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拯救大舅哥_重生从2005开始
笔趣阁 > 重生从2005开始 > 第1章 拯救大舅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拯救大舅哥

  第1章拯救大舅哥

  2005年6月28日,晴。

  早早的吃完午饭,严鑫就扛着自己做的钓鱼竿来到了村外的小河边钓鱼。

  夏日的午后,气温很高,他虽然坐在河边一棵大杨树的树荫下面,感觉也是挺热的,心情很郁闷,想着:

  “那家伙怎么还不来呢?”

  “天气这么热,他不知道等人很辛苦的吗?”

  看起来他是在钓鱼,实际上他是在等一个人。

  等一个短命的人。

  严鑫是一个重生者,从十几年后的未来回到了2005年,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夏天。

  如果这个世界还按照他记忆中的轨迹运行,那么,在这一天的下午,会有一个高考失利的少年在这里跳河自杀。

  他想阻止这件事情发生。

  那个少年名叫冯晨,是他小学到初中的同学,但两个人的交情很一般,只能算是认识,算不上多好的朋友。

  但是这个冯晨有一个妹妹,名叫冯曦。

  在严鑫关于未来的记忆中,那是一个和他纠缠了几年的女人,是他的妻子,后面又成为了他的前妻。

  那是一段不怎么愉快的记忆。

  不是说冯曦不好,严鑫觉得这个女人也挺不容易的,结婚之后,照顾他卧病在床的父亲照顾了几年,给他父亲养老送终,吃了很多苦,也受了很多委屈,对这个女人他一直也有着愧疚。

  也正是因为这一份愧疚感,他才会在这大热天等在这里,等那一个前世他应该叫大舅哥的短命鬼的出现。

  确定自己重生了,回到了2005年,当时严鑫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觉得有着关于未来十几年的记忆,怎么着也会比前世活得好。

  还有机会弥补一些想起来就觉得遗憾的事情。

  本来想着马上出去打工去,可突然想起冯曦的哥哥冯晨是在6月28号这一天跳河自杀的,就改变了主意,先把这个短命鬼救过来。

  也不差那几天的时间。

  上一世和冯曦的婚姻生活并不愉快,这一世他不想和冯曦再发生任何的牵扯,尤其不想再摊上那一对岳父岳母。

  但他还是希望这个做了他几年妻子的女人能够活得幸福一点。

  救回冯晨,冯曦这一世就不需要一个人承担起给父母养老的重担。

  哪怕跟她哥哥一人承担一半,她的压力也会小很多,不至于把日子过得那么辛苦。

  他听冯曦讲过,冯晨就是在这一天跳河自杀的。

  具体的时间不知道。

  只知道中午还在一起吃饭,看起来情绪很低落,下午去他房间没看到人,看到了一封遗书。

  然后就叫了很多人去找,只在河边一棵大杨树下找到了他的一双拖鞋,知道他是在这里跳河的。

  到了傍晚的时候,才把他给捞起来,但那个时候已经没得救了。

  而严鑫现在就坐在那一棵大杨树下面,树下面没有拖鞋,说明冯晨还没有跳河。

  为了避免赶不及,严鑫今天可是十一点半就吃完了午饭,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到十二点。

  不知道冯晨具体的跳河时间,他也只能这样等着。

  大热天的待在这里着实有些不爽快,哪怕知道自己是在挽回一条人命,挽回一个家庭的幸福,他心里还是不爽。

  也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才听到有脚步声往这边走来。

  从树后探出头看了一下,就看到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行尸走肉一般的往这棵大杨树走过来。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在那里。

  严鑫看着这张脸,和记忆里的冯晨对照了一下,终于对上了。

  这就是他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冯晨。

  严鑫中考成绩不好,读的是二中,而冯晨考上了一中,所以两个人高中没有在一起读。

  冯晨认出了严鑫,问了一句:“严鑫,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心里也挺郁闷的。

  下定了决心跳河自杀,然而河边却有一个人在这里。

  他记得这个叫严鑫的家伙是会水的。

  而且河堤那一边就有着人家,嗷的一嗓子,喊来十几个人救命完全不成问题。

  这个时候跳下去,大概率是死不成的。

  那就不像是在自杀,而是在表演自杀了。

  严鑫扬了一下手中的细竹竿,道:“我在这里钓鱼,你呢?你来做什么的?”

  冯晨郁闷的说道:“不做什么,心情不好,来这里坐一坐。”

  “怎么了?”严鑫明知故问。

  冯晨蹲了下来,双手抱头,唉声叹气:

  “高考没考好,上不了大学。”

  严鑫不以为然:“上不了大学就上不了大学,这多大的事情?我也没考好呢。”

  冯晨看了他一眼,心里想着:“我能跟你比吗?你是二中的学生,而我是一中的学生。”

  二中和一中教学质量差别太大了,严鑫区区一个二中的学渣竟然敢和自己一中的优秀学生相提并论,让他觉得有一些耻辱。

  可事实是,两个人确实都一样没有考好。

  这让他感觉更加耻辱。

  还是忍不住辩解,道:“本来我不应该是这个分数的,几次模拟我都能考到五百多分,可是高考的时候压力太大,连着几个晚上都失眠,结果上了考场脑袋里都是嗡嗡的……”

  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本来我是可以考上大学的……那不是我真正的实力……”

  这是最让他感觉到憋屈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没考好,也不至于那么想不开。

  严鑫听他这么说,倒也有了一些同情,说道:“那就再读一年呗,明年再考,争取考上好的大学。”

  冯晨更难过了:“我爸说……我爸说我考不好就是因为我蠢,再读一年也照样考不上,他不让我复读……他也看不起我……”

  这个严鑫倒是能够理解。

  都是农村人,冯家的条件也不怎么好,还要供着冯晨和冯曦这兄妹俩读书,他们家里已经欠了一些债。

  冯晨能够考上大学,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做抵押,还可以借来钱供他读书。

  现在考差了,再来复读,想要借钱可没那么容易。

  就算他爸支持他复读,也变不出那么多钱来。

  说他蠢,说复读也没用,也只是找一个不复读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无能。

  不过严鑫能够理解,那是因为他多活了十几年,知道生活的艰辛,知道一分钱真的可以憋死英雄汉。

  冯晨还只是一个在父母的庇护下成长的孩子,对生活的艰辛一无所知,本来高考失利心情就很不好,又被父亲如此否定,一下子就想不开了。

  看着这个蹲在地上哭着的少年,严鑫心里感慨:“这还是被保护得太好了啊……”

  说道:“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怎么办……感觉活着都没意思了……”冯晨埋着头闷闷的回答。

  严鑫笑了笑:“你不会想着自杀吧?”

  冯晨没有回答。

  严鑫又笑了笑,说道:“你来河边,不会是想跳河吧?”

  冯晨听出了嘲讽之意,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额,有点。”严鑫老实的回答。

  “你凭什么看不起我?”冯晨不高兴了。

  “就凭你想自杀啊,”严鑫道,“这么大一人了,受一点挫折就寻死觅活的,自己考砸了,不让复读就要自杀,这能让人看得起才怪。”

  冯晨道:“就算我想自杀,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狗屁你自己的事!你这是把你整个家庭都送进地狱里去!”

  也许是想到了前世的事情,严鑫有一些激动了,指着他说道:

  “你只知道要复读,要考大学,有没有想过读书的钱从哪里来?要满足你复读的愿望,你父母要对多少人低声下气?而且,你以为低声下气就一定能够借到钱吗?”

  “你只知道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却不想一想你这个家庭的承受能力,就是把你整个家庭都献祭了,也不一定能够实现。你这就是典型的自私自利,毫无人性!”

  “你父母把你养这么大,供你读书,都欠了一屁股债了,你倒是挺洒脱的,拍拍屁股往河里一跳,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你有没有想过你父母呢?他们会怎么想?”

  “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自杀的?”

  “他们要怎么去承受失去了儿子的痛苦?”

  “到时候你妈会指责你爸没有同意你复读逼死了你,你爸后半生也会活在悔恨之中。”

  “你要说他们罪有应得,好吧,我不跟你争辩。”

  “但是你妹妹呢?”

  “你父母就一儿一女,没有了你这个儿子,养老的责任就放在了你妹妹身上。你现在是洒脱了,你妹妹却要被你害一辈子!”

  “她以后嫁人了,还要殃及另外一个家庭。”

  “一个男人,遇上了事情一点担当都没有,就想着逃避责任,就想着把包袱往别人身上甩,还想让人看得起你?”

  “呸!”

  严鑫越说越激动,把冯晨都给整懵了。

  没想到被一个学渣给鄙视了。

  而且这个学渣还是用给他讲人生大道理的方式来鄙视他。

  更让他感觉屈辱的,是突然觉得这个学渣说得好特么对。

  就这么一死了之,是有点太不负责任了。

  他呆呆的看着严鑫,想找出反驳的点,却发现找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好吧,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可是,那也是我家的事情,你那么激动干嘛?”

  这倒是把严鑫给问住了——总不能说我就是被你妹殃及的另一个家庭吧?

  愣了一下,道:“这是重点吗?我为什么激动这是你需要关心的重点吗?难道重点不是你不应该自杀吗?重点都抓不住,难怪你考得那么差!”

  “你说得有道理,可是,可是我已经写了遗书……”

  冯晨双手捂脸,

  “你说气氛都渲染到这个地步了,我要是不跳下去,会不会被人笑话?会不会被人说我假装自杀来逼我爸让我复读?”

  “额……”

  前世活了三十多年的严鑫不觉得这是一件多大的事情,但他也知道一个少年担心这个是很正常的。

  于是说道:“那你早点回去,在他们没发现遗书之前,把那个所谓的遗书撕了,不就没事了?”

  “哦。”

  冯晨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就准备回家。

  突然,就听到堤那边他妈带着哭腔的叫声:

  “晨晨!”

  “晨晨你在哪里啊?”

  “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呀!”

  冯晨看着严鑫,急了:

  “来不及了,他们已经看到我留的遗书了……”

  严鑫有一些意外——这么快就找过来了,怎么上辈子这个大舅哥还是死了?

  看着焦急的冯晨,试探着说道:

  “要不,你跳下去?”

  “额?”

  冯晨惊讶的看着他,心想:“居然让我跳下去,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呀?”

  严鑫又补充了一句:“然后我把你救起来。”

  冯晨:“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