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逮捕_从火影开始的近战法王
笔趣阁 > 从火影开始的近战法王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逮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三十八章 逮捕

  一周之后,放学时间。

  校门口。

  夕十郎和石田雨龙一起走出教室,因为他和石田雨龙还挺聊得来的。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以为的。

  “嗯?”夕十郎突然愣了一下:“左助同学,我的书包好像落在教室了,能帮我拿一下吗?”

  “我叫石田!”石田雨龙脸色一沉,语气中带着怒气。

  自从那天夕十郎叫他左助之后,格斗社的大家都开始叫他左助了,不管怎么纠正都不管用。

  夕十郎笑道:“抱歉,拜托了,雨龙。”

  “真是的!”石田雨龙推了推眼镜,转身走向教室。

  石田雨龙离开之后,夕十郎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叹了叹气。

  “真是让我好找啊,老师!”出现在夕十郎面前的,是京乐春水和浮竹。

  浮竹看着夕十郎的眼神,有些不敢相信,还有些担忧。

  “没想到山爷居然派你们两个来现世啊!”夕十郎无奈道。

  京乐说道:“把死神之力分给人类可是大罪,鉴于你的身份,山爷就派我们来了。”

  “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浮竹急切道。

  夕十郎叹了叹气道:“十四郎,春水,如果你们站在我当时的位置,你们会因为尸魂界的规矩,看着一个无辜的生命死亡吗?”

  “不能!”京乐说道:“但是律法就是律法,死神擅自给予人类力量,就算你是为了救人。但是这个先例一开,以后有人效彷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抱歉了老师,我们要带你回去,接受审判。”

  “放心吧,我现在已经失去了死神的力量,只剩下一些残留的灵压,还能看到你们罢了。”夕十郎笑了笑说道:“让我和我的家人道别总可以吧,至少吃一顿晚饭。”

  “做为老师对学生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能不答应呢!”京乐叹了叹气说道。

  说完他看了看一脸担忧,甚至有些悲痛的浮竹,说道:“走了十四郎,晚上再来接老师吧!”

  浮竹一言不发,跟在京乐身后。走了几步,他回头看了看夕十郎,眼神中尽是担忧。

  下午到晚饭的时间,夕十郎仿佛没事一般。

  晚上,夕十郎脱掉了义骸,来到了一护的房间。

  一护此时已经睡下了,夕十郎就这么看着他。

  千年的时光,夕十郎的心态依旧年轻,和现世的高中生聊天基本不会脱节。

  但是看着自己这个儿子,还有隔壁两个女儿,夕十郎心里有些感慨。

  “一护!”夕十郎小声说道:“你有很强大的力量,所以你要去帮助他人。就算实力有限也没关系,只要尽自己的能力就好。迷茫也没关系,得不到感谢也没关系。总之要多拯救他人。你...一定要在众人的簇拥下死去。别像我这样....”

  “老爹!”一护突然惊醒,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一声冷汗:“出大事了!丹赤飞雨。”

  一护呼唤出丹赤飞雨,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爹为什么突然离开了?丹赤飞雨突然产生的共鸣是怎么回事?还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可恶,别想了,别再去想了,先追上去再说。”

  一护强行压制住脑海内的胡思乱想,跟随者内心深处突然出现的感知,朝着两股特殊的力量追赶而去。

  与此同时,夕十郎来到了空座一中门口。

  夜晚的学校空无一人,只有京乐和浮竹在学校门口等着。

  “走吧!”夕十郎说道。

  “抱歉了,老师!”京乐也难得收起了轻佻的样子,给夕十郎的双手带上镣铐:“虽然死神的力量没有了,但是您残余的灵压也足够强,这副手铐可以暂时压制灵压,到了尸魂界,我会给您解开的。”

  “春水!”浮竹有些不满,连忙喝道。

  京乐说道:“十四郎,这是规矩。”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规矩,但是居然有两个死神突然出现在这里,真是让人惊讶啊!”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夕十郎一愣,转身看去,脸上顿时一喜:“左助?”

  石田雨龙顿时大怒:“我叫石田。”

  “哦呀!居然看得到我们,是人类吗?”京乐饶有兴趣道。

  石田手中瞬间出现灵子弓:“是人类,但也是灭却师。”

  京乐笑了笑说道:“灭却师吗?那我就放心了,如果只是有灵力的人类我反而束手束脚的,如果是灭却师的话,杀了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哼!大言不惭!”石田雨龙冷哼一声,立刻开始拉弓。

  夕十郎眼神一缩,立刻大喊道:“春水,别杀他!”

  噗~!!!

  石田雨龙的胸口瞬间被京乐刺穿,速度快到他根本没有看到。

  京乐做为第一批真央灵术院的学生,担任队长八百多年,他的瞬步就算是有“瞬神”之称的夜一也比不上。

  只不过因为其他方面更加耀眼,所以瞬步显得不那么明显罢了。

  没错,瞬步是京乐的短板。但是即使是短板,也远胜以瞬步见长的夜一。

  而石田雨龙虽然从小接受灭却师的训练,但十几年的时间有岂能比得过近千年的打磨?

  因此石田雨龙根本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刺穿了胸口。

  “放心吧老师,我没有刺中要害。只要及时治疗,很快就能痊愈。”京乐依旧是一副轻松的语气。

  夕十郎点了点头:“走吧。”

  “燃尽星屑,丹赤飞雨。”

  火焰瞬间袭来,眼看就要吞噬京乐。

  唰~!

  京乐拔刀一挥,剑压直接吹散了火焰。

  “什么?”一护一惊,来到了夕十郎面前:“老爸,到底怎么回事?”

  “哦呀?你没告诉他吗?老师。”京乐有些惊讶。

  “老师?”一护顿时疑惑。

  京乐说道:“小家伙,你就不奇怪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力量吗?”

  “这个...是我天生的吧?”一护挠了挠头说道。

  京乐说道:“的确是天生的,但是所以的力量都不是凭空得来的。所有人的力量,都是依存于世界的运转,而来源多种多样。如果是与生俱来的力量,那必然来自血统。如果是后天获得的力量,必然来自锻炼或者意外。每一种力量都有他的来源,不可能凭空出现的。你的力量,正是来自于你的父亲,你手中的那把刀就是你父亲力量的载体。”

  “你在...说什么啊?”一护愣住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