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案首如探囊取物?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39章 案首如探囊取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章 案首如探囊取物?

  卫辰睡了不知多久,终于被一阵云板声惊醒。

  考试时间正式结束。

  书吏挨个考房收好卷子,交了卷的考生们则走出考房,在龙门前排成五十人一排,人满了即可放行。

  卫辰提着考篮挨到龙门前,与一众考生一起等了一会儿,待到龙门一开,众人都是急不可耐地出了考场。

  “终于考完一场。”

  卫辰随着滚滚人流走出考场,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

  县试第一场为正场,也是最重要的一场,考得好的就直接录取,获得参加四月府试的资格。

  第一场没取中的,则还要参加后面的第二第三场,甚至是第四第五场。

  要是考了这么多场还是没取中,那对不起,就只能等明年再战了。

  卫辰对自己能否被取中毫不担心,唯一的悬念,就是后天发案时,自己到底会排在第几位了。

  卫辰走了几步,恰好瞥见了那位状元高徒王尧臣。

  他正被簇拥在人群中央,高声念诵着自己的文章。

  他念一句,旁边众人就夸赞一句:“王兄如此大才,得县试案首真如探囊取物一般!”

  王尧臣满面红光,意气风发。

  卫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不多时,盛长柏和陈俊赶了上来。

  盛长柏问起卫辰试帖诗作得如何,卫辰便将自己所作的诗念了一遍。

  “妙极妙极!”

  盛长柏听完,连连拊掌称赞,而后突然轻叹一口气道:“闻得贤弟的大作,方知何为天外有人,人外有人,贤弟天纵之才,我不如也。贤弟,依我看来,此次县试案首,已是你囊中之物了!”

  听到盛长柏的话,陈俊好奇道:“那王尧臣呢,听说他可是状元高徒,冲着小三元来的,卫兄能胜过他吗?”

  “王尧臣?”

  盛长柏笑着摇了摇头:“我在扬州时,就听说过此人的名号,此人确实是难得的人才,深得状元公真传,但他少年得志,向来自命不凡,写的文章也是锋芒毕露,视天下英杰如无物。

  这等恃才傲物之人,若是落在旁人手里也就罢了,可本县县尊乃是堂堂两榜进士出身,座师更是鼎鼎大名的山农先生,又岂会惯着他?此次县试案首,怕是与他无缘了。”

  “那可不一定。”

  即便盛长柏说得十分笃定,但陈俊还是不信,坚持认为王尧臣是卫辰案首之位的最大争夺者。

  陈俊是个认死理的人,觉得王尧臣偌大的名声,肯定不会是个水货,卫辰面对他时应该多加小心才是。

  盛长柏也不与他争辩,只是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待到放榜之时,自有分晓。”

  “可是……”

  陈俊还想再争辩几句,这时,卫辰笑着出来打圆场道:“好了,陈兄,考都考完了,有什么好争的?咱们还是赶紧找家馆子,填饱肚子才是正事!”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些饿了。”

  陈俊止住话头,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考了一天的试,期间也只吃了些小点心,勉强果腹而已,此时他早已是饥肠辘辘了,反正案首归谁也不会归他,与其争论来争论去,还不如找个地方去大吃一顿呢!

  卫辰和盛长柏见状,都是相视一笑。

  于是三人托同窗给家里带了个信,说不回家吃饭了,而后就近找了家还不错的饭馆海撮了一顿,好好抚慰了一下自己被考试折磨了一整天的小心灵。

  ……

  距离县试结束已经过去两天。

  前一天卫辰去盛家访友,被盛长柏热情留宿,说是要礼尚往来,卫辰只好在盛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才回家。

  走到巷子口,卫辰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往日这里可从没有聚集过这么多人,这人声鼎沸的样子着实吓了卫辰一跳。

  快步走进院子内,卫辰却看到一个身着衙役皂服的公差坐在上首,张明站在他身旁。

  “辰哥儿,你可算回来了!”

  张明一看到卫辰,喜悦之情顿时溢于言表,兴奋地上前道:“这位公爷带来了喜报,辰哥儿你被县尊大老爷点为本次县试的案首了!”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当卫辰亲耳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中仍不免一阵悸动。

  县试案首!

  这除了是一项值得夸耀的荣誉之外,还有着实实在在的好处。

  按照惯例,县试案首一般都能够稳中秀才,这对卫辰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衙门前来报喜的公差冲卫辰拱了拱手,脸上陪着笑说道:“这位便是卫辰卫小官人吧,恭喜了!”

  卫辰见状,连忙从身上掏出些散碎银子递给那公差,嘴上道了句辛苦。

  公差等的就是这个,见卫辰如此上道,当即乐开了花,接过银子放到钱袋里,笑道:“卫案首好好准备准备,午后是要去县学里答谢县尊大老爷的。”

  卫辰拱拱手道:“多谢了!”

  “卫案首不必多礼。”

  送信报喜的公差满意地离开了卫家,挤开围观的街坊邻居翻身上马,朝县衙方向复命去了。

  待公差走后,躲在帘子后的卫如意和张旭都走了出来。

  卫如意一把攥住了卫辰的手,激动道:“辰哥儿得了案首,我怕不是在做梦吧!”

  张旭看见卫辰脸上的表情,摇着卫如意的手臂道:“娘,你都把辰哥哥捏疼了!”

  “欸,瞧我这脑子,一时高兴过头了,没事吧辰哥儿。”

  卫如意连忙松开手,尴尬地笑了笑。她虽是女子,但常年操持家务,手劲可比卫辰这个十来岁的少年大多了。

  卫辰揉了揉手掌,笑吟吟道:“没事,已经不疼了。”

  卫如意看着卫辰,眼中满是欣慰,忽然,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拍了一记自己脑袋。

  “辰哥儿,一会儿你去答谢县尊时,可不能穿这件衣裳,我上个月给你订做了几套绸缎衣裳,就是等你得了功名用的,现在你被县尊大人点了案首,这功名是没跑了,不如今日就换上吧!”

  卫辰瞅瞅身上的布衣,不在意道:“不用了吧,我穿这身穿惯了,挺舒服的。”

  “那怎么行!”

  卫如意眉毛一竖,拔高声调道:“你是县试案首,学问是最好的,衣着自然也要体面,不然不光你面上无光,县尊大人也要丢脸,你这案首可是他钦点的!”

  卫辰仔细想了想,觉得卫如意说得确实有几分道理,当下也没再扭捏,点点头道:“那便依姑母所言。”

  “这才对嘛!饭做好了,赶紧吃饭吧!”

  张明和卫如意都是心情大好。

  这些年,为了把卫辰拉扯大,还要供他读书,他们夫妻俩吃了不少苦头,但在这一刻,他们却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如今辰哥儿得了案首,想必明昭大哥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