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四书与五经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57章 四书与五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7章 四书与五经

  等了大半个时辰,便听见龙门前,一声清脆的梆子声响起,衙役大声呼喝道:“考生入场!”

  八百考生纷纷向前涌去,到龙门前排队。

  排队时,卫辰身边聚集了不少童生,都是听说了卫辰双案首的名号,来卫辰这里沾好运的。

  甚至还有几个头发花白的老童生,也厚着脸皮求卫辰开恩,让他们在卫辰身上蹭点运气。

  见那几位老童生眼泪汪汪的可怜样,卫辰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能闭上眼睛任其施为。

  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要去慷慨赴死的义士一般,看得一旁的盛长柏等人都是忍俊不禁。

  这时,远处传来喊声:“提坐堂号之人,来考棚前,准备入场!”

  听到这句话,卫辰如蒙大赦,当下对着身边围绕着的一众童生拱拱手:“在下先走一步,祝诸位马到成功!”

  还没蹭够的童生们虽然有些不舍,但也只好收回在卫辰身上乱摸的狗爪子,一并拱手回礼。

  龙门前,提坐堂号的考生们依次经过搜检,卫辰提着考篮,从龙门下走过时,那衙役朝他点点头,只是照例检查了一番,就将他放了过去。

  卫辰走到公堂前,但见上首坐着一位四十余岁的官员,想来应该是新任的海学政,知府沈度坐在一侧,作为本场的提调官。

  这次院试规矩比前两试更严,考生只许带一个长耳考篮进场,搁些笔墨和吃的,其余一律不许多带,连砚台都是府衙准备的。

  海象乾还要求府县学官都要到场,陪在堂前点名,来一个学生,就有本县教谕当面辨认,以免有人替考。

  “宥阳县考生卫辰——”

  卫辰应号进门时,只觉满堂考官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特别是学政大人,把卫辰从头到脚看了好几眼。

  卫辰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上前朝海象乾和沈度各自行了一礼后,拿了写着座位号的卷子,就赶紧准备走人。

  却听得上首海象乾开口道:“你就是府试案首,卫辰?”

  卫辰只得停下脚步回道:“学生正是卫辰,不知学政大人有何示下?”

  海象乾淡淡道:“你的府试文章,本官都看过了。需记住,文章当以平实周正为先,要有自己的真知灼见。”

  卫辰闻言心中一动,知道海象乾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延续府试时的文风,当下躬身谢道:“谢学政大人提点。”

  海象乾微微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卫辰拿起自己的卷子,下了台阶,在书吏的指引下进了考房。

  考房正对公堂第一排,这就是提坐堂号的待遇。

  卫辰从考篮里将笔墨等文具悉数取出,放到几案上,便开始闭目凝神,平静心绪。

  不久,考生入场完毕,考棚闭门锁钥,衙役退下,改由兵丁巡场,这些兵丁都是外调而来,就是为了防止本地衙役徇私舞弊。

  接着,书吏们开始往各考房分发考题。

  和府试一样,一共四道题目,分别是一道四书题,一道五经题,两道五言八韵诗。

  唯一的区别,就是题目的顺序换了换,首题由四书题改为了五经题。

  四书五经在后世常常并称在一起,泛指儒家经典,但彼此之间其实区别很大。

  四书,也就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

  五经,则是《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

  四书易,五经难。

  因而在科考中,四书是必修,五经则是选修,士子只需要精通五经之一即可,选择的那一经就是士子的“本经”。

  本经不同,考题自然也就不同。

  乡试会试时的前五名又称五经魁,就是因为这前五名都是各自经房中的第一名,与治其他四经的第一名比较之后才角逐出最后的名次。

  也就是说,前五名中,必然是治五经者各有其一,不会出现全是治《诗经》或者全是治《春秋》的情况。

  按照科场上重首题的传统,一般都是以四书题为首题,五经题次之,这也就是所谓的“四书取士,五经定等”。

  而这次海象乾把首题换成了五经题,那么就变成五经取士,四书定等了。

  题目一发下来,考房中就是一阵骚动,甚至有几个考生嚎丧般地哭嚎了起来。

  他们之中很多人功底不扎实,为了能够取中,一直苦练四书题,对自己的本经比较疏忽。

  可没想到海象乾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把五经题作为首题,这下这些疏忽本经的考生们可就惨了。

  眼看考场上一阵骚乱,立马就有书吏大喝道:“哪个再敢喧哗,以扰乱考场治罪!”

  考房里这才安静了下来。

  卫辰倒是没有多想,他四书五经都早已纯熟,以哪个作为首题对他来说都是一样。

  卫辰的经师林延本经是《尚书》,卫辰自然也选了《尚书》作为自己的本经,后来拜师庄钧后,才开始兼修其余四经,只不过水平就比《尚书》差远了。

  当然,就《尚书》这一经而言,卫辰还是颇为自信的。

  治《尚书》最大的难点,就是必须通古博学,因为《尚书》里所用的都是上古先秦的典故,还有一大堆拗口的人名。

  所以治《尚书》首先要博学,饱览典籍,而这恰恰是卫辰最擅长的地方。

  发到卫辰手上的首道五经题,题目只有九个字: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

  这句话出自《尚书•无逸》篇,是周公告诫成王的一句话,大意就是当年周文王俭朴,不贪图享乐,才有了后来周室的兴盛。

  这道题想要破题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写出自己的水平。

  卫辰只是想了片刻,就写下破题:“美服不敢崇,所以重民事也。夫文之所卑者服,而所不敢卑者功也。”

  这破题已经足以让考官眼前一亮,但下面文章的论述,才是真正见功底的地方。

  卫辰也不着急落笔,而是闭起眼睛凝思,打起了腹稿。

  公堂上,坐在上首的海象乾对于提坐堂号的十名考生一目了然,见卫辰迟迟不落笔,不由笑着对一旁的沈度道:“卫案首莫非技穷了?”

  沈度喝了口茶,云淡风轻道:“那少年确有才华,学政莫急,待见了文章便知分晓。”

  海象乾笑了笑,当日看到府试的题名录之时,他就对那篇《完璧归赵论》赞叹不已,心中存了栽培之意。

  但是那篇让卫辰取中府试案首的文章,却让注重义理的海象乾觉得华而不实。

  若是卫辰再拿府试时那等文章来应考,海象乾也不会留情,断然是要罢黜他的。

  这就是科考考生的无奈了。

  从县试到殿试,考官们对于文章好坏的标准各不相同,动不动就会把自己不喜欢的文章一竿子打死。

  考生们除了提前打探好消息,揣摩考官的喜好,剩下的也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