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余波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90章 余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0章 余波

  听到卫辰已经拜了大名鼎鼎的青藤先生为师,赵骆声心中便已明了,这个弟子自己怕是抢不来了。

  虽然颇为遗憾,但赵骆声很快就释然了。

  像卫辰这样的天纵之才,或许唯有拜在青藤先生门下,才算是恰如其分。

  之后,赵骆声没再提拜师的事,而是继续与卫辰下起了棋。老先生今日谈性甚浓,一边下棋,一边与卫辰辩诗论词,评点时下人物。

  赵骆声乃是扬州名士,交游广阔,见识广博,卫辰与他长谈一番后,只觉受益良多,眼界也开拓了不少。

  尽管与赵骆声相处时间并不算长,但卫辰对这位老人也算有些了解了。

  与卫辰以往接触过的文官相比,赵骆声虽然身负官职,但其本心却是向往江南山水的,用一句话形容,就是身处庙堂,心存山水之间。

  豁达疏朗,名士风流,卫辰由衷地尊敬这位老人。

  不过,这却并不是卫辰的路。

  经世致用,兼济天下。

  这才是卫辰胸藏之志。

  ……

  此次画舫诗会不到半日便草草结束,却在扬州城中引起了远超历届的轰动。

  其原因,自然是卫辰所作的那些诗词。

  随着诗会散场,《一字诗》、《赋海棠》、《村居》、《临江仙》等诗词相继在城中传扬开来。

  尤其是一首《临江仙》,当日便被画舫上的歌女谱成了易于传唱的曲子。

  这首曲子豪迈壮阔,与以往坊馆中流传那种的哀怨缱绻的曲调大为不同,给人耳目一新之感,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男女老少,争相传唱。

  一时间,扬州城中凡有井水处,皆唱《临江仙》,江宁卫兴云之名如雷贯耳,扬州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市井间追捧脍炙人口的《临江仙》,而士大夫们,则更爱那首意境开阔高远的《泛海》。

  几日间,投到盛家的拜帖络绎不绝,连扬州知府韩泰都送来帖子,请卫辰前去府衙一会。

  甚至还有家里办婚丧寿宴的富商,拿着大把银子跑来请卫辰作诗,就跟后世明星商演赚外快差不多。

  卫辰为此也是头疼不已,难怪有伤仲永,天天搞这种事情,哪还能剩下时间读书提升学问?

  为了应付场面,在盛纮的建议下,卫辰最终还是参加了两三场宴席,而后便深居简出,不理外界的纷纷扰扰。

  尽管卫辰闭门不出,但每日来盛家拜访卫辰之人依然不见少。

  眼见家门口车水马龙,引来邻里艳羡,盛纮也是与有荣焉,言行举止间对卫辰也更为客气了几分。

  如此过去小半个月,扬州城这股诗词热才渐渐冷却了下去,卫辰的生活也慢慢回归了正常。

  唯一与以往不同的,就是身后多了盛长枫这个小跟班。

  在画舫诗会上,卫辰代表海棠诗社对战沧浪诗社,可以说是大发神威,力挽狂澜。

  诗会之后,盛长枫他们的海棠诗社自然也出了名。

  尽管知道内情之人只是把这诗社当成小孩子玩闹之物,但这丝毫不妨碍盛长枫和韩垣等人在同龄人之中狠狠地出一波风头。

  至此之后,盛长枫就从卫辰的小迷弟变成了铁杆死忠粉,天天吊在卫辰屁股后面晃悠。

  对于自己屁股后面多了个跟屁虫这件事,卫辰委实很是头疼。

  可偏偏盛长枫对卫辰恭恭敬敬,俯首贴耳,卫辰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将他拒于千里之外。

  而且盛纮和盛长柏也乐得看见盛长枫跟在卫辰身边,希望卫辰可以引导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不看僧面看佛面,盛长柏难得求卫辰一次,卫辰看在好友的面子上,只好将盛长枫留在身边。

  只不过,卫辰有些好奇,盛长枫与自己走得那么近,林噙霜那边为什么一点反应没有?

  林栖阁。

  温暖如春的正屋内,林噙霜正半倚在软榻上,专心地看着今日送来的账本。

  这时,贴身女使周雪娘忽然急匆匆地跑进来禀报:“小娘,枫哥儿又去西厢房了!”

  “什么?”

  林噙霜一把将账本扔在榻上,直起身子质问道:“说了多少次,不让他去,不让他去,你就不知道拦着他?”

  “奴婢倒是想拦,可拦不住啊!”周雪娘一脸委屈:“枫哥儿一开口就是主君如何如何,奴婢只是个下人,哪里敢拦?”

  “这个混账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从沁云院那个贱人肚子里出来的呢!”

  林噙霜心中懊恼不已,一掌拍在桉几上,震得桉上摆放的茶具叮当作响。

  说起来,诗会之日,盛长枫之所以会去寻卫辰,还是林噙霜在背后鼓动的。

  沁云院突然得了那么多人手,卫恕意一下子阔绰起来,归根究底都与卫辰有关。

  林噙霜对卫辰知之甚少,就想让自家儿子找机会探探卫辰的底细。

  谁知道,盛长枫出去一趟,什么情报都没带回来不说,竟然还直接投敌了,对卫辰言听计从,连她这个亲娘的话都听不进去。

  更要命的是,诗会之后,卫辰在盛纮心里分量愈发加重,盛纮也乐得看见盛长枫与卫辰交好。

  林噙霜每次拦着盛长枫去找卫辰,盛长枫就把盛纮抬出来压她,让林噙霜哑口无言。

  说到底,盛长枫是盛家的儿子,毕竟与墨兰这个女儿不同。

  盛纮再怎么宠爱林噙霜,终归还是有个度的,绝无可能将家中儿子的管教大权交给一个妾室。

  也就是说,在盛长枫的管教之事上,林噙霜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发言权,一切都由盛纮做主。

  如今盛纮看重卫辰,要盛长枫多与卫辰亲近,林噙霜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听之任之。

  今日也是一样,看着自家那个不成器的傻儿子又是屁颠屁颠地往卫辰住的西厢房跑,林噙霜满心的恨铁不成钢,却又没什么办法,只能闷在院子里,阴沉着一张脸。

  周雪娘悄悄瞄了眼林噙霜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小娘,还有一件事。”

  “何事?”

  “沁云院那里形势大变,咱们先前的那些谋划肯定是不成了,下一步该如何走,还要小娘您拿个主意。”

  “沁云院,卫恕意……”

  听周雪娘提起此事,林噙霜揉着眉心,又是一阵头疼。

  原本林噙霜早就做好了谋划,先是利用管家大权,故意削减沁云院的用度,使得沁云院中人心离散。

  然后,再找由头剪除卫恕意身边剩下的忠仆,安插进自己的人手。

  如此一来,沁云院上下都掌握在林噙霜手中,卫恕意和腹中孩子的生死便任由她揉捏了。

  可卫辰一来,林噙霜的计划顿时就被打乱了。

  如今卫恕意身边人手充足,将沁云院守得密不透风,林噙霜想要对付她,一时间竟不知该从如何下手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