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鱼与熊掌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50章 鱼与熊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章 鱼与熊掌

  卫辰坐在竹席上,面前案几上摆着一大盘白水煮羊肉,还有被切好的数块羊肺。

  至于酒水,则只有一壶玄酒。

  什么是玄酒?

  玄酒,就是一种很玄妙的酒,饮之可千杯不醉。

  简而言之,就是清水。

  邬泉酒坊的琥珀酒在江宁卖得很火,也被文人骚客视为文雅之物,可惜却上不了这次宴席。

  因为这场宴席方方面面都是承袭古礼,仿照春秋时的乡饮酒礼而来。

  虽然省略了不少繁琐的礼节,但这古礼中玄酒却是一点没省,给每名士子一人上了一壶。

  不少养尊处优的士子见状脸色都有些难看,心里腹诽:这府台大人也太过抠门了!

  卫辰倒是无所谓,他出身贫寒,有肉吃就不错了,至于好酒,家里有的是,也没必要在这儿喝。

  这等宴会,本来就不是为了喝酒吃饭,而是为了彰显风光与体面。

  这一点,卫辰心里还是很拎得清的。

  卫辰正慢条斯理地吃着白水煮羊肉,忽然听到一道浑厚威严的声音传来。

  “诸位,雅宴怎可不赋雅诗,请各自即兴赋诗一首,以增意趣!”

  说话的,当然是江宁知府沈度。

  卫辰离沈度最近,这时才领教了这些当官的嗓门,那是真的震耳欲聋啊!

  而堂下众人,听了沈府台的要求,个个都是面面相觑,心里老大不情愿。

  府试才考了两首试帖诗,宴饮的时候又来这一出,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就你先来吧!”

  沈度随意点了一人。

  此人正是府试第五唐鹤年。

  唐鹤年沉吟了一会儿,吟出一首诗来,诗词说不上多好,但也算是称得上中正平和,应时应制。

  卫辰听了也是大为佩服,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作出这样一首诗,不愧是江宁府有名的少年英杰,这江宁府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下面一个个士子都被沈度点名站起,各自临场作诗,或吟诵风物,或抒发志向,不一而足。

  轮到卫辰时,沈度笑着道:“卫辰,你早有诗名在外,又是本府案首,才学远超同侪,我只给你七息时间,速速做出诗来!”

  卫辰暗自叫苦。

  七息成诗?

  这比曹子建七步成诗还要离谱啊!

  不过卫辰也讨了个便宜,方才其他士子作诗时,他也做好了被点到的准备,趁机提前打好了腹稿,因而此时并没有手忙脚乱。

  当下卫辰站起身来,不假思索地开口道:“李杜诗篇万口传。”

  沈度点了点头,赞许道:“不错。”

  卫辰又道:“至今已觉不新鲜。”

  在场众士子听到这儿,都是不自觉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与卫辰关系相近的盛长柏等人更是为卫辰捏了一把汗。

  沈度品了一下,微笑道:“你这诗口气太大,怕是不好收尾啊。”

  卫辰一手举杯,一手负后,继续吟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哗!

  满座皆惊。

  连沈度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这位府台大人将官服下摆一拂,从案上举起杯来,口中崩出三个字:

  “作得好!”

  这一声,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堂内众人顿时都为卫辰这首诗喝起了采,陈俊陶大志等人将手掌都拍得通红。

  沈度将酒杯遥遥对着卫辰道,眼中欣赏喜爱之色丝毫不加掩饰:“真惊世之才,本府敬你一杯!”

  别人都是作诗咏物言志,卫辰这诗却相当于是在点评先前众人所作之诗,格局上就更高一层。

  而且他这诗相当于是将在场一种士子全夸了一遍,至少这些士子自己,都会认为诗中的“才人”就是自己。

  沈度之所以那么欣赏卫辰这首诗,除了欣赏诗作本身之外,还是欣赏诗作背后展露出来的气度和智慧。

  “谢府台大人。”

  卫辰一手托杯,一手掩袖,然后将杯中的玄酒一饮而尽。

  众人见卫辰出了这么大的风头,还是如此淡定,不由地都是佩服万分。

  之后,众人继续赋诗,可任谁作出再好的诗篇,比起卫辰这一首《论诗》都是黯然失色。

  盛长柏笑着道:“贤弟,你这是一诗镇场了呀!今日之后,宴席上的事定会传遍江南文坛,贤弟,你又要出名了!”

  ……

  傍晚,宴席散去,众人尽兴而归。

  告辞后的王尧臣、翁定帆、唐鹤年驻足回望,只见远处灯火下,沈府台拉着卫辰,似乎在叮嘱什么。

  三人见到这一幕,无不心生艳羡。

  “此人之才,吾不如也!”

  王尧臣不由地发出一声感慨。

  翁定帆和唐鹤年都有些不解,先前王尧臣还豪言要在乡试上胜过卫辰,怎么现在又自愧不如了呢?

  王尧臣摇了摇头道:“从往我只知此人少年老成,城府深沉,今日方见其书生意气啊!”

  另一头,被沈度单独留下来说话的卫辰也追上了盛长柏等人。

  盛长柏好奇地问道:“贤弟,府台大人留你说了些什么?”

  卫辰道:“府台大人告诉我,若是我日后能不问举业,专心学问,不出十年,又是一个山农先生。”

  陈俊有些惊喜:“山农先生乃是世间名儒,府台大人居然拿你和他作比较?”

  盛长柏却是皱起了眉头:“不问举业,那岂不是不能科举,不能做官了?”

  卫辰叹口气道:“府台大人说,若我分心科举之事,汲汲于名利,日后恐怕安不下心来做学问,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盛长柏和陈俊齐声问道。

  卫辰笑道:“我说,学生以为,做学问并不一定要归隐山野,做官一样是做学问,一样能从中领悟到大道至理。”

  “说得好!”陈俊拍腿道:“经世致用,义利并举,这才是我辈读书人应有的风范!”

  盛长柏面露忧色地问道:“你这般回答,恐怕未必合沈府台的心意,府台大人没有怪罪你吧?”

  “当然没有。”卫辰哈哈笑道:“府台大人非但没有怪罪我,还大力赞赏了我,并且为我引荐了一位可以教我经世致用之道的老师。”

  “老师?”

  “那人是谁?”

  面对二位好友的追问,卫辰神秘一笑,缓缓吐出几个字来。

  “青藤先生,庄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