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入宫游泮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61章 入宫游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1章 入宫游泮

  次日。

  卫辰三人一大早就赶往提学道衙门,其余五十二名新晋生员也一并到来。

  一众士子在卫辰的带领下,向海象乾行了拜师之礼,从今往后,海象乾便算是这五十余人的座师了。

  在大周朝,老师分为两种。

  一种是教导学生学问的老师,称为业师;一种是主考科举的官员,称为座师。

  根据科考的场次不同,座师又可以分为院试座师、乡试座师、会试座师。

  到了更高级的殿试,就没了座师这一说,因为所有进士都是天子钦点,也就是所谓的天子门生。

  业师的地位不如座师,这是时下士林间普遍的风气。

  毕竟业师大多是秀才举人出身,而座师则都是进士出身的朝廷命官,与士子日后的仕途息息相关,明显更值得攀附。

  当然,这只是大略而言,具体到士子个人,还是看士子自己心里的权衡。

  比如卫辰,他虽然同样很尊敬海象乾这位座师,却对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石楷、林延、庄钧等人更为亲近。

  拜完师,身为学政的海象乾自然免不了要训诫勉励一番,之后便是当着府学县学教谕们的面,按照籍贯分配生员进学。

  按照规矩,府学县学各取五人,无论是府学第一,还是县学第一,都可以直接保为廪生,其余则为增生。

  院试成绩排名前列的生员可以优先挑选,自己决定是去府学还是县学。

  成为廪生,除了拥有一般生员见官不拜、免役免粮、不受刑名等特权外,还有许多的福利。

  首先官府月给廪米六斗,自此可以安心读书,不再为吃饭发愁。

  其次,廪生还可以在童子试(县试、府试、院试的统称)时,给考生作保,赚取外快。

  卫辰家里以前那十几亩水田,就是卫明昭用这种方式挣下来的。

  除这两项好处之外,廪生还可以选贡入国子监,成为贡监,而增生以及更低等的附生就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例如卫辰的经师林延,就曾是江宁府学的廪生,后被选贡入国子监,期满通过考核后,直接外放到县学任教授,成为学官的一员。

  海象乾讲完廪生增生的区别后,下面马上就有书吏呈上笔墨,让生员填写亲供(亲自书写的履历)。

  卫辰是院试案首,理所当然第一个上前挑选,见状不由一笑,看这架势,倒是很像自己前世高考报志愿啊。

  卫辰从书吏手中接过笔,毫不犹豫地填了府学交上去,占下了江宁府学本次唯一的廪生名额。

  府学自然要比县学更好。

  县学教谕只是举人,而府学教谕却是进士,这是肉眼可见的差距。

  况且,有沈度这个便宜师兄在,卫辰在府学里也能自在得多。

  府学的卢老教谕看着卫辰交上来的亲供,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当下在亲供上出具印结,算是认可卫辰入学了。

  卫辰之后,王尧臣、翁定帆、唐鹤年、盛长柏依次上前,也都选择了府学,但廪生的名额已被卫辰占去,他们只能递补为增生了。

  只不过,他们四人家境优渥,也不在乎廪生的那点钱粮。

  至于只有廪生才能参与选贡?

  四人都是自视甚高之人,心里想的三年后的乡试,一个贡监而已,哪里有堂堂举人功名来得畅快?

  更何况,中了举之后,照样有可能被选入国子监,到时候再做选择也不迟。

  前五名之后,其余生员也是陆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陶大志虽然只是第十名,但他运气够好,在他前面的人要么进了府学,要么不是江宁县人,于是陶大志得以进入江宁县学成为廪生。

  至于陈俊,他这次院试跌到了三十二名,只在中游而已,比府试时名次差了很多,只能进入宥阳县学成为增生。

  众人决定完各自的去向后,写完亲供,由教谕结具盖印后,在文书程序上就可以正式被称为生员了。

  生员们各自退下,换上蓝色圆领襕衫,又戴上了四方平定巾。

  穿上这身襕衫,就代表已经身负功名,虽是最低的功名,却也可以见官不拜。

  穿戴整齐的生员们重新回到了大堂上,海象乾亲自为他们戴上彩绢裁剪成的花枝,行簪花之礼。

  头上簪上鲜艳的花枝,卫辰心中不由地泛起些恶趣味,心想自己若是大笑,那可真就是是“花枝乱颤”了。

  簪花礼毕,众生员便从提学道衙门出来,步行至府学学宫。

  这便是“簪花夸街”。

  一路上衙役鸣锣开道,身为案首的卫辰走在最前面,其余按照名次列后。

  道路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都想来瞻仰新晋秀才们的风采,一路上指指点点。

  到了府学学宫前,衙役不敢再鸣锣,海象乾朗声道:“新科生员到,辟户!”

  言毕,学宫前三重布满黄色铜钉的朱门,由赞礼生一扇一扇从外至内打开。

  卫辰远远望去,但见三重门阙后,便是泮桥泮水,泮水之后则是十几级台阶,台阶通向宏伟的大成殿。

  大成殿内,主祀至圣先师,四配、十二哲从祀。

  “请新科生员入泮!”

  听到这句话,所有生员的呼吸都不由地急促起来。

  入宫游泮。

  这是读书人毕生的梦想!

  当下生员们举起交叠的双手,俯首趋步而行,一路过棂星门、戟门,沿着学宫的中轴线向前。

  跨过戟门,面前半月形的碧色小池,就是泮池了。

  泮池上的泮桥,只有身有功名之人才能通行,否则就只能绕行。

  众生员从泮桥上走过,行至大成殿外,赞礼官高声道:“行大礼!”

  生员们行完大礼起身,再行净手之礼,入宫参拜之后,退至殿东的明伦堂,至此才算是大功告成。

  众生员脱去拘谨束缚,脸上尽是放松的笑容,当下相互拱手而拜,谈笑风生。

  江宁府是科举强府,按照惯例,眼前这五十多生员中,必然是要出几个进士的,这可都是以后的人脉,众人自然要互相结识一番。

  众人聚在一起,先是序齿,以明长幼之礼,再平辈相交。

  卫辰这时候就不免有些吃亏了,毕竟他满打满算也不到十二岁,是当之无愧的弟弟。

  当然,这是因为在场的都是生员,若是没有功名在身的童生,那就不同了,就算对方年龄大到能当卫辰的爷爷,卫辰都可以轻描淡写地唤对方一声小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