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突破二十万_重生从2005开始
笔趣阁 > 重生从2005开始 > 第74章 突破二十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4章 突破二十万

  第74章突破二十万

  严鑫的两天休息已经用完了,到了30号转班那一天,他就只能硬扛着。

  不过要说多扛也没有,就是上班之后早一点找地方睡觉。

  刚来的时候上夜班是在天台上面睡觉,现在气温越来越低了,天台上面没法睡觉,就去楼层里面,除了空气没那么流通,别的也还好。

  能够一边睡觉一边挣钱,对睡觉的环境就没必要那么挑剔。

  有过那么一次一起爬山的经历,艾莉莉和严鑫的关系好像也有了一点变化,更多的是朋友的关系,而不是上下级的关系。

  还没转班的时候,一天早晨艾莉莉经过严鑫岗位,就笑着对他说道:

  “我爸看到了你给我拍的那些上香祈福的照片,很开心,昨天见到我还夸了我有孝心,送了我一条白金项链,你看好不好看?”

  说着,还特意的将脖子上带着的项链末端从衣领中拽了出来,让严鑫来看。

  严鑫不具备鉴赏珠宝的能力,但他也能看得出来,这一条项链确实挺好看的。

  第一个是分量足,第二个是设计精美。

  尤其是分量足这一点,点在了他的审美上。

  如果是个大金链子,那就更符合他的审美了。

  夸赞:“这项链真的挺好看的。”

  看了艾莉莉一眼,又说道:“戴在莉莉姐身上,那就更好看了。”

  这话说得艾莉莉心里高兴,道:

  “我能得到这条项链,也有你的一份功劳,等你过生日的时候,我送一份礼物给你。你生日是2月28号吧?”

  公司的员工都会留下身份证复印件,上面就有出生年月日,艾莉莉知道严鑫的生日并不奇怪。

  严鑫纠正了她一下:“我的生日不是公历2月28号,是农历二月二十八。”

  艾莉莉哦了一声,表示记住了。

  她只跟严鑫说她爸看到那些照片之后给她送了一条项链,却没有说同时还给她转了十万块钱零用钱。

  送一条项链是正常的,哪怕那条项链价值有一万多。

  可是,转十万块钱,多少有点不正常。

  她怕吓到严鑫,让严鑫认为两个人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阶级差距,把两个人越推越远。

  此外,她还觉得靠着这一场作秀式的孝心表演来换取十万块钱,挺丢人的。

  她不希望严鑫因为这个看不起她。

  ——她怎么都想不到,严鑫是一个从十几年后的未来重生回来的人,早就知道了她私生女的身份。

  转成夜班之后,严鑫和艾莉莉就没有见面了。

  艾莉莉不怎么上QQ,夜班十天里,两个人网上聊天都没有。

  不过严鑫和轮回中的流浪猫差不多每天都会聊天。

  有时候还会和冯晨聊天。

  冯晨还在工地上干,这一点严鑫有些不明白,但也只能尊重祝福。

  不过冯晨现在也没有很亏,跟着阮师傅后,不能去工地上工的时间就去接私活,日结的那种,多学了一些手艺,还挣了点小钱。

  他还向严鑫透露过一个消息,那就是阮师傅现在心大了,已经不满足于只做一个泥瓦工了。

  至于心到底有多大,想要做什么,他也没有说,严鑫也没有问。

  5号那天,作家后台的上月稿费数据出来了。

  这一次的稿费比上一个月还要高,达到了二十多万。

  这是税前的收入。

  按照稿税的比例来算,扣完税后,严鑫和陈力每个人都能够分到十万多一点。

  看到这样的数据,陈力都忍不住发声尖叫。

  写这本书也才三个多月,稿费收入就突破了十万大关,让他有一种做梦一般都不真实的感觉。

  成功来得太容易了!

  他不是一开始就这么成功,以前就投过文学期刊,后来也写过网文,但遭遇的都是失败,以至于后面都放弃了这个文学梦,天天上班看小说,沉浸在别人的世界里。

  差不多等于是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也就是遇到严鑫之后,才找到了一条正确的路,一路登顶。

  现在虽然还是一个新人,但已经展现出了网文之王的姿态。

  看到这样的数据,当天晚上,他和严鑫庆祝了一场,两个人去一家火锅店大吃了一顿,连吃带喝,消费了一百多块钱,把肚子都快给撑成一个圆球了。

  陈力心里高兴,喝了几瓶啤酒。

  回去的时候还是被严鑫搀扶着回去的。

  路上,他吐字不清的对严鑫说道:

  “兄弟,你是我的贵人啊!没有你的点拨,我就只能做一个保安,我就只能一辈子做一个保安!兄弟,谢谢你啊!”

  这些话,清醒的时候他没有对严鑫说过。

  总觉得这么大的恩情就一个谢谢来表达,过于轻佻。

  男人就应该少说多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感激。

  也就是喝多了酒,才会这么说出来。

  严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谢谢你!”

  两个人分开了都是菜货,只有把他们的优点并在一起,才能绽放光芒。

  回了出租房,陈力没有码字,难得的睡了一个早觉。

  而严鑫休息了一会儿,就上班去了。

  12月份他还没有休息,有两天假期,但是这个休息并不是说想什么时候休息就可以什么时候休息,得提前请假才行。

  两个人出去庆祝,那是临时决定的,到这个时候严鑫请假也来不及。

  好在上班也不累,找个地方睡一觉,醒过来就天亮了。

  十天夜班上完,又转到中班。

  12号发了工资,严鑫又寄了五百块钱回家,顺便给他爸打了一个电话,一个是告知寄钱的事情,一个是问一下家里的情况。

  在电话里,他得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棉花卖了之后,家里的欠款已经还完了。

  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爸语气都有一些激动。

  显然,对他爸来说,还清欠款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不只是还钱的欠款,手头上还有一些积蓄,明年种地的成本都有了,不用再借钱。

  就好像是砸掉了一个背在身上的枷锁一样。

  在电话里,严鑫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爸的心情比前面几次通话好了很多,说了几分钟电话,竟然听到他爸开心的笑了几次。

  这让严鑫心里欣慰。

  在上辈子的记忆中,母亲病后,他爸就没有露出过开心的笑容。

  笑是有的,有苦笑,有借钱时、被催款时低声下气的笑,就是没有开心欢畅的笑。

  现在虽然看不到父亲脸上的笑容,但是听着他的声音,也已经很满足了。

  上辈子他是一个混蛋,没有让父亲过上一天好日子。

  这辈子,他希望他父亲能够幸福,能够安享晚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zeexx.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zeex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