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四萌新,求带飞!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84章 四萌新,求带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4章 四萌新,求带飞!

  “画舫诗会最大的特点,就是以社名义参加,彼此斗诗,因此要想取胜,靠个人实力是不行的,一定要诗社成员精诚合作。”

  说到这儿,韩社长不禁有些心虚地偷瞄了卫辰一眼。

  自家人知自家事,就他们海棠诗社这四个歪瓜裂枣,除了有个诗社的名头之外,对卫辰和盛长柏而言,实在是没什么合作的价值。

  卫辰却是不以为意,有些好奇地问道:“这诗会上又该如何合作?”

  韩社长如实答道:“由评判先生出题,每轮题目各不相同,诗社成员轮番上阵斗诗,输的人自动下去,再由诗社另一人顶替。”

  这不就是斗诗擂台赛么?

  卫辰不禁莞尔,这种形式他前世见得多了,考验的就是排兵布阵,毕竟题目一直在变化,而每个人擅长的诗作类型有限,即便诗才超群,面对自己不擅长的题目时,也很难占到优势。

  当然,像卫辰这样的六边形战士,只要准备充分,还是很有可能完成以一当十、一穿到底的壮举的。

  “诸位,请听盛某一言。”

  这时,一直沉默的盛长柏终于说话了,几人纷纷转过头来。

  盛长柏沉声道:“画舫诗会名声在外,与会之人既然有胆来参加诗会,想必诗文的水准都不差,我们想要稳操胜券便需在细节上打磨。不如诸位把自己擅长的诗词类别说出来,我们也好先做安排。”

  盛长枫闻言不由暗自振奋,盛长柏这话,显然是已经站在海棠诗社的立场上开始考虑问题了!

  沉默片刻后,盛长枫和韩垣等人纷纷将自己擅长的诗词品类说了出来,还拿来一本薄薄的《海棠诗集》,请卫辰和盛长柏鉴赏。

  卫辰翻开诗集一看,里头都是诗社社长和副社长的大作。

  比如社长韩垣的代表作《醉棋》:“没事喝杯酒,有闲下盘棋。醉里乾坤大,输赢都不急。”

  还有副社长王章的《咏骆驼峰》:“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跌倒王学士,笑坏一群牛。”

  以及副社长卢哲的《夏日游瘦西湖》:“瘦西湖,西湖瘦,瘦西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哒。”

  欣赏完这几位卧龙凤雏的大作,卫辰顿时无语凝噎,只能仰天长叹:真他娘的都是人才啊!

  倒是盛长枫有一首小诗让卫辰眼前一亮:“一犬一鹊一块田,半壶清茶小山间。品品茗茶种种草,闲来无事小神仙。”

  这首小诗虽然语言简白,但却生动活泼,颇有意趣。

  由此可见,盛长枫在诗词一道上还是很有灵气的,至少比韩垣之流强多了,要卫辰说,这海棠诗社的社长就应该给盛长枫来当!

  当然,卫辰觉得盛长枫的诗好,也只是相对而言,从矮子里面拔高个。

  就海棠诗社这四个人的水平,真要去诗会上面斗诗,分分钟就要被人给一穿到底。

  卫辰之前被盛长枫忽悠进海棠诗社时,尚且没怎么生气,只是觉得有趣而已,到如今他才明白,自己这是摊上了一群什么样的猪队友。

  简直就是让卫辰和盛长柏带着一群小屁孩去打群架嘛!

  卫辰下意识地忽略了,其实他自己也是个小屁孩,比盛长枫他们大不了多少。

  静悄悄的雅间内,卫辰面露难色,盛长柏脸上同样是阴晴不定,角落里,还有四个小屁孩瑟瑟发抖,抱团取暖。

  ……

  转眼到了诗会正式开始之时,卫辰与海棠诗社众人来到画舫二层上的露天平台时,不由地感慨了一番。

  扬州,不愧是与汴京、临安、江宁并称的大周四大销金窟之一,光是这画舫上的繁华景象,就已经让卫辰目不暇接。

  只见偌大的平台上足足聚集了近百人,平台按诗社划分成了十数块,每人都坐在规定的区域,面前都摆着一方矮几,上面放了些酒水点心。

  此时,各大诗社的社员们正围在一起,讨论着一会儿诗会开始后的排兵布阵。

  卫辰一行人中,只有盛长柏看起来稍微成熟一些,剩下五个人一个比一个稚嫩,这种奇怪的组合搭配,自然引来众人注目。

  有人好奇:“他们是哪个诗社的,怎么这么面生,从未在学宫中见过?”

  也有人漫不经心:“大概是哪家的后辈,带来见世面的吧?”

  忽的,一人指着卫辰,讶然道:“欸,那不是作出《一字诗》的兄台么,他竟然也在其中!”

  这是和卫辰同坐一艘渡船来的。

  “什么《一字诗》?”周围人奇道。

  “就是在来时的渡船上,他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这人将渡船上的事简略叙述了一遍,并且将卫辰那首《一字诗》吟诵了一遍,引得周围人啧啧称奇,再看向卫辰时,目光中也多了几分郑重。

  卫辰一行人走了一段,看见一根木杆上挂着块刻着海棠二字的铭牌,便知找对了地方,当下各自落座。

  海棠诗社虽小而无名,竟也和其它诗社一样,在平台上占据了一块不小的区域,这倒是让卫辰颇为惊讶。

  他不由看向身旁的诗社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为首的韩垣身上。

  这韩垣的背景,恐怕不简单呐。

  卫辰正暗自思忖着,忽听得场中蓦然一静,然后一道厚重沧古的嗓音传出,原来是本届画舫诗会的主办兼评判赵骆声开口了。

  赵骆声在扬州士林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环视了一周,咳嗽一声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赵骆声话音落下,立马就有扬州府学的生员代表站出来介绍诗会规则。

  “在下冯含章,忝为府学廪膳生员,诸位有礼了。”

  冯含章落落大方地朝场中众人作了个团揖,而后侃侃而谈道:“本次诗会以诗社为一派,各诗社自行拟订出场顺序,两两赛诗,败者自退,胜者留在台上,等待对方继续派人出战。”

  “好了,规则即是如此,想必诸位也早已知晓,晚生也不再赘述。”

  冯含章顿了顿,沉声道:“下面我宣布,画舫诗会第一场,由沧浪诗社对阵海棠诗社!”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