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发案之日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48章 发案之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章 发案之日

  出了府学,卫辰估摸着盛长柏和陈俊他们还要再答一会儿,也就没有多等,只身回到了盛府。

  一进跨院,卫辰就径自上了阁楼,倒头就睡。

  科举考试既是脑力劳动,又是体力劳动,尤其像卫辰这种对文章吹毛求疵的,一场考试就会对身心造成极大的负担。

  不知睡了多久,卫辰疲惫的身心终于舒缓了许多,做了一个香甜的美梦。

  忽然,他觉得脚心一阵痒痒,不由地笑出声道:“好痒,好痒!”

  这一笑,卫辰便醒了过来,一看,原来是陈俊在用一根鹅毛挠自己的脚心。

  陈俊朝一旁的盛长柏笑道:“学会了吧,下回就这样叫他起来。”

  盛长柏认真地点了点头:“确实比我的法子强,又快又好。”

  见二人有说有笑,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卫辰不由地恼火道:“扰人清梦,真可耻也!”

  陈俊这家伙,明明是个闷葫芦的性子,自从来了府城,却变得越来越开朗,现在好了,竟开始捉弄起自己来了。

  还有盛长柏,原本多正直的一个君子呀,如今居然也变成了这样。

  一定是被陶大志给带坏了!

  “卫兄,这都日下三竿了!”

  陈俊见卫辰还想赖床,哗地一下拉开窗帘,和煦的阳光顿时洒满了屋内,照得卫辰微微眯起了眼睛。

  “原来都已经这么晚啦。”

  盛长柏笑呵呵地说道:“今日便要发案,考生们都早早看榜去了,也就贤弟你,能这般泰然高卧了。”

  陈俊也道:“是啊,卫兄,我们都听说了,你被府台当堂录取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次要你做东,请我们去酒楼里大吃一顿!”

  “请请请,一定请!”

  卫辰笑着应允,而后穿上鞋,披衣起身,和二人一起到了前院,等待报录人的到来。

  只有那些心里没底的考生才会去府学前看榜,卫辰三人蒙中了府试第一道大题,个个都是胸有成竹,因此老神在在地呆在了家里。

  过了一阵,盛家的老管事大叫着跑了进来:“报录的来了!报录的来了!”

  卫辰三人精神一振,一并迎到了门口去,只听远远吹唢呐的声音滴答滴答响起,而且越凑越近。

  老管事笑容满面,问一旁的女使:“打赏的钱都备下了吗,可不能少了,丢了我们盛家的体面!”

  “备下了。”

  那容貌颇为俏丽的女使低头道:“昨日去倾销店,用整锭的银子换了铜钱,备下好几万钱呢!”

  “几万钱算什么?”

  老管事笑吟吟道:“等咱们二少爷中了秀才举人,备个几十万钱都不够!”

  说话间,老管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那吹唢呐的声音怎么还越来越远了呢?

  不会是走错了地方吧?

  老管事一个激灵,当下唤来一名家丁,吩咐道:“你出去看看!”

  那家丁连忙跑出去探问,一会就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道:“我问过了,是巷子另一头的吕家,他家四少爷取了府试第三十六,报录人是往他家去的。”

  众人听了都是气沮,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老管事偷眼去看盛长柏,心里忐忑不安。

  卫辰出言宽慰道:“无妨,报录人来得越晚,取中的位次越高。”

  盛长柏也笑着道:“贤弟说得是,多等一时,便多添一分的喜气。”

  老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连连附和道:“二位少爷说得是,三十六名算什么,咱们这府里三位少爷都是能中案首的料!”

  众人哈哈大笑。

  又过了一阵,外面突然有人问道:“请问陈俊陈公子,盛长柏盛公子,还有卫辰卫公子是住在这里吗?”

  门口迎候的家丁大声道:“是啊,你是来报录的?”

  “是啊,可让我一通好找,整个府城都绕了半圈,这才到了地头!。

  那人气喘吁吁地说完,当即招呼身后的几人:“弟兄们,别喘气了,吹打起来!”

  外面顿时响起了唢呐高亢嘹亮的声音,然后就是一连三声中气十足的呼喊。

  “捷报——贵府老爷陈讳俊,蒙江宁知府沈,取为天佑二年江宁府试第九名!”

  “捷报——贵府老爷盛讳长柏,蒙江宁知府沈,取为天佑二年江宁府试第二名!”

  “捷报——贵府老爷卫讳辰,蒙江宁知府沈,取为天佑二年江宁府试第一名!”

  “我的天呐!”

  盛家众人一时间都楞在了原地,而后便是一阵山呼海啸般的轰动。

  街头巷口路过的百姓听见报喜声,已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都是羡慕不已,不少人都挤到了盛家门前拱手道贺。

  “恭喜啊!”

  “恭喜恭喜!”

  老管事反应过来,欢喜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一边指挥家丁去点鞭炮,一边亲自捧着一簸箕铜钱在门口抛撒。

  “同喜同喜,来来来,大家一起沾沾喜气!”

  啪啪啪的鞭炮声响起,巷子里的孩童们都捂住了耳朵,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院子里洋溢着喜庆的氛围,老管事将几万铜钱都打赏了出去,几名报录人拿了最大份,兴高采烈地进屋讨酒喝。

  接着左右街坊邻居纷纷前来拜访,手里还捎着东西,有的带钱,有的带物。

  这坊间住的都是江宁城的达官贵人,所带的贺礼也都十分珍贵,有玉石字画,上等纸砚,还有人参鹿茸等。

  宾客不断上门道贺,盛家自然不能怠慢,好在家里帮闲的丫鬟女使不缺,还提前去酒楼请来了两个厨子,总算是没有乱了分寸。

  又过了一会儿,老管事喊道:“二少爷,宥阳县衙的白师爷来了!”

  卫辰、盛长柏、陈俊闻言迎了出来,三人作揖行礼完,盛长柏道:“白师爷光临寒舍,不甚荣幸,里面请,喝一杯薄酒。”

  白师爷回了礼,笑呵呵道:“这回府试,咱们宥阳包揽前三名。老夫此来,就是是代传县尊之意,贺你们为我宥阳士子争光!”

  说着,白师爷手一伸,一旁的衙役就给卫辰、盛长柏还有陈俊一人奉上一封红布绸包。

  “这是县尊赏你们的花红银,以资励学之用。”

  银子不多,却代表了一种荣耀,三人谢过之后,都是恭敬收下。

  盛长柏将白师爷请进屋子里说话,用了一杯水酒后,卫辰好奇地问道:“白师爷,敢问此次府试第三是县中哪一位年兄?”

  白师爷答道:“是王尧臣。”

  卫辰心道,果然是他!

  说来这位状元高徒也是悲催,下山之时意气风发,剑指小三元,结果县试就被卫辰压了一头。

  这次府试更惨,不仅案首之位又一次被卫辰夺走,还被盛长柏后来居上,最后居然只排在到了第三位。

  虽然也是三鼎甲之一,可王尧臣心里,只怕是已经快要郁闷死了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