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万里长征第一步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37章 万里长征第一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章 万里长征第一步

  二月十五。

  晴。

  宜赴考。

  卫如意知道卫辰县试,临考前几天,专程去请教了住在巷子里的老秀才,按照老秀才的经验,提前给卫辰备了一考篮的东西。

  譬如装卷子的卷袋、盛文房四宝的竹盒、还有臂搁、镇纸、铜字格等小物件,以及一个可以对折的小板凳,方便在考场外时坐着候场。

  应考前一天晚上,除了卫辰自己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张家一家三口都是一宿没睡着。

  卫如意半夜就起来蒸了发糕、蒸饼,配上切成小块的蒸腊肠和千里脯装进食盒里。

  张旭也不赖床了,听见梆子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上楼把卫辰摇醒,催着他起床洗漱。

  张明花重金雇了辆牛车,亲自赶车送卫辰去县学,确保卫辰能在凌晨三更之前入场。

  卫辰洗漱完毕,用了早饭,就提着考篮登上了张明的牛车。

  车子一路颠簸,转过巷口,朝着县学而去。

  卫辰挑开车帘子,只见大街上已是车马辚辚,每辆车前都挑着一盏灯笼,星星点点,橘红色的灯火在街道上汇成一线,蜿蜒如一条长龙。

  到县学门口的时候,门口的广场上已经围了许多人。

  卫辰从牛车上跳下,放眼望去考棚前一片熙熙攘攘,最多的就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也有如卫辰这般稚气未脱的孩童。

  卫辰甚至还看见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颤颤巍巍地站在冷风里候场,心中不由地生出一阵酸楚。

  四个皂吏如同门神分列两侧,目光中带着审视和淡漠。

  对他们来说,县试已经是司空见惯了,每年都会举行一场县试,每次都会上榜近百名学子,实在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宥阳县三条腿的蛤蟆不多,两条腿的读书人遍地都是。

  别看今日这近千学子个个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又有几个能连过县府院三试,取得秀才功名?

  至于举人、进士?

  那就更不用提了。

  这些见惯了大场面的皂吏扫视着乌泱泱的人群,眼中没有一丝波动,并不打算提前放他们进入考场。

  卫辰在广场上摸索一阵子,终于找到了早早来此候场的盛长柏和陈俊。

  见二人都是神情严峻,卫辰也颇有些感慨,当下同二人见过礼,淡淡笑道:“盛兄,陈兄,你们来得可真够早的。”

  陈俊苦笑道:“准备这么久,就看这一场了,早些候场,心里也能多些底气。”

  他是三人中学问最差的,如果不能考过县试,接下来便是万事皆休。

  卫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陈兄,你也不要太紧张,你底子扎实,应付县试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盛长柏点点头道:“还是贤弟心宽,科举乃是人生大事,贤弟却能如此举重若轻,临考时何愁写不出好文章?”

  其实盛长柏心里也并不轻松,他出身书香门第,父母亲朋都对他寄予厚望,若是连县试都过了,传出去那就是有辱门庭了。

  县试在即,他心中的紧张感并不比陈俊少,只是他不会像陈俊一样把情绪都写在脸上罢了。

  因此,看到卫辰面对县试时能够这般云淡风轻,他才会发自肺腑地钦佩。

  卫辰看向不远处黑压压的考棚,目光悠远,洒然一笑道:“兄长谬赞了,我只是不愿自乱阵脚罢了。”

  一众考生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守门的皂吏才打开县学大门。

  四名皂吏一脸凶相,呼喝着检查考生们携带的考篮,陈俊甚至还被勒令脱掉外袍供皂吏检查。

  陈俊遵照命令将外衫脱下,任由皂吏的狗爪在他身上随意乱摸,气得浑身发抖。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皂吏只当没听见陈俊的喃喃自语,一脸的木然冷漠,好像谁欠了他钱似的,继续上下其手。

  轮到检查卫辰和盛长柏时,那几个皂吏却只是象征性地检查了一下竹篮,随后便闪身放行。

  卫辰这几位受县尊大人看好的学子容貌,皂吏们早就记在了心里,哪会上去自讨没趣。

  卫辰顺利进入县学,环视一周,见院子里的临时考棚是用砖石搭建,还用厚茅草封了顶,顿时松了一口气。

  至少遮风挡雨是没什么问题了。

  卫辰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出生在富甲天下的江南,要是那些边远州县,那可就太惨了。

  听说那里连最起码的桌椅都没有,考生们还得扛条板凳翻山越岭去县城考试,有时找块门板或者摞两块砖就当考桌了,其中的辛酸实在是难以言喻。

  待考生们全部过了搜检,此次县试主考冯知县就隆重出场了。

  只见冯知县头戴二梁朝冠,身穿青缘赤罗裳,腰系银革带,带上挂着琉璃玉佩,下罩齿罗蔽膝,脚踏黑面白底官靴,颇为威严地站在石阶上。

  一时间全场肃静,所有人翘首以待,欢迎宥阳县的县尊大人发表考前重要讲话。

  讲话内容基本都是废话,无非就是宣讲一下圣人之道,再赞颂一下皇帝,宣布考场纪律等等。

  卫辰听得昏昏欲睡,只把最有用的考试时间和考试场次记在了心里。

  待县尊大人啰嗦完,五房书吏开始唱名,叫到谁就上前验明正身,而后发下一张试卷纸,卷子钤印上写着考舍位置以及座次。

  作为县尊大人青睐之人,卫辰自然不用等太久,大概七八个考生进去后,就轮到他了。

  负责分发卷子的书吏朝卫辰友善地笑了笑,便给了他一张试卷纸:“进去考试吧。”

  卫辰分到的是“玄二癸酉”,癸酉在以天干地支排成的六十进制里排第十,二癸酉就是六十加十,也就是第七十号考房。

  卫辰带着考篮找到自己的考房,发现这里靠近县学侧堂,开有一处角门,时而会有清风拂过。

  “这地方倒是不错,若是破题遇阻,还有清风拂来以助心境。”

  卫辰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走进考房,环顾一周,发现除了一张可以拆卸的几案和一方小凳之外,别无他物。

  卫辰将考篮里的东西一一拿出,笔墨纸砚都摆在几案上,而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距离开考还有一段时间,用这段时间小憩一番,有助于凝神静气。

  这是林延教导卫辰的考试小技巧,只不过只有早进入考房的考生才能用得上。

  那些来得晚的考生,有点甚至连屁股都没有坐热,考题就发下来了,自然免不了手忙脚乱一顿忙活,心态不好的直接晕厥过去的,也不是没有先例。

  等了约莫半柱香的功夫,考生终于全部进场完毕,县学大门关闭,堂上击云板声大作,试场一片肃静。

  决定无数读书人命运的第一步,县试,正式开始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