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_重生从2005开始
笔趣阁 > 重生从2005开始 > 第6章 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

  第6章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

  严鑫和冯晨约好了双抢后一起出去打工,至于去哪里打工,他没说,冯晨也没有问。

  这个不需要去说。

  村子里每年搞完双抢都会有一批青少年出去打工去,大家一起走,彼此会有个照应。

  ——这个年代社会治安并不是那么的好,一起出去很有必要。

  还没开始双抢,严鑫就已经在为出去打工做准备了。

  需要带过去的衣服都打包起来。

  用得上的东西很多,但带不了那么多,只能捡一些最需要的东西带走。

  目的只有一个——省钱。

  有些东西不带过去,那就得到了那里再花钱买。

  当然,该买的还是得买。

  他还抽时间去县城医院弄了一个健康证,去镇上派出所开了一个无犯罪记录证明。

  期间,冯晨又来找了他一次,两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说的就是打工的问题。

  看得出来,冯晨对上大学还是有着一些执念,放弃复读打工的心思并不是特别的坚定,还向严鑫透露了他妈更希望他复读的消息。

  这个严鑫并不感觉奇怪,上辈子就听冯曦抱怨过她父母重男轻女,什么好的都先让当哥哥的用,在这方面她妈做得更过份,一点都不公平。

  冯曦的学习成绩挺不错的,但是上辈子就只读了高一,然后就辍学了,才十六岁,就借着别人的身份证进了工厂。

  据冯曦说,到了开学的时候,她要去学校报名,结果她爸大发雷霆:

  “还读什么书?都欠一屁股债了,还哪里来的钱供你读书?借钱让你读到高三,再去学你哥一样跳河吗?”

  冯家供他们兄妹两个读书,确实欠了一屁股债。

  那个时候兄妹俩的学习成绩都挺好的,老师都说他们有机会考上大学,对未来有期望,欠债他们也觉得值得。

  可是冯晨那赌气的一跳,结束了十八岁的生命,将他父母的心气也给跳没了,再没了借钱供女儿读书的勇气。

  因为他们不确定未来会怎样。

  儿子学习成绩那么好,结果高考发挥不好,连大专都没考上。

  谁知道女儿会不会也那样呢?

  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一场赌博。

  儿子那一场已经赌输了,输得一无所有。

  女儿这一场,他们不想赌了。

  冯曦一直认为,如果父母支持她读书,她的人生将会变得大不一样,不至于那么狼狈。

  她对父母其实也有这一些怨意。

  对那个想不开自杀的哥哥,也有着一些怨意。

  如果不是哥哥轻生,父母也不至于对供她读书就那么排斥。

  严鑫大热天的去制止冯晨自杀,就是不希望冯曦上辈子的悲剧在这辈子重演。

  现在听到冯晨话里面有一些犹豫的意思,又不是那么想放弃复读了,就有些急了。

  按冯晨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只要冯晨坚持,肯定会优先让冯晨读书,冯曦还是会成为牺牲品,不只是失去了读书的资格,还得出去打工供冯晨读书。

  那就比上辈子还要糟糕。

  严鑫当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又给冯晨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

  首先当然是夸赞他当初主动放弃复读的机会选择打工供妹妹读书是多么的男子汉,把冯晨架得高高的,让他找不到下来的台阶。

  然后,又说到真的想要读大学的话,以后也不是没有机会,还有成人高考呢。

  最后又举了一些没有读过大学,却依然绽放光彩的例子。

  比如说某位著名的赛车手。

  告诉冯晨,是金子哪里都能发光,不一定要读大学。

  庸人才需要大学文凭来证明自己,真正厉害的人,到哪里都能证明自己。

  他鼓励冯晨靠着自己的努力做出一番成就来,狠狠的打脸当初看不起自己的人。

  这些道理正不正确是另外一回事,但至少听起来好像也有点道理。

  ——严鑫自己并不认同这样的道理,如果他有孩子,一定会拼尽全力的供自己的孩子读书,但是这不妨碍他向冯晨灌输这样的道理。

  冯晨被他说得心潮澎湃,感觉自己放弃复读,出去打工供妹妹读书,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而选择复读,那就变成了一个自私自利的庸人。

  绝不能做那样的事情。

  坚定了信念,然后就开始问出去打工需要做一些什么样的准备,带多少生活费合适一点。

  严鑫也给了一些建议。

  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十八岁的高中毕业生,还没有出去打过工,只对冯晨说是过年的时候听那些打工的人说的。

  冯晨也没有怀疑。

  ——事实上,也只有重生者会担心别人看出自己重生的身份来,现实中,没有谁去怀疑一个人是重生者,哪怕那个人表现得再奇怪。

  7月10号,严家开始收割稻谷。

  双抢正式开始。

  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里,父子俩都很忙,要把四亩多的稻谷收割完,还要挑回去脱粒,晒干。

  在脱粒的时候,严鑫又和往年一样中暑了。

  不过也只是休息了半天时间,第二天继续干活。

  请人将那四亩多地耕出来,父子二人还要给那些地插上秧苗。

  这里没有插秧机,纯纯的人工,把严鑫给累得够呛的。

  让他有一些意外的是,冯晨还过来帮忙插了两天秧——冯家种的就是一季稻,不用搞双抢,所以有时间过来帮忙。

  冯晨没有说是为了报答严鑫的救命之恩,只是说两个人是老同学,是好朋友,过些天又要一起出去打工,所以过来帮帮忙。

  让严鑫的父亲好生感动,连连的夸赞这个冯同学是个好人,还要严鑫不要忘了人家的好。

  严鑫也只能随口的附和,心里却想着:

  “我救了那家伙一命,他才帮我插两天秧,我已经很亏了好不好?”

  不过有着这样的互动,倒是让他和冯晨的关系变得好了很多,算得上是朋友了。

  冯晨也邀请过严鑫去他家玩,但是被严鑫给婉拒了,就说自己很忙,没有空。

  实际上是不想见冯家的人。

  不要说那一对看不起自己的岳父岳母,就算是上辈子照顾了他父亲几年的冯曦,两个人的婚姻生活中,也没少互相伤害,有些话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扎心。

  虽然是上辈子的事情,可见到那些人,还是会觉得膈应。

  没必要讨这个不自在。

  说起来,冯家那一家子,唯一不让严鑫膈应的,也就是冯晨。

  毕竟,上辈子严鑫和冯家有交集的时候,冯晨已经死了几年了,两个人没机会产生冲突。

  感谢萧然纯粹、独行无恒的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