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柏兰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35章 柏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章 柏兰

  那小吏领着卫辰穿仪门,过大堂,一路到了二堂。

  堂上早已坐了三人,坐在正中上座的,便是本县县尊,冯敬,左手边是县丞,右手边则是县学教谕。

  堂下也站着三人。

  一位年纪稍大,还穿着襕衫,应当是县学廪生,另一位则是先前见过的状元高徒,王尧臣。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相貌堂堂、身材瘦削的少年,和王尧臣并列,大概也和王尧臣一样,是受冯知县看好的学子。

  卫辰恭恭敬敬地给三位上官行礼,然后与王尧臣和那少年站到了一起。

  冯知县笑眯眯道:“今日把你们几位青年俊彦叫来,一是请元用为你们作保,二也是让你们相互结识一下。几位都是人中龙凤,来日必为我大周栋梁,日后可要好生亲近一番。”

  县尊发话,几人不敢不从,当下先序了齿。

  廪生二十二岁,王尧臣十五岁,另一位少年也是十五岁,仅比卫辰大了四岁而已。

  廪生拱拱手,自报名号道:“在下吴衍,表字元用,见过二位。”

  王尧臣笑道:“学兄有礼,在下王尧臣,草字伯庸,见过学兄学弟。”

  那相貌堂堂的少年也躬身施礼:“在下盛长柏,草字则诚,见过学兄学弟。”

  少年对着几人爽朗一笑,卫辰却是如遭电击,呆呆地看着他,几乎愣在了当场。

  柏兰?

  他也是今年县试?

  尽管卫辰心中有着诸多惊讶与疑惑,但毕竟不过几位上官在此,却是不好失礼,他很快调整好情绪,像前面几人一样礼数周全地作了自我介绍。

  “在下卫辰,师长尚未赐下表字,见过三位学兄。”

  几人互相见礼后,吴衍便在三名考生的考牌背后签字用印,正式成为了三位学弟的保人。

  忙完这些,冯知县告诉三人:“本月十五乃是黄道吉日,本官奉命于该日举行县试。”

  然后又对三位参加县试的少年勉励一番,嘱咐他们潜心读书,切不可大意云云。

  见县尊说到结语了,众人便起身告退,冯知县捻须点头,只把廪生吴衍留了下来说话。

  至此,卫辰的县试报名之旅也算正式结束了。

  其实按照衙门办事必收钱的原则,县试报名是要交一百文常例钱的,不过三位少年都是县尊眼中的潜力股,当然一切费用全免。

  卫辰和其余几人走出县衙,王尧臣语气淡淡道:“我已定好了客栈,就不与诸位多说了,先走一步。”

  说罢,就急匆匆地转身离开了。

  这么傲气?

  卫辰不由撇撇嘴,倒也没过多在意。

  王尧臣走后,就只剩下了卫辰和盛长柏二人。

  盛长柏端详着卫辰,嘴角含笑,缓缓吟诵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早听父亲与大伯说,卫姨娘同宗中出了位人杰,十岁写出一首《竹石》,引得江南学子争相传抄。今日一见,果然俊逸灵动,非同凡响啊!”

  卫辰笑道:“盛兄这么说真是羞煞我了,你自幼习经,家学渊源,方才县尊都在夸赞你的才学,这才是真正的少年英杰!”

  二人互相吹捧一番,都是相视而笑,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盛长柏在扬州时,就听说过卫辰的名号。

  某日,盛纮给儿子上课时,突然拿出一首《竹石》让盛长柏诵读品味。

  盛长柏读完,当即拍案叫绝:此诗信笔挥洒,铿锵有力,君子之气跃然纸上!

  盛长柏只觉诗中之意与自己志向甚为相合,对这首《竹石》爱不释手,当即就问盛纮,这诗是何人所做。

  这一问才知道,原来这诗的作者竟不是什么诗坛大家、饱学鸿儒,而是一位比自己还小几岁的蒙童,甚至这蒙童还和盛家颇有些渊源。

  自那日起,盛长柏就对卫辰这个名字产生了深深的好奇。

  这次盛长柏回老家宥阳,除了参加县试这件头等大事之外,另一件必须做的事,就是拜会卫辰,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神童的庐山真面目。

  今日在县衙,盛长柏终于得偿所愿,与卫辰相见,此子果然不凡,盛长柏登时就有了结交之意。

  而另一边,卫辰看着盛长柏,也是两眼发直。

  盛长柏想结识卫辰,卫辰又何尝不想结识盛长柏呢?

  这可是日后两度入阁的宰辅之才!

  卫辰不是一个处心积虑设计谋划的人,但当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也绝对不会放过。

  更何况盛长柏品行端正,为人仗义,是真正的君子,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卫辰求之不得。

  卫辰热情相邀道:“盛兄,相遇便是有缘,同去寒舍吃顿便饭如何?”

  盛长柏自然不会拒绝,大方地应下了。

  “恭敬不如从命。”

  二人结伴回到卫辰家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卫如意正在厨房里做饭,见卫辰回来,她忙放下手中的活,笑道:“辰哥儿回来了?咦,旁边这位公子是?”

  “姑母,这是扬州盛通判家的二公子。”

  卫如意惊讶道:“原来是柏哥儿,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

  盛长柏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晚辈盛长柏,见过姨娘。”

  “哎呦,这如何使得!”

  卫如意受宠若惊,连忙把盛长柏扶了起来,莞尔一笑道:“既然来了,今日晚饭就在家里吃吧,奴家多准备些饭菜。”

  “多谢了。”

  盛长柏显然是那种拘束的性子,见到卫如意对他笑,一时涨红了脸。

  卫辰看出了他的尴尬,便拉着他一起往小楼二层走去。

  二层的阁楼是卫辰的卧室兼书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卫如意每日都会进来打扫,房间内外都是一尘不染。

  不过,在盛长柏这个世家出身的公子哥眼中,卫辰这小楼不免就有些寒酸了。

  盛长柏皱眉道:“想不到贤弟家中如此清贫,我家世虽然比贤弟好了不少,可学问却是差了许多,实在是惭愧。”

  卫辰听盛长柏说自己家中清贫,差点没笑出了声。

  看来盛维这老狐狸把自己和他合伙做生意的事捂得够严实的呀,估计只告诉了盛纮,连盛长柏这个亲侄子都不知道。

  卫辰穷?

  穷个屁!

  去年年底酒坊分红一万二千两银子可了,现在还在后院埋着呢!

  只要卫辰想,分分钟就能换一套三进的大宅院。

  只不过卫辰和张家人都很享受这小院中的烟火气,住久了也有感情,不愿意搬家,所以才一直住在了这里。

  卫辰笑呵呵地招呼盛长柏坐下,从房间角落里扒拉出一坛酒来。

  盛长柏眉头微皱,婉言劝道:“贤弟,你年纪尚小,饮酒伤身呐!”

  “兄长,这是果酒,没什么酒劲,喝几杯不妨事的。”

  卫辰说着,就拍开酒坛上的封口,霎时间,整个阁楼都飘满了清甜的酒香。

  盛长柏嗅见酒香,顿时眼前一亮。

  “甜而不腻,醇香四溢,这是琥珀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