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伊芙队长,你也不想失去这份功劳吧?_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笔趣阁 > 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 第5章 伊芙队长,你也不想失去这份功劳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伊芙队长,你也不想失去这份功劳吧?

  第5章伊芙队长,你也不想失去这份功劳吧?

  粗重的呼吸,喷在安娜的脖颈,引得她脖子后的鸡皮疙瘩泛起。

  刀片缓缓被抽离。

  安娜以为自己的话,起了效果,不由更加卖力地扭动身躯表演起来,只希望对方不要伤害她。

  下一刻。

  一只大手猛地拽住她的头发。

  砰

  安娜的脑袋,被狠狠按在了冰冷的墙壁,让她几乎昏厥过去,头皮传来的刺痛却让她始终保持清醒。

  安娜只能被迫扬起脑袋,贴着墙壁,减轻痛苦。

  “我说,你答,多一句废话,说一句谎,迟疑一秒,你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低沉嘶哑的男声,听得安娜浑身颤栗。

  她想点头,脑袋却动弹不得,想开口,却因为喉咙被摁在墙壁抵着,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呜声。

  就在她的恐惧达到极限的时候,拽着她头发的手却松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安娜,安娜·泰勒,我叫安娜·泰勒。”

  “你住哪里?”

  安娜身体一颤,迟疑起来。

  因为她的女儿,就在住处。

  下一刻。

  安娜只觉手腕一痛,顿时有湿润感从她左手手腕涌出,滴答滴答,止不住地落在地面。

  “这一刀,距离你的动脉,只有几根头发丝的距离,你可以继续迟疑,但下一刀,你将失去享受一切的资格。”

  声音冰冷嘶哑。

  安娜被吓的浑身发软,眼泪哗哗涌出。

  世上最恐怖的,不是死亡到来的一刻,而是行走在死亡的钢丝绳上,却不知死亡何时到来的等待。

  安娜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击破。

  她身体半瘫地靠在迪恩身上,抽泣开口:“唐人街七十二号公寓,502。”

  “哪个唐人街!”

  洛杉矶市有两个唐人街。

  安娜这次回答的十分快:“洛杉矶广场,汗青街区的唐人街。”

  “你一个月赚多少?”

  “六七千刀,但是我没多少存款。”

  “.”

  迪恩好似闲聊,从一些简单信息到隐私,又从隐私,转向一些羞耻的问题。

  安娜也慢慢麻木,成了一个答题机器。

  “你将霍根银行运钞车的事情,告诉了几个人?”

  “三个。”

  “谁!”

  “内森、托比、维”

  麻木的安娜声音一顿,瞳孔剧烈收缩,身躯再次颤抖起来。

  她明白来的人是谁了!

  霍根银行运钞车被劫,内森等人也在那个时间失去了联系,安娜就猜测是内森他们动的手。

  她背后的这个人,一定是那个在她这里泄露运钞车信息的客人!

  完了,自己死定了!

  该死的内森!!!

  这一刻,安娜脑海浮现出许多已经快遗忘的往事,最后定格在了自己女儿甜美的面孔上。

  她好后悔。

  后悔自己的多嘴。

  也后悔自己为了轻松一些,选择做脱衣舞女郎,结果认识了内森。

  如果还有机会。

  她一定选择做一名普普通通的服务员,只要能养活女儿就行!

  迪恩口罩下的嘴角上挑。

  很好!

  安娜口中的三人,都是内森一伙。

  他们现在尸体都化作灰了。

  只要再解决掉安娜。

  那三百八十多万刀,就属于他一个人了!

  迪恩抓着安娜,将她修长的脖颈露出,缓缓将手上刀片凑了过去。

  安娜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身下有尿骚味传来。

  她吓尿了。

  迪恩的手却很稳。

  前世常年的清道夫生涯,让他内心冷漠。

  接下来。

  他只需要将刀片,顺着肌肉纹理,轻轻一划,那集中的血液就会从安娜喉咙喷射而出,让她发不出尖叫,血液也不会弄得到处都是,只会在墙壁上溅射出一个弧形。

  安静,高效。

  就在这时。

  叮铃铃

  两人脚下响起手机铃声。

  迪恩下意识低头看去。

  这是安娜掉落在地上的手机。

  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张屏保照片:安娜抱着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萝莉,露出幸福的笑容。

  看到小女孩甜美的面孔,迪恩迟疑了。

  安娜还有一个这么小的女儿?

  似乎是察觉到了迪恩的目光。

  “不!”

  浑身发软的安娜,心底爆发出强大的勇气。

  她猛地一转身,在头发断裂声中,一个撞膝,狠狠顶在了迪恩的下跨,随后夺路狂奔。

  男人致命要害被重击。

  迪恩面孔扭曲,双腿蜷缩成X形,无力地靠在墙壁上缓缓滑落。

  艹!

  大意了!

  半响。

  缓过劲的迪恩,把玩着安娜的手机,脸上阴晴不定。

  实际上,他是可以追上安娜的。

  现在是深夜,巡警很少。

  安娜失了不少血,又受了惊吓,就算是跑,也不持久。

  但是一想到安娜怀里那个小女孩,迪恩迟疑了。

  一旦失去了母亲。

  那个小女孩就会被送到福利院。

  他太了解里面的龌龊了。

  迪恩虽然底线很低,但终究还剩一点。

  “呵呵.”

  迪恩自嘲一笑,丢下手机,起身离开。

  前世他心狠手辣,是因为不杀别人,自己就会被组织杀死,为了活命,根本没得选!

  现在他是清白之身,有的选!

  迪恩底线不高,但有得选的情况下,不是很愿意为了三百多万美刀,就丢掉自己最后不多的一点人性。

  既然如此,先前的计划,就行不通了。

  只能便宜伊芙那个婊子了。

  回到临时住处。

  迪恩检查了一下自己留下的机关,确定没有外人闯入后,倒头就睡。

  安娜没死。

  那三百多万美刀留在手上,就是一个隐患。

  迪恩准备明天再联系伊芙,看能不能借着这份功劳,换到一个轻松的养老部门。

  毕竟做一个好人,也得考虑生活不是。

  第二天一早。

  迪恩还在熟睡。

  咚咚咚。

  屋外传来了敲门声。

  迪恩从睡梦中惊醒,条件反射般从枕头下抽出手枪,一个翻身滚到床底,双眼死死看向大门。

  “迪恩,你在么?”

  一个轻柔女声,在门外响起。

  伊芙?

  迪恩已经融合了前身记忆,立刻听出来,门外的正是他的上司,毒品稽查科的副队长伊芙!

  她来这里干嘛?

  想了想。

  迪恩没有出声,反而小心翼翼将床单拉平,藏身到窗帘后。

  屋外。

  一身卫衣打扮,戴着帽兜的伊芙,见无人应答,左右看了一眼走廊,确定没人后,戴上手套,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铁丝,插进门框。

  轻轻扭动两下。

  咔的一声轻响。

  这间陈旧的公寓门开了。

  伊芙推开门,一眼扫过无人房间,见无人在内,才走进去重新将门关好,径直走到床头,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白色物质,塞进了床缝之中。

  做好这一切。

  伊芙起身,准备离开。

  突然。

  她目光看向床单,鬼使神差地取下手套,伸手一摸。

  温的!

  不好!

  伊芙心中一紧。

  下一刻。

  一道黑影猛地从身后窗帘扑出,猛地重击在她脖颈。

  伊芙闷哼一声,眼前一黑,意识恍惚,重重砸在了床上。

  迪恩面无表情上前,从伊芙腰间取出手铐,将她反手烤好,继续搜出一把枪械,一个少见的手持录像机后,才将手伸进床缝,拿出那包白色物质检查。

  不出所料。

  这是一包毒品,重约五百克,已经达到了重刑的标准!

  伊芙悄悄进来,塞上一包毒品,又带着执法记录仪和枪械,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这个臭娘们,想污蔑他!

  肯定是上次电话,对方发觉到了自己的敷衍,便想用这个方法要挟控制自己!

  迪恩昨晚要害被重击,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气。

  现在更是火大。

  他见趴着的伊芙有意识醒转的迹象,冷笑一声,扶着伊芙靠在床头,拿起录像机在手上,又从床底拖出两大包现金,打开摆好在伊芙面前。

  十多息之后。

  伊芙猛地睁开双眼,惊慌看向四周,入目的却是两个敞开的大包。

  大包内,满满当当装满了现金。

  这是!

  “惊喜不惊喜,伊芙副队?”

  迪恩的声音,从她身侧传来。

  伊芙眼中闪过慌乱。

  她脖子僵硬地转向侧面:“嗨,迪恩,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误会?”

  迪恩脸上带着温和笑容,轻轻抚摸:“伊芙,我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被劫的赃款,你却想陷害我,我现在很伤心啊!”

  伊芙看到咸猪手乱摸,却不敢开口阻止,生怕刺激到了迪恩。

  她挤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扭动身躯:“迪恩,太好了,你立了大功,我一定会帮.”

  “闭嘴!”

  迪恩手掌用力一捏,打断了伊芙的话。

  伊芙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她强忍着疼痛道:“那你想怎么样?杀了我?然后你带着这些钱,被警队和议员的人追杀,甚至波及你的家人?”

  还敢威胁老子!

  迪恩一个大逼兜过去,甩在了伊芙的脸上!

  伊芙右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收回手掌,迪恩心里舒坦不少。

  面对伊芙愤怒的目光。

  他伸出手,将伊芙的手铐打开。

  “我想怎么样,取决于你,你亲手打破我们之间的信任,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如果你愿意重新建立这份信任的话”

  迪恩指向那堆钱:“功劳,依旧是你的,对了,你还将收获斯内特议员的友谊。我可是听说他现在呼声很高,有很大机会当选下届的洛杉矶市长。”

  伊芙恢复了自由,本想找寻制服迪恩的机会,听到他这些话,呼吸却不由自主加重,连脸颊的疼痛都轻了几分。

  她闪烁眼神看向迪恩,轻声道:“所以,你要我怎么做?”

  迪恩凑到她耳旁,嘀咕两声。

  “不可能!”

  伊芙一把将迪恩推开,神情羞怒!

  迪恩冷笑一声,一把扯过伊芙头发:“我带着这些钱,不通过你,一样可以调离“打黑及缉毒司”,但是你呢?伊芙队长,你也不想失去这份功劳吧?”

  伊芙这种女人,更像政客,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

  迪恩根本不信她有底线!

  果然。

  听到迪恩的威胁。

  伊芙没有犹豫太久。

  迪恩舒shuang地吐出一口气。

  他调整好手上录像机的角度,将那些现金和伊芙模样全部笼罩,力求拍出来的画面,具有艺术观赏性。

  有了这录像。

  之后伊芙想翻脸,也要考虑后果。

  就是这娘们长的一般。

  自己血亏。

  迪恩心中叹息一声。

  自己就想做一个好人。

  结果这给整的

  诶。

  真难。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