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生而知之者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88章 生而知之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8章 生而知之者

  整首《临江仙》自卫辰口中缓缓吟出,康慨激昂,无一字停顿。

  卫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扫视全场,只觉豪气顿生,胸中酣畅。

  一时间。

  四座皆静。

  落针可闻。

  甚至连左兴的歌女都忘记了歌唱和弹奏,抱着琴目瞪口呆。

  “好词,绝世好词哇!”

  良久,不知谁先叫了一声好,恰如银瓶乍破水浆迸,满座读书人瞬间炸开了锅,潮水般的赞誉接连涌来。

  “好一个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一旁陪坐的乡绅名流纷纷赞道:“康慨悲壮,荡气回肠,此真千古绝唱也!”

  “老夫举办画舫诗会十余载,得此一词,此生无憾矣!”

  评委席上,赵骆声终于回过神来。老先生激动得不能自已,颤颤巍巍地痛饮下一杯美酒,而后起身高声道:“卫辰,再胜!”

  随着赵老先生的决断,卫辰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他有前世今生的积累,论诗词自然是谁也不怕。可方才秦铭所作之诗,的确称得上出类拔萃。

  卫辰自己也能作出这种水平的诗词,但要说稳稳胜过对方,却是没有多少把握。

  毕竟,同一层次的诗词要评出个好坏来,还是相当困难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评判者个人的主观判断。

  万一赵骆声更偏爱秦铭那种风格,卫辰可就落败了。

  因此,卫辰只能祭出《临江仙》这件大杀器,无论是遣词造句,还是意境格调,都压过对方不止一筹,从而稳稳拿下这一场的胜利。

  不远处,与卫辰对阵的秦铭愣愣地站在原地,一脸的不敢置信。

  他拿出的可是集九大诗社之力,最好的一首怀古诗啊,居然就这么轻易就落败了,而且败得彻彻底底,毫无争辩的余地。

  “卫兴云果然名不虚传,一首《临江仙》压服全场,冯某佩服!”

  正当全场读书人还沉浸在《临江仙》带来的震撼中时,冯含章不知何时来到了卫辰身边,笑呵呵地拱手一礼,丝毫不见自家诗社被卫辰一穿四的沮丧。

  卫辰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笑里藏刀的冯含章,大概已经猜到了他的用意,不由地暗暗一叹。

  “不过……”

  冯含章突然话音一转,眼中厉色一闪而逝:“这词句沉郁顿挫,悲壮恢宏,非人生大起大落、看破世事人情之人不可作出,兴云兄年不过十二,以你的阅历,又如何写得出来?”

  “此言倒是有些道理。”

  在场众人听闻冯含章此言,也都反应过来,纷纷将质疑目光投到卫辰身上。

  卫辰才不到十二岁,这样的年纪或许可以作出不少绝妙诗词,但刚刚那首显然不是他的年纪能够作出的。

  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卫辰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纵奇才,其二么,当然就是这首词并非卫辰所作,而是卫辰剽窃来的。

  这下便是赵骆声老先生也有些犹豫了:“卫辰,这词真的是你作的吗?”

  卫辰看了眼一旁的冯含章,见他一脸的得意,不由摇头苦笑。

  还真是人红是非多,一个人一旦有了成就,必然会有嫉恨者的诋毁随之而来。

  对卫辰羡慕嫉恨者肯定不止冯含章一个,他只是第一个跳出来的罢了。

  不过,既然卫辰敢于将《临江仙》这样的惊才绝艳之作拿出来,自然早就做好了被质疑的准备。

  稍稍顿了片刻,卫辰便深吸一口气,朝赵骆声行礼道:“学生不敢期瞒老先生,此词确是学生所作。”

  卫辰此言一出,自然引得在场读书人一片哗然。

  有的说卫辰是神童降世,有的则认为卫辰是找人代笔,总之各执一词,莫衷一是。

  海棠诗社众人自然是站在卫辰这一边的,为了维护卫辰,和旁边其余诗社之人争得满面通红。

  几个小屁孩群情激愤,要不是有盛长柏坐镇拦着,恐怕早就冲上去和诋毁卫辰的人干起架来了。

  卫辰并未因周围的聒噪分神,仍然专注地望着不远处的赵骆声老先生。

  赵老先生沉默良久,忽而悠悠一叹:“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作得如此佳作,古贤常言世上有生而知之者,老夫从前还不信,现在看来,古贤诚不我欺啊。”

  卫辰闻听赵骆声此言,不由讶异地抬头看向这位老先生。

  老实说,卫辰都做好了赵骆声会怀疑自己的准备,没想到赵骆声不仅相信了卫辰的话,还主动找理由为卫辰开脱。

  尽管儒家常言“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但却从来不否认世上存在“生而知之者”。

  子曾经曰过:“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者又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儒家的观念中,道理是本来就存在于人们心中的,但普通人的心灵都被蒙蔽了,所以要用后天的学习去清除蒙蔽,恢复本来面目。

  生而知之者,就是天性从来都不曾被蒙蔽、生来就知晓道理的人,也被认为是第一等的人才。

  在生而知之者面前,谈论年龄和阅历,都是毫无意义的事。

  因此,赵骆声认为卫辰为生而知之者,就等于是认可了这首《临江仙》就是出自卫辰之手。

  霎时间,冯含章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属实没有想到,赵骆声居然会如此袒护卫辰。

  可回想一下自己这位老师以往的为人,冯含章就有些明白赵骆声为何要这样做了。

  赵骆声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朝廷官员,而更像一个纵情山水的文人墨客。

  先前斗诗之时,卫辰所作的三首诗,皆是历届诗会上难得的佳作,已经赢得了赵骆声的青睐,令赵骆声起了爱才之心。

  因此,在卫辰遇到质疑时,赵骆声才会出面,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这样一来,固然保住了卫辰的名声,却也让冯含章和沧浪诗社失去了最后的翻盘机会。

  冯含章不由心中暗恨,照理说,沧浪诗社中有许多府学生员,而赵骆声是府学教谕,怎么都应该照顾一二才是。

  可结果呢?赵骆声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偏心卫辰这个外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