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隐患_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笔趣阁 > 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 第3章 隐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章 隐患

  第3章隐患

  皮卡行驶在宽阔的马路。

  迪恩也开始整理起脑海的记忆。

  他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这个世界,和前世有些像,但很多细微之处,却又不同,更像是两个有些相似的平行世界。

  他的家庭,也有些复杂。

  父亲是一个洛杉矶警探,华人和爱尔兰人混血,八年前殉职,连带父亲那边的亲友关系,也渐渐没有了联系。

  那时候迪恩才13岁。

  他一直怀疑父亲的死亡,另有隐情,才早早修完大学学分毕业,报名了洛杉矶警探局招聘,并完成了相应的半年培训。

  不过因为警校考核成绩一般,

  迪恩入职前,被调剂到了“打黑及缉毒司”,而不是“劫案-谋杀司”(重案组),并且被“打黑及缉毒司”的副队伊芙忽悠,成了一个入了档案,但还没到警局报道的卧底。

  母亲希拉,意大利血统,是一个农场主的小女儿,借着迪恩外祖父的关系,负责处理洛杉矶周围农场的作物,以此为生(中介)。

  上面有一个哥哥。

  哥哥贝克,棕发蓝眼,外形更像一个爱尔兰人,今年25岁,跟着舅舅成了一个职业仓储寻宝人,在全美各处溜达,很少回来。

  下面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弟弟汤普森,今年15岁,比迪恩小了六岁,刚读九年级,是一个书呆子,成绩优异,也是兄弟姐妹四人中,华裔特征最多的人。

  妹妹辛克莱,长的最像母亲,棕发小萝莉,今年11岁,读五年级,性格古灵精怪,又有些叛逆。

  家族关系,再往上。

  迪恩母亲这边,有两个哥哥。

  大舅跟着迪恩外祖父打理农场,二舅带着迪恩大哥混仓储行业,人脉关系简单。

  简单来说。

  迪恩是单亲家庭,亲近成员包括了母亲、哥哥、弟弟、妹妹、外祖父和两个舅舅。

  “还好前身早早搬出去了,不然处理这些人际关系都够我头疼的。”

  迪恩对此并不擅长。

  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加快了车速。

  迪恩融合记忆,睡了一天一夜,现在又渴又饿,等会还要清除掉银行劫案留下的隐患,必须尽快找到餐厅,补充状态。

  又前行了一段路程,周围车辆开始变多。

  马路周围,也出现了加油站、汽车旅馆和餐厅。

  迪恩停在休息区,下车随便买了些吃食,便继续朝着洛杉矶市区驶去。

  “打黑及缉毒司”的副队伊芙的威胁,他并不在意。

  但是迪恩接收记忆后,发现这次抢劫银行运钞车,除了被杀死的内森一行人外,还有内森的情人。

  内森的情人叫安娜,是一个身材火爆的拉丁裔美女。

  对方是一个脱衣舞女郎。

  迪恩就是借着俊逸的外貌,搞定了对方后,才能装作巧合,搭上内森的线,成为内森这个小帮派,类似狗头军师的人物。

  实际上。

  这次银行押送车的情报,就是安娜从一个酒客口中得知,又无意间告诉了内森,才引发了劫掠事件。

  银行运钞车被劫,内森等人失踪!

  安娜只要不傻,就一定会怀疑运钞车被劫和内森等人有关!

  这是一个大隐患。

  政客的钱烫手。

  迪恩想要自由地行走在阳光下,带着三百多万美刀远走高飞,就必须要解决掉这个隐患!

  如果隐患太大。

  那么迪恩会毫不犹豫放弃这三百多万美刀,转身化作破获运钞车劫掠案的菜鸟卧底,维持自己洛杉矶五星好市民的身份。

  前世的他,过够了颠沛流离、随时可能会被组织灭口的生活。

  这一世。

  他只想做一个好人。

  皮卡越接近洛杉矶市区,公路愈发拥堵。

  洛杉矶经济发达,上下班高峰期,进出的车流量十分夸张,直接排成了一条车流长龙。

  不过洛杉矶公路,沿途的风景很美。

  一边是碧波万倾的太平洋,一边是陡峭的悬崖山脉。

  此时正值傍晚。

  夕阳余晖下,一排棕榈树随着晚风摆动。

  不远处的沙滩上,还能听到玩闹孩童的欢声笑语。

  迪恩一只手依靠在车窗外,感受凉风的吹拂,一手拉着车盘,缓慢穿梭在车流,看着沿途大海,听着外面的喧闹,因为堵车而有些不爽的情绪,缓缓舒展开来。

  夜幕降临。

  迪恩终于回到了城区内。

  他在这边有一个临时住处,位于南区,是一栋修建超过三十年的老式公寓,居民都是一些一代移民,还有少量黑工,人员混杂,环境并不好。

  公寓唯一的优点,就是价格便宜,并且随时可以退押金走人。

  藏好钱。

  时间还早。

  迪恩换上一身连帽卫衣,开着皮卡,去准备今晚可能要用到的工具。

  作为一名专业的清道夫。

  对于清扫工具,不局限于枪械。

  迪恩最喜欢的是指甲油和刮胡刀刀片。

  指甲油可以遮掩指纹,还不会影响手指的灵活性。

  刮胡刀刀片,随处可见,随用随丢,即使被找到了,也很难从刀片上,分析出有用的线索。

  当然,有时候,迪恩也会用特制的胶水取代指甲油。

  指纹检测技术,是通过手指上的汗液油脂分泌,来分辨指纹痕迹。

  所以只要保证皮肤表面光滑,不会继续分泌东西,就不用担心自己的指纹会遗留下来。

  做好一切准备。

  迪恩这才开着皮卡,前往安娜所在的脱衣舞酒吧。

  安娜所在的脱衣舞酒吧,位于洛杉矶市中心。

  市中心,听着高大上。

  但这一片区域,其实是不折不扣的贫民窟聚集区,藏着大量的瘾君子、黑工、破产的流浪汉,还有帮会成员。

  白天的时候还好。

  一旦到了晚上,即使是巡警,也不敢穿着制服出现在这里。

  混乱自由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迪恩抵达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

  酒吧刚刚开门,外面排着长长的队伍,有身强力壮的墨西哥佬维持秩序,街道两旁还站着三五成群的瘾君子队伍,显得十分热闹。

  迪恩穿着卫衣,戴着口罩,驾驶着皮卡开到一处无人小巷,清理掉车上的痕迹后,故意敞开车门,留下钥匙,步行往脱衣舞酒吧走去。

  不用一个晚上,就会有人帮他处理掉这辆皮卡,换牌改装,清除掉他留下的最后一丝痕迹

  美利坚的地域划分,十分混乱(州、县、市、镇)。

  比如各州的县,是比“市”面积大许多的地区单位,往往包括了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市。

  偏偏他们彼此之间,又各不统属,没有上下级关系。

  市只要有市政府,就不归属于县管,其中的市政府,市议会、警察局等等,都是独立存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