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堂上何人喧哗?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46章 堂上何人喧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6章 堂上何人喧哗?

  “梆——”

  一声清脆的梆子响,府衙的书吏开始发题。

  卫辰恭敬地从对方手中接过用红绳系绑成筒的考题,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启开试卷,但见上面写着两道四书题,一道五经题,还有两道五言八韵诗。

  卫辰首先看向列于最上首的第一道四书题。

  众所周知,科举有三重,重八股、重首场、重首题。

  第一场的第一道题尤为重要。

  府试三千考生,首场三千卷子,九千时文,考官哪里有耐心一篇一篇看完?

  很多考官都是只看第一题,对你的文章有一个大概的印象,要是第一题写不好,直接就把卷子丢了,后面写得再花团锦簇也是白搭。

  因此,卫辰对这首题十分重视。

  卫辰凝神看去,只见试题卷上写着:故旧无大故则不弃也,无求备于一人。

  这段话出自《论语•微子篇》,是周公对他的儿子伯禽的训诫之言。

  意思是说故旧朋友如果没有大错,就不要抛弃他们,不要对一个人求全责备。

  卫辰见了这道题,顿时瞪大了眼睛,这首题居然是一道堂堂正正的大题,比截搭的小题简单得多。

  更重要的是,这一题他前不久才刚刚做过!

  这一个多月来,卫辰、盛长柏、陈俊几乎闭门不出,一直在用题海战术来进行考前突击。

  三人写完文章,先是自评,再是互评,找出各自的不足之处。

  对于卫辰写的那篇文章,盛长柏和陈俊一致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这篇文章为立意高深、理气十足,颇有韩潮苏海之势。

  但卫辰并没有二人的夸赞就自矜自傲,而是将自己的文章反复琢磨了几遍,结合盛长柏提供的沈知府偏好四六骈文的信息,在用词上更加吹毛求疵,以十分认真的态度,将文章又润色了一遍。

  这篇最后的成文,牢牢地刻在了卫辰的脑海里,就算再过几十年,他也不会忘!

  卫辰不由地仰天而望,自己考试前倒霉到被人踩丢了鞋,考试时又幸运到蒙中了原题,运气这玩意儿,还真是虚无缥缈,让人捉摸不透啊……

  当下,卫辰磨墨提笔,不假思索地开始动笔。

  先是言简意赅地破题。

  “轻弃故旧,于义俭矣。”

  再然后,便是一大段的骈俪句,洋洋洒洒,气势磅礴。

  几百字的文章,卫辰运笔写下来,一气呵成,没有半点滞塞之处。

  就在考场上大部分考生还在思考如何破题时,卫辰已经将这首场最重要的首题给写完了!

  写完第一题,卫辰定了定神,平复了下情绪。

  单靠这首题的文采,自己府试录取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

  不过接下来还有四道题,也不能随便,虽然这几题没有首题重要,但如果两个人首题文章的水平在伯仲之间时,后面这几题就成了决定名次先后的关键。

  第二道题,不出意外,是一道截搭题。

  “皆雅言也叶公”

  卫辰初一看还真有些摸不着头脑,略一思索,才在前四个字后面加了个点,变成“皆雅言也,叶公”。

  前者是《论语•述而》第十五篇最后四个字,后者是第十六篇开头两个字。

  题目做到这儿,卫辰也不由地暗叹一声:“这沈知府还真是个天才!”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一道截搭题,但这六个字从文章顺序说来说,分明又是连着的,这时候又没有标点符号,还真没法说人家一句不是。

  寻常截搭题被人诟病,往往是因为题目生拼硬凑,即便出题人自己的标准答案也是牵强附会,答题者更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可沈知府出的这道截搭题却不同。

  只需弄明白前后两句各自的出处,再结合朱子的注释,就可以用“圣人之德”这四个字联系起来,变成了明白正大的平正之题。

  说实在的,这还是第一次,卫辰做截搭题时,心里有和做大题时一样的踏实感。

  卫辰一边开始提笔破题,一边在心底暗自赞叹:能把截搭题出得这般堂堂正正,让人破起来心服口服,这沈知府在经义上的造诣之高,比起那传说中的“阎罗”,估计也差不了多少了!

  破题无误之后,下面的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便如行云流水,写得卫辰酣畅淋漓,大呼过瘾。

  这时,云板响起,到了中场休息时间,卫辰只是专注于文章之中,没有在意。

  到了午时,又一声云板响起,几名书吏开始下来收首题的答卷。

  这也算是提坐堂号的考生享受的福利之一,只要在午时之前写完首题上交给主考官,就可以让主考官有充足的时间提前阅卷。

  否则的话,就只能等统一交卷,到时候主考官要在两天内看完九千篇文章,看到你的文章时会有仔细?多认真?

  考生也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这时,卫辰的第二道题写得也差不多了,见书吏来收卷,就将首题的答题卷交了上去,自己则继续琢磨下一道五经题和最后的五言八韵诗。

  公堂之上,沈度端坐在高背椅上,拿起书吏收上来的卷子,一篇一篇地看了起来。

  沈度看到满意的文章,就在卷子上头画一个圈,这差不多就算取中,代表通过府试的概率很大了。

  如果卷子上画了一个竖,那就代表暂时搁置待定。

  要是画了一个叉,那这个考生就惨了,这是直接淘汰的意思,按照科举重首题的原则,这考生后面几题写得再好也是白费劲了。

  沈度一连看了几十张卷子,不由地大摇其头,除了五六张卷子尚可,剩下的大多难入他的法眼。

  堂下的考生抬头偷眼望去,只见府台大人阅卷如飞,又见几十份卷子中,九成以上都被打回,一个个心中都是胆战心惊。

  其实府试从三千人中录取五十人,这个概率完全是正常的。

  只是考生亲眼看着一份份卷子被黜落,心中产生的绝望实在是难以言表。

  谁知道那被黜落的卷子里,有没有自己的?

  堂下考生煎熬般的心理,沈度自然不会知晓,或者说,他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沈度喝了口龙井茶,又拿起下一张盖着堂字小戳的卷子,入目一行字:“轻弃故旧,于义俭矣。”

  沈度看到这点了点头:“破题破得好,小巧精致。”

  再看下文,竟是他最喜欢的四六骈文。

  沈度精神一振,直起身子,将座下的椅子拉近了一点,他一面用手指叩着桌案,一面一字一句地在心里默读文章。

  忽然,堂下正埋头写文的考生们听见一阵放声大笑,纷纷诧异地抬起头,心想何人如此大胆,敢在府试考场喧哗?

  这一看众人才知道,发出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本次府试的主考官,江宁知府,沈度。

  只见沈度捧着一张卷子拍案而起,朗声笑道:“阅此嘉文,岂能无酒?来人,快上酒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