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盛大老爷的心病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31章 盛大老爷的心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章 盛大老爷的心病

  卫辰认真道:“义学一别数月,学生一直很挂念学政大人,只恨平日不能时时聆听教诲,今日既来了省城,无论如何也要来一趟提学道衙门,问学政大人安好。”

  沈先生满脸都是笑意:“你倒是有心了,你放心吧,我会将你这番话转述给东翁的。”

  二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期间有一名书吏进来通报,在沈先生耳边低语了几句,沈先生皱着眉点了点头,而后书吏便退下了。

  卫辰见状,心知沈先生定是有公务在身,恐怕是无暇招待自己了。

  既然王学政不在,自己的心意也带到了,那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当下,卫辰就起身向沈先生告辞。

  沈先生倒也没有挽留,不过临别前向卫辰透露了一句:“东翁在江南任期已至,明年六月,就要调回京师,升任大理寺卿。”

  直到从提学道衙门出来,卫辰还在思索着沈先生提供的这则消息。

  王文清要调任,也就意味着他不会主持明年八月的院试,这对卫辰来说,既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就是王文清此次调职,并非贬官,而是升官,而且还是去中枢任大理寺卿这样的要职。这说明王文清很受朝堂诸公看重,日后前途广大。

  既然王文清不会担任下次院试的主考官,卫辰也就没了避嫌的必要,日后可以毫不避讳地以老师称呼王文清,双方之间的关系自此也会更加紧密。

  简而言之,卫辰的这座官场上靠山非但没有倒,而且还越发壮大了,日后卫辰入朝为官时,能够获得更多的助力。

  当然,坏处也是有的,而且就近在眼前。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王文清这次虽然是升调入京,但毕竟人已经不在江南,他的面子在江南省肯定就没那么好使了。

  江南省学政换了新人,卫辰的秀才功名自然不再像先前那么稳妥了。

  沈先生提前告诉卫辰王文清要调走,用意很清楚,就是希望卫辰能早作准备,不要到时候再惊慌失措。

  不过,卫辰本来也没有靠走关系中试的念头,听到这消息只是略有惊讶,心里倒并没有多少担心。

  如今在林延的悉心教导下,卫辰的学业可谓是一日千里,而此时距离明年二月的县试还有将近半年。

  这么长的准备时间,即便没有王文清在背后撑腰,他也有着足够的信心在考场上凭借自己的实力通过考试。

  卫辰从提学道衙门所在的学道街回到宝泰街时,已经将近黄昏时分,也到了各大商行店面收档之时。

  盛家商行门口的人潮渐渐散去,卫辰也终于见到了商行内的盛维。

  商行内,几名盛家的管事被晾在一边,盛维坐在柜台后,亲自上手算帐,一边翻着账本,一边拨着算盘,早已是笑得合不拢嘴。

  饶是盛维久经商场,见惯了大场面,也是被这琥珀酒的火爆给吓了一跳。

  仅仅开售一个时辰,就售出十缸琥珀酒,要知道,这一缸酒可足有四五百斤呐!

  照这样下去,店里提前备下的琥珀酒肯定是不够用了,盛维只得赶紧派人去邬泉酒坊调货,同时采用限购的方式控制销量,这才算稳住了局势。

  即便如此,到了晚间收档时一算,这一天下来也卖出去八千多斤琥珀酒,这已经是邬泉酒坊四分之一的存货了。

  盛维既欢喜于琥珀酒的畅销,又担心酒坊那边产量供应不上,心里真是又喜又急,五味杂陈。

  见卫辰来了,盛维连忙放下手里的账本,上前诉苦道:“贤侄啊,你可算是来了,咱们的琥珀酒在省城卖得供不应求,就是因为甘油的生产跟不上,你得知会你姑母和姑丈一声,让他们多招些人手,加紧生产甘油呐!”

  卫辰不紧不慢道:“伯父莫急,正所谓物以稀为贵,慢些出货,也能吊一吊那些酒客的胃口嘛!”

  盛维闻言脸顿时一黑。

  他当然知道卫辰说得有理。

  一种新出现的事物,在初期必须保持一定的神秘性与高贵性,这样才能调动顾客的胃口,如果一下子蜂拥而上,那样只会风光一阵,却是难以持久。

  所以盛维在开业时,才秉持了限量供应的方针,使得琥珀酒被抢购一空,据说外面已经炒到了五百文一斤,而且还有价无市。

  盛维之所以催着卫辰加紧甘油的生产,其实还是眼馋卫辰这独门绝技,想要以甘油工坊人手不足的理由往酒坊后院的甘油工坊里安插自己的人。

  说白了,还是盛维心里始终放心不下。

  他劳心劳力开拓出琥珀酒的市场,好不容易把琥珀酒的名号打了出去,这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大好局面。

  可万一卫辰哪天反悔了,找了别家合作,那他盛维不就是替别人做嫁衣,白忙活一场?

  这核心技术一天不掌握在自己手里,盛维就一天睡不着觉啊!

  可偏偏卫辰这小狐狸把手里的秘方捏的死死的,卫如意和张明这夫妻俩也有样学样,一个个比猴还精。

  盛维也想过各种方法派人刺探甘油的制法,可卫如意和张明却是把后院看得密不透风,而且一发现有人偷偷摸摸想进去,他们就干脆停工不干。

  盛维投鼠忌器,也只能无奈作罢。

  想到无数白花花的银子正从手指缝里溜走,盛维也顾不得什么一家之主的体面了,当即一把扯住卫辰的胳膊,威胁道:“你若是不依老夫,老夫今日就不撒手了!”

  “伯父何必如此啊!”

  卫辰哭笑不得,可看着盛维一脸的执拗,也只好让了一步:“这样吧,我让我姑丈去牙行买几个签下死契的下人,让他们在后院帮着做些体力活,这样也能加快甘油的生产,伯父以为如何?”

  盛维眼珠子转了转,笑着拍起了胸脯:“去什么牙行,我盛家大院里有的就是忠心的家生子,不比外面的人可靠得多?贤侄尽管去挑便是!”

  “真比外面的人可靠得多?”

  卫辰深深看了盛维一眼,眼中满是玩味之色。

  盛维老脸一红,正要解释两句,却听卫辰淡淡道:“也罢,就依伯父所言吧,改日我会让我姑母去盛家挑几个得力的人手帮忙。

  不过有言在先,这些人既然进了后院做帮工,就要一切听我姑母姑丈吩咐,但凡他们有丝毫逾矩,咱们的生意也就做到头了,到时候,可别怪小侄不讲情面。”

  盛维闻言大喜,当即点头道:“贤侄放心,我盛家的下人向来最守规矩,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如此自然最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