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倒霉的马斯_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笔趣阁 > 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 > 第9章 倒霉的马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倒霉的马斯

  第9章倒霉的马斯

  “迪恩,你这是?”

  妮尔看着迪恩熟练地拆卸枪械,忍不住出声询问。

  “一些必要措施!”

  迪恩检查完手上的枪械,藏在身上,才拍了拍妮尔的肩膀:“走吧,我们去看看你哥哥。”

  妮尔被迪恩的举动,弄得神情有些紧张。

  她很担心迪恩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想到迪恩先前说的话。

  妮尔咬咬牙,还是选择跟在了迪恩的身后。

  鉴证科,一般是警方用来鉴定证物、尸检的地方,但不会用来储存证物,所以守卫审核并不严格。

  妮尔出示证件,在守卫处登记好。

  守卫拿起座机,往里面打了一个电话。

  等待片刻。

  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朝在门口等待的两人打招呼:“我是亨利法医,你们就是马斯的家属?”

  迪恩和妮尔点头。

  “跟我来吧,我们刚准备给你们打电话,马斯的检查已经完成,你们可以将他带走了。”

  亨利一边带路,一边说道。

  “亨利法医,我哥哥的枪击案,有结果了吗?”,妮尔意识到警方那边对这场枪击案,已经有了结果。

  亨利瞥到妮尔那双红肿的双眼,目露犹豫。

  按规定。

  在警察结案前,他是不能泄露案件信息的。

  但这是受害者家属,还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

  迪恩一直在观察对方,见状连忙道:“亨利法医,我妹妹对于马斯的死,一直很伤心,如果马斯的事情有了结果,她心里至少能好受一些。”

  “好吧,你说的对。”

  亨利停下脚步,面向两人:“警方那边已经抓到了凶手,你哥哥运气不好,他身上带了一大笔钞票,结果无意间被一个瘾君子看到了,对方刚输了一笔钱,然后就动了心思.”

  “oh~”

  妮尔听到凶手已经被抓住,宽慰而又伤心地捂着脸,抽泣起来。

  迪恩连忙将她揽在怀里,小声安慰。

  亨利法医也不催促,靠在墙上,叹息一声:“实际上,这种情况在拉斯维加斯并不少见,我的一个前辈,也被这场枪击波及了,该死的枪械自由!”

  迪恩就站在他边上,闻言,心中一动:“亨利法医,除了马斯,还有受害者?”

  亨利点点头:“枪击发生在一处小巷,马斯当时走了进去,尾随的瘾君子觉得是个好机会,就跟了进去,结果我那前辈就住在那里。他正好出门,被那瘾君子的流弹击中了额头。”

  “这可真不幸。”

  迪恩叹息一声,好似缅怀生命的逝去。

  他目光诚恳地看向亨利:“亨利法医,您的前辈,是受到马斯的事情波及,才无辜死亡,如果可以,我和妮尔,等会想一起见见他的遗体,表示歉意。”

  亨利耸耸肩:“当然可以。”

  得到肯定答复。

  迪恩拍了拍妮尔的肩膀:“妮尔,马斯还在的话,肯定也希望你坚强一点,我们还需要安排马斯的葬礼,别耽搁亨利法医的时间了。”

  妮尔深吸一口气,擦了擦双眼,用力地点点头。

  三人通过电梯,来到位于地下二层的停尸房。

  这里还有一个保安亭。

  亨利和对方打了声招呼后,用卡刷开停尸间的门,随后将迪恩两人带到了一处被白布遮盖的尸体前。

  尸体的脚上,挂着一块牌子,正是马斯的名字。

  迪恩让妮尔在原地等候,独自一人上前掀起白布。

  白布下面,是马斯那张熟悉的面孔,只是面无血色,神态还保持着死亡时候的狰狞。

  对方再也没办法笑了。

  迪恩目光下移。

  马斯的胸口,四肢,有大量已经缝合的伤口。

  那些是弹孔,周围有解刨的的痕迹。

  这些弹孔分散,足足有十几个,致命伤却只有胸前的一个。

  开枪的人很业余。

  对方当时的情绪,应该是亢奋而又惊慌,好似应激一般,都没怎么瞄准,就直接清空了弹匣。

  这和职业杀手的做法,区别很大。

  迪恩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最怕马斯是因为调查他父亲的案件,结果被那个未知的组织势力察觉,然后派人将马斯清除掉。

  一旦是这样。

  不仅是马斯,他和妮尔,也将会有危险,甚至会影响到迪恩现在的家人。

  现实又不是拍电影。

  他前世,就是一个组织培养出来的外围清道夫,深知这种势力,单人面对,绝对是死路一条。

  现在看来,马斯只是单纯倒霉。

  这让迪恩放心的同时,又有些愧疚。

  毕竟,马斯带着大量钞票,很可能就是去见那个法医。

  他的死,还是和自己有关。

  好兄弟,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家人的!

  迪恩收回思绪,将白布放下,朝妮尔招招手:“妮尔,等我们联系了殡仪公司,给他打扮好,你再告别吧。”

  妮尔沉默地点头。

  她知晓自己哥哥现在的外表,肯定不是很祥和。

  迪恩见妮尔没有拒绝,便将目光看向一旁的亨利法医:“亨利法医,我想去看看那位被波及的无辜者。”

  亨利指了指马斯旁边的床位:“他是我的学长,学校的风云人物,曾经在洛杉矶的警局做法医,不过在八年前就已经辞职了,我没想过有一天,会亲自为对方做尸检该死,我甚至不知道他就定居在拉斯维加斯,不然”

  迪恩没有在意对方的喋喋不休。

  他走到那个法医的尸体面前,肃穆鞠躬的同时,目光撇过对方脚上的吊环。

  桑托尼·加尔!

  正是马斯调查的那个法医!

  迪恩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马斯弄到了桑托尼法医的住址,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威逼利诱对方,让对方选择了见面。

  结果,意外发生了

  迪恩鞠完躬,神情严肃地走上前,掀开白布,露出了桑托尼·加尔的面孔。

  对方死的很不安详。

  一颗子弹直接贯穿了他的额头,爆头而死。

  “嘿,你不能”

  亨利想要阻止迪恩的行为,就听到迪恩虔诚道:“愿主保佑你的灵魂安息,阿门。”

  见状,亨利停下了脚步。

  有个教徒为自己的老学长祈祷,总是好的。

  迪恩装模作样祈祷完毕,领着妮尔办理马斯的尸体领取。

  这种地方,往往和一些殡仪公司有合作。

  在亨利热情的推荐下,不差钱的妮尔,选择了一家大公司负责马斯的后事,妮尔只需要联系马斯的朋友来参加葬礼就行。

  凶手已经绳之以法。

  妮尔心情好了许多。

  离别之时。

  妮尔好奇地看向迪恩:“你是教徒吗?”

  “当然!”

  迪恩淡淡一笑:“我是主的牧羊人,经常送一些迷途的羔羊,去感受主的教诲。”

  “那我哥哥下葬的时候,能不能由你来主持?”

  妮尔低下头:“我的那位父亲,根本不管马斯哥哥的死活,他重新组建了家庭,说不会过来看哥哥,我是哥哥在美利坚唯一的亲人了。”

  迪恩一愣,随后给了妮尔一个拥抱:“当然可以,我也是马斯的亲人,也是你的。”

  妮尔感动的双眼水雾弥漫,紧紧搂住了迪恩:“迪恩,你真好.,很庆幸哥哥有你这样的朋友..”

  约定好马斯的葬礼日期。

  迪恩告别妮尔,开着车,来到了桑托尼·加尔的住处。

  桑托尼·加尔,是给前身父亲做尸检,并且伪造了尸检结果的法医。

  虽然已经可以确定,马斯的死,只是一个意外。

  但迪恩不确定马斯联系对方的时候,有没有暴露目地。

  一旦已经暴露了。

  自己和家人长期的安稳生活,很可能会被打破,妮尔也会面临危险。

  不摸摸底。

  迪恩不放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