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你怎么知道我是变态?_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笔趣阁 > 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 第117章 你怎么知道我是变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7章 你怎么知道我是变态?

  第117章你怎么知道我是变态?

  四周景物,宛若三维立体一般,在迪恩的脑海呈现,而后身体本能地以最契合的方式发力、借力、爆发,将原本崎岖的山脉地段,化作了平地。

  逆风呼啸。

  迪恩此刻根本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

  他只觉浑身热量勃发,体内的心脏以远超平常的速度剧烈跳跃,宛若高压水泵,将血液压缩激射到全身各处,源源不断为他带来能量。

  砰砰砰

  一颗颗子弹从山顶激射而出。

  不是落在疯狂靠近的身影前面,就是侧面。

  在急速的变速避弹运动下。

  这种单发步枪的威胁,被降到了最低!

  “FK,这是什么怪物!”

  山上,一双眸子透着震惊和惊恐。

  他咬咬牙,快速换好新的弹匣,准备再次尝试击毙对方,视野里却已经没有了那个人影的身形。

  对方进树林了!

  想到对方宛如猎豹一般的速度。

  男人头皮有些发麻。

  这个被自己枪械击中手臂的人,绝对不属于他们兄弟的狩猎范围。

  意识到自己招惹了大麻烦。

  男人丢下手上的枪,空手朝另外一边跑去。

  对着射都射不中。

  他根本没有和那个变态正面对抗的想法。

  而且他们还有后手。

  就在不远处的另外一片岩石区。

  那里是他和哥哥布置的陷阱区。

  这原本是给可能追来的警员准备的,结果根本没人过来,于是被他们用来戏耍抓来的猎物,用来消磨山里无趣的时间。

  只要对方不知死活跟上来。

  自己一定要好好招待这个吓到自己的混蛋!

  逃跑中。

  滋滋

  男人胸前的对讲机发出了声音:“弟弟,我怎么听到了枪响,是又有乐子上门了吗?”

  带着嘈杂电流的对讲机那头,还隐隐传来女人的哭泣、惨叫。

  男人一边剧烈喘息,一边语气急促道:“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正在追我,我准备.FK!”

  一处山洞。

  一个戴着层层叠加皮质面具的男人,听到对讲机那头,传来弟弟的惨叫,连忙处理了手上的女人,抓起一旁的半自动步枪,匆匆离去。

  另一边。

  迪恩狞笑着将眼前抱着断腿惨叫的男人,逼迫到一块大石头边上:“射啊,怎么不射了!”

  这还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受到枪伤!

  虽然只是擦伤。

  但对于这个拿了自己一血的男人。

  迪恩准备好好招待对方。

  “伙计,这只是个误会,我以为你们是一直猎杀我们的变态,所以我才开枪的,我没有恶意!”,男人强忍住断腿之痛,希望可以拖延一点时间。

  他的大哥,一定会来救他!

  怎知。

  迪恩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是变态?”

  男人:???

  下一刻。

  迪恩笑眯眯抓住男人另外一只腿,用力一掰,咔嚓一声,便将对方的右小腿,放到了对方的左边肩膀。

  “这样看不协调啊。”

  迪恩又抓起对方被踢离开的左小腿,在男人撕心裂肺的惨叫中,掰到了对方的右肩膀上,然后杀人诛心一般,抓着男人的双手,抱住自己扭曲的双腿,在对方绝望的目光中,十指交叉在一起,用力一拧。

  做完这一切。

  确定没有伤到对方的脑袋后。

  迪恩才满意地撕下男人的衣服,将他的嘴巴塞住,丢到了石头上,方便剥皮兄弟的另外一人一过来,就可以清晰看到自己兄弟的惨状。

  现在轮到他来钓鱼了!

  正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

  迪恩不管是面对目标还是对手,其实很少会有这种恶趣味。

  他更喜欢干净利落地弄死对手,免得出现翻车。

  这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这对兄弟,今天打破了他的原则。

  走到便于观察的位置。

  迪恩有些疲倦的坐下,检查起了自己的伤口。

  伤口不大,拇指粗细,蹭掉了一点血肉,连行动都不影响。

  不过回忆起当时的感觉。

  迪恩陷入了思索。

  对方本来瞄准的他后背心脏位置。

  防弹衣的作用下。

  就算中弹了,也最多是留下点淤伤。

  但是当时,迪恩感觉后背发痒,下意识身体下缩,这一缩,反而将没有被防弹衣包裹的肩膀侧面,凑了上去,主动接上了子弹。

  问题就出在后背发痒上面了。

  迪恩摸了摸下巴。

  他前世听过一些比较玄乎的说法。

  一些常年出生入死之人,对于死亡的感知,宛若野兽,拥有超乎常人的第六感。

  一旦被人用枪械,瞄准致命位置,就会生出感应。

  前世的迪恩,对于这个说法,半信半疑。

  但刚刚他就经历了这种情况。

  迪恩摇摇头。

  他现在也摸不清,自己刚才是真的背上痒痒了,还是因为精神属性提高到了一定的阶段,所以有了类似动物一样的敏锐感知。

  实在是解释不清。

  反正迪恩自己尝试拿手枪对准自己,根本没有反应。

  突然。

  啪嗒细响,从迪恩身后传来。

  迪恩神色不变,就依靠在自己藏身的石头上,一动不动。

  他这个位置,可以将诱饵所在的区域,全部笼罩,又挡住了身后的视野和攻击路径。

  就算对方知道自己就在这里。

  除非丢炸弹过来。

  不然只能硬刚。

  动静响起后,就消失不见。

  四周重新恢复静谧。

  唯有伴随暗淡天色一起降临的冷风,拂过远处的松针林,发出沙沙碰触声。

  迪恩的呼吸声愈发微弱。

  他就好似融入了身后的岩石,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静静等待猎物试探结束后,做出反应。

  啪嗒。

  又是小石子落地的声音,从另外一侧响起。

  迪恩猛地跳起,人在空中,双手已经多了两把手枪,根据三角定位原则,朝着身后一处无人的斜坡连连扣动扳机。

  子弹撞击在光秃的岩石上,溅射出火星。

  石粉扬起中。

  一只黑乎乎的枪口探了上来,想要反击。

  下一刻。

  碰的一股巨力传来,裹挟着枪声脱离了男人的手掌。

  他惊愕看向枪口变形的步枪,惊愕发现,一颗泛着亮白的子弹,正中枪口

  “嘿,伙计,看镜头。”

  他扭头回看。

  砰砰砰

  十几颗子弹,倾斜而出,将他四肢的血肉,好似裁缝缝纫一般,由上至下,打了个遍。

  “啊~”

  男人刚想惨叫。

  迪恩抓起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对方的嘴巴,将他的惨叫压了回去。

  “脸有点变形了,不过应该不影响悬赏。”

  拖着变成烂肉的男人,丢到他已经痛晕过去的兄弟旁边。

  迪恩从腰间拿出吗啡注射液,给两人一人来了一针。

  不多时。

  被迪恩折断四肢,绞成人形篮球的男人,清醒了过来。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状态,脸色大变,又看到边上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有气无力的哼哼,更是绝望了起来。

  极端的变态,终究是少数。

  真正面临死亡,还有未知的折磨。

  人才会真正认识到自己。

  眼前之人,就是如此。

  他可以有说有笑地将一个活人身上的皮,稳稳剥下来,此刻面对满脸微笑的迪恩,嘴里却鼓不起勇气骂上一句。

  他畏惧地将头缩在自己折叠起来的腿上:“你不杀我们,是想要怎么样?”

  “我很欣赏你们的艺术,可惜你们不欢迎我,作为惩罚,我想带走你们的战利品。”

  “什么?”,男人抬起头,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难道这个男人,真的如他所说,也是一个喜欢虐杀他人为乐的变态?

  想到自己的处境,还有躺在地上如烂泥的大哥。

  男人以为自己懂了。

  他舔了舔嘴唇,有些迟疑道:“可以,就在太阳下山方向,距离这里一公里左右的位置,那边有一颗很年老的松针树,我们的住处,就在树后面的山洞里。”

  “很好。”

  迪恩满意地点点头,亲切道:“你还有一分钟时间。”

  说完,他吹着口哨,朝男人说的地方走去。

  直到迪恩消失在男人的视野,他都没有想明白迪恩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一分钟后。

  药剂的止痛效果消失。

  男人再次发出了惨嚎!

  他期待自己能够晕过去。

  可是药剂的镇定效果下,他不仅无法再次晕过去,反而对于全身传来的撕裂痛楚,感知愈发敏锐

  另一边。

  马萨循着迪恩刻意留下的痕迹,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

  即使是他常年训练的身体,短时间翻山越岭,此刻也有些吃不消了。

  稍稍歇息。

  马萨抓着手上的半自动步枪,摸索着前进。

  他人看着凶,其实很怕死,加上祖辈就有一手狩猎的手段,就混进了FBI的后勤,靠着厚颜无耻和过硬的技术,爬了上来。

  但正面交战。

  他很少经历。

  突然。

  马萨耸动鼻子。

  有血腥味!

  他循着味道,摸了过去,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惊愕。

  长长的拖拽血痕下。

  两个一动不动的身影,趴在一块巨石的下面。

  一人身下大块血污,四肢成烂肉,满是弹孔,脸颊凹陷,胸口已经没有了起伏,应该是流血流死的。

  另外一人更加凄惨,双脚以诡异的形态折叠交叉在肩膀,双手环绕抱住,十指相扣,指关节相互扭曲变形,男人的脸上更是扭曲狰狞,看样子是活活痛死的!

  这是剥皮兄弟?

  马萨舔了舔自己的黑嘴唇,凑上前,仔细观察后,最终确定,身中不下二十多枪的男人,正是由洛洛克19和迪恩那把使用钢芯弹头的M1911造成的。

  他以十分残忍的方式,杀死了两人。

  但是迪恩人呢?

  马萨环视一圈四周,发现了迪恩离开的痕迹。

  他本来想继续跟上去,但又想了想,还是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默默点燃了一根香烟。

  安东尼老师,你这次是真的找了一个狠人学徒啊!

  此刻。

  正被马萨念叨的迪恩,正翻看着脑海里的信息:【连环剥皮案侦破,经验值+1500,L12→L13,属性点+1.技能点+1】

  “这案子,危险性不大,也不用破案,居然有1500的经验值,这两个变态到底杀了多少人”

  迪恩准备回去再研究这些。

  他在洞内逛了一圈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身前摆放整齐、数量繁多的工具:剥皮小刀、固定皮肉的铁签、去除多余脂肪的化学药剂、用来内部取出骨头的细长小钳子

  这里的工具,比一些杀人狂魔电影里的秘密基地,还要丰富和细腻许多。

  除此之外。

  一个已经被切开了背上皮肤的少女,正躺在满是血渍的石台,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这个倒霉的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惜了。

  石台下面,则整整齐齐放着两套看起来邪异恶心的衣服:一张张紧闭双眼的人脸,男女老少,都被切割成整齐的椭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固定在了衣服的表面。

  远看的话,恐怕会以为这些只是印在上面的黑暗非主流图案。

  但随着山洞内的冷风涌动。

  那些轻飘飘的人脸,跟着颤动。

  即使是迪恩这种大心脏,看到这一幕,都冷不住头皮发麻,下意识避开目光,生怕那些人脸会突然睁开双眼,和他的视线对上!

  “咳咳~”

  就在这时。

  细微的咳嗽声从洞内更深处传来。

  “还有人?”

  迪恩掏出手枪,疑惑地走了过去。

  他在收到面板结案通知的信息后,就简单扫视了一下里面,黑乎乎的,只有一堆石头,根本没看到人啊?

  循着声音。

  迪恩扒拉开那些石头,发现下面居然埋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男人。

  似乎是感受到了动静。

  男人努力睁开双眼,沙哑道:“莎莉,莎莉”

  迪恩心中黯然。

  对方口中的莎莉,不会就是外面台子上的少女吧。

  他瞥见对方深可见骨、足以致命的伤口,心里叹息一声,蹲下身子,柔声道:“我是洛杉矶迪恩警探,你还好吗,伙计?”

  “警探!”

  男人好似吃了灵丹妙药一般,睁开的双眼好似在黑暗中发亮,声音也没有了奄奄一息的虚弱:“警探先生,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十五岁,金发的女孩。”

  “见到了,她的背后肩膀,是不是纹了一只可爱的小猪?”

  “对,那是她妈妈去世前,亲手给她纹的,莎莉还好吗?”

  “还好,我们已经将她送往医院了,她只是昏迷了。”

  “那就好那就好.”

  声音渐弱,最终归于死寂。

  良久。

  一声叹息,打破了这里的死寂。

  迪恩不顾血污,抱着男人残破不堪的尸体,带到了山洞前面,将他放到了女儿的身旁。

  他温柔地帮少女穿好衣服,遮掩掉背上的伤口,将她放进自己父亲的怀里,然后又拿起男人的手臂,想让他抱住自己的女儿离开。

  嗯?

  迪恩手一顿,捏了捏男人手臂上满是血污的衣袖。

  这里面,有东西。

  谢谢大家。

  已经2000月票了。

  月票加更4章!

  啥也不说了,狗贼吃点东西,就继续码字加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