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坐馆童生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7章 坐馆童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坐馆童生

  此时讲堂里的学子还没有到齐,孙志高却毫不在乎,直接就要开始讲课:“今日教《增广昔时贤文》,有书的自己拿出来看,没书的与同学合看一本。”

  底下的学子闻言面面相觑,纷纷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昨日的《大学》才学了半卷,先生还说今日他要当堂考校的,怎么又开始学《增广贤文》了?”

  “唉,怕不是宿醉未醒,连自己说过的话都给忘了。”

  “坏了,我只带了《大学》,《增广贤文》还放在号舍的书箱里,也不知道现在回号舍取还来不来得及。”

  “算了,别折腾了,过来与我合看一本吧。”

  堂中的学子们一边互相吐着苦水,一边无奈地移动座位,与相熟的同学合看书本。

  卫辰刚进义学,还没来的及去号舍安置行李,书箱就在手边,里面就有一本卫明昭留下的《增广贤文》,倒是少了一番折腾。

  他拿出书本时,恰好听到周围人对孙志高的低声议论,嘴角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这孙先生,还真是没让自己失望,连自己说过的话都能忘记,怕不是喝酒喝傻了吧……

  这时,孙志高开始上课了。

  “昔时贤文,诲汝谆谆。”

  “昔时贤文,诲汝谆谆。”

  “集韵增文,多见多闻。”

  “集韵增文,多见多闻。”

  ……

  孙志高的教书方式非常套路,整堂课上,基本就是他读一句,然后让学生摇头晃脑地跟上一句。

  有时学生遇到疑惑之处向他提问,他也不做答,甚至还要训斥提问的学生。

  临到最末了,孙志高才粗略地讲了一遍文章大意,仍旧是照本宣科,听得底下的学子都是昏昏欲睡。

  教了不到半个时辰课,孙志高随便布置了下功课,然后就一溜烟闪人了。

  孙志高一走,讲堂里的气氛顿时就不一样了,方才还昏昏欲睡的学子们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盛长桂拍着桌子大叫:“来来来,我们来做四人功课!”

  他那三个跟班立马笑嘻嘻地凑了过去,掏出马吊牌来,在桌上堆满铜钱,就开始打起马吊来。

  卫辰在旁边看得瞪大了眼睛:“讲堂里打马吊,这也行?”

  隔壁一个学子笑着道:“孤陋寡闻了吧,不仅他们打,孙先生也打。你猜孙先生这么着急是去干什么了,还不是和人约好了打马吊?”

  说着那学子神秘兮兮地凑到卫辰耳边,低声道:“听说,孙先生白日躲在屋子里打马吊,晚上就与青楼妓子们挑灯夜战呢!”

  “呵呵。”卫辰闻言哂笑几声,瞥了眼正玩得起劲的盛长桂等人,叹口气道:“先生无心教书,学子也无心读书,这盛氏义学还是读书的地方吗?”

  卫辰这话直接把整个义学都给覆盖进去了,那学子听到卫辰的话,登时不满道:“欸,可别一棍子打倒一片,这里的人大多还是有求学之心的,盛长桂那样的纨绔子弟只是少数,而且这盛氏义学的先生也没你想得那么不堪……”

  卫辰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对这学子的辩解并不怎么相信,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孙志高这样的老师,学生们又岂能学好?

  将桌上的书本收拾好装进书箱,卫辰就准备离开这乌烟瘴气的讲堂,到后面的号舍里清净清净,顺便安置好行李。

  正要起身之时,却见门口处一名背着戒尺的青衫文士大步而来。

  只见这人身材高大,脸色有几分青白,一身青衫洗得几乎褪了色,上面不起眼处还打了一两个补丁。

  对方虽打扮贫寒,穿戴却是一丝不苟,长衫上一处褶皱没有,加上其刻板严肃的面容,令人顿生敬畏之心。

  “石先生来了!”

  先前和卫辰说话的那个学子低声道了一句,声音中抑制不住的兴奋。

  随着那位石先生的脚步传来,讲堂里的嘈杂声越来越小,所有学子都恢复了正襟危坐的模样,唯有盛长桂等人打马吊打得忘我,还在大声笑骂着。

  石先生走进讲堂扫了一眼,略一顿足,默默取下背着的戒尺拿在手里,随后径直朝着盛长桂走去,经过每个学子面前时,每个学子都是提心吊胆。

  连两世为人的卫辰都感受到了这种紧张的氛围,好似回到了前世的小学课堂上一般,屏气凝神,不敢出声。

  那三个跟盛长桂一起吆五喝六的跟班,瞥见石先生朝自己走来,脸色立马变得煞白,不停地给盛长桂使着眼色。

  沉浸于马吊之乐的盛长桂得到跟班的提醒,满脸不耐烦地回头看去,却恰好对上石先生那阴沉如渊的眸子,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再无半分打马吊的兴致。

  “石阎王!”

  盛长桂在心底暗骂一声,赶紧扭过头去,咽了口唾沫,假装若无其事地和跟班聊天:“额……,那个,听说衣锦坊里刚来了个昆曲班子,那青衣长得可俊了,也不知是男是女。”

  跟班立即会意,搭话道:“这有什么关系,男女不都一样嘛!走走走,咱们喝茶听曲去,看桂少爷能不能把这青衣弄到手。”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

  “走走走!”

  盛长桂和三个跟班看似谈笑风生,实则头也敢不回,就这么灰溜溜出了讲堂。

  讲堂中众学子望见他们几个狼狈的背影,皆是心中暗笑。

  卫辰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不禁好奇地问隔壁那学子:“为何这盛长桂不惧孙先生,独独对这位石先生畏之如虎?”

  那学子撇撇嘴道:“孙先生和盛长桂是多年的牌友,在他面前哪里立得起什么威信?石先生虽只是个坐馆童生,但向来持身甚正,一身读书人的风骨,有时连孙先生的面子都不卖,盛长桂这厮欺软怕硬得紧,自然不敢惹他。”

  经这学子一番解释,卫辰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盛氏义学共有两位先生,一位塾师,一位坐馆。

  孙志高功名虽高,却不管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动不动就旷工,只要不来讲堂捣乱,学子们就谢天谢地。

  义学里实际的教学工作,基本都是由坐馆的石先生完成的。

  这位石先生虽然只是个童生,比不得孙志高的秀才功名,但他只是差了点运气,学问并不差,尤其擅长教书育人。

  听那学子把石先生夸得人间少有,卫辰也不禁好奇起来,这石先生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学子们对他这么信服。

  赶走盛长桂等人后,石先生轻敲戒尺,示意众人肃静,随后开始讲课。

  石先生的讲课方式与孙志高大相径庭,在他的课堂上,刚入学的学子一律坐在左侧,面北而坐,而有一定根基的学子一律坐在右侧,面南而坐。

  石先生先坐北面南,教新生《蒙童训》、《幼学琼林》,此时有基础的学子们就背对着石先生自行温书。

  半个时辰之后,石先生开讲《孟子》,新生们转过身去面壁温书,另一半学子则转过身来,听石先生讲课。

  “这是根据学生进度不同,分级教学啊!”

  置身于石先生的课堂之上,卫辰忍不住暗自感叹,有石先生这样的人在,看来这盛氏义学倒也并不是毫无可取之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