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托付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29章 托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章 托付

  邬泉酒坊,位于宥阳县城外的邬泉村,本是村中富户李重的产业。

  这几年年景好,粮丰酒贱,作为米酒廉价替代品的果酒自然销路不畅。

  李重眼见果酒积压在仓库里,销售不出去,索性动了出兑的念头。

  盛维打听到邬泉酒坊出兑的消息,亲自到邬泉村和李重谈判。

  这一谈才知道,李重除了想卖酒坊,还想把酒坊中积压的几百缸果酒一起打包卖出去。

  这些果酒与市面上卖的一样,品质低劣,卖不上价钱,销售十分惨淡,所以李重几乎就是半卖半送,只求尽快把这包袱甩出去。

  盛维家大业大,当然看不上这些不值钱的果酒,但有了这酿好的几百缸果酒,却是可以省却盛维许多功夫,因此,盛维对这些存酒来者不拒,全盘接收了下来。

  最终双方协定,酒坊加上几百缸存酒,李重以五百两银子的价格,全部出兑给了盛维。

  之后就是繁琐的交接以及过户程序,盛维在这方面经验丰富,把一切都办得妥妥当当。

  当盛维引着卫辰和张家夫妇来到邬泉酒坊时,这家酒坊已经在县衙登记造册,正式姓盛了。

  进了酒坊,卫辰四处转了转。

  这邬泉酒坊临河而居,而且毗邻官道,水陆交通都十分便利。

  酒坊后院外就有一泓甘泉,也就是“邬泉”,据酒坊的酿酒师傅说,这邬泉水甘甜清冽,非常适合酿造果酒。

  酒坊内各种酿酒器具齐全,果酒存量也十分充足,只要甘油到位,立即就能开工生产琥珀酒。

  对于盛维选的这个地方,卫辰还是很满意的。

  他指了指酒坊后院,对盛维道:“伯父,这前院归你,用来酿酒调配,后院就归我姑母姑丈了,若无他们的允许,谁也不准踏足后院半步。”

  说到这,卫辰语气稍缓,认真道:“伯父,不是小侄信不过你,实在是这甘油配方事关重大,一旦被那宵小之徒知晓,泄露传扬出去,咱们这独门生意也就没得做了。”

  宵小之徒?

  你骂谁呢!

  盛维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明白,老夫自会约束手下。”

  “多谢伯父体谅。”

  卫辰朝盛维拱了拱手,而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既如此,伯父,那就请伯父去前院稍候片刻,小侄要在这儿同家人说些私密话。”

  在卫辰的催促下,盛维只得带着一众盛家的管事和仆从离开了后院。

  可即便是出了院门,盛维还是一步三回头,眼中满是不舍之意。

  “伯父慢走!”

  卫辰朝盛维微笑着挥了挥手,而后贴心地带上了院门,将盛维的视线无情地阻隔在院门外。

  “这小狐狸!”

  门外传来盛大老爷不满的嘟囔声,具体内容听不大清,但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好话,卫辰施施然地转过身,全当什么也没听见。

  空旷的后院里,卫如意面露忧色:“辰哥儿,这酒坊毕竟是盛老爷的产业,你把他赶出去是不是不太妥当?”

  卫辰笑着回答道:“姑母不用担心,盛伯父与我是忘年交,他气量大得很,没这么容易生气。况且,这酒坊也不全是他的,里面还有我的一份。”

  接着,卫辰就将自己与盛维合伙做生意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并告诉张家夫妇,自己有意传授他们甘油的制取之法,让他们做自己在酒坊的代言人。

  卫辰话里的信息量太大,张明和卫如意消化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张明咽了口唾沫,问道:“辰哥儿你是说,这酒坊里也有我们两成份子?”

  见卫辰点头,张明和卫如意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震惊之色。

  他们跟着卫辰一路进了酒坊,亲眼见到了这酒坊的规模有多大,这样一个大酒坊,恐怕没个几百两银子根本拿不下来。

  可卫辰居然说,他们也是酒坊的东家之一,而且还占了其中两成份子。

  那可是将近百两银子啊!

  一百两银子,在张明和卫如意眼里,几乎就已经是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了。

  而今,这么一笔横财从天而降,轻飘飘地砸到了他们头上,他们又怎能不震惊、不担忧、不惶恐?

  卫如意深吸一口气,正色道:“辰哥儿,无功不受禄,我们什么也没做,怎么能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呢?这份子,我们不能要。”

  张明也道:“是啊,辰哥儿,我们不能占这个便宜,你还是自己留着攒钱娶媳妇用吧!”

  “无功不受禄?”

  卫辰笑着摇了摇头,面向张家夫妇,诚恳道:“姑母、姑丈,若无你们多年的照看,卫辰恐怕早就死去多年了,连尸骨都未必寻得到。你们对我有再造之恩,这难道还不算功吗?”

  “这是两码事。”卫如意解释道:“我们抚养你长大,是为了报答你父亲当年的恩情。”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姑母姑丈为了我省吃俭用,每日起早贪黑,受尽了辛苦。”

  卫辰一脸理所当然道:“在我心里,你们就是我卫辰的至亲之人。有好处,当然要紧着自家人。”

  这么多年来,卫如意和张明一直都是把卫辰当做亲生儿子来养的,卫辰的吃穿用度比起张旭分毫不差,甚至还犹有过之。

  想当初,卫辰生病在床的时候,每日都有新鲜的鸡蛋吃,还能喝上一碗浓稠的羊肉小米粥,这可是连张旭都没有的待遇。

  也正因如此,卫辰的身体才能恢复得这么快,没多久就活蹦乱跳了。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卫辰都不是个薄情寡义之人,别人对自己的好,他都会铭记在心。

  听到卫辰这情真意切的一番话,张家夫妻俩都是感慨万分,卫如意更是取出帕子悄悄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心中欣慰不已。

  卫辰说自己把他们当成至亲之人,他们又何尝不是呢?

  夫妻俩刚开始抚养卫辰时,固然是因为受恩人所托,可这么多年下来,彼此间积累的感情早已深厚无比。

  虽然卫辰和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比那些血浓于水的关系更为真挚。

  见二人态度有所松动,卫辰赶紧趁热打铁道:“姑母,姑丈,你们也知道,我日后要读书进学,分不出心思在这酒坊上,而且身为读书人却醉心商贾之事,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我在这世上最亲近的只有你们和阿旭,除此之外我实在是找不到可以托付的人了。姑母、姑丈,你们就当帮我一回吧,好不好?”

  张明心中已有动摇,可还是有些迟疑道:“我们从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万一做不好,坏了你的事……”

  “肯定能做好!”

  卫辰斩钉截铁道,“姑母足智多谋,堪称女中诸葛,姑丈孔武有力,可比张飞再世。一个女诸葛,一个猛张飞,只要你们夫唱妇随,戮力同心,哪有什么事能难得倒你们?”

  “辰哥儿这话说得不错,你姑丈我别的不行,这膀子力气还是不缺的。”

  张明被卫辰夸得有些飘飘然,得意地撸起袖子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卫如意却是伸出手指,用力戳了卫辰额头一下,瞪着他道:“你啊你啊,净会捡好听的说。也真奇了怪了,你父亲明明是个方正儒雅之人,你这油嘴滑舌的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

  卫辰笑呵呵道:“哪里学来的不重要,有用就行。瞧,姑母和姑丈这不就被我给说服了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