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苦逼FBI,血色稻草人 (为沽酒待君_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笔趣阁 > 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 第115章 苦逼FBI,血色稻草人 (为沽酒待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5章 苦逼FBI,血色稻草人 (为沽酒待君

  第115章苦逼FBI,血色稻草人(为沽酒待君归护法加更,二合一)

  迪恩对于FBI这个只要涉及违反联邦法律行为,就可以插手进去的神奇部门,还是很好奇的。

  马萨没有吝啬,简单普及了一些FBI的内部情况。

  FBI在国内外都大名鼎鼎,但待遇其实一言难尽。

  它内部部门繁多,但总体来说,职工分19个等级,A-D,A1最低,D4最高,并且D级为主管阶级。

  马萨作为一名痕迹追踪专家,现在虽然是训练基地的导员,但级别相当于FBI地区分局外勤主管的C1。

  这个级别,已经不算低了。

  但马萨每年的薪资大概只有七万出头。

  这还是因为他挂靠在洛杉矶这种繁华之地,有额外的补贴,才能达到这个水平。

  再扣掉差不多26%左右的洲税和地税

  嗯.到手大概是五万三美金。

  还没一名出外勤、加班多的普通市巡警薪资高。

  你敢信?

  这可是地区分局外勤主管级别的薪水!

  一些黑工努力刷刷盘子,下班再去送个外卖的话,说不定一个月赚的都比马萨要高

  至于萌新就更惨了。

  级别升上来之前。

  第一年平均薪资,大概就是三万多美金。

  还不如一些黑工的收入

  迪恩听到这里的时候,几乎以为马萨是在开玩笑。

  想想当初在警探局。

  那群跟着安东尼的FBI学员,西装墨镜小耳麦,逼格满满,屌的不行,谁能想到,他们实际上是一群收入还不如黑工的苦哈哈。

  迪恩不清楚前世的FBI在2000年的待遇如何。

  但这个平行世界。

  他们就是这么苦逼。

  当然,工资归工资。

  一些没能力的苦逼,被FBI高大上的背景骗进来后,后面发现不对,受不了也就跑路了。

  但也有混出头的人,借着这个平台,各种捞钱。

  马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说的起劲,朝车外吐了口唾沫,满脸不岔:“如果不是可以借着FBI的平台和身份赚外快,我早就跑路了。”

  “比如?”

  “比如我借着现在的身份,去授课的话,起步五万美金。”,马萨补充了一句:“时薪!”

  “这么高!”

  迪恩有些吃惊。

  马萨嘿嘿一笑,然后又叹了口气:“不过这种冤大头不好找,我更多时候,还是和今天一样,接一些悬赏。”

  “潜规则?”

  “差不多,就和安东尼阁下借着身份,在整个美利坚开了二十多家监狱一样。”,马萨耸耸肩:“不然谁愿意拿着卖面粉的钱,冒着卖白粉的危险。”

  迪恩无言。

  这才是人间真实!

  “对了。”,马萨好像想到什么,提醒道:“迪恩,我朋友叫巴顿,他是现役外勤,反间谍组成员,性格敏感较真。你到时候见了他,没事别问他关于FBI内部的情况,不然他肯定会私下调查你。”

  “这么变态?”

  迪恩虽然自认做事干净,但也不想被人偷摸摸盯着。

  “理解下,职业习惯,反间谍小组的人,基本心理都有些问题,而且很喜欢偷窥别人的隐私。

  如果不是他武力强大,我还真不想和他合作。”

  迪恩:“.”

  你早说啊!

  单人武力,谁能有我强大?

  迪恩一把拉住马萨的轮盘,轻踩刹车,在马萨一脸懵逼、无力抵抗中,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F你刚才的行为很危险,我需要一个解释!”

  前FBI辅助后勤人员、看似凶狠、实则战五渣的马萨,原本想发飙,但想到迪恩健壮的身躯,语气不由自主地温柔了下来。

  迪恩也不废话,盯着马萨的眼睛认真道:“你追踪,我杀人,我给你两百二十万!”

  “这个玩笑.”

  一枚硬币从车窗向头顶抛飞。

  迪恩看也不看,掏枪三连射。

  叮叮叮

  连续三声清脆撞击声,连成一声,淹没在枪响之中,也打断了马萨的话。

  马萨眼睛一缩。

  好快的枪!

  他甚至没有看到迪恩是从哪里掏出来的枪!

  但枪快,有个鸟

  迪恩放下手枪,伸手一抓,一枚破烂扭曲的钢镚,正正好好掉在了他的手心

  马萨看着迪恩手上,起码有三个枪击痕迹的硬币,眨巴眨巴眼,又伸手揉了揉,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幻觉后。

  他张大嘴巴,指了指那枚硬币,又指了指迪恩腿上的手枪,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以他的文化水平,很难表达出此刻内心的情绪。

  词语匮乏的他,最后只能伸出大拇指:“Shit,howe?”

  翻译一下的话,大抵就是:艹,这么牛逼?

  迪恩小小装了一波,淡淡一笑,将硬币丢到马萨的手上:“马萨,相信我,我们不需要你那个喜欢窥探隐私的朋友。你追踪,我杀人,你可以比原来多分二十万美金!”

  摸着还散发温热的扭曲硬币。

  马萨重重点头,拿起那个黑丑黑丑的卫星电话,再次打了过去:“嘿,巴顿,我的好兄弟,是这样的不不不,我没有骗你,我家母狗真的要生了!你可是我的好兄弟,我真的没骗你!好好好,回来请你吃饭!”

  “你居然用这种借口???”

  太敷衍扯淡了吧!

  马萨无所谓道:“我只是给他个台阶而已,巴顿知道我们的兄弟友谊不值钱,至少不值二十万美金,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

  “好吧,希望我们到时候不会在返程的时候,撞到你的好兄弟巴顿。”,迪恩翻了个白眼。

  既然在马萨的眼里,那个巴顿不值二十万美金。

  想必在那个巴顿的眼里。

  马萨的命,更不值五百万美金!

  马萨露出狡猾的笑容:

  “迪恩,你猜猜我为什么要叫上你?

  因为这次赏金的数额太大了,巴顿不可信!

  但是有你这个安东尼的学生在的话,他不敢动手的。

  相信我。

  最多半个小时,他就知道我和你联手了,只要他不想死,就只能当做无事发生。”

  迪恩默默拿出一根烟点上。

  玛德!

  这些老油条,实在是会算计。

  他这点小聪明,在积累足够的经验之前,还真的玩不过这群叼毛。

  不过还好。

  面对这种人,他还可以选择直接掏枪。

  哈嘎尔山脉位于洛杉矶西面一百多里外。

  地形复杂。

  牛仔时代的时候,那里是一些匪徒的据点。

  现在则沦为了公开的‘野猎人’狩猎场。

  那里生活着一些野鹿、兔子、各种鸟类、蛇类等动物,还有黑熊和美洲狮等肉食动物。

  对了。

  洛杉矶郊区的美洲狮,不少见。

  每年秋季狩猎季,大概是10、11月左右,会有不少舍不得花钱、或者觉得固定地点狩猎不痛快的人,拒绝去专门的狩猎场打猎,而是带着自己没有编号的黑枪,偷偷摸摸来到哈嘎尔山脉,过一把瘾。

  现在是十二月中旬。

  不排除在搜山的过程中,两人会遇到一些这样的‘野猎人’。

  这些人,也存在潜在的危险。

  考虑到某些风险问题。

  这次行动,迪恩两人都不准备用有编号备份的武器。

  路途。

  马萨临时离开了一下。

  再回来的时候。

  车上已经多了两个简陋的背包。

  其中包括了一套红外热成像仪、一套军用夜视仪、一把半自动步枪、一把格洛克19,一把M1911,几个补充弹匣和足够两天的食物、水。

  至于帐篷一类。

  完全没必要。

  因为睡在这玩意里面,很容易被偷袭。

  “你很喜欢用M1911?”,马萨看着不断拆卸手枪,检查性能的迪恩,有些好奇道:“我以为你们警探都喜欢使用格洛克19这种子弹多一些的手枪。”

  “我只是射的准,不代表就能枪枪致命,一些牲口的生命力十分顽强,即使是脑袋中弹,说不定都存在反击之力。”

  迪恩拿起一颗亮白的子弹:“11.43mm的钢芯弹头子弹,就不会存在这样的情况,这些小家伙,可以保证被它们亲吻的倒霉蛋、前后都很通透凉快。”

  其实山里面,用步枪更爽。

  威力强,扫射快。

  一般的灌木,根本无法作为掩体。

  但迪恩已经决定,将其他枪械,都当做‘白面具绅士’这个马甲的唯一出手特征。

  而作为洛杉矶五星好警探的他,给别人的印象,将只擅长手枪和肉搏,对于长柄武器,很少接触!

  看着迪恩手上冷森森的钢芯子弹,马萨没有继续多言。

  强者不需要被人教做事。

  他们只相信自己!

  包括马萨,在痕迹追踪领域,也是如此。

  中午十二点。

  两人终于抵达了哈嘎尔山脉的外围。

  他们所选的位置,正是剥皮兄弟的入山方向。

  迪恩抬头看了眼天气,眉头微皱:“马萨,我感觉就要下雨了。”

  马萨伸出舌头,弹动两下,自信道:“不会的,湿度不够,不过现在气温估计只有十度左右,晚上的时候,山里温度会非常冷,剥皮兄弟说不定会生火取暖。”

  藏好车,分好装备。

  马萨深吸一口气,气质一变,身上多了些许冷峻,提醒道:

  “迪恩,剥皮兄弟只是变态,不是傻子。

  他们手上,最少有两只半自动步枪、一把电锯、一把霰弹枪,子弹数量不祥,并且他们擅长布置陷阱。

  你确定现在要跟我进去,弄死他们,换取绿油油的美金吗?”

  “别废话了,你别忘了教导我痕迹追踪。”

  “好吧,击掌为誓、互不相害!虽然我不信任这玩意,但生活总需要仪式感。”

  迪恩:“.”

  他感觉马萨这家伙,其实有些紧张,现在在借机分散自己的紧张情绪。

  这让他有些许不祥的预感。

  这家伙,真的靠谱吗?

  击掌之后。

  马萨提着半自动步枪,指着前方视野宽阔的山脉道:“这么辽阔的山脉,想要一寸寸搜寻,别说两个人,即使是一个营的士兵,也很难没有遗漏,所以我们必须动脑子。”

  “比如?”

  “思考和观察!”

  “痕迹其实就是信息。

  它取决于你的观察和思考:

  所有的东西,都有自己顺应自然发展而呈现的状态。

  一旦这个状态被打破。

  就意味着外来者留下的痕迹。

  而通过这些痕迹,你就可以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才会导致现在的状态,并且推测外来者可能的去向!”

  迪恩似懂非懂。

  马萨哈哈一笑:“你先记着就行,我现在来教你荒野追踪的思路。”

  “第一步,想想猎物现在可能在的地方。”

  “水源附近?”

  马萨点点头:“不一定是水源附近,但只要他们想活着,就一定会在水源附近,留下痕迹。”

  他指了指空旷的山脉外围:“这边是属于西南高地山原和盆地地貌,水源集中在山间小溪、湖泊还有山顶区域,为了晚上的安全和宽阔的视野,剥皮兄弟会藏匿在那些高处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我们先搜寻那些山头?”

  “是的。”,马萨点点头:“先锁定猎物出现过的地方,确定他们离开的时间,才能更安全地进行下一步。”

  接下来。

  两人开始了跋涉。

  迪恩注意到,马萨一边行走,一边用双眼,从近到远、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呈现系统的Z字型观察,宛若扫描机器一般。

  他尝试着跟着学起来,愕然发现,原本杂乱的景物,在这种观察方法下,只要稍微叠加下两条平行线之间的区域,就可以从近到远,将所有景物的细微之处,全部笼罩在眼里。

  而不是一眼看去,无从下手的那种。

  学到了呀!

  迪恩虽然还不习惯这种观察方式,但还是强迫自己进入了状态。

  渐渐的。

  迪恩发现自己一眼扫过去,原本正常的景物,居然隐约感觉到了一种层次感,闭上眼睛的话,很容易就可以将其在脑海还原。

  这虽然和他高精神高体质有很大关系。

  但也说明了马萨的技巧很厉害。

  时间流逝。

  行走到一处低洼。

  迪恩突然目光看向十多米外的斜坡。

  那里有一个不明显的凹陷,看起来像滑下来的脚印!

  迪恩想叫马萨,却见他眼睛只是瞥了眼那里,就转了过去,同时教导道:

  “注意看脚印的反光,那是地形造成的积水,积水很浅,但还算明亮,这意味着留下印记的人,不超过十个小时。

  你再看周围明显低了一些的草根。

  这玩意,一旦被重物压了,大概会在八个小时左右,重新支棱起来,所以我猜测,是凌晨五点左右,有‘野猎人’偷偷进山打猎了。

  希望这个倒霉蛋不会撞上剥皮兄弟。”

  迪恩简单思索了下马萨的话,反应过来:“所以痕迹追踪,还必须对环境、动植物这些东西,都很了解?”

  “对,这就是痕迹追踪第二重要的东西,了解环境和各种物体的老化时间!”

  马萨一边继续前进,一边指着路边的蜘蛛网道:

  “小蜘蛛们一般在傍晚时分旋转它们的蜘蛛网,通过蜘蛛网的破损和你发现时候的时间,你可以大致锁定猎物经过的时间。

  你再看前面那个塑料瓶子,这玩意大概被丢在这里有半个月了。

  还有那石头,左边干燥,右边湿润沾染泥土,而这边的山风因为地势原因,一般是从东边吹向西边,这意味有人踢过它,而且不超过五个小时,不然石头湿润的那一面,会呈现半干燥形态.”

  迪恩彻底服了。

  这哪里是什么痕迹追踪啊,完全是人形雷达加人形百科啊!

  而且他也终于弄明白了马萨开始让自己记住的话。

  只有精准地观察+了解所在地的环境地貌+了解各种物体在不同环境时间下的变化形态,才会等于有效信息!

  就跟外科医生看病一样。

  厉害的医生。

  一看你的伤疤,大概就知道你当时受了什么伤、严重不严重、痊愈多久了

  马萨也一样。

  他轻松就可以分辨出各种痕迹的形态,进而锁定猎物经过的时间、状态、甚至数量。

  这种情况下。

  除非你会飞。

  不然只要留下过痕迹。

  最后就不可避免被追上来!

  难怪马萨这么自信!

  “我要学会这技能!”

  迪恩心中下了决心!

  别人需要常年累月的积累+天赋+经验,才能达到马萨这种水平,而他只需要入门,就可以通过加点,一跃成为这方面最顶尖的专家。

  一座座小山头被翻越。

  因为地形原因。

  每上一处山头,马萨就可以快速确定,周围有没有人在最近路过,所以两人的进度十分快。

  可惜,大部分痕迹,都是今天那个入山的憨批‘野猎人’留下的。

  对方一路上起码开了七八枪。

  但迪恩两人都没有发现猎物死亡留下的痕迹。

  这意味着憨批‘野猎人’就是个菜鸟。

  马萨看了眼天色,拿出水喝了一口,才幸灾乐祸道:“我没有发现那个野猎人离开的痕迹,这家伙今天出不去了。”

  十二月中旬,可不是进山的好时机。

  那些食肉动物,这个时间,为了储存足够的脂肪,攻击性很强!

  迪恩不在意外人的生死。

  他皱眉道:“趁着天还没黑,我们抓紧时间继续,我注意到周围野鹿的痕迹多了不少,附近可能存在水源,在那里我们说不定会有收获。”

  马萨意外地看了眼迪恩,惊讶于他居然入门这么快。

  他点点头,站在高处,拿起手上笨重的红外热像仪,朝着西面看去,露出喜色:“伙计,你说的对,那边除了有十几头鹿之外,还有几个人形影子。

  这应该是一个野狩猎团。

  我们过去问问,说不定会有收获!”

  “希望如此。”

  两人简单吃了点东西,补充体力后,顺着山峰背面,朝前面的山峰摸了过去。

  靠近后。

  两人才发现前面是一片松针林。

  林子的缺口,则是一个不算大的椭圆形湖泊。

  一群小野鹿正警惕地在湖边低头喝水。

  目光延伸。

  几个帐篷外,木桩耸立,四个血糊糊的‘稻草人’,随风摇摆,好似欢迎着迪恩两人的到来

  本书很多地址名字都是编的,请勿较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