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琥珀酒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28章 琥珀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章 琥珀酒

  受过林延的指点,卫辰终于明白了自己接下来的路要如何走。

  为了方便翻找书籍,卫辰干脆搬到了义学的藏书阁中。

  藏书阁的杂役听从林延的吩咐,在阁中专门为卫辰辟出一个干净的小房间,同时照顾卫辰的三餐起居。

  这些天,卫辰困了就在书堆旁睡下,醒了就抱着书继续读,除了隔几天找林延请教一次外,几乎就是足不出户。

  藏书阁中的杂役送饭时,看见卫辰天天捧着书看得无比专注,好似中邪了一般,心里担心卫辰读书读傻了,特意向林延报告,请他来看了卫辰一眼。

  哪知林延见了卫辰求学若渴,手不释卷的模样,非但没有阻止,还欣慰地大笑起来:“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

  而后便径自转身离去了。

  只留下听得一头雾水的杂役。

  三月不知肉味?

  林先生是说别忘了给饭菜里加肉?

  可他给卫辰准备的饭菜从来都是有荤有素,非常丰盛的啊?

  杂役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出于谨慎,和后厨的斋夫说了一声,给卫辰的伙食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就这样,卫辰在藏书阁吃得好,住的好,每日读书的生活过得十分充实,快乐地当起了古代的宅男。

  就在卫辰忙着在藏书阁中吸收养分时,盛家大老爷盛维却早已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了。

  盛维收购了一家果酒作坊后,就开始收购鲜果酿造果酒,然后按照卫辰教的法子将甘油按比例加入果酒之中,调制成全新的果酒。

  因新酒色泽暗红透亮,形如琥珀,盛维将之命名为“琥珀酒”。

  盛维将琥珀酒的样品送往宥阳的各大酒楼,得到一致好评,各大酒楼管事纷纷向盛维打探此酒的来历。

  眼看琥珀酒大受欢迎,盛维欣喜之余,却又陷入了新的苦恼之中。

  因为卫辰走之前,并没有将制取甘油的方法教给他,他手里一共只有卫辰给他的八两甘油,调配出八十斤琥珀酒送给各大酒楼品尝之后,就一滴也不剩了!

  一面是雪片般飞来的订单,一面是压根生产不出来新酒的窘境,盛维简直就是心急如焚,他修身养性的功夫再好,此时也终于坐不住了。

  他跑到盛氏义学,想找卫辰讨教甘油制法,结果还没见到卫辰,就在林延这里碰了壁。

  林延一见盛维来找卫辰时急匆匆的模样,就知道定是和商贾之事有关。

  林延明白,卫辰现在这种物我两忘的学习状态十分难得,不想他被盛维打扰,当即板着脸拦下了盛维,告诉他卫辰正在藏书阁闭关潜修,这段时间不适合见客。

  就这样,盛维这个盛氏义学的创建者,被林延义正言辞地拦在了义学门外。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盛维哭笑不得,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偏偏又没法发作。

  谁让他当初邀请林延来义学当塾师的时候承诺过,义学里的事务他一概不插手,全凭林延做主呢?

  没办法,盛维只好走起了曲线救国的道路,派人去溪隐村把卫如意和张明接来。

  卫如意和张明夫妇俩到了宥阳县城,听盛维说明前因后果,这才明白了甘油的妙用。

  二人都不禁感慨:“原来辰哥儿做出来的东西这么有用!”

  盛维又问他们知不知道甘油的配方,夫妇俩自然是摇头说不知。

  他们只知道卫辰是拿猪油做的这东西,具体步骤却是一问三不知。

  或许张旭是知道的,他一直跟着卫辰呆在厨房,看到了卫辰制作甘油的整个过程。

  不过,就算是知道甘油配方,卫如意和张明也不会说给盛维听。

  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甘油的用途,从盛维的急切中也可以看出这东西的价值,自然不会轻易说出口。

  在古代人的观念中,秘方这东西价值千金,是可以传承百代的宝贝,即便用生命来守护也是值得的。

  虽然张家夫妇都是乡野村夫,没什么见识,但他们也知道,哪怕盛维曾经有恩于张家,也抵不过这么一张秘方的价值。

  更何况,这秘方是卫辰的,并不属于张家,有关它的一切必须由卫辰来定夺。

  眼见张家夫妇守口如瓶,什么都不愿意透露,盛维也是无可奈何,只好退而求其次,请卫如意去盛氏义学,将卫辰给叫出来。

  林延能拦自己,总不能拦着卫辰的家人不让他们见面吧?

  果然,卫如意表明身份后,畅通无阻地进入了义学,见到了卫辰。

  卫辰终于从疯魔般的读书状态中抽离出来,沐浴到了藏书阁外的阳光。

  听卫如意讲明情况,卫辰心里就有了数,当下向林延告了假,与卫如意一起去到了盛家,

  一见到卫辰,盛维就紧紧握住了卫辰的手,眼神之中充满了怨念。

  “贤侄,你读书读得不知日月,可把老夫给害苦了,你再不从那藏书阁里出来,我只能让人一把火把藏书阁给点了!”

  卫辰揶揄道:“那藏书阁可是伯父费尽心血才建起来的,就这么烧了,伯父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

  盛维不以为然道:“只有这果酒生意做起来了,再建十个藏书阁也不再话下!”

  “哦?”

  卫辰闻言也正了正颜色,盛维这话虽然是在开玩笑,可由此也能看出他对果酒生意的看好和热衷。

  看来这加了甘油的果酒真的很受欢迎啊!

  卫辰也没有绕弯子,开门见山道:“伯父,事到如今,我就把话挑明了说吧,这甘油的秘方我只会教给我信任的人,也就是我姑母和姑丈。”

  “只教给信任的人?”

  盛维立刻就听出了卫辰的言外之意,那就是说他盛大老爷还不在其中呗!

  不过盛维对此也是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太过惊讶。

  如今的卫辰和自己之间权势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卫辰所能倚仗的,除了那虚无缥缈的学政青睐之外,也就是手里的秘方罢了,把秘方攥得紧一点也是人之常情。

  或许等到卫辰读书有成,中了举做了官之后,他才会放心地将手中的配方交给自己吧。

  只是这一天,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

  万一卫辰十年二十年都考不中,自己要不要……

  盛维连忙打断了自己邪恶的想法,看向面前翘首以待的卫辰,叹口气道:“只要能不耽误新酒的上市,一切都按照你说的办!”

  见盛维答应得如此爽快,卫辰心里也有些意外,心想这位盛老爷还真是心明眼亮之人,明白自己此刻的难处,自己选他当合作伙伴还真是选对了。

  当下拱了拱手:“多谢伯父体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