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聘船至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92章 聘船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2章 聘船至

  李婆子坐在院门口,见关娘子走远了,便叫来个小厮帮忙看一会门,自己则和赵婆子一起进院向白止禀报今日之事。

  卫恕意身子不便,半夏在她身边贴身服侍,小蝶则专管明兰的起居,如今白止便是沁云院的大管家,管着上上下下十来号人。

  白止自来到扬州盛府,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四处打探查问,搞明白了府中各院错综复杂的关系。

  林噙霜明里暗里派人刺探接触沁云院的下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白止也感觉到沁云院中人心浮动,心中颇为不安。

  这回听说林噙霜派人来收买人心失败,白止觉得倒是个好机会,便在请示卫恕意之后,召集院中众人,让李婆子和赵婆子在众人面前现身说法。

  沁云院众人在盛家呆了一段时间,听着林栖阁的种种传说,多少都对林栖阁生出了些敬畏之心。

  这回将关娘子为挖人开出的价码与自己的待遇一对比,众人才发现,原来林栖阁也不过如此。

  白止趁热打铁,又让小蝶和小桃出来诉说自己以前饱受林栖阁欺压的悲惨经历。

  这两个都是沁云院的老人,说到动情处,泪水涟涟,众人听到连小桃这么小的丫头都受尽了林栖阁的欺负,皆是义愤填膺,对林栖阁的做派愈发不屑。

  如此这般下来,一众下人都觉得卫恕意为人和善,出手大方,还是安安心心呆在沁云院做事更好,自此,沁云院中人心愈发安定。

  而林栖阁那边,自从关娘子在李婆子和赵婆子这里碰了壁,一直也就没了动静,不过卫恕意深知林噙霜的难缠,始终小心提防着。

  十一月中旬。

  忠勤伯爵府袁家派人传来消息,说袁家的聘船也自汴京出发,沿着大运河一路南下,不日便将抵达扬州。

  盛家这边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来,一边广发帖子,遍邀亲朋,一边在府中扎花点红,装点得一派喜气洋洋。

  而华兰也正式进入到待嫁的准备中,被王若弗关在屋里,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说是在屋里绣嫁妆,其实那些东西王若弗早就替女儿准备好了,压根不用华兰亲自动手。

  大部分时候,华兰只是单纯地闷在屋子里发霉,偶尔才能去老太太那里聆听教导,顺便也可以透透气。

  十一月二十。

  袁家的聘船如期而至。

  盛纮闻讯,派家中长子盛长柏带人去码头上迎接,卫辰和盛长枫也跟着一起去凑了凑热闹。

  码头上,众多百姓驻足围观。

  袁家不愧是伯爵之家,光是聘礼就足足装了三大船,一时间,盛家大姑娘盛华兰成了扬州城中待嫁姑娘们人人羡慕的好运儿。

  不过,这一番喜庆热闹背后,有些龌龊却是只有盛袁两家自己知道。

  船头上,一名中年男子凭栏而立,正是袁家大郎袁文纯。

  袁文纯遥望着如凋像般伫立在码头上的盛长柏一行人,不由眉头微皱,扭头问道:“吉时将至,怎么还不卸聘礼?”

  管事忙躬身答道:“小的派人问过了,盛家二公子说,要他家大娘子发话,他才能卸聘礼。”

  “夫君。”袁文纯的夫人走过来,替袁文纯紧了紧披风:“眼下离吉时还早,再等一等也无妨。”

  “那就依夫人所言,再等半柱香功夫。”袁文纯脸上表情缓和了几分,但还是沉声道:“不过,若是半柱香过去,盛家还不动,那就是在刻意晾着我忠勤伯府,我少不得要给盛家点颜色看看。”

  袁文纯不知道,此时码头上的盛长柏看起来镇定自若,其实心里和他一样着急。

  “府中还没传信过来让卸聘礼?”

  卫辰在后面看见盛长柏紧攥着的拳头,悄悄问一旁的盛长枫。

  “没有。”盛长枫摊了摊手道:“二哥都派人问过好几次了,母亲都只是说再等等。”

  “还等?”

  卫辰一时无语。

  他当然知道今日这局面的前因后果,无非就是袁家失信,王若弗与袁家置气,拖延着不肯卸聘礼。

  此事本是袁家有错在先,说好的伯爵夫妇亲自来扬州下聘,结果却只来了个大郎袁文纯,王若弗气不过也是无可厚非。

  可两家结亲之事扬州早已人尽皆知,在这下聘之日的节骨眼上整出幺蛾子,丢的不止是袁家的脸,盛家也一样会颜面尽失。

  卫辰扫了眼将码头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此时人群中似乎已经有人察觉到了盛袁两家气氛的不对劲,开始朝码头这边指指点点起来。

  不能再等了!

  卫辰感受到场中情绪的微妙变化,快步走到盛长柏身边,低声道:“则诚,快快命人卸船吧,再拖下去你们两家面上都不好看!”

  盛长柏站在码头上吹了半天冷风,当然明白此时是何等局面,但他还是有些迟疑:“可母亲那边……”

  “叔父会说服叔母的,或许此时报信的人已在路上了。”卫辰沉声道:“则诚,你是家中长子,应当有所决断!”

  盛长柏沉吟片刻,终是下定了决心,登上袁家聘船,朝袁文纯夫妇见礼。

  虽然被晾了一会儿,但到底没有误了时辰,再加上盛长柏礼数周全,袁文纯有气也消了大半,拱拱手向盛长柏回了一礼。

  双方礼毕,盛长柏回过头,朗声高喊道:“卸船!”

  一声令下,一众盛家家丁以及雇来的力工挑夫轰然应诺,开始登船往下卸运聘礼。

  待到聘礼卸完,袁文纯以及其余随船自汴京而来的男宾,皆与盛长柏一起,骑上高头大马,而袁夫人和女卷们,则坐进了早已备好的马车。

  一行人浩浩荡荡,自码头进入扬州城内,直至盛府大门口。

  卫辰骑马伴于盛长柏一侧,视线扫到袁家带来的宾客之中,忽然瞥见人群中的一个少年,目光不由地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这少年身量高挑,体格健壮,手挽缰绳时漫不经心,座下的马儿却是如臂指使,一看就和卫辰不一样,是个常年骑马之人。

  再结合他不大的年纪,以及一身的华贵锦衣,便不难推断出,他应该是出身于汴京武勋之家。

  或许是卫辰的目光在那少年身上停驻太久,那少年若有所感,抬眼瞧了过来,眉眼间气势凛然。

  二人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卫辰丝毫不见怯意,主动露出和善的笑容,冲那少年微微点头。

  化名白烨随袁家船队南下的顾廷烨礼节性地朝卫辰回了个笑容,而后收回了目光。

  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底略有些疑惑:这人是谁,一直瞧着我做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