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沁云院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75章 沁云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5章 沁云院

  卫辰与盛长柏聊了没多久,便有两个女使提着食盒过来,说是受了大娘子之命,来给卫辰送晚饭。

  揭开食盒,便见里边摆了糟鹅胗掌、炖鸽子雏、木樨银鱼、劈晒鸡脯翅儿等等十几碟小菜。

  一共四荤四素,三样点心瓜果,另有一碗纯白上新软稻梗饭,配上一只银汤匙,两双牙箸,女使依次将之取出,在圆桌上摆放停当。

  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各色菜肴,卫辰食指大动,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兄长,你们家这伙食也太好了些吧?”

  “平日里倒也没有这么丰盛,这不是贤弟你来了吗?”

  盛长柏坐到桌边,拿起一双牙箸道,笑着招呼卫辰:“这桌菜,是我吩咐母亲院里手艺最好的厨娘专门为你准备的,贤弟千万不要客气,敞开了吃。”

  “多谢兄长!”

  卫辰朝盛长柏拱了拱手,而后便迫不及待地坐下,拿起了牙箸。

  “请。”

  盛长柏笑着道,说完也开始动筷。

  他吃饭时仪态斯文优雅,一言不发,严格遵守用餐礼仪,看他吃饭似乎都是一种享受。

  至于卫辰,他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如果是宴饮那种正式场合,卫辰肯定比谁都守礼,丝毫不会逾矩,可眼下屋里就他和盛长柏两个人,还有什么好端着的?

  卫辰舟车劳顿,腹中空空,早就饿的不行了,此时,他也不讲究什么吃相了,只求填饱肚子再说。

  不到盏茶功夫,桌上的美味佳肴便被二人秋风扫落叶般消灭干净。

  眼看碟中已是空空如也,盛长柏却感觉自己只吃了个半饱。

  他无奈地看向卫辰,回应他的,却是一声响亮的饱嗝。

  “嗝~~~”

  卫辰拍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打了个饱嗝,只觉浑身舒畅。

  盛长柏对卫辰失礼的举动并不以为意,只是放下手中的牙箸,笑着摇了摇头。

  经过这半年多来与卫辰的相交,他对卫辰也是了解颇深,知道卫辰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露出这等真性情的一面。

  晚饭过后,盛长柏就被思子心切的王若弗叫去了葳蕤轩说话。

  他前脚刚走,盛纮后脚就来了卫辰房里,问些贤侄吃得好不好啊,住得好不好之类的话,言语十分亲昵,令卫辰受宠若惊。

  卫辰与盛纮互相捧着唠了几句,便提出想去姑母卫小娘的院子里看一看。

  盛纮听卫辰一口一个姑母叫得亲热,心中更加笃定,堂兄果然没有诳自己,这卫辰确实是对卫小娘颇有些情分。

  思虑片刻后,盛纮叫来贴身小厮冬荣嘱咐了几句,而后便亲自领着卫辰去了卫小娘住的沁云院。

  一踏入沁云院,卫辰就感觉到了这院子与盛家别处的不同。

  一是地方窄小,二是装饰简朴,三是人手不足。

  卫辰跟着盛纮进了院门,一路上竟一个下人也没遇见,也无人通报。

  无论是在葳蕤轩还是林栖阁,这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盛纮来过不止一趟沁云院,自然知道这院里的人手比别处少了许多,只是他一向视而不见,从来不放在心上罢了。

  可是这次,盛纮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卫辰。

  偌大的院子,人影都见不到一个,场面上多少是有些难看了。

  看到卫辰投来问询的目光,盛纮脸上也有点儿挂不住,随口解释了一句:“这院里的下人一个个奸懒馋滑,前几日通通被我打发了,这几日家里忙着华儿的婚事,还没顾得上重新安排人手。”

  卫辰微微点头,作恍然大悟状,心底却是冷笑,不屑于盛纮的虚伪。

  他当然知道,这沁云院里满打满算拢共只有两个下人,就这,还是把屁点儿大的小桃也一并算上了,真正能时刻服侍在卫恕意身边的,仅有小蝶一人而已。

  不管怎么说,卫辰与盛纮表面上还是很和谐的,叔侄俩一路说说笑笑,沿着廊道一直走到屋门口,终于隐约听见有人声传来。

  屋门口,两个瘦瘦小小的幼童正坐在木椅上嬉戏玩耍,她们头顶的头发左右各扎了一个结,看起来好像头顶羊角一般。

  其中一个小丫头不经意地抬起头,瞧见不远处走来的盛纮和卫辰,眼中顿时溢满惊喜。

  “爹爹!”

  这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跳下凳子,朝着盛纮扑去。

  “明儿。”盛纮将小丫头抱到怀里,脸上满是慈爱的笑容,他比了个“嘘”的手势:“别喊,咱们一起给你小娘一个惊喜好不好?”

  “嗯!”

  小丫头用力点了点头,听话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而后目光一转,看到了盛纮身后的卫辰,眼里满是好奇。

  卫辰心知,眼前这活泼可爱的小丫头,定然就是盛家老六明兰了。

  众所周知,老六可以是个数词,也可以是个形容词,而长大以后的明兰恰好两者皆是。

  当然,此时的明兰还没有遭受卫小娘难产身死的打击,心机也没有变得像后来那样深沉,脸上的笑容依然很天真烂漫。

  卫辰一时兴起,歪过头,朝小明兰做了个鬼脸。

  岂料小明兰非但没被吓到,还不屑地朝卫辰撇了撇嘴,似乎是在对卫辰的幼稚行为表示鄙夷。

  卫辰讨了个没趣,却也不以为意,看向小明兰时还是笑呵呵的。

  小明兰朝卫辰吐了吐舌头,而后咻地一下就把小脑袋藏进了盛纮怀里。

  “主君。”

  盛纮与卫辰经过门口时,方才和小明兰玩耍的另一个小丫头连忙站起身,似模似样地朝盛纮福了一福。

  盛纮微微点头,抱着小明兰继续往屋里走,身后的卫辰却是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和明兰年纪差不多的小丫头。

  嗯,呆头呆脑,可可爱爱,是小小桃无疑了。

  小小桃正低着头向主君行礼,忽然感觉有人在看她,于是目光偷偷朝上一斜,便看见一个俊逸儒雅的大哥哥正弯着腰对她笑。

  “他笑起来真好看。”

  小小桃在心里默念,而后小脸蹭地一下就变得通红,赶紧把脑袋埋进了脖子里。

  哟,还挺害羞。

  卫辰立时乐了,趁着盛纮掀帘子进门的当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摸小小桃的脑袋,然后一闪身,就跟在盛纮后面进了屋,丝毫没给小小桃反应的时间。

  这时,小明兰从盛纮肩膀上探出半个脑袋,恰好目睹了卫辰欺负小小桃的全过程。

  她气得握紧了拳头,狠狠地瞪着卫辰,恨不得一拳把卫辰给打飞出去。

  直到卫辰把注意力从小桃身上收回,似乎要转过头来时,小明兰才不甘心地把脑袋缩了回去,紧贴自家老爹胸口,嘴里气鼓鼓地嘟囔着:

  “大坏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