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名声与名次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55章 名声与名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名声与名次

  七月中旬,新任提学官终于抵达江宁城。

  一入城,海象乾就入驻考棚,宣布闭门锁院,谢绝一切探视。

  院试,其实并不是集合一省的童生一起到省城考试,而是学政外出巡考,走到哪个县,就考到哪个县。

  不过随着历代学政腿脚越来越懒,基本都是把童生们集中到一处进行院试,有时一府一考,有时两府合在一起考,也称为吊考。

  海象乾之所以可以一到江宁就躲起来不见人,是因为学政到各府进行院试时,有本地知府充任提调,承办一应供给,各种事务也都是由府衙操办,用不着海象乾再费什么心思。

  江宁城里的公卿豪门听说院试的安排,一个个都是恨得牙痒痒。

  府试时,就有沈度百般阻挠各种请托,甚至还以刊印题名录相胁,导致不少世家子弟连府试都没过,丢脸丢到了姥姥家。

  到了院试,不但搅屎棍沈度依然在,还来了海象乾这么个油盐不进的老梆子。

  而且,海象乾可比沈度难对付多了。

  海家一门五翰林,是根正苗红的清流世家,海家的老爷们儿牛脾气上来了,敢顶得皇帝都下不来台。

  清流,最不怕的就是权贵。

  对海象乾来说,弹劾东京城的皇亲国戚都是喝水吃饭一样的寻常事,何况是江宁城这些“二流豪门”?

  如果说沈度要求严明府试纪律时,还有人会在旁边说说怪话,那海象乾一来,江宁城里头的牛鬼蛇神顿时就被镇得不敢冒头了。

  海象乾履新不久,就与沈度配合无间,把江宁的世家豪门防得密不透风,一点钻空子的机会都不留。

  一时间,各大世家豪门哀鸿遍野纷纷感慨,今年江宁的科考真是见了鬼了!

  七月底,江宁府衙发布公告,令江宁府童生去府衙领取考牌。

  卫辰也结束了在湖畔小院苦修般的生活,与好友盛长柏等人一起,来到江宁府衙里,领取院试的准考证。

  前面的书吏一一比对抄录,领取考牌的队伍排得老长,要轮到卫辰他们却是遥遥无期。

  陶大志凑到卫辰身旁说道:“卫兄,按照惯例,府试案首都是必取生员的,这场院试你可以闭着眼睛考了。”

  卫辰微微笑着:“哪里,府台大人给我这个机会,乃是栽培之意,若是院试里,我考得不好,岂不是辜负了府台大人一番苦心?”

  陈俊笑着打趣道:“卫兄才学本就高出我们许多,如今又得了名满天下的青藤先生的教导,更是不得了了。看卫兄这样子,是要包揽县、府、院三试案首,剑指小三元了!”

  卫辰没说话,但脸上的笑容却充满了自信,显然是被陈俊说中了心思。

  科举考试,除了考察考生的才学外,考生的名声也是很重要的场外因素。

  乡试、会试、殿试这些国家大考,阅卷时都是糊名的,但排定名次时,考官还是会被考生以前的名声所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士子在会试之前,不惜代价也要把自己的文集卖到京城去。

  而小三元,虽然比起大三元来说不值一提,却是卫辰现在最容易扬名天下的方法,毕竟他离小三元,就只差一个院试案首了,可以说是近在咫尺。

  这时,陶大志忽然揽住卫辰的肩膀,贼兮兮道:“卫兄,依我看,小三元什么的,看的多半还是运气,左右你院试都是必中的,也就用不着那么绷着了,我听说宜春楼最近来了位清倌人,明日要不要一同前往放松放松?”

  卫辰闻言一愣。

  好你个浓眉大眼的陶大志。

  心思实在歹毒!

  这是想要考前乱我心志啊!

  不行,必须严厉批判!

  卫辰正想与陶大志好生批判一番江宁城的风月事业,却见一旁的盛长柏上前一步,对着陶大志怒目而视。

  “院试在即,竟还一心想着去勾栏瓦舍寻欢作乐,若是传出去,贤弟的名声还要不要了?要去你自去,休要教坏我家贤弟!”

  盛长柏一番大义凛然的话砸下,陶大志顿时就缩了,唯唯诺诺,一脸委屈。

  他也是一番好意,看不下去卫辰和盛长柏他们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想带着他们领略一下秦淮风月,哪想到盛长柏竟然这么大反应?

  不过看旁边陈俊的神情,似乎对此事颇感兴趣,一会儿倒可以和他私下探讨一下。

  其实卫辰对陶大志的提议也有些意动,就算自己年纪太小,有心无力,跟着去见见世面,开开眼界也行啊。

  可惜,还有盛长柏这个方正君子在,卫辰总不好把他独自撇下。

  那就太不够朋友了。

  见世面的事,也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卫辰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当下轻咳一声,转移起了话题:“诸位,在此等着也是无聊,我与你们说一个笑话吧!”

  陶大志和陈俊很给面子地侧耳作倾听状,怒气稍平的盛长柏也把将视线投了过来。

  “有一虎出山,郁郁而返,群虎上前询问,为何一无所获?饿虎道,路遇一人,但不愿食。

  群虎问其缘由,饿虎道,遇一秀才,因其太酸,故而不食。群虎大笑。

  饿虎又道,后又遇一童生,亦不愿食。群虎皆不解,童生何以不食?饿虎道,怕咬伤了牙齿。

  群虎追问,为何怕咬伤了牙齿?饿虎回道,童生太老,咬不动!”

  卫辰说完,陶大志和陈俊都哈哈笑了起来。

  盛长柏也是忍俊不禁,强忍着笑,压低声音道:“你这笑话,私下与我们说说还好,若是声音大了,被哪位老童生听去了,非暴打你一顿不可!”

  卫辰淡淡笑着,心里却道,这笑话我可是从尊敬的府台大人那里听来的,谁有怨气就找他发去吧!

  讲完笑话,几人间的气氛终于又再度活跃了起来,陶大志也识趣地没再在盛长柏面前提起逛青楼之类的话。

  好不容易队伍终于排到了他们,卫辰上前应对询问,领取考牌。

  府衙里不少书吏都认识卫辰这个在府试时大出风头的案首,知道他这童生身份不过是走个过场,成为生员进学已是板上钉钉,不由地提前恭贺了一番。

  卫辰笑着回礼,并没有因为这些书吏身份低微而有所轻视。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沈度这样的知府可能几年就要一换,但这些下面的胥吏却是几代扎根于此,在衙门中的势力盘根错节,根深蒂固。

  江宁是卫辰的老家,日后少不了要这些地头蛇照顾一二。

  旁边其他来报名的童生们看到卫辰和衙门书吏有说有笑,心里都是五味杂陈。

  他们一个个还在为即将到来的院试而忐忑不安,卫辰却是早早预定了一个名额,稳坐钓鱼台了。

  不过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谁让人家是府试案首呢?享受些特殊待遇也是应该的。

  这时,忽然有人想到,好像卫辰不仅府试时是案首,县试时也是案首,这么说来,要是他这次院试再考个第一,岂不就是连中小三元了?

  说起来,江南省好像已经五十多年没有出过一个小三元了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