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衣锦还乡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64章 衣锦还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章 衣锦还乡

  九月,入秋。

  天气渐渐转冷,转眼已到了月桂树飘香,蟹子顶壳肥的季节。

  荆溪蜿蜒而来,将溪隐村环抱在怀中,距溪水百余步外,坐落着一间小院,这里一个月前还是枯叶满地,一副破败相,而今却已经被打扫得一尘不染,焕然一新。

  小院里,此时如同赶集般热闹,溪隐村的乡亲父老们齐聚一堂,热火朝天,欢声笑语。

  等了约莫半柱香功夫,不知是谁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秀才公回来啦!”

  霎时间,所有人齐刷刷地望向院外,眼神中满是好奇与期盼。

  院门口,停着两辆骡车,张明和卫如意互相搀扶着从骡车上下来,昂首挺胸地站在车前,笑呵呵地向乡亲们问着好。

  张旭跳下骡车,一脸兴奋地回头对卫辰道:“辰哥哥,快看,大家都是来看你的,咱们村第二个秀才呢!”

  卫辰摸了摸张旭的小脑袋,也跟着下了车。

  乡亲们看见一身襕衫的卫辰,呼啦一声就围了上来,一边辰哥儿长辰哥儿短地叫着,一边让女人回家,把家里好吃的通通搬来,那股子亲热劲,让卫辰都有点遭受不住。

  “乡亲们,别忙了,我早就准备好了!”

  张明笑呵呵地往身后一招手,立马就有四个身着褐衣的伙计上来,各推着一辆小车。

  众人凑近一瞧。

  嚯!

  二十对酒糟鸡,四十斤青鱼,四十斤酱牛肉、二十斤猪下水、二十斤羊杂货,还有满满当当的小菜点心!

  乡亲们看到这四车丰盛的吃食,心中暗自惊叹,当年的破落户张明,还真是今非昔比了!

  卫如意招呼人从左邻右舍家里借来十来张方桌,在院子里排成一排,又在屋里给女人和孩子摆了两桌,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

  看到这么多梦里才会出现的美食,孩子们顿时忘记了顽皮,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肥美鸡肉,一片咽口水的声音,却没有一个敢动手开吃的。

  屋外头,大人们一边用水瓢从大酒缸里取酒,将色如琥珀的酒液倒入白瓷碗中,一边啧啧赞叹道:“这才是酒嘛!”

  “那是!听说这酒就是张家两口子酿出来的,卖得可贵了,江宁的达官贵人们都抢着要呢!”

  “是吗?那一会儿可得好好尝尝!”

  远处,支起了几个大锅炉子,炉火正旺,煎得锅里的热油咔咔爆响,也将师傅的脸照得亮堂堂的。

  一旁的伙计帮着端菜上桌,芋头鸭汤、红焖猪蹄、松鼠鳜鱼、清炒虾仁……,满桌子扎实的硬菜,老少爷们吃得都是满嘴流油。

  吃吃喝喝了一阵,张明满脸通红地把卫辰从凳子上拉起来:“来,辰哥儿,和我去敬酒。”

  卫辰问道:“给谁敬酒?”

  张明低声道:“是卫氏的宗老。”

  卫辰点点头,当下起身端起酒杯,和张明一起来到一张桌子前。

  张明给卫辰介绍道:“这位是你三叔公,也是溪隐村这一支卫氏的族长,这位是你五大伯,这位是……”

  卫辰认完人,当下依着规矩,向这几位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们一一行礼敬酒。

  卫氏族老们也都站起身来,眼底满是笑意,连声夸奖卫辰有他老子的风范,年少有为,前途无量。

  下面卫辰一桌一桌地敬酒,虽没有满饮,却也没人出来挑剔什么不是。

  秀才相公都亲自给咱敬酒了,还不够有面子吗?

  乡亲们的脸上都笑得十分灿烂。

  宴席散去后,卫氏族人在族老们的带领下来到卫氏宗祠,参加祭典。

  众人合力,将一块新打造的秀才匾额悬挂在了祠堂门楣上。

  族长高喝一声,庄重的礼乐声奏响,匾额上覆盖的锦缎被揭开,露出上面刻着的卫辰二字。

  边上不远处,还有一块悬挂已久的秀才匾额,刻着卫辰老爹卫明昭的名字。

  匾额被揭开的一刻,宗祠外鞭炮齐鸣,全族老少都是喜气洋洋,纷纷向卫辰拱手祝贺。

  这一刻,卫辰看到张明和卫如意脸上滑过喜悦的泪水,他心里明白,中了秀才,其实一直都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事。

  卫氏老族长拄着拐杖上前,将一块狮头镇纸赠予卫辰:“辰哥儿,我溪隐卫氏数百口人,自你父亲明昭之后,就没有出过什么像样的人物,望你乡试连捷,替我们卫氏光宗耀祖!”

  “谢三叔公。”

  卫辰从老族长手中接过沉甸甸的镇纸,心中也是颇为感慨。

  一年前,自己在村人眼中还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幼童,可如今,却已是溪隐村卫氏数百口人的领军人物了。

  这是荣耀不假,可同样也有一份难以推卸的责任呐……

  忙完宗祠祭典,张明和卫如意将卫辰领到了溪隐村东头。

  此时正是九月,地里稻子还没有收割,望去一片金灿灿的,十分赏心悦目。

  张明意气风发,朝前头一指:“这是我刚买的二十亩水田,记在辰哥儿你的名下,你看看怎么样?”

  卫如意在旁边解释道:“辰哥儿你是生员,有三十亩免税田,总不好浪费了,你姑丈就置办下这二十亩地,加上家里原来的几亩地,刚好把免额用掉。”

  “这可都是上好的水田呐!”

  张明兴奋地蹲在地上,抓起一把土,任由碎土从指缝间落下,而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是二叔公帮忙张罗下的好田,村里人刚一起开垦出来的,就靠在荆溪边上,随时都可以打溪水来浇灌。

  如今靠着酒坊的份子,张明已经不愁吃穿,但他却还是念着地里这点事,若不是酒坊那里实在走不开,张明还真宁愿回乡下继续种地。

  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土地的感情,是后世人难以理解的,有钱不如有地,这就是普遍的价值观。

  因此,卫辰也没有怪姑母和姑丈自作主张用自己的名义买地,只要他们夫妻俩开心就行。

  “只不过……”

  卫辰看着面前的二十亩良田,忽然有些犯难道:“姑母,姑丈,咱们一家现在都住在城里,这田该怎么办,总不能撂荒吧?”

  “放心吧。”卫如意嫣然一笑:“我早和二叔公商量好了,把地交给村里三户人家租种,不用咱们操心。”

  卫辰摇了摇头,哑然失笑。

  得,自己这是荣升成地主阶级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