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烤鱼_知否从蒙童开始
笔趣阁 > 知否从蒙童开始 > 第94章 烤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4章 烤鱼

  顾廷烨化名白烨,随着忠勤伯府的下聘队伍从汴京来到扬州,是因为收到了外祖父白老太爷病中的书信。

  白老太爷自知时日无多,信中交代将家产悉数传于顾廷烨,盼他速归,以免家产落入他人之手。

  这个他人,指的便是白家二房、三房等一众亲戚。

  顾廷烨接到信,便急忙启程赶往扬州,恰好忠勤伯府要去扬州下聘,顾廷烨就搭上了袁家的顺风船。

  船离扬州尚有三日路程时,顾廷烨便收到风声,知晓外祖父已然驾鹤西去。

  顾廷烨闻听外祖父丧讯,自是伤心欲绝,不过顾廷烨到底是顾廷烨,悲痛之余,仍然能够冷静地分析局势。

  顾廷烨明白,白老爷子已死,自己在扬州人生地不熟,若是贸然前往白家,只会落入敌人的陷阱,不仅拿不到继承权,恐怕还会身遭不测。

  他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这个时机,便是三天之后,白老爷子发殡之日。

  而在此之前,顾廷烨则需隐姓埋名,尽量不引起白家人的注意,并且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试问,此时的扬州城中,还有比高官显贵云集的盛府大宴更安全的地方吗?

  所以,顾廷烨到了扬州之后,没有急着与袁家一行人分开,而是以看热闹的名义和他们一道来到了盛家,混在宾客之中,以投壶之戏消磨时光。

  没想到,在这投壶场上,却是碰见了卫辰与盛长枫这两个妙人。

  盛长枫在卫辰面前乖巧无比,但眼睛还是时不时地往顾廷烨手里的木失上瞥去,显然心里对顾廷烨并不是很服气。

  顾廷烨见状不禁莞尔,心中连日来的阴郁也消散不少,忽的,又意识到一件事。

  投壶场上那么宾客,盛长枫为何偏偏指名道姓找他挑战?

  顾廷烨瞧了眼手里的拓木失,若有所悟,定是自己先前在场上展露的投壶技艺太过高超,这才引来旁人注意,盛长枫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同时又有些庆幸,幸好方才自己没真的与盛长枫赌斗起来,否则若是因此大出风头,定会引来白家人的注意。

  “看来这投壶投的太好也未必是件好事,我不过是为了消磨时光随便玩玩,还是差点惹出麻烦来!”

  一念及此,顾廷烨嘴角不由泛出苦笑,再也没了投壶的兴致,摇了摇头,便随手将木失扔在了桉几上。

  顾廷烨朝卫辰拱了拱手:“卫兄,顾某另有要事在身,就先走一步了。”

  顾廷烨看向卫辰的目光中带了几分感激,毕竟卫辰阻止了他与盛长枫的赌斗,也算是间接地帮了他一把。

  卫辰听到顾廷烨要走,微微一怔,而后便是微笑回礼:“白兄请便。”

  卫辰虽然对开朗大气的顾廷烨颇有好感,但也并没有挽留他。

  此时的顾廷烨是白家人的眼中钉,白家随时可能派人前来刺杀。

  顾廷烨武艺高强,能逢凶化吉,卫辰可没这种本事,跟顾廷烨厮混在一起,万一受了池鱼之殃,卫辰说理都没处说理去。

  因此,暂时还是和顾廷烨保持些距离为好,今日先混个脸熟,日后有的是深交的机会。

  顾廷烨走后,便只剩下了卫辰和盛长枫两人大眼瞪小眼。

  卫辰将盛长枫赶去他二哥的书房里练字,自己则留在投壶场里,看了一会儿别人投壶,觉着有些无聊,便扭身往沁云院去了。

  沁云院门口,看门的李婆子和赵婆子见是卫辰来了,连忙起身行礼,卫辰比了个手势,示意她们不要做声,而后蹑手蹑脚地进了院。

  走到一座僻静的假山边上时,卫辰忽然闻到一股烟火气,他停住脚步,侧耳凝神,果然听到草木燃烧发出的噼啪声。

  卫辰四下张望,而后便见一缕青烟自假山后鸟鸟升起,隐隐还能闻到一股烤鱼的香味。

  哟,顶风作桉呐!

  如今的沁云院,在白止的管理下,虽然待遇极为丰厚,但规矩也同样十分严苛,下人们犯了错,第一次训戒,第二次便要打板子。

  因此,卫辰不由地对这位大白天在院子里偷偷烤鱼吃的小妹妹大感钦佩。

  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悄悄绕过假山,却忘了注意脚下,一不留神踏在一截枯枝上。

  “啪!”

  枯枝断裂的声音,立时惊动了里面的人,只听“啊”的一声惊呼,却是两道稚嫩的女声。

  卫辰快步走过去,果然见到两张粉凋玉琢的熟悉小脸。

  一个脸上带着被抓包的怯意,眼睛里满是雾气,小嘴紧紧抿着,显然是吓坏了。

  而另一个,却是看着掉进火堆里的烤鱼心疼不已,抢救无果后,转过头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怒视着卫辰。

  正是小桃与明兰。

  前院欢宴正酣,热闹非凡,这两小只却躲在院里自顾自玩起了野餐烧烤。

  卫辰叹口气道:“表妹,你自己顽皮也就算了,还把小桃带坏了,要不要我告诉姑母,把你关屋里不许出来?”

  听到卫辰要去告状,明兰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气势瞬间泄了大半。

  她回头望了望火堆里已经被烧得乌漆麻抹黑的两条烤鱼,又狠狠地瞪了卫辰一眼。

  但磨蹭一会儿之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将架子上仅剩的一条烤鱼取了下来,不情不愿地递到卫辰面前:“喏,这个给你吃吧,吃完就不许去告状了!”

  “呜呜呜~~”

  眼看一上午的辛苦,大半化为乌有,仅剩可怜的一点,还要拱手让给他人,小桃终于吧嗒吧嗒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没事儿,不就一条鱼嘛,咱们再烤就行了。”明兰赶紧上去安慰。

  卫辰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罪大恶极,无地自容了。

  卫辰赶紧从香喷喷的烤鱼上撕下一片白色的嫩肉,送到小桃嘴边。

  小桃下意识地张开嘴叼住,感受到口腔里热腾腾的美味,一边继续哭,一边忍不住说好吃。

  “好吃吧,好吃咱们就不哭了。”

  明兰学着大人的模样在一旁柔声安慰,伸出手去替小桃擦眼泪,结果在小桃的脸上抹了好几道黑,像只小花猫似的。

  卫辰生怕再把小桃惹哭了,只当没看见,倒是做了坏事的明兰自己咯咯乐了起来,反手又把自己也抹成了个小花猫,这下连小桃也跟着傻笑起来。

  烤鱼不算大,小桃和明兰两小只不一会儿就吃了个干干净净。

  见明兰伸出小舌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卫辰觉得自己多少应该补偿她们一下。

  “这次我害你们烤坏了鱼,就请你们吃顿大餐当赔罪好了,说吧,想吃些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