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古代也要月考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23章 古代也要月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章 古代也要月考

  一忙起来,时间就过得特别快。

  卫辰白天上课、做题,晚上还要背书,只愁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够用。

  时间如流水一般,转眼便过了一个月,卫辰终于将《四书大题小题文府》尽数背完,又理解吸收林延每日讲课的内容,自觉腹中有了点墨水,制艺也算小有所成了。

  终于,到了月课这天,一大早,七名上舍学子就已经到了小讲堂内,一个个都是正襟危坐。

  林延到义学之后,定下规矩,每月一考,作为划分三舍学子的依据。

  今日便是月考之日,作为第一批被选入上舍的学子,这七人都有着自己的骄傲,大家都不想被淘汰到内舍或者更低一级的外舍去,因此谁也不敢怠慢。

  卫辰坐在考场上,不禁回想起前世高三时,每周一小考、每月一大考的苦逼日子,没想到穿越之后还要再体验一遍,这滋味,真是酸爽啊!

  他前一夜正好背到文府最后一册,想着毕其功于一役,于是背书背到很晚才睡,休息得不是很好,等待先生发卷的时候,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呵欠。

  不远处的贺今朝见了,偷偷讥笑道:“考试前还在临阵磨枪,今日也不知道能不能提起笔来。”

  旁边的陆轻舟闻言也往卫辰那里看了一眼,见卫辰果然一脸困顿的样子,心中也是暗喜,信心顿时大增。

  “看来这回月课第一,非我陆轻舟莫属了!”

  这时,林延轻拍戒尺,开始分发试题,小讲堂顿时肃静下来。

  按照林延定下的规矩,月考考试时间两个半时辰,不考其它,只考时文,一共三道题。

  每人领到了五张两开的黄色毛边纸,作为稿纸来用。

  至于真正誊写的,则是三张八开的红线竖道表纸,每开十二行,一竖行二十四字。

  这可是乡试专用的答题纸,普通人跟本接触不到,盛维花了大价钱才托人从省城采购来。

  听说殿试时用的答题纸更考究,是用四层宣纸裱成。不过这只是义学的一次月考而已,用不着那么好的纸,只需要让学子们提前感受到大考的氛围即可。

  卫辰拿到卷子,扫了一眼题目。

  第一题:“庄暴见孟子曰”。

  第二题:“一介不以与人”。

  第三题:“申之以孝悌之义”。

  看清楚题目的那一刹那,卫辰直接就愣住了。

  这三道题居然全部出自卫辰刚背完的《大题小题文府》!

  卫辰甚至还能记起它们出自文府地哪一册、哪一页、哪一行!

  卫辰心中暗自苦笑,林先生这也太偷懒了吧,一道原创题都不出?

  这下好了,闭卷考直接变成开卷考了!

  不过卫辰心里也明白,这怪不到林延头上,毕竟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月考而已,从题库里选题本来就很正常。

  估计林延怎么都想不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卫辰居然就把近千万字的题库全给背下来了。

  可这样一来,林延是省事了,却把难题抛到了卫辰这一边。

  “抄还是不抄,这是个问题。”

  一时间,卫辰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迟迟不能下笔。

  ……

  午饭时,从考场上出来的上舍学子们还在讨论早上的考试,有人侃侃而谈自己的解题思路,有人则坐在一旁面露苦色,连饭也没心思吃。

  卫辰打开自己的食盒,发现今日的饭食还真是挺不错,有荤有素,还有一个大鸡腿。伙食更为丰盛,这也算是上舍学子的福利之一了。

  正当卫辰准备大快朵颐之时,贺今朝和陆轻舟来到卫辰桌前。

  陆轻舟笑着问道:“卫兄,这一次考试考得如何,有无把握?”

  贺今朝也问:“卫兄,你第一道大题是如何破题的?”

  卫辰听了贺今朝的问题眉头一皱,考完试对答案什么的,最烦人了。

  当下随口敷衍了一句:“还不错。”

  接着就闷头吃起饭来。

  贺今朝还想追问,却听见一旁的陶大志大咧咧道:“贺兄,你别厚此薄彼,只问卫兄考得如何呀,倒是来问问我啊?”

  贺今朝一听到陶大志的声音,脸顿时就耷拉得老长,冷声道:“有你什么事?你上次故意吹熄灯火捉弄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陶大志一脸委屈道:“贺兄,我那日真没注意,而且我事后不是与你道过歉了吗,你怎么还耿耿于怀?实在不行,我请你去我家澡堂子泡澡,不用付钱,想泡多久泡多久,怎么样?”

  “谁稀得去你家的破澡堂泡澡!”

  贺今朝看着陶大志那张无辜的胖脸,越看越气不打一处来,也顾不得再纠缠卫辰了,转身拂袖而去。

  陆轻舟向二人告了声罪,也一起跟了出去。

  待贺陆二人都走了,陶大志这才转头看向卫辰,面色凝重地说道:“卫兄,这两人在背后偷偷说你坏话,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小心些。”

  卫辰愣了愣,略有些意外地抬起头,随即朝陶大志抱拳道:“多谢陶兄提醒。”

  陶大志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低头专心对付起了面前的烤猪蹄。

  下午放榜,义学的坐馆童生拿着榜纸,将外舍、内舍、上舍三张榜单分别贴在了讲堂外的墙壁上。

  众学子都是心情忐忑,一下子涌到了榜前。

  与外舍内舍榜前的人头攒动不同,上舍这里一共只有七个人,倒显得颇为宽敞。

  贺今朝早早候在了这里,张榜之后,也是他第一个上前看榜。

  “我才排第四名?”

  贺今朝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陆轻舟文章写得一向比贺今朝强,贺今朝对此也是早有心理准备,知道这次自己多半还是要屈居陆轻舟之下。

  可即便如此,贺今朝自认也该排在上舍第二,怎么会莫名其妙就被挤到第四去了呢?

  贺今朝带着疑惑,抬头望向榜上前三名。

  高居榜首的是卫辰,第二名陶大志,第三名陆轻舟……

  贺今朝看完,心底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榜单该不会是排反了吧?

  卫辰第一也就算了,怎么连陶大志那个猪一样的家伙都能排在陆轻舟和自己前面?

  这时,陆轻舟也来看榜了。

  看到自己名次时,陆轻舟来时的信心瞬间碎了一地。

  他可是自信要考上舍第一的,结果第一没抢到也就算了,连第二都没有?

  贺今朝凑过来,忿忿不平道:“之前那卫辰的时文还写得不堪入目,这才一个月,就脱胎换骨了?我可不信!

  还有那陶大志,平日里不是吃就是睡,我就从未见过他用功,居然也能考到第二,简直滑天下之大稽!陆兄,此事必有蹊跷啊!”

  陆轻舟深吸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回过头来强笑道:“贺兄,稍安勿躁,等卷子出来了,看过他们的卷子再说。若是真有什么问题,咱们再向林先生检举不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