题目出处的前后句,以及程朱的注释。

  第一道题出自二十年前的会试,题目是“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

  范文作者名叫何绍,是那一年会试五经魁之一,曾经的翰林院侍讲学士。

  何绍破题只用了两句话:“论古之圣人,除天下之大害,成天下之大功。”

  卫辰将这范文的破题反复读了几遍,揣摩其中的精妙之处,接着就开始憋自己的破题。

  一个时辰之后,卫辰找到林延,苦着脸道:“先生,这范文中的破题实在是尽善尽美,学生自觉怎么写也超不过它,竟然不知该如何动笔了。”

  林延听到卫辰的问题,脸色古怪之极,似是在憋着笑:“痴儿,若你能写出比这范文更好的破题,此时便已是进士了!”

  卫辰闻言恍然,是啊,这范文是当年会试五经魁之一何绍的文章,自己要是随便写个破题就比何绍强,岂不是立马就能考个进士回来?

  看着卫辰捂着脸尴尬不已的模样,林延忍俊不禁道:“这制艺之道急切不来,破题与诗赋一般,既靠自己的悟性,也靠平日的积累。你在上舍中年纪最小,悟性却最高,只需循序渐进,终会有所成就。”

  卫辰试探着问道:“先生,难道就没有什么速成的办法?”

  林延闻言却是板起了脸,他平生最恨的,就是走捷径投机取巧的人。

  当下便要训斥卫辰几句,告诉他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可转念一想,别人说十遍,不如自己经历一遍,只有让卫辰切身体会过痛苦,他才会知道原来捷径也不是那么好走的!

  林延主意既定,便熄了训斥卫辰的心思,淡淡道:“速成的方法,自然是有的,你且随我来。”

  说完,林延领着卫辰出了讲堂,来到义学新建的藏书阁门口。

  所谓书院三大事,一为讲学,二为供祀,三为藏书。

  林延之所以让盛维在义学中修建藏书阁,就是为了将盛氏义学从草台班子慢慢走向正轨,逐渐积攒自己的底蕴。

  一开始,盛维只是碍于林延的要求才勉强修藏书阁,并不十分情愿花这份冤枉钱,后来明白了林延的良苦用心后,盛维这才开始尽心尽力地购书藏书,甚至还远赴省城花重金搜集古籍善本。

  到如今,义学藏书阁中的藏书已经小有规模,虽然比不上那些有着千百年历史积淀的大书院,但也颇为可观了。

  林延将卫辰领到藏书阁内,指着一面墙上的书柜道:“为师以前读过的书大半都在这里,如果你真要寻什么速成之法,那也简单,只需将这些书都读透一遍,我保你最少也是个秀才!”

  卫辰看到那塞得满满当当的书柜,也是暗自佩服,林先生果然不愧是贡监出身,真是博览群书啊!

  林延见了卫辰的惊讶,心里十分满意,心想自己对卫辰这番敲打还是颇有效果的,想必他看到这么多书,肯定就会知难而退,放弃走捷径的想法了。

  正当林延准备趁热打铁,好好教育卫辰读书必须脚踏实地时,却忽然听见卫辰一脸天真地发问:“先生,我若是将这些书全都背下来,就能中秀才了吗?”

  林延的脸顿时就僵住了,心中飕地窜起一股无名火:这小子,也忒不知好歹了,白费为师一番苦心!

  林延并没有当场发作,而是克制着自己的怒火,从书柜上抽出一本书来,递给卫辰。

  卫辰接过随手翻开一页,顿时瞪大了眼睛。

  倒不是这书里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内容,而是这里面所用的全是蝇头小字,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非得瞪大眼睛才能看清。

  卫辰用手比了一下书的厚度,少说也有两百页,而且随便一页,都有上千字,就这一册书,怕就不止二十万字了。

  林延冷声道:“这是《四书大题小题文府》,所有时文里的大题、小题范文都在这里,一共五十册!”

  林延刻意咬重了“五十册”这三个字,几乎都要咬牙切齿了。

  果然,如林延希望的一般,卫辰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林延暗自冷笑:这下知道厉害了吧,这么多字,就算是不眠不休地背,熬到少年白头,照样背不下来!

  这《四书大题小题文府》就相当于后世高考的题库,如果科举是开卷考试的话,四书五经这些典籍不一定有人带,但这文府肯定是人手一本。

  林延曾听说过,有些屡试不第的老童生,就专门靠背文府在科举考试时蒙混过关。

  可这也是撞大运的事,许多老童生背了一辈子文府,也就能背下几册而已,而且还是记住了后面忘了前面,记住了前面又忘了后面,一直背到老死,也背不完整本文府。

  林延不知道的是,卫辰非但没有知难而退,反而已经开始试着背手中这册书了。

  其实卫辰背之前压根没有多想,这对他而言完全就是习惯性的动作,拿到什么书就背一背,反正也不费什么力气。

  这一背,卫辰就发现问题了。

  自己看书背书的速度,竟然又比之前快了三分!

  难道是因为书的内容更简单了?

  卫辰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了这么一个解释。

  同样一个人,读网络小说的速度,肯定比研究专业论文的速度快得多。

  卫辰以前背的最多的就是四书,其次是程朱的四书注解,现在背的文府中则多是八股文章,前两者明显比后者更为更为诘屈聱牙。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卫辰看书和背书的速度才会又一次加快。

  他大概估算了一下,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来背的话,恐怕要一个多月才能把这《四书大题小题文府》全册背下来。

  一念及此,卫辰不由叹了口气。

  一个多月的话,还真是有些难度啊……

  不过,背一背也无妨。

  卫辰倒不是真想靠蒙题猜题到考场上蒙混过关,而是打算细细品读这文府,揣摩名家破题、承题、起讲之道。

  就如同后世学习时用的题海战术,目的是从中吸取教训,找出规律,从而掌握解题的方法和思路。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和普通人一样,背书对卫辰来说,只是一种辅助学习的方法罢了,只不过这种方法在卫辰这里特别简单,也特别容易出效果,这就是普通人所达不到的了。

  打定主意之后,卫辰当下就从书柜上取下《四书大题小题文府》的前几册,准备带回去先看着,等看完了再回来取后面几册。

  卫辰抱着书本,朝林延躬身一礼:“谢先生指点,这书学生就先带回去看了。”

  林延木木地点了点头,待卫辰出了藏书阁,他还定定地站在原地,脑子有点发懵。

  “这小子,到底懂没懂为师的用意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